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59章 :成亲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听了这话,韩氏旋即捏了捏女儿的小脸。

    女儿对于男女之事一窍不通,而那祁王身边据说也没有什么妾室,也不晓得祁王有没有开过荤。按理说这般的年纪应该是尝过男女之事了,可她倒觉得祁王兴许真的是头一回,到时候和她这个傻女儿,两人若都是一窍不通,万一弄错了地方,那遭罪的不就是女儿吗?

    想到这个,韩氏就有些担心。

    姑娘家出嫁之前,自是要学会伺候夫君,她虽是心高气傲,可到底还是知道一些,所以出嫁前夕也是看过册子的。韩氏想着当年自个儿的洞房,一时有些面色发烫,遂将册子塞给女儿,道:“阿眠啊,这册子,你不想看也得看,而且还要仔仔细细的看。若是嫁到王府,祁王待你不错,你可别和在国公府一般使小性子,学着聪明一些,可晓得了?”

    这是让她依着傅湛的意思?饶是沈妩心中不愿,可看着自家娘亲一副她不答应就不罢休的模样,便也是怕了她了,忙点头敷衍道:“女儿知道了。”

    韩氏如何看不出女儿的敷衍,她自己年轻的那会儿一直在待在深闺学些琴棋书画,日子过得甚是无趣,而嫁给沈仲钦之后,沈仲钦待她如珠如宝,对于这方面一点儿都不在意。所以她就不愿女儿再和她一样吃这种苦。女儿自小娇养,生得聪慧又活泼,这般娇滴滴的小姑娘,谁人看了都欢喜。只是她知道不能一味惯着女儿,所以才让女儿多多少少学一些。只不过说到底,女儿还是被她有些宠坏了。

    可她也没想到女儿一及笄就嫁人了。

    见韩氏面露愁容,沈妩放下手里的册子,偎到韩氏的身边,心里也颇有一些伤感,弯唇道:“娘,你放心好了,女儿嫁给傅湛之后,肯定会和他夫妻和睦的。”

    韩氏忙道:“瞧瞧,就你这性子,一开口就直呼其名,这可使不得。”祁王毕竟是王爷,这身份尊贵,是断断不能这般的。韩氏也知道,祁王虽然是王爷,到底也是男人,便继续道,“夫妻间的事儿,你在外头一定要给足他面子,再有什么不满和委屈,也只有私下同他倾诉。男人啊,都是心软的。”

    沈妩自然觉得韩氏说得极有道理,毕竟这些年爹爹对娘的宠爱也不会平白无故的。爹爹对娘专一,娘平日里也对爹爹嘘寒问暖体贴入微。沈妩突然想起傅湛,撇去之前他对自己的轻薄不说,眼下她的确是信他是真心要娶她、和她过日子的。她的心不是石头做的,权衡之后也晓得,今后和他踏踏实实过日子才是真正确的打算。

    一时,沈妩也不使性子了,道:“娘的话女儿都记下了。这册子女儿会看的。”

    韩氏知道女儿终归还是懂事的,心里也甚是欣慰,遂道:“记下便好。我让那四个丫鬟都陪着你,那四个丫鬟都是娘精挑细选的,这些年瞧着对你也是忠心耿耿,可到底祁王的身份太特殊,你也得小心提防一些,别傻乎乎的让人钻了空子。”

    起初沈妩还不懂韩氏在说什么,听到后头却是懂了,忙道:“立夏谷雨她们不是那种人,等再过个一两年,女儿自会安排她们的去处的。”总归是伺候过她,这四个丫鬟,她平日是视作姐妹,所以她们的终身大事她自会放在心上。

    只是眼下她最在意的不是这个——

    沈妩用力抱着自家娘亲的胳膊,娇气道,“女儿舍不得你和爹爹,老祖宗,还有哥哥嫂嫂和睿哥儿……”

