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71章 :贤妻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第071章:贤妻

    内容提要:【听着傅湛的夸词,沈妩倒是有些脸红。】

    ——

    沈妩愣住,忙抓着傅湛的衣袖急急道:“怎么会拒绝?”

    玉璇是个好姑娘。不但模样生得好看,而且性子也讨喜,加之家世也极好,不知有多少勋贵公子喜欢她。可是玉璇的眼界也高,瞧着晋王傅沉这般的玉树临风、气质温雅,这才动了芳心。傅沉比傅湛还要大上几个月,再不成亲实在是说不过去,如今嘉元帝特意赐婚,他哪里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晓得妻子偏袒好友,傅湛顺势执着她的手,道:“本王那三皇兄一贯是心思难测,只是阿眠,若是三皇兄对玉璇无意,拒绝也是一件好事。玉璇郡主是康王之女,又有一个这么厉害的兄长,难道还愁寻不到好人家?”见沈妩还有话要说,傅湛伸手捏了捏她嫩生生的小脸,“好了,咱们和母妃说一声就出宫了,别瞎想。”

    沈妩觉着傅湛这话说得也有道理,毕竟想娶玉璇的人家还真不少。若是傅沉不喜欢玉璇,却因康王和霍承修娶了玉璇,这对于傅沉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毕竟从此以后徐贵妃、傅沉就和康王府休戚相关,康王肯定会护着自己的女婿。可傅沉拒绝了,玉璇兴许伤心一阵子也就没事儿了,毕竟她年纪还小,对傅沉的感情也不深,肯定还能再寻一个如意郎君,而且不用被利用。

    如此一来,沈妩倒是对这位晋王殿下有些好感。

    ·

    傅沉穿着一袭深紫色的锦袍,头戴玉冠,气质温润。锦绣宫的宮婢见他前来,忙纷纷行礼,然后把人引到了内殿。

    徐贵妃正坐在紫檀嵌竹丝梅花式凳上,弱质纤纤。

    因那日落水受凉身子还未恢复,身上裹着一件碧霞云纹联珠对孔雀纹锦衣。徐贵妃是个温婉纤弱之人,这五官长得虽不是最精致的,可胜在身上这股楚楚可人的气质。自打生了傅沉之后,徐贵妃的身子便落下了病根儿,此后极难受孕。虽然这些年嘉元帝用最好的药材替她调理,可还是一直没有怀上皇嗣。因为这个,对傅沉这个儿子格外小心,生怕他出什么岔子。好在傅沉的身子骨不错,不似祁王傅湛那般的羸弱,虽然模样清俊,却是个身怀武艺的大将之才。

    徐贵妃面容苍白,看了一眼傅沉,旋即拧着眉,冷冷道:“为何拒绝皇上赐婚?”

    对于徐贵妃这么快知道这件事情,傅沉没有一点儿诧异,只面容淡然,缓缓开口道:“玉旋郡主天真烂漫,自该配一个好人家。儿臣……儿臣并非良配。”

    “并非良配?”徐贵妃喃喃道,然后撑着身子起身,“你是尊贵的皇子,难不成还配不上一个小小的郡主?沉儿,之前你出征打仗,母妃顺从你,可是你去的那两年,母妃日日担心受怕,生怕你会出事。从小到大,母妃一直都没有逼你做不喜欢做的事情,就连娶妻……就连娶妻也顺着你。你说你不急,可是你已经二十了,母妃等不及了……”

    “母妃,儿臣……”

    “你不喜欢那小郡主也就罢了,可你明明是看上眼的。”

    傅沉抬了抬眼,道:“若是玉璇郡主不是康王之女,母妃会这么劝儿臣娶她吗?”

    徐贵妃没想到自己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气极,眼睛睁得大大的,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母妃还会害你不成?”

    傅沉如何不知道自己母妃心里在想什么。玉璇郡主有个手握重兵且忠心耿耿的父亲,又有一个青出于蓝的兄长,这般的身份于他而言是最有利的。

    只是他瞧着那小姑娘,的确是不忍。傅沉又道:“母妃的确是为儿臣着想。只是——儿臣闲散惯了。”

    “闲散惯了?”徐贵妃被这个一向懂事的儿子气得不轻,继续说道,“你瞧瞧祁王,如今娶妻生子,和沈氏琴瑟和鸣,说不准哪天就生出个儿子来。你身为兄长,哪有弟弟都成亲了,你却没成家的道理?沉儿,母妃瞧着玉璇郡主的确生得不错,虽然家世方面有私心。可是你想,傅湛的妻子出自定国公府,定国公府的五姑娘也同康王府结了亲,那玉璇郡主和沈氏又是好姐妹。你以为傅湛娶沈氏没有私心?而且沈氏的舅舅韩明渊是也是她的先生,皇上对韩先生可是一贯尊重敬仰,沈氏是韩先生的嫡传弟子亲外甥女,傅湛娶了沈氏,不也是为了讨皇上的欢心吗?”

