当前位置:

第073章 :有孕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玉璇郡主虽然只是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可一贯知道的多,对于这种事儿也是有些知晓的。她仔细瞧着沈妩的面色,小声说道:“我听别人提起过——说是怀孕之人最喜欢吃酸酸的。阿眠你的口味素来偏甜,眼下这么酸的青梅都吃得津津有味,该不会是怀上了吧?”话落,见沈妩一副愣住的样子,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今儿是个好日子。我一直念叨着小侄儿,说不准你肚子里就有一个了。”

    绾妃盼孙子,韩氏也想着女儿早些怀上孩子,所以沈妩身上的压力的确有些大。她小时候身子不大好,如今渐渐长大,虽然好了许多,却也是有些纤弱。所以在子嗣上,她的确有过忧虑。大抵是盼着早些怀上孩子,所以傅湛每次胡闹的时候,只要她还有力气,就由着他闹。

    沈妩将颤着的手覆在自己的小腹上,少顷才望向玉旋郡主,呆呆道:“不……不会吧?”

    沈妩难以置信。

    “怎么不会?”玉璇郡主含笑道,“你和祁王成亲两个月了,有孕最正常不过了。”

    沈妩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这种事情不好说。万一到时候她告诉傅湛说自己可能怀孕了,大夫来了一把脉说没有怀上,那她岂不是要羞死了……她可丢不起这个人。而且,依着傅湛的性子,估计会以为她急着怀孩子。沈妩想了想,还是觉得单凭这一点不大牢靠,遂瞧着玉璇郡主道:“别胡说,说不准只是口味变了。”

    “阿眠,这种事情你可不能马虎。今儿回了祁王府,赶紧让大夫瞧瞧,可记得了?”玉璇郡主念叨着。她晓得沈妩的脸皮薄,只是以她这般的小孩子心性,若是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腹中的孩子一不小心有个好歹,那可是不得了的。玉璇郡主也为沈妩感到欢喜,毕竟沈妩嫁过去两个月就怀上孩子了,以后在祁王府的地位可是稳如泰山。

    玉璇郡主又想到了傅沉——她嫁过去之后,和沈妩从好姐妹成了妯娌,自是最好不过了。

    在玉璇郡主的卧房坐了一会儿,沈妩便同玉璇郡主一道出去。瞧着前院热热闹闹的,沈妩的神色却是有些恍惚。沈妩见玉璇郡主一直陪着自己,遂道:“玉璇,你去忙你的吧,不用陪着我。”

    玉璇郡主念着沈妩多半怀了孩子,半点都不敢马虎,眼下听沈妩这般说,又瞧了瞧沈妩身边身怀武艺的丫鬟立夏,这才放了心。“你也别瞎晃悠,当心身子。”

    尚未确定的事儿,被玉璇说得好像她怀了好几个月的身子似的。沈妩不由得笑了笑,点头道:“好了,我知道分寸。你也别瞎操心了。”

    玉璇郡主无奈,只让立夏好好看着她家王妃,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玉璇郡主一走,立夏却是按捺不住脸上的欣喜,低声道:“王妃,这件事情还是早些告诉王爷吧。”

    告诉傅湛?沈妩拧着眉,喃喃道:“让我想想。对了,怀孕之人还有什么征兆,立夏你可晓得?”单凭口味这一点,她实在是没法确定。

    立夏也是个小姑娘,一直在沈妩的身边伺候着,对于妇人家怀孕之事,的确知之甚少。只认认真真道:“既然玉旋郡主都这么说的,估摸着八|九不离十了,而且王爷和王妃如此恩爱,肯定是怀上了。”

    这话听得沈妩面红耳赤,耳根子都红的充血似的。

    一想到傅湛在榻上如狼似虎的样子,她就脸红。也不晓得前边他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明明是个重欲之人,却摆出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至于这夫妻之事,她起初虽然心有余悸,可傅湛也不知是哪里学来的坏招,既狠狠欺负她,又让她舒坦得不得了。沈妩越想耳根子越烫,而立夏却小声在沈妩耳边道:“王妃,是容世子。”

    容琛?

