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64章 :回门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不晓得傅湛为何给看她这个。

    可是她明明记得,这两个面具,她那会儿已经让立夏扔掉了。而且沈妩不明白,傅湛这般的男子,怎么可能对一个只见了一面的小姑娘心心念念。可是细细想来,自打去年上元节初见之后,傅湛同她见面的次数也频繁了起来,先是用元宵引诱她,后来她没有上他的当,他就无耻的缠着她。

    这些事情,如今想起来,沈妩倒没有觉得讨厌,只道这傅湛对于姑娘家的心思的确捉摸不透,这么多法子,偏偏选了最让她讨厌的。

    沈妩拿起书案上狰狞的钟馗面具,侧过身抬手给傅湛戴上。这面具瞧着虽然可怕了些,可一贯风姿俊朗的男人,戴上这面具之后,倒有了几分滑稽之感。

    那时她同容琛一道出去,只不过是想欣赏一下明淖河上元节的热闹繁华,却不料惹出了这桩桃花债。

    ——害得她一辈子都搭进去了。

    沈妩跪在椅子上,伸手揽上傅湛的脖颈,将身子靠过去一些。

    见她难得主动亲近,傅湛一时顺势勾住她的腰肢,使得两人的身子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沈妩倒是没说话,她明白傅湛的意思,他说过成亲之后会好好待她,事实上他给了她足够的耐心。兴许她还没有很喜欢傅湛,可是感情这种事儿,朝夕相处才是最牢靠的。沈妩想起自家娘亲出嫁之前对他说得话,想对傅湛说——不许纳妾。

    她晓得,傅湛肯定会答应她的。可若是以后傅湛变心,如今多说也是无意的。沈妩弯了弯唇,这才缓缓开口道:“今日早膳太过奢侈,以后一日三餐简单一些,王爷你说好不好?”

    傅湛心道:他不过是想待她好一些,这会儿倒成了奢侈挥霍了。

    傅湛“嗯”了一声,从善如流道:“以后府中的金库都归你管,本王若是要用到银子,也管你要,成不成?”他自是晓得,在国公府的时候,她也是最爱珠宝首饰漂亮衣裳,亏得他岳父岳母宠爱女儿,在这方面从未亏待过她。她嫁给了自己,自是要比在国公府好上数倍,这才不会令她感到失落,可偏生她嫁了他,倒是懂得持家勤俭起来。

    按理说,傅湛再如何宠她,到底是一家之主,可傅湛的这番话完全取悦了沈妩。大抵女人就是这个样子,其实并不是真的要什么,而是想看他表现出来有多在乎你。

    “好。”沈妩应下。

    两人用了午膳之后,傅湛又领着沈妩在王府逛了一圈。

    到了晚上,沈妩却有些担心接下来的事情。

    昨夜不大美好的洞房花烛夜让她印象深刻,而傅湛对于那事儿的乐此不疲她也是晓得的。所以沈妩沐浴完之后就躺在榻上,显得有些局促。沈妩明白,大晚上的,傅湛根本不可能放过她,可是她真的是怕极了他那物件。光是一想,沈妩就面色绯红,所以干脆也不再想下去,只静静闭上眼睛佯作入睡。

    傅湛上了榻,看着双眸紧闭,眼睫微颤的妻子,不由得一阵好笑。

    到底才刚及笄不久,还是个小姑娘。

    傅湛伸手放下帐钩,掀开红彤彤的喜被,一把捞过妻子娇小玲珑的身子,凑上去亲了一口。见她还不醒,傅湛想了想,手上的动作就得寸进尺了起来。沈妩素来怕痒,自是憋不住,只睁开一双雾蒙蒙的眼眸,无辜的看着身边的男人。她见傅湛黑眸深邃,一时羞红了脸,然后才故作淡然道:“我……有些困。”

    这算是委婉的拒绝了傅湛的求|欢。

    按理说沈妩不该说这种大煞风景的话,可事实上昨夜那般折腾下来,她的身子的确还没好,再说了,她本能的抵触那件事儿,所以心里的害怕也就放大了几分。

    傅湛倒没有露出失望之色,只低头亲亲她的眼,音色温润道:“明日要回门,本王自是要给你留些力气。”他的眼睛盯着她白皙无暇的小脸,又顺势落入她微微敞开的衣襟,床帏之中暗沉沉的,可这般的朦朦胧胧,愈发让傅湛念起昨晚的滋味。在这种事儿上,两人都是生手,难免生疏,而他也鲁莽了一些。

    只是,初尝滋味的男人,一贯定性较弱,何况软玉温香在怀。

    今晚是小满和谷雨值夜,两人听着卧房传来的动静,一时涨得满脸通红。昨天的动静就很大,之后给王妃沐浴更衣的时候,那身上的痕迹也能看出洞房的旖旎。原想着,今日前半夜安安静静的,大抵不会再闹了,却不料后半夜又来了这么一出……

