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70章 :磨合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傅湛这个词用得一点都不对。

    她已经嫁给他了,犯得着这么防着容琛吗?再说了,他明明就知道她不可能对容琛还有别的感情。起初她的确嫁的不情不愿,可是这几日,不管是傅湛,亦或是绾妃、明月公主,都让她觉得嫁给傅湛是个极好的归宿。只过了几日罢了,她就安安心心想着当好他的王妃替他生儿育女,可他却怀疑她。

    沈妩吸了吸鼻子,将身子转到另一侧,并没有理会傅湛。

    眼下他的确是低声下气的,可若是她这般好哄,下回还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沈妩想起出嫁前韩氏的叮嘱,却还是有些不甘心,总觉得自己不能太迁就他的性子。

    沈妩没有反应,傅湛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他终归是个王爷,在她面前他一向都放下身段,极少摆王爷的架子,可是这小姑娘却丝毫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想到此处,傅湛的眉头下意识皱了皱。

    直到马车停在祁王府外,傅湛下了马车准备将人抱下来,却见沈妩看了立夏一眼。立夏愣了愣,然后过来将自家王妃扶下了马车。

    傅湛僵着的手慢慢垂下,然后才一言不发进了祁王府。

    “王妃?”立夏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这方才还如胶似漆的,怎么这会儿闹起脾气来了?王爷待王妃如何,她是看在眼里的,只是一想到刚才那事儿,她也的确觉得王爷做得过了些。毕竟王妃脸皮薄,碰上容世子和表姑娘,弄了这么一出,也难怪王妃会生气了。只是……王爷哄王妃自有一套手段,原以为下了马车之后两人仍变得和和美|美的,却没想到好像更糟糕了。

    沈妩心里不是滋味,却也没说什么,只道了一句“没事,咱们进去吧”。

    一下午,沈妩待在正熹院,而傅湛却待在书房,这冷清的气氛则是和之前截然不同。沈妩瞧着胖乎乎圆溜溜的元宵凑到她的脚边撒娇,心情也好了一些,便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儿将元宵抱了起来。

    “喵……”小家伙碧蓝的大眼睛好看极了,叫声也是软糯慵懒,瞧着不知有多可爱。

    沈妩从手边的碟子里拿了一块糕点喂着元宵吃,末了还伸手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叹道:“还是元宵最好了。”她又揉了几下,这才看了一眼搁在绸榻上的腰带。娘对她说过,夫君的贴身之物应该由妻子亲手做,这些话她都记在心里,可是……傅湛真的会稀罕这些吗?

    手背又湿又痒,沈妩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伸手轻轻拍了一下正在舔她的小家伙,道:“和你主人一个德性。”

    ·

    到了用晚膳的时间,傅湛才从书房出来。他进了前厅发现没人,便看了一眼规规矩矩立在一旁的清梧。清梧道:“王妃说没胃口,正在卧房歇息。”

    一时傅湛额头突突直跳,自然也没了心思,只转身朝着卧房走去。

    卧房安安静静的,只有两个小丫鬟在外边守着。他进去之后,一眼就看到了绸榻上搁着的腰带,便过去瞧了瞧。看着这绸榻边的针线篓,几乎可以想象到整个下午,妻子委屈的坐在这儿做着针线活的样子。

    其实他心里早就不气了,仔细想来的确是他做得太过分,可到底放不下面子,这会儿……却是想通了。

    傅湛脱靴上榻。

    她看着妻子裹成一团像只粽子似的,这才伸手拨了拨她额前的碎发,露出一张姣好的小脸。大抵是被他的动作吵醒了,窝在被褥中的小姑娘羽睫微颤,缓缓睁开了眼睛。这双漂亮的眼睛,此刻有些微微泛红,显然是哭过了。傅湛瞧着,更是狠狠的骂了自己一顿,然后才凑过去亲了亲妻子的脸,柔声道:“阿眠,别生气了,嗯?”

    沈妩眨了眨眼睛,没说话。

    傅湛掀了锦被就钻了进去,抱着妻子暖呼呼的身子,蹭着她的脸颊,道:“本王是被嫉妒冲昏了头脑,说出来的都是胡话。”

    沈妩蹙了蹙眉,看着傅湛道:“王爷喝了酒?”

    傅湛的脸色顿了顿,没想到会被她闻出来,他可是漱了好几回口。傅湛只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一点点。”

    什么一点点?这味道她可是闻得清清楚楚的。

    沈妩想着白天那事儿,也晓得自己有不对的地方,毕竟这才成亲几天啊,就闹脾气,下人们看见了可不是闹笑话吗?只是这事儿一想沈妩也觉得生气,遂道:“王爷以后不能这样了。”在府中胡闹也就算了,外头若是再这样,那她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傅湛理亏,自是沈妩说什么就应什么。

    他把妻子搂得紧了一些,亲着她的鼻尖儿道:“容琛与你是青梅竹马,本王拈酸吃醋也是情理之中的。再说……阿眠,本王这么辛苦把你娶回府,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本王吗?”

