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72章 :出阁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傅湛很是配合的一一记下,可手上却是越发的不规矩起来。沈妩被挠的咯咯直笑,赶忙握住傅湛的大手,娇声娇气道:“别闹。咱们先用饭。”

    听了这话,傅湛俯身啄了一口妻子粉嫩的唇瓣,然后领着妻子去外头用饭。瞧着桌子上的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沈妩下意识弯了弯唇。也不晓得傅湛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口味的,自打成亲的第一日,就把她的习性摸得清清楚楚,所以在这祁王府待着她并无半点不适之处。除却醒时身边多了一个男人,耳畔没有娘的唠叨声,这日子过得别提有多悠闲了。

    想到此处,沈妩蹙了蹙眉。

    若是这话被娘听到了,估计又要说她没良心了。

    用了饭,沈妩接过立夏手里的帕子擦了擦嘴,瞧着傅湛的架势,脱口而出问道:“王爷今晚还有事吗?”

    傅湛微微颔首,面上端着温和的笑意,道:“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你早些睡不必等我。”说着又捏了捏沈妩的脸,含笑道,“最多忙活半个时辰,本王晓得分寸。”

    把她想说的话堵住了,沈妩也没法说,毕竟总不可能让他放下正事不管吧?沈妩点了点头,等傅湛走后便沐浴梳洗,喝了立夏端来的牛乳,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她心里头念着傅湛,遂干脆套了外衫去了傅湛的书房。

    傅湛的书房灯火通明。

    卫一瞧见沈妩,正要行礼,沈妩却做出噤声的手势,然后端着茶盏进了书房。她抬头看着着一袭月牙白锦袍的男子正敛眉执笔,听到声响才抬头看了沈妩一眼。其实说起来,沈妩也是个不称职的妻子,这些天傅湛时常在书房忙活,她却从未过来看过他。是以傅湛瞧见了,倒是有些诧异。沈妩见傅湛要起身,赶紧走了过去将茶盏搁到书案上。

    “不是让你早些休息吗?”傅湛心里欢喜,可面上倒是没表现出来。

    沈妩自是没瞧傅湛在忙活什么,毕竟男人的事情她这个当妻子的也不好多管。她将茶盏递给了傅湛,见他接过掀盖浅啜,这才不满的低声抱怨道:“说好了半个时辰。”

    傅湛理亏,喝完茶便笑吟吟道:“再一小会儿。”

    沈妩才不信他的话。

    她起身走到傅湛的书柜前转了一圈,瞧着这琳琅满目的珍贵书籍,然后随手抽了一本《史记》坐到窗前的绸榻上。

    瞧着沈妩的架势,傅湛也不过是无奈笑了笑。

    至少这被妻子关心的滋味儿,傅湛还是挺享受的。

    等傅湛忙完的时候,榻上的妻子早就抱着《史记》睡着了。傅湛将笔搁在笔架上,起身坐到绸榻边,伸手捏了捏妻子的小脸,温和一笑。

    ·

    定国公府近日风光体面,今日是名满晏城的沈五姑娘大喜之日,定国公府自是格外的喜庆热闹。沈妩一大早就和傅湛来了定国公府,沈妩虽已出嫁,可到底出嫁的时间不长,所以这定国公府上上下下还当她是府里的姑娘。不过瞧着这一身的派头,便不敢随意说话,只恭恭敬敬唤上一声“祁王妃”。

    沈妩去了沈妙的踏雪居。

    沈妙生得一副清丽灵动的样貌,平日里皆是清雅的装扮。今日大婚,自是一身凤冠霞帔,妆容精致,瞧着与平日截然不同。沈妩看呆了,暗道霍小将军真是好福气。她走到沈妙的身旁,叹道:“五姐姐今儿个真美。”

    说起容貌,这整个定国公府的姑娘没一个比得上沈妩的颜色,眼下沈妩嫁为人妇,越发多了一番少妇韵味,最是让人挪不开眼。只不过好听的话谁人都爱听,蒋氏对沈妩也没有多少偏见,这沈妩嫁了祁王成了祁王妃,想来对定国公府也会多多照拂。而且康王府霍小将军的这门亲事,蒋氏很是满意,眼下自是什么好听的话都觉得欢喜。

    只是……

    女儿要出嫁了,哪个当母亲的舍得?