    这话说得韩氏忍不住落了泪。

    ·

    三月十六这一日,定国公府十分的热闹。

    沈妩一大早就起来开脸梳妆。姑娘家成亲自是头等大事,也是这一生中最隆重美丽的时候,只不过沈妩这脸才刚好不久,脸上也不愿意涂太多的粉。好在沈妩本就是一张绝色娇艳的脸,这涂脂抹粉也不过是锦上添花。

    至于这凤冠霞帔是皇上赏赐的,精致而华丽,绾了发之后,这沉甸甸的凤冠几乎让沈妩觉得自己快被压垮了。沈妩埋怨着,而韩氏则看着女儿,含泪带笑的怨了一会儿。这么漂亮的女儿要嫁给别人了,沈仲钦也是舍不得,虽说圣旨不能违,可那祁王也算是正人君子,这般的一表人才,他这个当岳父的还有什么可怨的?

    新嫁娘出嫁前要哭嫁,平日里沈妩鲜少哭,可这会儿却是忍不住,金豆子源源不断,把这张脸都哭花了。瞧着这张大花脸,便又重新上了妆,沈妩憋着,可到底还是心里委屈,只怨着傅湛为何要这么急着娶她。

    之后便由老太太不舍的替沈妩盖上了盖头,毕竟外头祁王府迎亲的队伍等了许久了。

    沈妩被哥哥沈彦杭背上了轿子,她坐在轿子里,手里捧着一柄玉如意,听着外头吹吹打打的喜庆声,和爆竹噼里啪啦的刺耳声,心里也是激动难耐。她的手紧了紧,只觉得就这般嫁给傅湛了,简直和做梦一样。之前她不喜欢傅湛,甚至是讨厌和厌恶他,每次被他亲过抱过之后就浑身难受,却碍于他的身份不敢反抗。后来她有些了解傅湛的心思了,便也开始反抗和发脾气,只不过傅湛却是鲜少生气,而且还三番两次救了她。

    大抵是有些认命,沈妩这会儿倒是念起傅湛的好来。

    她抬眼看着自己的面前红彤彤的一片,这猩红的盖头掀起的时候,她就成了傅湛的妻子。沈妩捏了捏手里的玉如意,又开始担心今后的日子来,若是傅湛待她如眼下这般,她也会做到一个当妻子该做的。只是,若傅湛和别的男子一样喜新厌旧、朝三暮四,她也不能说些什么,毕竟大齐的男子,还是三妻四妾的居多。

    很快便到了祁王府。

    沈妩被背进祁王府的时候,又想起那日傅湛被皇上禁足,她心软偷偷来看傅湛。那会儿她大着胆子从后门进来,可这种事情若是被别人知道了,她哪里还有什么名声可言?可是那一次她却是糊涂的紧,竟然陪着傅湛在院子里一块儿吃糕点。

    细细想来,她和傅湛成亲前也是接触频繁,虽然不合规矩,可总比嫁给一个连面儿都没有见过的人好吧?

    沈妩心里又多了几分宽慰。

    沈妩手里握着红绸,而另一头则是傅湛。这大喜的日子,傅湛肯定是穿着一身喜气,只是她从未见过傅湛穿红袍的样子。其实傅湛容貌生得没得挑,她也颇为满意,毕竟没有姑娘家愿意嫁人一个其貌不扬的男子。不过傅湛生得有些过了,这张脸一看就容易招惹桃花,若不是他待人疏离了一些,估摸着有许多姑娘家爱慕着呢。

    不过,饶是傅湛这般,还是引得姑娘家红鸾星动。

    沈妩小心翼翼的迈过祁王府的一道道门槛,拜堂的时候最是热闹。一拜天地,二拜高堂,这夫妻对拜的时候,众人瞧着祁王想也未想就在新嫁娘低头之前先行了礼。

    顿时引起了一阵诧异。

    也让沈仲钦和韩氏愣了愣。大齐国民间早有习俗,这夫妻对拜的时候,断断不能先低头,不然成亲之后处处都要被压一截儿。虽是风俗,却也是图个吉利,之前韩氏忘了叮嘱女儿,可一想到女儿蒙着盖头也看不到。这会儿却见祁王想也不想便先低了头,虽是一件极小的事情,可也令沈仲钦和韩氏放心了。

