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65章 :妹夫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女儿和女婿感情好,韩氏自是看在眼里。不过她也晓得,小夫妻新婚最是如胶似漆,可最主要的还是要看以后,这么一来,韩氏就有些操心了,问道:“祁王屋里可有通房?”

    沈妩一听,赶紧摇头。

    她晓得洞房花烛夜傅湛肯定是头一回,而且瞧着正熹院的那几个丫鬟,个个都是老实本分的,傅湛不会主动去碰,那几个丫鬟也不会做出那些事儿,这一点最是难能可贵。毕竟傅湛的身份摆在那儿,就算她嫁过去之后,知道傅湛屋里有几个通房,她也不能怎么样。

    韩氏弯了弯唇,这倒是意料之中。

    只是韩氏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大放心,女儿毕竟是姑娘家,每个月都会有几日不方便,而且女儿自小就体弱,那几日更是虚弱无力,别说是伺候祁王,自个儿都是要让人伺候的,难不成让祁王伺候女儿?再说了,祁王到底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之前是因为没有尝过男女之事,所以自有这份定力,而眼下开了荤,晓得这事儿的妙处,恐怕难以再克制。而且,若是女儿怀了身子,难不成让祁王这个大男人忍上一年?

    这种事情,若是被绾妃这个婆婆知道了,那肯定是要斥责女儿的。

    韩氏抬眼看着女儿,见女儿面色红润,眉眼柔媚,便觉得自己此刻说这番话有些大煞风景,也只能缄默不语。不管怎么说,女儿这次嫁得算是风光体面,像祁王这般光风霁月般的男子,同她的女儿才匹配。韩氏弯了弯唇,叮嘱道:“祁王待你好,你也要记在心里,切莫再使小孩子性子。”

    “女儿知道。”来来回回就这么几句话,沈妩听得有些烦了。只不过两日未见娘亲,她心中想念的紧,想着以后不能再听这般的念叨,一时颇为不舍,所以这些话也是记在心里头的。况且傅湛是真的对她好,她自然也会当好他的妻子。不过沈妩想了想,还是将她和傅湛同住正熹院的事儿告诉了韩氏,毕竟这方面她没有经验。

    韩氏听了,也有些惊讶。

    她晓得祁王宠阿眠,却不曾想到宠到这份上。这固然是一件好事,可到底不合规矩,韩氏想了想,才道:“这段日子暂且如此,等下回你小日子到了,便同祁王提一提。”

    沈妩点了点头,觉得十分在理。

    她虽然不想傅湛有什么三妻四妾,却也不想离得这般近,日日都黏在一起似的。傅湛再如何的喜欢她,如此下去,恐怕也会觉得腻。

    同韩氏聊了一会儿之后,沈妩便去了沈妙的踏雪居。

    沈妙瞧着沈妩过来,自是心中欢喜,忙让身旁的丫鬟沏茶,好生招待这位嫁为人妇的六妹妹。沈妙两月后也要出嫁,今日见着沈妩自是有好些话要说。这么一来二去,沈妩便在沈妙这儿坐了足足小半个时辰。等到快用午膳了,沈妩才走出了踏雪居。

    她出嫁不过两日,闺房自是丝毫没有变化。沈妩一进去,却看见傅湛正坐在里头,她一时诧异,忙走过去唤了一声:“王爷?”他不是在前厅和大伯爹爹他们聊天儿吗?

    傅湛抬眼,沈妩身侧的两个丫鬟识相的退下。

    沈妩红了脸,却还是乖乖的过去。她见傅湛很是顺手的将她圈在了怀里,让她坐在他的腿上。私底下,亲密一些也无妨,沈妩也没有拒绝,只顺势以为在他的怀里。傅湛低头看着妻子,启唇问道:“去哪儿了?”

    “陪我娘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去看了五姐姐。”

    “你同你五姐姐感情不错。”

    说起沈妙,沈妩便来了兴致,缓缓开口道:“国公府统共六个姐妹,我最小,自是对我最是疼爱。我上头的三个堂姐出嫁的早,四姐姐五姐姐和我年纪相仿,接触的也就多了些。五姐姐从小就事事出挑,娘经常让我学着五姐姐,可偏生我不爱读书,最喜欢出去玩儿……王爷也晓得我娘的性子,一贯把我拘得紧,所以大多数也只能在府中和五姐姐说说话,或者和容……”

    沈妩极少同他说这些,傅湛正听得认真,察觉到沈妩顿了顿,这才挑了挑眉道:“继续。”

    沈妩看了看傅湛的表情,虽然瞧着没有多大的变化,可是她还是晓得——傅湛不喜欢容琛。一时沈妩也不敢再提,便道:“只不过偶尔去姨夫姨母家,亦或是去康王府陪玉璇。”