    王爷和王妃恩爱,她们这些当下人的最是欢喜,只不过王爷若是闹得太厉害,伤了身子可就不好了。

    次日起来的时候,沈妩觉得身子像散了架似的,虽说只有两回,可她还是险些招架不住,只是事后傅湛的态度太好,让她都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而且今日要回定国公府,这笔账她也只能先几日,以后再讨回来。

    定国公府离祁王府少说也有大半个时辰的路程,所以在马车上,沈妩自是困得不行,埋在自家夫君的怀里阖眼小憩。不过傅湛却是面色红润,一看就是精神极好。

    定国公府不是没有出嫁的姑娘,只是这一回六姑娘嫁得可是祁王傅湛,自然是要隆重些的。韩氏和沈仲钦一大早就开始忙活了,虽说不过两日未见女儿,可眼下的心情却是大不一样。

    祁王府的马车到了定国公府外头。

    瞧着马车上走下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这祁王傅湛本就是天人之姿,只不过平日里寡言淡然,眼下一张俊脸尽是温和之色,一袭锦袍衬得他越发是芝兰玉树,无双风华。至于六姑娘,美貌娇俏,被祁王傅湛拥下了马车,见她一张精致的小脸艳若桃李,是说不出道不尽的明媚娇艳。

    韩氏瞧着女儿这般,便是眼眸湿润。

    看来祁王对女儿还是极好的。

    傅湛见着沈仲钦和韩氏,恭恭敬敬行了礼:“小婿见过岳父岳母。”

    按理说傅湛是王爷,一贯只有他们行礼的份,用不着这般谦卑。不过女婿对于岳父岳母越是尊敬,就说明对妻子越是看重,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好事。

    进了前厅,沈妩瞧着坐在主位的老太太,一时红了眼,半点都没有出嫁妇人、祁王王妃的模样,只如出嫁前的姑娘家娇态一般唤了声“老祖宗”,而后直直的扑到了老太太的怀里。老太太对于这个孙女一贯牵挂的紧,眼下更是红了眼,只不过到底是个喜庆日子,老太太也只是笑着抚了抚孙女的脸,道:“都嫁人了,怎么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说着她便抬眼看着傅湛,道,“我这孙女都被我宠坏了,让王爷笑话了。”

    傅湛却是嘴角噙笑,道:“阿眠乖巧懂事,眼下不过是一家人,自是不必拘着。”

    老太太看着孙女婿这般的语气态度,极是满意。原先她还担心孙女嫁过去,会因身份上的关系吃亏,可这会儿瞧着,这小夫妻恩恩爱爱的,可是甜蜜的很。

    沈妩这次回门极是风光,而傅湛的态度,也给定国公府增添了几分底气。

    立在沈伯铮身侧的蒋氏,今日也把自己拾掇的大方贵气,眼下看着这器宇轩昂矜贵不凡的祁王,倒是有些羡慕韩氏有这么好的女婿。若是以后祁王再争气一些,那沈妩的身份怕是要更尊贵些了。蒋氏心里羡慕归羡慕,却也晓得多大的富贵就有多大的风险,念着自己女儿也快出嫁了,蒋氏只愿自己女儿也能和女婿这般和和美|美。

    而沈嫱也是耐不住前来一瞧,只是见傅湛同沈妩这般的恩爱,一时心里也堵得慌,使得原是苍白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傅湛留在前厅和沈伯铮沈仲钦他们一块儿说话,而沈妩则是同韩氏回了跨院。沈妩瞧着嫂嫂孟氏抱了睿哥儿,一时也欢喜的紧,睿哥儿一贯同沈妩亲,眼下瞧着沈妩,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咿咿呀呀的叫着。只是今日沈妩身上佩戴了首饰,也不好去抱,只逗着睿哥儿玩了一会儿。

    孟氏抱着睿哥儿回了房,只余沈妩和韩氏。韩氏这才细细打量了女儿,这出嫁的闺女自是不一样,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喜气。不过韩氏还是有些不放心,便问了女儿这两日的事儿。

    沈妩道:“娘你不用担心。昨日我和傅湛一道进宫,母妃待我极好,还送了我一副棋具,让我练好棋艺之后,时常进宫陪她下棋呢。”

    这话说得韩氏的心也宽慰了三分,却还是忍不住道:“不是让你记着别直呼名字吗?”

    沈妩娇娇道:“女儿晓得。可是王爷也说了,私下这般叫他就成。”沈妩自然不会说,私下叫他的名字,可是傅湛更喜欢她唤他夫君。

    韩氏点了点头,又说起了洞房之事。

    沈妩有些害臊,却还是如实道,“娘,你就别操心了。”那小册子上的东西,她压根儿就用不着,说白了,只要她往榻上一躺,什么都不做,傅湛就和饿了好几天似的。若是她再做些什么,那傅湛如何会放过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