    沈妩抬眼,见穿着一袭天青色锦袍的容琛沿着青石铺就的小径走来,身后还跟着贴身小厮容青。容琛是个温润如玉的清俊男子,生得面如冠玉,器宇轩昂,举手投足间又谈吐不凡。只是在她面前一贯爱笑,同她也亲近一些。说来也奇怪,明明曾经是如亲兄妹一般的关系,如今却是疏离的很。沈妩想起那日傅湛在玲珑斋做得糊涂事,心里仍有些羞赧。可她与容琛清清白白,若是这会儿故意回避,倒显得心虚了。

    沈妩莞尔一笑,唤了一声“容表哥”。

    容琛见沈妩神态自若,也没有多少拘谨,阔步走了过去。虽然沈妩已经嫁了傅湛,可说到底还是他的表妹,这十几年的感情不可能说没有就没有。做不成夫妻,只不过是没有缘分罢了。容琛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憾,可面上却是温柔含笑,端出兄长的姿态,道:“祁王呢?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听着容琛的语气,沈妩只道他是完全放下了。今日心情好,她亦是双眸漾着笑意回答容琛问的话。

    两人没什么话可说,沈妩便想着容琛年纪不小了,这亲事还未定下来,就想谈谈亲事。上回说的嘉敏县主,之后却又没动静了,这亲事估摸着没成。只是容琛之前对她有心思,沈妩觉得自己问这个不大妥当,自然也就将这番话吞入腹中,只同容琛聊着他姨夫姨母——宣平侯及宣平侯夫人。

    “身子倒是无碍,只不过……亲事催得有些紧。”容琛若无其事的笑笑道,像是开玩笑一般,说完之后却又忍不住抿唇打量沈妩的表情。

    这么一说,沈妩倒是没法接下去了,只冲着容琛笑了笑。她以为人妇,就算容琛是表哥,也该避讳,所以同容琛随意聊了几句之后,就打算去找傅湛。

    “阿眠——”容琛把人叫住,见沈妩一脸的疑惑,遂面带歉意道,“阿璎的事情,我也是刚知道不久。希望你别放在心上。”

    沈妩不晓得容琛说得是什么事情,不过大抵是容璎对她的不满,亦或是……亦或是那日容琛生辰,院子里雪稚突然发狂朝着她扑过来的事情。总之,不管是什么事情,她都没有记在心上。沈妩想了想,知晓容璎对容琛这个哥哥看得太重,所以不允许别人抢走,这才有了那些偏激过分的举止。今日听了容琛的话,沈妩启唇道:“容表哥,都是自家人,有些事情我没这么计较。只是——若是以后容表哥成了亲,希望不要因为璎姐姐而让妻子受委屈。”

    先前她存过嫁给容琛的念头,只是容璎这个小姑子太过难惹,而且容琛这么疼爱妹妹,妻子和妹妹之间的矛盾恐怕很难调解。可她嫁了人,知道嫁人对于一个姑娘家来说是何等的意义,若是在夫家被人欺负,那娘家人大多数也是无能为力的。

    容琛眸色一愣,好似没想到沈妩会说这个。

    他对上小表妹明亮坦然的眼睛,看着她的脸她的装扮,突然让他想起了小时候那个粉雕玉琢声音甜糯一声声唤着他“容表哥”的小女娃。那个时候,她最喜欢和他待在一块儿,受了委屈或者有烦心事,总是第一个跟他讲。就连她那疼爱妹妹的亲哥哥沈彦杭也曾经因为这事儿嫉妒过他。如今,虽然还是那个可爱娇气的表妹,瞧着却是沉稳懂事了很多。

    到底是嫁了人,长大了。

    以后她受了委屈,有烦心事,只会依偎在自家夫君的怀里低声抱怨、掉金豆子。而不会是他。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十几年的感情。

    ——终究是抵不过“夫妻”二字。

    容琛晓得她素来豁达,一向不记这些不开心的事,遂从善如流微微颔首道:“我记下了。”他还是存着私心,没办法如面上这般若无其事,他想知道她对自己是否还是存着感情的,毕竟她嫁傅湛是圣旨难违,所以——才会一面说着自己的亲事,一面看着她的表情。

    只是他想从她眼中看到的,一丝都没有。

    容琛垂了垂眼,忍不住暗暗嘲笑自己。

    如果有,那又能怎样?