    听了沈妩的夸赞,沈妙的脸颊一下子就红了。

    许是脸上的胭脂抹的浓了一些,这脸红也瞧不出差别。姑娘家出阁本就是大日子,而且嫁得还是霍承修这般英伟不凡的男子,更是一件好事。沈妙稍稍抬眼,看着沈妩的模样,今日沈妩穿着一袭桃花云雾烟罗衫,下身是一条立式水纹八宝立水裙,这般的娇小玲珑、身段婀娜,比之出阁前越发的艳光四射。许是今日欲低调,随云髻上也没有过多精致的首饰,这般的打扮自是落落大方不*份。

    沈妙又瞧了一眼沈妩的脸和腰肢,启唇打趣儿道:“这祁王府的伙食大抵不错,六妹妹到不似以前那般太过纤细了。”其实沈妩以前有些瘦,不过大抵是面色红润,瞧着也极健康。而今日,这巴掌大的小脸多了几分圆润,倒是比以前更耐看了。

    蒋氏也打量了一番,附和道:“的确,以前瘦得跟柳条似的。”沈妩气色好,在祁王府的日子肯定过得舒坦。今儿女儿出嫁,她也希望女儿在夫家也能过上滋润舒坦的日子。

    哪有蒋氏说得这般夸张?沈妩烦恼的紧蹙娥眉。

    偏生沈妩是个极爱美的,听了沈妙和蒋氏的话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更是暗暗怨了傅湛——都把她养胖了。

    韩氏一听女儿回来了,却直往踏雪居跑,本欲装作生气不想过来,可到底还是想念女儿,来了踏雪居。沈妩正和沈妙说着话,见韩氏来了,便立刻成了未出阁的小姑娘,冲着韩氏撒娇道:“娘……”

    这一声“娘”听得韩氏心都软了,心里头哪里还有什么气啊?她细细打量女儿,瞧着女儿红润的面色,正打算问出口的关切话语也都一一咽下了。这副模样,是个长眼睛的都知道过得极好,这么一来,心里头的惦记着的事儿也就放心了。

    母女二人到外头说话。

    “你瞧瞧祁王多懂事,一来定国公就看你爹和我。”韩氏对于傅湛这个女婿是越看越满意。

    沈妩挽着韩氏的胳膊,不满道:“才没多少日子,娘就开始偏心了。”

    韩氏哭笑不得。这堂堂的祁王妃,瞧着还是小孩子心性。说起小孩子,韩氏便侧过头想问关于子嗣的问题,可她念着女儿还小,与祁王成亲不到两月,觉得此刻担心尚早,便也没有多问,省得女儿压力太大,所以只继续说着祁王这个女婿:“亏得祁王懂事,若是同你一般没良心,那眼里哪里还有你爹爹和我啊?”

    听着韩氏的抱怨,沈妩蹙眉道:“好了,娘尽夸他,女儿可不乐意了。今日是五姐姐的大喜日子,咱们还是进去陪陪五姐姐吧。”正说着,沈妩一抬头却瞧着姗姗而来的沈嫱。上回回门的时候,她和沈嫱闹得不大愉快,事后她也觉得自己太过多话了——这沈嫱自己识人不清,吃过亏之后才会知道教训。可那番话她也没有后悔,所以今日也没有和沈嫱打招呼,只跟着韩氏一同进了踏雪居。

    韩氏压低声音道:“你大伯母做主给她寻了一门亲事,估摸着年底就可以出阁了。”

    韩氏不喜欢沈嫱,可瞧着自己的女儿好好的,心里的那些怨恨也消散了许多。一听到这个,沈妩倒是来了兴致,忙眼睛一亮,问道:“是哪家的公子?”

