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66章 :守身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愣愣抬眸看着沈嫱,倒有些被吓着了。

    其实说实话,沈嫱一贯与她不合,可从小到大也没有对她做过什么恶毒的事情,最多不是是嘴皮子过过瘾,只是她不去计较,这沈嫱一个人念着也怪无趣的。娘拘她拘得紧,这偌大的定国公府也管不住她,所以有时候闲着无趣,很沈嫱拌嘴也是一件趣事。

    若不是有温月蓁那一茬,沈嫱以前和她的事儿,她还真不会放在心上,何况她都已经嫁人了。毕竟都是自家姐妹,那她三叔虽是庶子,素来风流平庸,可小时候待她还算不错,都是自家人,她也犯不着什么事儿都斤斤计较。

    傅湛知晓二人之间的过节,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微微颔首。

    今日傅湛着一身深紫色五彩绣银纹样束袖圆领长袍,腰上系着玉带、玉佩,这般的装束比平日隆重些,愈发衬得整个人矜贵无双。沈嫱到底是未出阁的姑娘家,虽说心里爱慕霍承修霍小将军,可像傅湛这般的美男子,还是会忍不住多看一眼。只是一想到傅湛对沈妩的体贴疼爱,她心里就泛酸。沈嫱看着沈妩,弯唇道:“以后咱们姐妹俩见面的机会少了,今儿六妹妹回门,咱们要不说会儿话?”

    说话?

    沈妩心里不由得一笑。平日里她和沈嫱几时能好端端说话超过三句,这会儿倒是想同她说话来着。恰好眼下沈妩嫌傅湛缠得太紧,便侧过头对着傅湛道:“王爷,我和四姐姐有话要说,王爷先去前厅吧。”说着,还冲着傅湛眨了眨眼睛。

    傅湛听言,点了点头。

    丫鬟们走在后头,沈妩和沈嫱走在前头。

    沈妩瞧了一眼身侧的沈嫱,见她面色略显苍白,身形羸弱,这等弱柳扶风之姿,多了几分姑娘家的楚楚可人。沈妩想起昨晚傅湛亲着她的腰夸她纤细柔韧,一时小脸滚烫了几分。出嫁之前,她也晓得傅湛是无耻下流之人,却也没有想到会下流到那种地步。只是她也不明白,是不是男人面上看着是如何的儒雅温润,骨子里都是一肚子的坏水,一面欺负她还不成,还要在她的耳边说着那些荤话。

    想到这里,沈妩便觉得腰肢有些隐隐泛酸。

    “六妹妹可晓得蓁表姐最近如何?”沈嫱勾了勾唇,说道,“说起来,祁王府同周王府离得也颇近,若是六妹妹有空,不妨去看看蓁表姐,不对……六妹妹贵为祁王府的王妃,被祁王殿下捧在手心里宠爱,自是不愿去见为人妾的自家姐妹。”

    沈嫱这些话字字带刺儿,沈妩听了却没有一点儿生气,只觉得沈嫱这人真是读书读傻了。她处处偏袒温月蓁,却不晓得她自己被人家当成刀子使。沈妩对沈嫱没有多大的偏见,其中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沈嫱对自己人还是不错的。沈嫱虽是庶女,她的母亲徐氏胆小怯懦,如今能在定国公府有一席之地,还不是因为沈嫱的努力?

    都是自家的贴身丫鬟,沈妩没有多少避讳,只停下脚步,对着沈嫱道:“四姐姐是不是以为,我心肠歹毒害了蓁表姐?”

    沈嫱抬眼,一双好看的杏眸瞧着沈妩,似乎在说“难道不是吗?”

    沈妩莞尔一笑,道:“嘉敏县主生辰那日,四姐姐和蓁表姐做那事儿的时候,有没有念过姐妹之情?”

    这话一落,沈嫱的神色顿了顿。

    “四姐姐一直觉着,我沈妩是定国公府的嫡女,仗着老祖宗的宠爱,娇纵跋扈。可是四姐姐,从小到大,有哪一回是我主动招惹你的?若是我真的瞧不起你这庶女的身份,处处与你作对,你觉得以你在定国公府的地位,能有好日子过吗?那日若我真着了你和蓁表姐的道,那么非但我的清誉受损,而且还会连累整个定国公府,到时候你和五姐姐还能嫁什么好人家?”这话说起来,沈妩便是一肚子气,继续道,“你倒好,一直把人家当真好姐妹,可人家何时替你着想过?她自己的丫鬟不做坏事儿,偏偏让你的丫鬟做,香粉的事情,若是被揪出来,她自己是撇得干干净净,你以为你能落到什么好处?”

