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69章 :讨好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今日回了门,又去宫里看了绾妃,这么一折腾下来,沈妩困乏的很,自然也没有等傅湛,直接趴在榻上就睡着了。傅湛沐浴罢正穿着寝衣,看着榻上的妻子睡得香甜,便轻手轻脚上了榻,小心翼翼把人搂在怀里。

    姑娘家身上的香甜之味让傅湛的心情放松了许多,只是想着宫里发生的事情,却还是忍不住蹙了蹙眉。

    朦朦胧胧间,沈妩察觉到身边男人不规矩的双手,便抱怨一声,撑起眼皮子看着傅湛,翕了翕道:“我困……”以前她对傅湛鲜少这般的娇声软语,可她也不是什么过分矫情之人,既然认命,她便将他当成亲人,举止也不必太过拘束。沈妩蹭了蹭身边男人的心口,再一次闭上了眼睛,“让我睡觉……”

    傅湛笑了。

    他就算再怎么禽兽,也晓得她今日累坏了,不会再对她做什么。只是怀里妻子的身子玲珑温滑,让他爱不释手,这才多摸了几下罢了。他虽然也困,却莫名的没有睡意,耳畔听着妻子均匀绵长的呼吸,便低下头细细端详她的脸。他一直都知道她生得好看,这副容貌比之他的岳母韩氏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么漂亮的姑娘,没有哪个男人是不喜欢的,他也不例外。他伸手抚上她的脸,来回摩挲,想着之前这小姑娘还对他心存不满,这会儿却堂堂正正的成了他傅湛的妻子,乖乖睡在他的身边……

    胡乱想了许多,傅湛甚至憧憬过将来的日子,可是他晓得,以他的身份,她嫁了自己,不可能安安稳稳无忧无虑。傅湛叹了一口气,低头亲了亲妻子的额头,这才闭上眼睛入睡。

    ·

    沈妩觉得,嫁给傅湛的好处还是挺多的。

    譬如绾妃这个婆婆不住在祁王府,她不用晨昏定省;

    譬如傅湛没有妾室,她不用每天对付那些个莺莺燕燕。

    次日沈妩睡到辰时,竟然比养在闺阁时起得还要晚,至于傅湛,有半个月的婚假,自然也不用早起上早朝。沈妩看着身边的男人,见他睡容安详,一时便多看了几眼。大抵是昨夜傅湛没有胡闹,她又睡得舒坦,所以一大早就极有精神,便欲起来穿衣裳。可是她睡在里侧,傅湛睡在外侧,而且傅湛的双手又横在她的腰上,她是不可能不惊动他的。正烦恼着,却见身边的男人慢慢睁开了眼睛,一双幽沉的黑眸显得慵懒又温柔。

    沈妩受不住他的眼神,赶紧起身,可一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寝衣带子解开了。她低头看着自己露出的肚兜,赶紧遮住,然后瞪了傅湛一眼。昨晚她睡得沉,虽然傅湛没有和她做那种事儿,却也少不了被他欺负。

    傅湛把人抱在怀里,沉声道:“还早,再睡一会儿。”

    哪里早了?若是在定国公府,她睡到这个时辰,娘还不知会如何训她呢?可是傅湛却比她还要懒,沈妩突然想到傅湛的身体不好,便偎在傅湛的怀里,一时眉头拧得紧紧的。可是她心里有疑问,与傅湛刚认识的那会儿,傅湛瞧着的确有些身子病弱,而眼下他俩成了亲,对于傅湛的身体,她是最了解不过的。

    ……他分明健壮的很啊。

    想到洞房花烛夜的情形,沈妩的耳根子又开始发烫了。不过傅湛的身体好,与她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沈妩欲起来,却听得傅湛道:“今日可想去什么地方?”

    沈妩一听,顿时面露喜色,紧紧攥着傅湛的衣襟,眨了眨眼睛道:“王爷肯让我出门?”

    傅湛道:“本王把你娶进门,又不是把你关在祁王府了。这些日子本王有空,还可以陪你四处转转……怎么?不想出门?”

