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60章 :王妃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只是刺客傅湛满身酒气,实在是熏人得紧。

    沈妩有些嫌弃的推了推他。傅湛看着沈妩娇娇俏俏的模样,顺手握着她的小手放到嘴边亲了亲,然后转身去沐浴。沈妩听着傅湛沐浴的声音,一时烧得脸颊通红,困意消散,干脆将脑袋埋进大红色鸳鸯戏水绣枕中。

    闷得有些透不过气了,这才侧过身来大口大口的喘气。

    沈妩听着屏风那边的声响,瞧着傅湛大抵是洗完了,这才拧起了眉头。虽然她对于男人不大了解,可傅湛这般的身份,居然连伺候沐浴的丫鬟都没有,实在是奇怪。外头皆道祁王傅湛不近女色,可种事儿未免太过了些。若是傅湛真的不喜欢和女子接近,那么为何一开始见着她就毛手毛脚的?

    正想着,傅湛却已经沐浴完急急上了榻,一把拥住怀里的小娇妻,凑上去亲了一口。傅湛见怀里的妻子紧绷着身子,遂道:“别怕,本王又不会吃了你。”

    沈妩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傅湛晓得她有些紧张,便静静看着她的脸,瞧着这白嫩嫩的脸颊和水汪汪的眼睛,傅湛一时把持不住,便凑上去亲她的嘴。沈妩知道今日是他俩的洞房花烛夜,依着傅湛的性子,这夫妻之礼是不可能不行的。她自是做好了准备,可傅湛却是出奇的温柔,让她紧绷的身子渐渐放松了下来。他俩不是没有亲吻过,可眼下衣衫单薄的在被褥中,而且还是夫妻的名义,那也不单单是亲吻了。

    原以为,瞧着傅湛这般温柔的举止,这洞房也不会像书中所写的那般疼。她自小就娇生惯养,受不了一丁点的疼痛,心里头便有些担心,可这会儿却是隐隐放心了。只是沈妩毕竟是姑娘家,没有经历过这些,意乱情迷之时,那嵌入身体的疼痛几乎要了她的命。

    一时当真是“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暗皱眉”。

    沈妩一点儿都不觉得这床笫之事有如何销|魂,反而觉得太过遭罪,可偏生傅湛不依不挠的,像是怎么都吃不够的饕餮。她都疼得哭了,他也不过是停下安抚,然后继续挞伐。起初她还想着,以傅湛的身份和年纪,不可能没有碰过女人,以前她不介意,那是因为她压根儿就不打算嫁给他,这会儿成了他的妻子,她却有些不舒坦,总觉得无法忍受自己的夫君去睡别的女人,还和别的女主作那么亲密的事情。

    可是这晚之后,沈妩却明白了,傅湛这般的生疏,肯定是个没开过荤的。

    想到这个,沈妩对傅湛的粗鲁也多了几分心软。

    可是一想到那种亲密,沈妩只觉得傅湛这人不但脸皮厚而且还不嫌脏,每个地方都……沈妩脸红得发烫,这身体也软趴趴的任由傅湛翻来覆去的折腾。迷迷糊糊间,她好像察觉到傅湛抱着她去沐浴,傅湛似是又有些蠢蠢欲动,她委屈的呜咽了一声,傅湛也就不再折腾她了,只亲亲她的脸,沐浴罢就抱着她上了榻。

    之后她困极了,只得依偎在身侧之人的臂弯中沉沉睡去,因是累得眼皮子都抬不动的,也就没有力气去管身侧男人不安分的手。

    ·

    次日要去宫里见绾妃和嘉元帝,所以必须一大早就起来。沈妩被身边的男人唤醒,瞧着那那双墨黑的眸子,又羞又恼,有些不想理他。

    吃饱的男人总是特别好说话,傅湛这会儿也有足够的耐心哄她。瞧着妻子生气了,便柔声道:“阿眠,是为夫知错了,不生气成不成?”她那么好,他自是爱不释手留恋不已。

    而且说实话,昨晚他真的没有尽兴,念着她是初次,加之今日要进宫,所以也不敢怎么折腾她。之前他一直没有尝过男女之事,总觉得不舒坦,而昨晚的滋味却让他尝到了甜头,令他食髓知味欲罢不能。傅湛静静拥着怀里的妻子,让她玲珑的身体紧紧贴着他的身子,脑海之中又想起昨晚的旖旎景致,便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察觉到傅湛的变化,沈妩忙挣扎着从傅湛怀里出来,就怕他这个没正行的继续折腾她。

    傅湛却哑声道:“别乱动,再睡半刻钟咱们就起来,嗯?”饶是他再如何的□□熏心,还是晓得分寸。说完之后,傅湛便继续道,“今日进宫,母妃不会为难你,至于皇后和徐贵妃,若是敢说什么,你敷衍一下便成。”