    “什么公子?不过是个没落世家的庶子,名头说起来体面一些,可到底是个没实权的。”韩氏微蹙娥眉道。

    沈妩敛了敛睫,倒是没说话。

    方才她虽只同沈嫱对视一眼,却也察觉到她的眼神和之前不一样了,没有昔日那般的傲慢无礼,倒是多了几分娴静。到底是大户人家,就算是庶子,若是嫁过去能好好过日子,也是不错的。沈嫱虽是庶女,在晏城的名头还是极佳的,加上今时今日定国公府的地位,自然也会好好对待这定国公府的姑娘。

    想起沈嫱,沈妩就忍不住想到了温月蓁。可今日这般的大喜日子,沈妩不想想这些烦心的事儿,也就没有继续。

    沈妙是晏城素有美名的大家闺秀,而霍承修又是战功赫赫的年轻将军,定国公府先是和皇家联姻,如今这五姑娘又嫁入了康王府,实在是喜事不断,让人羡慕,直道以后这定国公府在晏城的地位要往上抬一抬了。

    之后沈妩去了康王府。

    今日康王府热闹非凡,人人面上皆是喜庆之色,一贯美貌秀丽的玉璇郡主更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盼着沈妙这嫂嫂进门。她瞅着沈妩自是面露欢喜,忙过来抓起沈妩的手,语气欢悦道:“阿眠,你可算来了。”

    与玉璇郡主许久不见,沈妩也很是想念,她道:“今日我五姐姐进了康王府,日后你这位小姑子可不许欺负她。”

    知道沈妩说笑呢,玉璇郡主忙认真保证道:“你放心。好不容易我家哥哥成亲了,这嫂嫂我自是当成祖宗供着,也盼着早日生个侄儿……”这康王府许久没有喜事儿了,若是她嫂嫂早日怀上孩子,是最好不过了。说着,玉璇郡主却是难得露出羞赧之色,小声呢喃道,“不过——我兴许没法看着小侄儿出生了。”

    沈妩不解,遂眨了眨眼。

    玉璇郡主和沈妩一贯无话不谈,这件好事自然也不瞒着沈妩,低声道:“我父王说了,前些日子皇上同他提了关于我的亲事,想把我指给晋王……这话是偷偷听到的,不过肯定是铁板钉钉的事儿,可你得保证不许告诉别人,毕竟这赐婚的旨意还没下来呢。”虽然还未赐婚,可玉璇郡主明显是雀跃不已,嫁给自己喜欢的男子,是每个姑娘梦寐以求的事情。而且,晋王二十了,这赐婚的旨意一下,恐怕很快就可以张罗着成亲了,自然也就无法亲眼看着小侄儿出生了。

    上回傅湛还同她说傅沉拒绝了嘉元帝的赐婚,这会儿听着玉璇的意思,这亲事恐怕是落实了。

    见沈妩不说话,玉璇郡主却道:“怎么?日后咱们成了妯娌,你不开心吗?”

    若是傅沉对玉璇是真心的,那她当然替她开心。可傅沉之前明明是拒绝的,眼下却又同意了,这件事情的确太过蹊跷。而且以嘉元帝对傅沉的重视,这亲事肯定是过问傅沉的意见的,不然也不会有上一回的事情。沈妩抬眼看了面前这满心欢喜的小姑娘,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若是她把上次的事情告诉玉璇,她又能如何?

    玉璇郡主将手边装着蜜饯青梅的碟子递给沈妩,沈妩神色恹恹伸手拿了一颗放进嘴里。玉璇郡主也一边吃着蜜饯青梅一边同沈妩继续说话:“阿眠,你说这是不是缘分?我这才刚惦记着,皇上就琢磨着赐婚了?”说着,玉璇郡主面色一变,将嘴里的蜜饯青梅吐到桌子上,又拿起几上的白瓷茶盏猛喝了几口睡,一时眉头皱得紧紧的。

    沈妩蹙眉,抬眼道:“怎么了?”

    这下轮到玉璇郡主诧异了,她抬眼愣愣看着沈妩,一双漂亮的眸子睁得大大的,疑惑道:“今儿这青梅都酸的掉牙了,阿眠你吃不出来吗?”

    沈妩却道:“这青梅的味道不正好吗?”话音一落,沈妩想到了什么,旋即变了脸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