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67章 :蜜糖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新婚夫妻最是如胶似漆,沈妩虽然害羞,却也敌不住傅湛的厚脸皮。两人在假山后磨磨蹭蹭了许久,这才开始收拾衣裳。这大白天的,而且还是在娘家,沈妩自然不允许傅湛做出更过分的事情,可是她没有想到,就算是亲吻,这花样也这么多。要不是她晓得傅湛之前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她估计会怀疑他肯定和不少女人亲过。

    沈妩的脸颊红彤彤的,一双桃花眼儿泛着盈盈水色,一看就是一副刚做完坏事的模样,只得等脸上的热气消下去了,才肯出来。

    她见傅湛又要抱她,便抬眼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若是她和傅湛在国公府院子里亲热被下人们瞧见,那她的脸往哪里搁啊?虽说国公府是她的娘家,却也架不住下人们的那张嘴,到时候她是有理也说不清啊。

    这会儿傅湛还真没有想和她亲近。他晓得方才她没有拒绝自己,已经是极大的纵容了,他自是见好就收,傅湛薄唇一弯,伸手整理着沈妩髻上的珠花,道:“你这般‘钗环纷乱、云鬓歪斜’的走出去,莫不是要告诉全府之人你和本王做了坏事儿?”

    沈妩鼓着腮帮子看着他,闷闷道:“那你帮我理一理嘛。”

    见她这副娇嗔的模样,傅湛一时心情极好,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在沈妩的髻上来来回回,少顷才道:“好了。”

    “嗯。”沈妩松了一口气,抬眼却见傅湛的领口处有些褶皱,便想起之前的亲吻,一张小脸又滚烫了起来。她见傅湛要出去,赶紧拉住了他,然后踮起脚提他整理领子。沈妩生得娇小,而傅湛的身量却比一般的男子生得更为高挑颀长些,这般的举止自是有些吃力。傅湛倒是没说话,只一双漆黑凤目染着暖意,倒有几分春意盎然之感。沈妩被他看得羞红了脸,整理完了之后,便率先走了出去。

    今日夫妻二人举止亲昵,韩氏和沈仲钦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下了。而老太太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女嫁了一个这么好的夫婿,也是乐得合不拢嘴。在定国公府用了午膳,沈妩一下午都陪着老太太和韩氏。

    至于傅湛,则是陪着沈仲钦这个岳父大人对弈。

    傅湛的棋艺精湛,每次与绾妃对弈的时候,虽然输得次数比赢得次数多,可大多数都是没有用尽实力的。只是沈仲钦却不同,他也没有多少谦让,这般来来回回,也是打了一个平手。只是沈仲钦到底比傅湛年长许多,心思也沉稳一些,他见傅湛能有这般缜密的心思,一时心里忧喜参半。这么一个运筹帷幄的尊贵皇子,若说对那位子没有一点野心,他是说什么都不信的。

    只是今日,祁王这个女婿对他没有什么保留,完完全全将自己的实力给他看,足以说明他对自己的信任。他是过来人,知晓祁王看女儿时的眼神,年轻的男子,对于情爱之事一贯炙热奔放,依着祁王养尊处优的性子,自然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完完全全对女儿好,这般……倒也是有利有弊。

    沈仲钦心里念着女儿,落子自是有些被影响,到了后半阶段便是落了下风,末了他将棋子放入手边的棋篓之中。

    傅湛抬眼,语气谦和道:“岳父大人似乎有心事。”

    沈仲钦无奈笑了笑。心里有些事,他也是想通了。去年他从婺州回来,这一贯待人疏离的祁王殿下便对他客气了起来,每每碰面的时候也是有说有笑的,瞧着极为尊重。那会儿他还没有想到阿眠,如今想来,怕是那个时候,祁王这女婿就瞧上他家阿眠了。他不晓得两人何时见过面,只是由此可以看出,祁王对阿眠的势在必得。沈仲钦倒也没有多少隐瞒,只叹道:“倒也没什么是,只是惦记着阿眠。”

    傅湛道:“岳父大人放心,小婿不会让阿眠受委屈的。”他怕沈仲钦不放心,又道,“若是岳父岳母念着阿眠,小婿自会让她时常来国公府。”

    这出嫁的女儿,哪有老是往娘家跑的?

    只是这话倒是说到了沈仲钦的心坎上,别人怎么说,总归不如亲自见见女儿、同女儿说说话。沈仲钦摇了摇头,道:“阿眠从小就被宠坏了,原想着留她两年,等学好了规矩,性子稳妥些再嫁人,如今心性未定,就怕她依着性子胡来……”

    傅湛如何不知道,沈仲钦这个岳父大人,之前是不满意他的,就连他的岳母韩氏,也从未想过把女儿嫁给他这般的皇室子弟。说起来他这岳父岳父对女儿的确是好——沈仲钦虽是定国公府的嫡子,却只不过是嫡次子,沈伯铮自顾不暇,又如何提携兄弟?而且他的大舅子沈彦杭是个不中用的,唯有这女儿生得美貌聪慧,若是换个人,估计早就打起女儿的主意来了。可他这岳父却没有,该宠的宠,该惯的惯,甚至没有想过让女儿嫁给那个公侯子弟。

    沈妩瞧着看不见傅湛的踪影,这才来了沈仲钦的书房。她见自家爹爹和傅湛翁婿二人相谈甚欢,自是忍不住弯起了唇,然后走到自家爹爹的身边,问道:“谁赢了?”