    以前她晓得皇上不过面上对傅湛好一些,可心里最疼爱的还是自己的儿子。这些年来,傅湛也算是个极优秀的皇子,不然上回朝野上下也不会推荐傅湛当太子。反观她的沉儿,之前略有战功,皇上也多次夸奖,可这几年年纪大了些,反倒是没什么作为了。而且——皇上的心思她也越来越捉摸不透,毕竟绾妃这人太过棘手。

    同床共枕二十年,她不信皇上没有感情。皇上是个恋旧重情之人,不然这些年对自己也不会如此百般照顾。她对自己尚且如此,自然有可能对绾妃也存着感情。

    眼下傅湛成亲,皇上这个当父皇的也欢喜,毕竟这三个儿子一直迟迟不娶,他自然急着抱孙子。沈氏容貌异常娇美,傅湛肯定宠爱不已,这一来二去自是最容易受孕,若是沈氏一举得男,那就是皇上第一个皇孙,就算不是嫡孙,也是极尊贵的。

    徐贵妃的话令傅沉的眉头皱了皱。

    他虽然和傅湛平日没有多少往来,却也可以看到傅湛对于沈妩的真心。傅湛面上谦然,实际疏离,只是待沈妩之时却是露出真性子,体贴关怀,是个极好的丈夫。

    又怎么……又怎么像母妃说得这般不堪?

    傅沉想说些什么,却见徐贵妃面色苍白的坐到了凳上,他上前,赶紧将人扶住,目光关切道:“母妃?”

    徐贵妃的脸色极难看,十分憔悴。她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将声音放柔了一些,道:“沉儿,就算是母妃求你,好不好?成亲吧,让母妃别再为此事操心了。母妃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只是如今……如今只想抱抱孙儿,母妃这身子越来越差,估计也没多少日子活头了。”

    “母妃别说这种话。”傅沉忙道。

    徐贵妃晓得儿子心软,又是个孝顺的,只握着儿子的手,道:“母妃求你,沉儿。”她等不了了。

    傅沉想着上元节那个看着自己就会脸红的小姑娘,一时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他和霍承修是好友,自是同她见过不少次,可那时候她年纪小,他没有亲妹妹,就把她当成妹妹看待。可一晃多年,昔日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他娶了她,以她的聪慧如何会想不到自己是利用她。

    只是……

    傅沉看了一眼自己的母妃,瞧着母妃的眼神,还是无奈点了头:“好。”

    徐贵妃旋即露出笑容,安慰傅沉道:“你放心,你父皇那边母妃自有法子。”傅湛的亲事如此的风光体面,她的儿子自然也不能输给绾妃的。

    ·

    傅湛的婚假一过,便开始渐渐忙碌了起来。沈妩听正熹院的丫鬟们说,她没进府之前,傅湛忙起来的时候连饭都是在外面吃的。可她一进门,不管傅湛有多忙,都会陪她一起用膳,而且晚上生龙活虎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像是过度劳累的。

    这日傅湛一回来,就不顾房里丫鬟们在场,一个弯腰就把沈妩抱起来。

    沈妩惊呼一声,红着脸环着傅湛的脖子。虽然亲近惯了,可沈妩还是脸皮薄,娇声恼道:“王爷快些放我下来。”

    傅湛低头亲了亲妻子艳若桃李的小脸,沉声道:“别动,让本王好好抱抱。”说着便抱着沈妩坐下,伸手捏了捏妻子的腰,弯唇道,“好像胖了一些?”

    听着傅湛欢喜的语气,沈妩狠狠瞪了他一眼。她最受不了傅湛天天盼着她胖了。可是这一个多月她几乎天天被傅湛逼着吃燕窝,的确胖了一些。所以这几日傅湛如何喂食,她都不会再吃一口。

    屋里的丫鬟们也识趣,一瞧着这般的画面,很是自然的退下了。沈妩一面瞧着傅湛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一面认真道:“下月初六五姐姐出阁,王爷那日有空吗?”她见傅湛皱了皱眉,遂赶紧道,“五姐姐从小同我亲,王爷若是没空也要抽出时间来。”

    傅湛因妻子的“威胁”笑出了声,捉着她的小手往嘴边一亲,相当配合道:“王妃吩咐的事情,本王自当照办。你放心,那日本王一定陪你去喝喜酒,不会给你丢脸的。”

    沈妩乐了,抱着傅湛的脑袋就亲了一口,转了转眼眸,道:“若是……若是遇上我爹爹和娘亲,王爷不许说我的坏话,可记得了?”原先她可是答应过娘亲当个好王妃的——贤良淑德,持家稳重。可她自个儿本就是个没定性的,被傅湛的花言巧语哄得飘飘然,做起事情来也没规没距的,不过短短一个月,这王府都成了她的天下了。若是她这等事情被娘亲知晓了,估计会拧着眉头狠狠的训斥她不懂事。

    哪有当妻子的骑到夫君的头上去?

    傅湛见她对自己不再拘束,露出了真性子,也晓得这段日子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他亲着妻子的脸,从善如流道:“本王记得了。若是见到岳父岳母,肯定好好夸你一番。嗯……阿眠贤惠,把祁王府打理的井井有条,将本王伺候的无微不至,挑不出一丝儿的错。”

    听着傅湛的夸词,沈妩倒是有些脸红。

    王府的事儿都是有管事的,只不过做完之后让她过目,若是没出岔子就没事儿。而且王府的管事个个都是傅湛精心栽培的,办事的能力都是一流的,从不出岔子。至于伺候傅湛……她倒是替他擦过背,替他缝过贴身的衣物,也算是尽心尽责了。

    沈妩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夸得太过了,便抬眼认真道:“王爷可不许用这种语气,别夸得太刻意了,随便提一提就成。”若是这般直白的夸赞,娘肯定晓得是她怂恿傅湛替自己说好话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