    这话说的,好像是她不对似的。

    沈妩眨了眨眼睛,往傅湛的身上靠了靠,小声道:“若你待我好,我自然也会对王爷一心一意。”她抬头看着傅湛的眼睛,道,“只要……只要王爷不嫌弃我笨手笨脚,以后王爷的贴身衣物,都由我来做,好不好?”

    比起以前,沈妩算是通情达理了很多,傅湛听了心里也欢喜,自然点头说好。他抱着妻子的手紧了紧,道:“本王知道阿眠贤惠。”

    说着,便一个侧上压了上去。

    刚闹过小便扭的夫妻俩越发是热情似火,听得外头的几个小丫鬟个个都低垂着脑袋不敢抬头,皆是面红耳赤一番羞态。

    沈妩也没怎么惯着傅湛,见傅湛来了两次之后再一次重整旗鼓,正欲想法子拒绝,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傅湛这才意识到两人还没有用饭,遂带着妻子沐浴罢一同吃着晚膳。沈妩刚洗完澡,一头乌发披散着,而且傅湛为了体贴她干脆将晚膳都移到了卧房,沈妩自是不愿再拾掇,只披着外衫就大快朵颐。

    用了晚膳,沈妩就抱着元宵在绸榻上玩,一边同傅湛说这话。

    傅湛原是极喜欢元宵的,可眼下见妻子只顾着和这只小猫儿玩,心里头就有些不大开心,遂唤来立夏将元宵抱了出去。沈妩如何不知傅湛心里头是什么想法,可这会儿算是闹过了,傅湛顾着她的身子肯定不会再胡来,这一点她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沈妩干脆就抱着身边男人的胳膊,娇气道:“王爷,我们好好谈谈吧。”

    好好谈谈?傅湛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弄得哭笑不得,只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道:“你想怎么谈?”

    沈妩蹙眉想了想,道:“容表哥毕竟是我表哥,就算我成了祁王妃,可之后肯定还会再碰上。你不许……不许再像今天这样,也不许乱想。”这件事情瞧着虽是过去了,可沈妩还是觉得有些小疙瘩。眼下傅湛同她新婚燕尔,自是拉下脸来哄哄她,可若是日后朝夕相处久了,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儿,兴许傅湛不会再这般哄着她。

    这件事情傅湛的确反省过,只不过男人的想法和女人不一样。不过傅湛也不好再惹她生气,颔首道:“今日本王做了糊涂事,都把你气哭了,以后怎么还会做这种蠢事?”瞧着她的金豆子,最心疼的人可不是他吗?

    傅湛的话哄得沈妩很是开心,自然也不同他计较了。

    接下来的这几日,傅湛都一直陪着她。

    府中的事儿也渐渐接手了,只不过令沈妩感到诧异的是——这祁王府还真没她想象的那般库房空虚。而且傅湛不大喜欢应酬,每月花出去的银子远不及嘉元帝赏赐的珠宝,久而久之,这库房也积蓄了许多。这样自然是最好的,至少银子多一些总归是好事。

    府中的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宫里的事儿自然也要上心。

    上回绾妃落了水,虽说无事,可沈妩作为儿媳,理当多去看看。不得不说绾妃这个婆婆沈妩越来越喜欢,相处起来也极为随和,只是聊着聊着就聊到生孩子的事情。沈妩自己其实不急,可瞧着绾妃这般的热切,压力也就大了些。毕竟傅湛快二十了,膝下还没有一儿半女,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绾妃见沈妩的棋艺有所长进,便忍不住夸道:“瞧着还挺有天赋的。”

    沈妩被夸得脸红。

    为了讨好这个婆婆,她自是每日都抽出时间来练习棋艺,也亏得傅湛迁就她,陪她一块儿下棋。有了傅湛的亲自教授,她这棋艺自然是大有长进了。沈妩笑了笑,轻轻落子道:“母妃若是喜欢,儿媳就经常过来叨扰母妃了。”

    绾妃却道:“还是媳妇有心,本宫那儿子可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一来二去,婆媳俩聊得十分投缘。瞅着天色不早了,绾妃也不留人了。沈妩见傅湛还未回来,便领着立夏出去寻人。皇宫极大,沈妩来得次数不多,自然不敢随意走动,只在附近寻了寻。

    傅湛正过来,见着沈妩,便阔步走了过去,执起妻子的手道:“怎么出来了?”

    还说她呢。沈妩抬眼看着傅湛,问道:“王爷去哪儿了?”

    傅湛交代道:“方才去见了父皇,路上碰见了三皇兄就聊了一会儿。”想起刚才傅沉对他说得话,傅湛则道,“今日父皇欲将康王府的玉旋郡主赐婚于三皇兄——”

    “这不是好事吗?”沈妩立马接话,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玉璇与她同龄,是该说亲了,而且玉璇本就喜欢傅沉,若是有嘉元帝的赐婚,那是再好不过了。

    看着妻子欣喜的表情,傅湛道:“三皇兄拒绝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