    傅湛冲着沈妩笑了笑。

    沈妩不满的看了一眼傅湛,而后对着沈仲钦道:“爹爹你放心,女儿下次一定替你报仇。”

    傅湛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一翘。是了,昨日她在母妃的宫里,安安分分的,虽然一直输,却也不耍赖,母妃瞧着也欢喜。可到了王府,同自己下棋的时候,却是百般无赖,比之明月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自是每每都赢了自己。可偏偏他输得那几回,却是心甘情愿的,只是这个傻姑娘不知道——就算她不耍赖,他也赢不了。

    两人在国公府用了晚膳之后,便上了马车。

    虽是春天,可夜里头还是有些凉,沈妩披着绣着大朵大朵牡丹花的锦缎披风,直接被傅湛抱在了怀里。平日里她虽然同他话不多,可他还是会想方设法逗她开心或者惹她生气,此刻见她安安静静的,他却有些不忍欺负了。是他让一个小姑娘才及笄就离了爹娘,说到底终究是他的错,可他明白,若是让他再选一次,他还是会选择让她早些嫁给自己。

    “岳母大人同你说什么了?”以往他习惯安静,眼下却不大适应这份安静,是以傅湛还是开了口。

    沈妩垂了垂眼,道:“也没什么,不过是之前一直念叨着的那些。以前我老是嫌她烦,可今日却听得格外的认真,总觉得怎么听都听不够。王爷,我以后可以经常回国公府吗?”她见傅湛没说话,便凑上去大着胆子亲了一下傅湛的下巴,委屈道,“我从来没有和我娘分开过,这两日我就受不住了,以后还不……”

    “有本王在。”虽然欣喜她对自己的亲近,可傅湛的语气还是没有热切。

    沈妩努了努嘴,小声嘀咕道:“这怎么能一样呢?”

    傅湛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问道:“你且说说,进祁王府之前,你是如何打算的?”

    沈妩瞧着傅湛摆起了王爷的架子,心道:还说会对她好,这刚出国公府就开始欺负她了。只是沈妩也老老实实交代:“我原想想着,依你这般的性子,府中肯定有不少的通房,嗳……傅湛你别捏我。”沈妩疼得哭出了声。

    傅湛一双眸子可笑又可气,“本王府里有没有通房,这不用查,只要稍加打听就知道了。你瞧瞧,对自己的亲事一点儿都不上心。”

    沈妩讨厌极了傅湛这副“明明是他强势在先却怨自己对他不上心”的态度,沈妩的性子本就犟,傅湛越是不喜欢那些话,她就越想把心里的打算告诉他,“这个我也是后来才晓得的。之前我就想,你肯定是贪图我的美色来着……”说道“美色”二字的时候,沈妩有些心虚的抬眼看了看傅湛,可之后却觉得自己在傅湛的面前也太没有自信了。她本就生得一副极美的容貌,傅湛一开始注意到她,也是因为这一点啊。她心虚个什么劲儿啊?

    “……所以我就想,听娘的话,早些……早些生下一个男娃,之后就随便你沾花惹草。我做好分内之事,当好你的王妃,你三妻四妾也与我无关,想来以你高傲的性子,若是我态度冷淡些,恐怕也不会再来烦我了。”之前他不依不挠,全是因为没有娶到她,可成亲之后却是两码子事了。

    傅湛气得笑出了声,开口道:“你这是把本王当成生孩子的工具了?”

    沈妩愣了愣,总觉得这句话用在傅湛身上有些奇怪,却也一时想不出是哪里奇怪,而傅湛这句话却是字字属实。沈妩瞧着傅湛有些生气了,知道他心里在意自己,自然不想和他闹变扭,只双手环着他的脖子,把脑袋埋进他的颈间,小声委屈道:“所以王爷知道我是抱着怎样‘视死如归’的态度进祁王府的吧。不过……王爷也不要放在心上,这些话都是我之前胡思乱想的。”

    “那现在呢?”傅湛拥着怀里妻子的腰肢,问道。

    沈妩欢喜的笑出了声,“这话我现在可不敢说,要看以后王爷还是不是一如既往待我好。”说着,她便抱紧了一些。虽然之前她讨厌极了这个男人,可归根究底都是因为她打从心里就排斥他,自是看他什么都不顺眼,又怎么可能去了解他亲近他?

    傅湛被她讨好的态度取悦了,也没有同她计较,至少她说的都是心里话,而且都是他让她说的。傅湛亲了亲妻子的耳垂,道:“你那些胡话里面,有一句却是对的。”

    “嗯?”

    “早点给本王生个孩子。”傅湛道。以前他不希望祁王府太吵,可是她却不一样,她喜欢热闹。有了孩子,肯定会热闹一些。傅湛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自己和她的孩子从她的肚子里蹦出来,催促道,“早点生,记住了吗?”

    沈妩:“……”

    ·

    傅湛同沈妩回了王府,却见卫一正在门口等着,瞧着般的样子,大抵是有急事。傅湛把妻子抱下了马车,体贴的替她拢了拢披风,看着卫一道:“怎么回事?”

    卫一上前一步,战战兢兢道:“王爷,绾妃娘娘今日落水了。不过……不过好在没有性命之忧。”

    这话一听沈妩便吓了一大跳,赶紧问道:“好端端的怎么会落水呢?”她可是尝过落水的苦头的,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卫一看着自家王爷不大好的脸色,道:“据说是因为救徐贵妃……”

    这话一落,傅湛的脸色又沉了三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