    说实话,沈妙自小学习琴棋书画,她虽然喜欢和这位五姐姐玩,可她大伯母对沈妙一向严苛,极少能抽出时间让她和自己玩。相比之下,容琛这位表哥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最久。

    “那你四姐姐呢?”傅湛问道。

    “四姐姐啊……”沈妩咬了咬唇,声音低低道,“我同我四姐姐自小就犯冲,素来不合,王爷又不是不知道。”上回温月蓁和沈嫱这般害她,不都是傅湛从中相助,才使她平安无事。而她也知道,温月蓁对傅湛有意,可她也不想想,她这般的身份,怎么可能进祁王府?至于沈嫱,她虽然爱慕霍承修,可起初对傅湛也是心存爱慕的,要不然那日在马车上也不会如此的拈酸吃醋。

    傅湛当然晓得这沈妩同沈嫱之间的事儿,要不是看在同出自定国公府,他对沈嫱也不会手下留情。

    似是想起了什么,沈妩对着傅湛眨了眨眼睛,道:“我爹爹他们有没有同你说什么?”

    傅湛道:“不过是一些小事罢了。”

    沈妩才不信。如今她成了祁王妃,她那大伯怎么可能不好好利用这桩亲事。她虽是定国公府的姑娘,可到底嫁了傅湛,有些事情并不想傅湛太过为难。而且傅湛的情形她也是看在眼里的,如今嘉元帝的态度不明朗,傅湛若是出一些察觉,指不准就被人抓住了把柄。

    “我大伯有些话,你不必太放在心上。”沈妩小心翼翼道。

    见妻子开始向着自己了,傅湛嘴角一翘,道:“本王知道。这定国公府,本王只需讨好岳父岳母就成。”这般说着,傅湛的心情也极好。他低头亲了亲妻子的额头,没头没尾道了一句,“不过……定国公府的确热闹。”

    沈妩敛了敛睫,懂了傅湛的言下之意。定国公府有她的亲人,可祁王府却只有傅湛。说实话,现下兴许还感觉不到什么,可日子久了,她肯定会念着国公府的日子。只是她又不是小孩子了,知晓姑娘家长大了总归是要嫁人的,只不过同傅湛的这门亲事,让她早出嫁了一两年罢了。

    沈妩想了想并没有说话,只对着傅湛道:“快到午膳时辰了,我们过去吧。”沈妩欲起身,奈何傅湛压根儿就没有放开她的意思。她侧过身去看他的脸,却见他双眸黝黑,暗沉沉的怪吓人的。待察觉到她身下坐着的那处,沈妩耳根子一下子滚烫了起来……

    ·

    两人出了明澜小筑,沈妩步履匆匆走在前头,一张娇俏的小脸像是染着胭脂一般艳丽欲滴。而跟在后头的傅湛却是一番优雅姿态,只是眉眼柔和,俊脸含笑。

    立夏瞧着忙提醒道:“王妃,小心绊着。”

    沈妩正恼着,气鼓鼓的模样煞是可爱。

    远远的,沈嫱便瞧着穿着一身精致襦裙妇人装扮的沈妩正朝着这边走来,一时袖中的双手紧了紧。曾经她无数次想象过这般的风光姿态,可断断没有想到,使得国公府蓬荜生辉的人不是自己,而是沈妩。之前她虽站在一侧瞧着,可是着祁王的姿态及看沈妩的眼神,她却是看得清清楚楚。是了,沈妩同她的娘亲韩氏一样,生性狐媚,最是会勾引男人,祁王会被她的容貌虽迷惑,是最正常不过的了,可是……沈妙呢?一想到两月后霍承修要迎娶沈妙,而她这定国公府四姑娘却成了最迟出嫁的?

    就因为她是庶女吗?

    沈嫱想着那日温月蓁回门,远不及今日沈妩风头的十分之一,身侧也无周世子陪同,就连一贯偏向温月蓁的老祖宗也不过是说了几句宽慰的话。温月蓁虽是周世子的贵妾,可妾室终究是妾室,国公府的人个个都是瞧不起的,总觉得像温月蓁这般的身份,能当上周世子的妾,也算是高攀了。

    只有她懂温月蓁心里的苦。

    她没有想到,这沈妩竟然如此恶毒,害了温月蓁的脸,洞房花烛,周世子根本就没有碰她。一想到那日温月蓁的表情,沈嫱就恨极了沈妩。若不是沈妩,以温月蓁这般的容貌性子,周世子肯定也是宠爱有加的。

    而今日,娘居然还让她和沈妩打好关系。

    想到这里,沈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弯着唇走了过去,看着沈妩,又瞧了一眼沈妩后头风姿卓然的傅湛,笑盈盈道:“六妹妹,六妹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