    沈妩赶紧摇头。

    她原想就想,等嫁了人,就不能再这么抛头露面了,傅湛这话于她而言可是天大的好事。沈妩素来懂得回报,见傅湛这般为她着想,知晓她心性野关不住,便热情的亲了一口傅湛的脸以作回报。

    早晨的男人抑制力最是薄弱,这么一来,沈妩又迟了半个时辰起床。

    只不过这点小小的代价,沈妩还是乐意的很。

    以前沈妩出门,是以定国公府六姑娘的身份,今日出门却是以祁王妃的身份。傅湛领着沈妩去了明淖河游湖,之后便在一品居用饭,用完饭后又一道去了琳琅馆和玲珑斋。沈妩想着以前她来这儿的时候,傅湛隔三差五的堵她,那时她怕自己和傅湛的事情被人知道,所以就算受了委屈也不敢声张,甚至……甚至还想着傅湛对她厌倦了之后嫁给容琛。

    如今想来,的确是小姑娘心思。

    傅湛的身份摆在那儿,她怎么可能逃脱他的魔爪?

    去琳琅馆买了首饰,傅湛又缠着她给他挑了一个发冠和一条玉带,分明是他自己付的银子,却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似的。沈妩拿他没辙,见他败家的把琳琅馆新进的首饰都给她买了一件,便低声斥责了几句。只是她瞧着那些好看的首饰,也有些抵抗不住,只让一侧的立夏收了起来,想着下个月少花点银子便是。

    至于玲珑斋,沈妩喜欢吃甜食,这个习惯同韩氏一样,所以只要一看到这些桂花酥、牛乳菱粉香糕便想起了韩氏。傅湛瞧着,便对沈妩道:“待会儿本王让卫一带一些去国公府。”

    傅湛如此体贴,沈妩有些受宠若惊,便笑着点了点头:“谢谢王爷。”

    傅湛伸手欲揉揉妻子的脑袋,只是见她今日梳着精致的随云髻,髻上插着金累丝红宝石步瑶,一张小脸今日也是略施粉黛,这般少妇的装束,使得她多了几分姑娘家没有的韵味。傅湛改捏她的脸,反正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在他的眼里,还是那个上元节冲着她笑的傻姑娘。

    傅湛指了指里屋,道:“咱们进去休息一下。”

    毕竟是外头,沈妩晓得傅湛也是一个有分寸的,便点了点头和傅湛一道进去。只是一进去,傅湛就将门合上了,然后牢牢的将她压在了墙上,低头就吻她。沈妩被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出,只委屈的呜咽了一声,大抵是看出了她的不满,傅湛的动作也温柔了一些。沈妩不晓得傅湛为什么这么喜欢亲她,反正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对她动手动脚,举止轻薄又无理。

    这么一亲,便足足亲了一刻钟。

    沈妩趴在傅湛的胸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颊酡红,像一条脱了水的鱼,正打算斥责,外头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玲珑斋的糕点在晏城是最有名的,在价钱上自然也不便宜,所以能来玲珑斋的人,便是非富即贵。

    沈妩抬眼看了看傅湛,小声道:“是璎姐姐和……和容表哥。”

    傅湛淡淡“嗯”了一声,然后伸手替沈妩整理了一下衣裳,执起沈妩的手就往外头带。

    “嗳……先等等。”沈妩赶紧道。虽然此刻瞧不见自己的脸,可沈妩还是能察觉到自己滚烫的脸,如果她这副样子出去,被容琛和容璎看到,那她……沈妩咬了咬唇,看着傅湛道,“等会儿,成不成?”