    没有最好。

    傅湛样貌出众,身份尊贵,而且对阿眠疼宠有加。阿眠这般的小姑娘,自是会忍不住喜欢。人家夫妻俩琴瑟和鸣,他只需当好一个称职的表哥便是。是以,容琛也没有将自己欲娶靖国公府嫡长女萧玉绣的事情告诉沈妩。

    立夏看着容琛远去的背影,也是忍不住一阵唏嘘。先前她一直以为,自家姑娘以后肯定会和容世子在一起,毕竟姑娘和容世子青梅竹马感情笃深,而且这样一来,定国公府和宣平侯府也是亲上加亲,却不料一年以后姑娘嫁了祁王成了祁王妃,只余这容世子暗自神伤。只是——王爷对王妃的感情如何,她最是清楚不过。

    立夏弯唇,想着:若是这次王妃真的怀上了,王爷指不准要欢喜成什么样子。

    至于容世子,肯定也会有一个温柔体贴的贤妻。

    ·

    沈妩去了前头。

    她瞧着傅湛正同一群世家公子说着话。这般看着,这祁王傅湛当真是玉树临风、气质矜贵,且举手投足风姿绰然,相当的有风度。她瞅着,连一旁端茶倒水的丫鬟经过傅湛身旁也忍不住多看一眼,霎时一张小脸红霞满天,娇态尽显。反倒是傅湛恍若无睹,端得一派正人君子的模样。

    沈妩不好过去,只远远站着。

    许是察觉到沈妩的目光,傅湛下意识的抬了抬眼。他看着远处亭亭玉立的小娇妻,原是淡然疏离的眼神也瞬即变得柔和了起来。他眉眼一舒,朝着周围的男子道了一声“失陪”,这才赶忙起身朝着沈妩走去。

    看着面前高大俊美的男子,沈妩仰起头笑吟吟唤了一声:“王爷。”

    傅湛颔首应着,而后牵着沈妩的手朝着院子里的八角凉亭走去,步态从容,问着:“怎么去了这么久?”

    沈妩坦然道:“和玉璇聊了天之后,过来的时候碰着了容表哥,这才耽搁了一会儿。”察觉到傅湛握着自己的手紧了紧,沈妩继续道,“王爷可不许乱想。”

    傅湛笑了,侧过头看着沈妩,道:“你以为本王会乱想什么?”话虽如此,却也是有些酸溜溜的。只是他晓得,宣平侯府即将和靖国公府联姻,也不晓得妻子知不知道这回事。可到底是心有芥蒂,所以他也不想主动提起关于容琛的事情。两人进了凉亭,傅湛拉着沈妩坐下,眼下前来祝贺的宾客都在前厅,此处倒是没什么人。

    傅湛伸手就揽住了妻子瘦弱的肩头往怀里带。

    沈妩急着忙推他,一双妙目威胁似的瞪等傅湛。傅湛却厚着脸皮微笑道:“你放心,这边没人。而且有卫一和那丫鬟守着,怕什么?”

    听了傅湛这话,沈妩简直没话说。谁说没人就可以乱来的?沈妩固执的挣脱了傅湛的手臂,然后将身子往旁边挪了挪,见傅湛要坐过来,沈妩赶紧道:“王爷是不是早就知道晋王和玉璇的事情?”既然傅沉拒绝赐婚这事情傅湛知晓,那么如今嘉元帝又要赐婚,不可能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傅湛倒是说实话,“嗯。本王知道。”

    沈妩努了努嘴,气鼓鼓道:“那王爷为何不告诉我?”

    傅湛唇角一翘,顺势坐到她的身边,执着她柔弱无骨的小手,低头看着她不染豆蔻的淡粉色指甲,修得干干净净,色泽健康,遂道:“告诉你,岂不是又要胡思乱想了?而且三皇兄和玉璇郡主的亲事恐怕已经定下了,难不成你要将之前三皇兄拒绝的事情告诉玉璇郡主?阿眠,三皇兄是正人君子,撇去为何答应这门亲事不说,若是以后玉璇郡主进了晋王府,肯定不会受委屈的。”

    傅湛的言语间,已经说得清清楚楚的。

    亲事已定,玉璇这晋王妃的位子是跑不了的。玉璇有这么一个体面的娘家,傅沉娶玉璇肯定也有其中的原因在。至于傅沉待妻子如何,不管是真心还是利用,肯定会对玉璇好的。只是……沈妩垂了垂眼,今日在玉璇的眼里,她看到了热烈的爱慕和欢喜,足见玉璇对傅沉有多么上心。她和玉璇从小一块儿长大,从未见过她这么喜欢一个男子。

    “所以……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沈妩喃喃道。

    傅湛捏了捏妻子的小脸,认真道:“阿眠,嫁给自己喜欢的人,这是一件好事。其他的,知道的越少越好。”从妻子之前的言语中,他也明白玉璇郡主对他那文武双全的三皇兄定是心生爱慕。

    好事吗?可是以玉璇的性子,有些事情不可能不知道的。不过感情这种事情也说不准,兴许玉璇本身就是知道的,却也是心甘情愿。沈妩缓缓抬眼,颤了颤眼睫,对上傅湛的眼睛,低声问道:“那王爷会骗我吗?”

