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68章 :孙儿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是知道绾妃在傅湛的心里是什么位置的。

    对于嘉元帝,傅湛兴许没有如她和爹爹一般的深厚感情,可是对于绾妃和明月公主,傅湛却一直是个很称职的儿子和兄长。所以听到这件事后,傅湛立刻就去皇宫,沈妩自然也是二话不说就跟着傅湛上马车。

    “你放心,母妃不会有事的。”沈妩见傅湛脸色不好,遂小声安慰道。

    傅湛看了一眼沈妩,倒也没说什么话,只长臂一揽就将人抱在了怀里。他顺势捏了捏妻子的双手,察觉有些冰冷,便蹙了蹙眉,这才将这双小手捂在心口处。他自然晓得,以他母妃的聪慧,肯定不会让自己受伤,毕竟这二十年的后宫不是白待的。

    只是……

    去皇宫还有一段路,抱着怀里的妻子,傅湛倒是一句话也没说。

    沈妩同傅湛一道进颐华宫的时候,几个穿着锦袍的御医正退了出来,碰着二人,便恭恭敬敬的行了礼。从几位御医口中得知,绾妃虽然落了水,却也没有多大的问题。只不过这几日受了凉,要好好休息,以免落下病根儿。这话听得沈妩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进了绾妃寝宫的时候,却见绾妃正安安静静躺在黄梨木雕花架子床上,此刻一张精致的容颜不施粉黛,除了唇色较显苍白,的确没有其他不妥之处。

    绾妃看着榻边的儿子儿媳,微蹙黛眉道:“本宫只不过不小心落了水,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

    见绾妃还有力气抱怨,沈妩也忍不住弯了弯唇。她坐到绾妃的榻边,启唇道:“母妃无碍就好,王爷都担心坏了。”

    没有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关心自己、在意自己的,绾妃听言也忍不住笑了笑。而傅湛却没有过多的言语询问,只看了一眼立在一侧的品香,问道:“今日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品香看了一眼绾妃,然后回着傅湛的话:“今儿皇后娘娘邀请徐贵妃和娘娘一道去御花园散步。徐贵妃身子一贯弱不禁风,走在莲花湖边的时候,那手边的栏杆有些松散,恰好宮婢不在身边,一不小心就掉了下去。娘娘见徐贵妃要落水,这才好心拉了徐贵妃一把,可是……可是还是没救起来,反倒害得娘娘也落了水。”说着,品香便有些抱怨,“皇上听到这件事儿之后,立马去了徐贵妃的锦绣宫,后来公主殿下闻声来看娘娘,见皇上去了锦绣宫,便嚷嚷着要去找皇上。”

    明月公主是嘉元帝最宠爱的女儿,绾妃是嘉元帝最宠爱的妃子,可这会儿绾妃和徐贵妃一同落水,按理说嘉元帝因为担心绾妃才是,没想到嘉元帝竟然第一时间去了徐贵妃的锦绣宫,而且看着样子,也是待了许久。

    沈妩心中有些不满。

    她也是见过徐贵妃的,瞧着清秀端庄弱不禁风,可越是这样,越显得那徐贵妃不是个善茬儿。若真的是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在后宫二十年,也自该有一番手段,要不然也不可能位列贵妃之位,成为梁皇后除外后宫最尊贵的女人。

    沈妩想起韩氏的话,因是如今绾妃是她的婆婆,她便私心偏袒,这般想来,越发觉得嘉元帝这般的所作所为真的是让人寒心。

    正说着,便听得外头一声“皇上驾到”。

    沈妩赶紧起来,站在一旁和傅湛一道接驾。她抬眼看了一眼身穿明黄色龙袍的嘉元帝,帝王风范,不怒自威,而他身边正是明月公主。明月公主比沈妩小上一岁,因是被父皇母妃及兄长宠爱着,心性更是如小孩子一般,却也是爱憎分明的。今日见一贯对母妃宠爱备至的父皇如此举止,自是按捺不住了。

    嘉元帝来了,沈妩他们自然不好再待在里面。

    品香给三人泡了茶,明月公主却是不满的坐在紫檀嵌竹丝梅花式凳上,撅着小嘴发着牢骚道:“不喝不喝,本公主正气着呢。”

    今日的明月公主穿着一身水碧色的襦裙,梳着双垂髻,髻上簪着精致的珠花,衬得原是娇娇俏俏的小姑娘越发的水灵可爱、灵气十足。沈妩将白瓷茶盏递给明月公主,好声好气道:“瞧你满头大汗的,先喝口水,嗯?”

    明月公主对沈妩这个嫂嫂素来都是言听计从的,又见自家皇兄不急不缓的瞧了自己一眼,便吓得乖乖接过茶盏,喝了几大口之后,才垂了垂眼嘟囔道:“我生气嘛……”

    沈妩晓得明月公主心里头委屈,毕竟这小姑娘一直以为,嘉元帝对绾妃是一片真心。蜜罐子里长大的小姑娘,自是见不得这些幻灭之事。沈妩也不想多提,只道:“方才我瞧着母妃脸色还不错,你去了锦绣宫,可有瞧见贵妃娘娘如何了?”