    话音未落,傅湛便捏了捏她的手腕子,直接把她带出了里屋。

    容璎正站在自家兄长的身边,素来不爱笑的她,只有在容琛的面前,才会露出这般女儿家的娇态。容璎的容貌属上乘,加之这双会说话的眼睛,越发是娇美动人。她见祁王傅湛同沈妩一道从里屋出来,一时愣住,半晌才回过神。祁王生得异常俊美,而沈妩也是个明媚夺目的,此刻双颊泛红,漂亮的简直不成样子……

    容璎虽未出嫁,可眼下这新婚夫妻间的事儿,是不难猜想的。

    她弯了弯唇,侧过头去看自家兄长,见容琛一张原是温和的俊脸面色极差。容璎不满的嘟了嘟嘴,袖中的双手也紧了紧。

    沈妩恼傅湛太过霸道,而此刻也只能安安静静站在他的身边,然后如往常一般对着容琛打招呼,“容表哥,璎姐姐。”

    嫁了人就是不一样,就算出嫁前是如何的天真娇憨,眼下也端出一副落落大方的姿态。她模样好看,眼下又是精心打扮过的,一张红彤彤的小脸像是染了胭脂一样。他的表妹生得娇,傅湛又这般喜欢她,成了亲自是宠爱不已,情不自禁的亲近也是人之常情。说来也奇怪,以前他一心想着娶她,可皇上却将她指给了祁王,他自是什么事儿都做不了,他晓得以阿眠的性子,不可能喜欢像祁王这般强势的男子,可是偏偏今日他俩站在一起格外的般配。

    而且,他也未从阿眠的眼中看到一丝不情愿。

    容琛眸色温和,客客气气的唤了一声:“祁王殿下……阿眠。”

    这一声亲昵的“阿眠”于沈妩来说并无半点不妥,反正自打她晓得容琛喜欢他之后,她便刻意保持了距离,也拒绝的彻彻底底,所以心里头是一点儿都不心虚的。再者,她将容琛当成亲兄长,这称呼自是再正常不过了。

    只是——

    有些人却不大高兴了。

    小时候她和容琛无话不说,只是今日的情形有些尴尬,这一贯亲密的表兄妹也只不过是随意寒暄了几句。沈妩见容琛容璎走出了玲珑斋,一时垂了垂眼有些无精打采,对着傅湛道:“王爷,咱们也回去吧。”

    “嗯。”傅湛二话不说就抓着沈妩的手往外头走,一如往常般将人抱上了马车。只是今日沈妩明显是不开心的,既没有主动和傅湛说话,也没有殷勤的替他倒水。

    马车内安安静静的,傅湛皱着眉看了一眼坐的端端正正的妻子,忍不住道:“本王的确不喜欢你那位容表哥。”

    沈妩气极了,侧过头看着傅湛道:“那你……那你也不能这样啊。”虽然没有让容琛亲眼看到她和傅湛做亲密的事儿,可刚才她的脸色,越发是容易想象。沈妩咬了咬唇,委屈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直都把容表哥当成亲哥哥,我……”

    “那你敢老实说,你没有存过想嫁给他的念头?”

    沈妩愣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完全没有想到傅湛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是啊,她的确想过嫁给容琛。那是因为,她觉得嫁给像傅湛这样无耻下流的男人,倒不如嫁给如容琛这般知根知底的。她的确是想了,可那都是之前的事情,而且容琛生辰那日同她说起提亲之事,她也是一口就拒绝了的,那时候她和傅湛还没有婚约。

    换句话说,她的确存过嫁给容琛的心思,可说到底,就算没有傅湛,她最终还是不可能嫁给容琛的。

    而傅湛呢,他只顾着自己的面子,顾着自己开心,难道就没有想过容琛和容璎是怎么想她的?国公府出来的姑娘,居然和自己的夫君在外头胡闹,而且还恬不知耻的出来炫耀他们的恩爱。

    想到这里,沈妩一句话都没有说。

    傅湛一贯高傲自大,想着妻子这般在意容琛的感受,眼下自是恼火,可这句话说出口之后,他立马就后悔了。她心思简单,心里想什么,他不用猜就知道。容琛的确对她一片痴心,可她对容琛也的确没有半点男女之情。

    看着妻子苍白的小脸,一双水雾雾的眸子泫然欲泣,傅湛心疼,便小声讨好道:“阿眠,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本王这是在为你争风吃醋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