    看着这双水亮清澈的眼睛,傅湛眸色一顿,如实道:“本王会一辈子对你好。”

    答非所问,可沈妩心里却是明白了。

    她不想玉璇被利用受委屈,所以之前听到傅沉拒绝赐婚之后,心里还是为她感到开心的。只是她身为傅湛的妻子,若说没有一点私心是骗人的。大齐皇家统共四位皇子,大皇子被贬,二皇子早夭,只余三皇子傅沉和四皇子傅湛。嘉元帝未定太子,面上对傅湛重视,可私心却是偏袒傅沉,要不然也不会毫无顾忌的将康王府的玉璇郡主指给傅沉。所以说她——也不希望玉璇嫁给傅沉。

    她是女人,自然也想被自己的夫君全心全意的爱着,感情之中不参杂其他。只是如今她对傅湛上了心,却越发觉得自己没用,一点儿忙都帮不上他。他对自己的感情,这两个月她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她有时候还是会担心。眼下的的局面对于傅湛来说极为不妙,只是以傅湛的性子,不可能将这太子之位白白的拱手让人。

    绾妃也是如此。

    那么,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不会平静。

    沈妩心里烦恼,身子朝着傅湛扑去,双臂紧紧抱着男人的窄腰,将头埋进他的胸膛,缓缓开口道:“从小我娘就说我没用,怕苦怕疼又怕黑怕冷的,受了委屈就哭鼻子。我也晓得,我受不了吃苦,只想安安逸逸的过日子,成亲之前,我娘一直说让我懂事一些好好伺候你,然后赶紧生个孩子,可是我一听生孩子很疼,就害怕。之前你欺负我,我早就讨厌极了你,心里时常骂你怨你,总觉得是你害得我不能安安心心的嫁人,听到赐婚的旨意之后,更是觉得你害了我一辈子……”

    傅湛嘴角一翘,倒是没有说话。小姑娘的心思,他如何不知?只是如今却突然莫名其妙毫无章法的说了一大通,肯定是有心事了。

    沈妩还是头一回在外面这般对傅湛投怀送抱,不过却一点儿都没有退缩的意思,小脑袋往着傅湛的心口蹭了蹭,软声软语道:“可是我现在明白了。傅湛,我会当一个好妻子,和……好娘亲。”

    傅湛拥着怀里的妻子,总觉得是小姑娘长大了懂事了,她说得话自是没有多琢磨,只双臂锢着她的纤腰,道:“本王看着呢。不过,本王倒是习惯了你娇娇气气的样子,如今突然这么懂事了,倒有些不习惯了。”他以为是因为今日沈妙出嫁,妻子和她这位五姐姐的感情一向极好,便亲了亲她的发顶柔声安慰道,“姑娘家长大了,嫁人生子最自然不过。若是以后你想念你五姐姐,可以请你五姐姐来祁王府坐坐,或者一块儿出去逛逛。本王不拘着你,成不成?”

    沈妩听了心里欢喜,却还是摇了摇头。

    虽然五姐姐出嫁她有些舍不得,可她毕竟不住在定国公府了,眼下自然不可能是因为五姐姐。沈妩心想着,平日里傅湛这般聪明,她不说话,只看他一眼就知道自己心里头在想什么。如今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却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

    难不成非要抓着他的手往自己的肚子上摸,告诉他自己兴许怀孕了,他才会明白吗?

    沈妩蹙着眉头,不晓得该怎么说。

    说起来,这件事情也不能怪傅湛。

    起初傅湛的确想让她早些生个孩子,可念着她年纪还小,生孩子毕竟是去鬼门关走一圈,所以他才想着把妻子养得白白胖胖的,然后再怀孩子。这两月床笫之事虽然频繁,可他还是克制着极少弄到里面去。妻子年纪小,对这种事情一知半解,当然不会想到他这样做不容易怀孩子。

    可沈妩却嫌傅湛笨,有些忍不住道:“我是说……我好像怀孕了。”

    覆在她背脊上的大手微微一顿,傅湛没有说话。

    沈妩从傅湛的怀里霍然坐起,一双好看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傅湛的脸色,见他有些微怔,一时气极了,便学着他平日的习惯,摆出一副悍妇像,伸手用力捏了捏他的俊脸,气恼的嘟囔了一句:“傅湛,你是聋了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