    “不会的,蓁表姐只是气不过,所以才……”

    沈妩笑了笑,道:“气不过?那些事儿还不都是你自己找的?你气不过,是因为你每次都害我不成反倒自己受累。你自己蠢也就算了,还连累了整个三房,如今还有什么能力为一个‘好姐妹’讨个公道?”

    “你……”

    “若是我稍稍歹毒一些,我在定国公府的那会儿,你以为你有日子能好过?别说之前,眼下我嫁给傅湛,若是我怀恨在心,便如你之前想的那般,在他耳边抱怨几声,他自会想出好些法子替我出气。我心里不计较,你倒好,上赶着算账来了……若不是温月蓁同你说了在周王府过得如何辛苦,料想你也不是这般愚不可及。”

    沈嫱没有说话,只是一张小脸苍白如纸。

    是的,蓁表姐的确同她说过,在周王府过得生不如死。起初她的脸尚未痊愈,周世子一眼都不曾看她,府中的下人也瞧不起她。后来她的脸好了,周世子这才进了她的房门,可是却想着法子折磨她,而且……而且嘴里还念着沈妩的名字。蓁表姐饱读诗书,这般清高自傲之人,怎么能受得了这些委屈?

    所以,所以今日她看着沈妩幸福美满,这才……

    “不,蓁表姐把我当成亲姐妹,没有因为我的庶女的身份而待我疏离。我生病的那几个月,是她隔三差五来照顾我,陪我说话……”她一向好学勤奋,可惜国公府的姐妹们没有哪个真正将她当成亲姐妹,只有温月蓁不一样。

    “话已至此,我也不想多说。只是奉劝一句,日后若要做什么坏事,要量力而行。免得害人终害己,还连累身边的人。”沈妩觉得头疼的很,毕竟她该说的已经都说了。

    沈嫱看着沈妩从容离开,一时下唇紧咬,气得身子都颤了颤。

    沈妩移步走向前厅,却见假山处,傅湛正含笑而立。方才对沈嫱的那番话,她说出来也算是舒服了一些,可是她没想过让傅湛听见。只是眼下瞧傅湛这副模样,估摸着也听得八|九不离十了。

    沈妩心中怨傅湛偷听她和沈嫱说话,毕竟她刚才那“趾高气扬”的德性,不愿被他瞧见。一时沈妩立在原地,不想走过去,还是傅湛按捺不住,走上前将她拉到假山后。

    “王爷为何偷听?”沈妩不悦的嘟了嘟嘴。

    傅湛道:“本王担心自己的妻子被人欺负,这才远远瞧着,怎么被你说得倒是本王的不是了?”他见妻子不说话,便俯身亲了亲她的嘴,顺势把人抱在怀里,道,“去年本王上定国公府,便瞧着你和你四姐姐闹脾气。本王就想,真是个娇气包,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却哭得可怜兮兮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朝着本王看过来,直接就把本王的魂儿都给勾走了。”

    越说越过分,沈妩大着胆子狠狠踩了傅湛一脚。

    看着鞋面上的脚印,傅湛无奈一笑,朝着沈妩的鼻尖儿咬了咬,疼得沈妩一下子就沁出了眼泪。傅湛低头看着妻子红彤彤的大眼睛,音色温润道:“你瞧,这是这个眼神。娇气又招人心疼……”

    “那会儿我才刚满十三。”沈妩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还有脸说你十三呢,若是十四,你以为还能在国公府多留这么多日子?”傅湛道。若不是看在她年纪小怕吓着她,他才不会辛辛苦苦又等了一年。不过也亏得她十三了,若是十一十二,那他岂不是又要捱上几年?

    沈妩瞪了他一眼。

    他自己满脑子都是那档子事儿,还怨她年纪小来着?而且她之前也没有想过要嫁给他啊,毕竟他长她五岁,她都没有嫌弃他年纪大,他倒是嫌弃她年纪小了?

    沈妩没见过像傅湛这么不讲理的人。

    傅湛抵着她光洁的额头,低声道:“所以那会儿本王就想——这么娇气的小姑娘,是该早些娶回家,省得让人欺负,只会哭鼻子。”说着,傅湛却是按捺不住,直直的吻了下去。

    一面吻着,一面还不规矩的动手动脚。

    沈妩真是怕极了傅湛这副随时随地就缠着她想和她亲近的架势,可是偏偏这会儿她被傅湛的花言巧语哄得团团转,原是应去推他的双手也不由自主的勾住了他的脖子。以前她不喜欢被他亲,那是因为她一想到傅湛也这么亲过别的女人,兴许还不止一个两个,她就嫌他脏,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到他这年纪还守身如玉的。

    只是如今她晓得他心里装着的只有她,身子也只给她一个人碰,这才没有那股不适之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