    以前明月公主对于徐贵妃一直都不大喜欢,经过今日这件事情,更是迁怒与她。毕竟在她的眼里,她的父皇是不可能丢下母妃不管的,肯定是徐贵妃使了什么手段。皇宫里长大的小姑娘,有些方面虽是单纯,可有些方面却是敏感得过于常人,对于宫里那些腌臜事儿,也是自小就耳濡目染的。只不过明月公主是个幸运的,有嘉元帝撑腰,在宫里也是个别人不敢得罪的小祖宗。

    想起之前在锦绣宫看到的,明月公主便笑了笑,对着沈妩挤眉弄眼语气欢悦道:“徐贵妃一直都是病怏怏的,身子骨哪里比得过我母妃?我方才去的时候,脸色苍白,连嘴唇都发紫,那副样子,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看到徐贵妃这般的下场,明月公主的心里好受了一些,也就下意识的为自己的父皇找好了理由——大概是因为徐贵妃太惨了。心里舒坦了,那脸色也好了一些,也就渐渐和沈妩聊起天儿来了,所以也就忽略了坐在对面的傅湛。

    至于绾妃——

    其实绾妃还真的没有想那么多……反正她会水。

    今日之事她自然晓得不是意外,可是她就站在徐贵妃的身边,若是徐贵妃出了什么差错,那她肯定是逃不了干系的。虽说以徐贵妃的性子肯定不会直接道明是她所为,可以嘉元帝对徐贵妃的宠爱,肯定会以为徐贵妃生性良善,所以不愿意指证伤害她的人。她虽然不稀罕嘉元帝的宠爱和信任,却也不想白白背这黑锅,而且……她也好久没有游过水了。

    好在,这后宫之人只知道她喜欢汤泉,皆不知她会水。

    嘉元帝这会儿也不知道说什么。方才他的确想过来颐华宫,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却听得锦绣宫那便情况危急,这才去了徐贵妃那儿——毕竟徐贵妃身子不好。瞧着徐贵妃面容苍白的躺在榻上,他自是忍不住生出怜爱之心。她素来不会水,傍晚这莲花湖的湖水又凉,以她这般的身子骨,如何能承受的住?

    只是——

    嘉元帝的目光含着满满的关切,柔声问道:“爱妃可好些了?”

    落了水虽然没什么事儿,可绾妃却念叨着想好好睡个觉,谁知道送走了御医和女儿,又来了儿子和儿媳,眼下连嘉元帝都过来凑热闹。所以这时绾妃也不得不小心翼翼答道:“臣妾无碍,害得皇上担心了。不知贵妃娘娘如何了?”

    毕竟同床共枕二十年,嘉元帝也是晓得绾妃的性子的,眼下问问徐贵妃,也不过是客套话。其实他不明白,他身为天子,而她是他的妃子,这些年难道一点儿都没有因为徐贵妃而拈酸吃醋过?他想知道这个答案,可是却疑惑自己为何会想这些。嘉元帝拧了拧眉,道:“她身子不如你,恐怕要多休息一段日子。”

    这个绾妃自然是晓得的。

    绾妃又说了一些客套话,之后才道:“臣妾今日落了水,虽然无碍,恐怕要好一段日子不能伺候皇上了。”如今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且娶了妻子,女儿也快及笄了,她心里的牵挂也少了一些。只是碍于嘉元帝的身份,她不得不一如既往。可是二十年了,她该受的也受够了,只想好好过几日清闲日子。

    落了水身子不适,这倒是件好事。

    嘉元帝本就因为今日之事对绾妃有些愧疚,如今更是事事应允,临走之前还不忘体贴叮嘱一番,又吩咐品香好好照顾绾妃。只是嘉元帝一走,绾妃就闭上眼睛休息,所以沈妩和傅湛也不好进去打扰。

    明月公主不肯走,便在颐华宫的偏殿睡了。

    沈妩和傅湛自是不能多待,趁着关宫门之前赶紧出了宫。沈妩见傅湛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绾妃没事儿,本该是一件好事,只是这会儿傅湛的脸色却比进宫的时候还要难看。沈妩觉着大抵是因为嘉元帝的事情,想来绾妃也是个苦命的女子,毕竟二十年了,对于嘉元帝这个枕边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感情,而且还生下了一双儿女。

    沈妩将身子靠到身边的男人身上,见傅湛很是顺手的把她搂住,便小心翼翼道:“傅湛,别难受了,成不成?”

    傅湛侧过头看着身边的妻子,弯了弯唇道:“你以为……本王在替母妃不值?”

    沈妩没说话,可显然是默认了。别说傅湛这个孝顺儿子,就连她这个才当了三天的儿媳都受不住了。

    少顷,傅湛才缓缓启唇道:“阿眠。你太小看母妃了。兴许这次落水,她只当是凫了个水玩玩罢了。至于父皇来不来看,她压根儿就没有放在心上……而且还巴不得他不来呢,这样也清净一些。”

    “……”沈妩显然被傅湛这番话也愣住了。半晌才坐直身子看着傅湛,见他双眸含笑,并无半点方才冷冰冰的样子,一时害得沈妩怔怔翕了翕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傅湛低头咬了一口妻子粉嫩的唇,大手亲昵揉了揉她的脑袋,道:“别瞎想这么多,现在母妃最盼望的事情也就两件,一件是明月出嫁,另一件就是早日抱上孙儿。若你想让母妃开心一些,就赶紧替她生个孙儿。”

    事情转变的太快,沈妩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显然还没有回过神来。瞧着男人正温柔的吃着她的嘴,沈妩忍不住伸手捶了捶他的胸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