    成了皇家的媳妇儿,沈妩的压力还是颇大,不过听着傅湛这般叮嘱,一时心里就暖了几分。成亲之前,她对傅湛不能说是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可到底是不情不愿的,总觉得一个圣旨就将她指给了傅湛,有些欺人太甚。而现下,她倒是觉得,嫁给傅湛兴许也没有那般的糟糕,不过……若是他不再折腾她,那自然是最好的。

    沈妩是个知分寸的,在定国公府的时候,偶尔偷偷懒倒也没什么,毕竟老祖宗也惯着她,而眼下却是不能这般任性了。沈妩伸手摇了摇床头的银铃准备起身。只不过这一起来,就发现浑身酸痛,沈妩抬头瞪了一眼双眸含笑的始作俑者。

    谷雨和立夏进来伺候沈妩梳洗,沈妩如往常一般由两位丫鬟伺候着,却见久久没人进来伺候傅湛,一回头就瞧着傅湛从榻上起来,拿起衣裳准备自己穿衣。沈妩突然想起娘的叮嘱,一时有些犹豫,却还是慢吞吞走过去伺候傅湛穿衣裳。

    傅湛倒是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她竟然会这般主动,可低头看着她毛手毛脚的样子,知晓她从未做过这种伺候人的事儿,也不由得笑出了声,道:“本王知道阿眠贤惠,这换衣的活儿以后慢慢练也成。”说着,傅湛低头亲了一下沈妩的脸,“去梳妆吧。”

    沈妩如何不知道傅湛是嫌弃她笨手笨脚,可偏偏她没有理由反驳。成亲之前,她对他倒是理直气壮的,可一成亲,总觉得自己矮了一截儿似的。她这般也算是刻意讨好,毕竟她再如何的任性,那也是出嫁之前的事了,沈妩想了想,便问道:“平日里伺候王爷穿衣梳洗的丫鬟呢?”

    傅湛听着,却笑了笑,执着沈妩的手道:“你放心,本王不喜人碰触,这清白身子可是留给王妃的。”亏得他不喜丫鬟近身,不然瞧着这架势,估计以后也是个醋坛子。

    沈妩立马从傅湛的话语中听出了他的意思,忙呢喃道:“我才没有……”

    知道她脸皮薄,傅湛也没有说什么,只道:“是本王怕你误会,所以才解释一番。阿眠这般贤良淑德,自是不会吃这点小醋。”

    沈妩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既然他不稀罕自己伺候,那沈妩也乐得清闲,坐在妆奁前的绣墩上任由谷雨替自己梳妆。已嫁做人妇,自然要梳妇人发髻,沈妩瞧着镜中媚眼如丝、面若桃李的这张小脸,只觉得连自己都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不过是一晚,她就从一个刚及笄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美貌少妇。

    今日要进宫,谷雨自是使出浑身解数替沈妩梳妆。

    瞧着今日王爷同王妃这般的恩爱,她们当下人的也欢喜不已。昨晚王爷可闹腾的厉害,那雕花架子床吱吱呀呀响了许久,也不知王妃这娇娇的小身板能不能撑得住。今早见着果真是娇弱无力,却如沾了晨露的牡丹花一般的娇媚。

    王爷待王妃是真的好,早就做好打算让王妃住在这正熹院。这到底是不合规矩的,可这王府的规矩毕竟王爷立的,而且王府后院连一个妾室都没有,就连伺候的丫鬟也是极守本分的。

    沈妩换上了一声流彩暗花云锦宫装,下身是一条牡丹薄水烟逶迤拖地长裙,因是新婚,这装扮自是要喜气。沈妩本就是生得一副娇艳明媚之姿,眼下经过精心装扮,换上颜色鲜艳的衣裳,自是艳光四射妙不可言。没有女人不喜欢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沈妩看着也欢喜,只是她晓得嫁做人妇之后自要低调。

    傅湛也换好了衣裳,上前打量了一番自己的妻子,细细端详了一番,然后从妆奁中找出那个赤金石榴镯子戴在她白皙的腕子上,道:“今日戴着个比较好。”

    沈妩盯着自己腕子瞧。

    上一回她不知道,可如今她却是知道了,这石榴象征多子多孙。

    旋即沈妩的脸就烫了起来,可到底还是没有摘下来。傅湛说得对,绾妃的心思肯定和她娘一样,盼着抱孙子。她也晓得,嫁了傅湛之后,没有什么比生个儿子傍身最实在的。说来也好笑,之前她一直不情愿嫁的男人,如今成了亲,她却安安心心打算着给他生孩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