    女婿虽身份尊贵,不过瞧着形势,想来对女儿甚是上心。

    沈妩被蒙着盖头,自然看不见傅湛脸上的喜色。傅湛看着面前身形娇小的小姑娘,如今顺理成章成了他的妻子,他还是有些激动的。他平素里一直欺负她轻薄她,还常常把她惹哭,这会儿娶到了她,他便可以日日宠着她护着她。

    沈妩被送入了洞房,穿着一身繁琐的喜服安安静静坐在新房的榻沿,放在腿上的双手却是有些紧张的蜷起。

    直到过了许久,沈妩听得一声“王爷来了”,这才越发的紧张起来。

    成亲的习俗繁琐又冗长,沈妩这一早上就没有怎么吃东西,这会儿的确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一时间觉得脑袋也有些晕晕乎乎的。当傅湛拿起喜秤掀开沈妩的盖头的时候,瞧着这张精致无双的小脸,顿时有些看楞,之后才弯了弯唇,唤了一声,“阿眠。”

    沈妩不敢抬头去看他。

    之前和他相处,她倒也渐渐习惯了。而如今成了夫妻,她却有些害羞了起来。直到傅湛坐在榻沿,忍不住欲亲她的脸。

    新房里这么多人,哪里能由得傅湛这般恼?沈妩立马去推他,却被傅湛笑着捉着了双手,然后顺势亲了亲她的脸,末了还呢喃道:“阿眠,你今天真好看。”

    沈妩的脸红彤彤的,简直败给了傅湛的厚脸皮。

    今日随着沈妩一道陪嫁的四个丫鬟也是穿着统一款式不同花纹的衣裙,个个都长相出众,清秀逼人。丫鬟们见王爷如此喜欢她家姑娘,也是忍不住欢喜,只有立夏最是平静,却还是忍不住弯了弯唇。

    傅湛接过合卺酒,将另一杯递给了沈妩,然后两人绕臂一同饮下。喝完合卺酒之后,傅湛要出去招呼客人,自是不好在新房里久待,可瞧着眼前娇娇俏俏的妻子,傅湛顿时就挪不开眼,又低头啄了一下妻子红艳艳的唇,柔声道:“本王马上就回来,想来你也是饿了,记着吃点东西。”

    毕竟晚上少不了一阵折腾。

    沈妩见傅湛站起了身,这才细细打量了他今日的装扮。不得不说今日这一身大红绸袍,衬得傅湛越发的俊美无双。傅湛走后,小满才忍不住道:“王爷待姑娘真好。”

    一侧的谷雨却是提醒:“什么姑娘,这会儿改叫王妃了。”

    小满赶紧打嘴,笑吟吟道:“看着我记性,王妃王妃。”

    瞧着小满这一脸傻样,沈妩也不多说话,只让谷雨替她除去头上顶着的凤冠,压得她脖子都酸了。卸去凤冠霞帔,沈妩才在浴桶中舒舒服服泡了一个澡,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顿时就想起了娘昨日给她看得小册子,旋即就满面通红了起来。

    沐浴完毕,沈妩换上了一身大红色的寝衣。

    谷雨端来热腾腾的红豆莲子羹。

    这会儿沈妩也没什么高估计的,急急吃了起来,等吃完了,便躺在了榻上休息。她晓得自己应该等傅湛,事实上她也等了,只不过今日太累,等着等着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沈妩是被一股子浓浓的酒气给熏的。

    她拧着眉睁开眼睛,看着傅湛正染着笑意躺在她身侧看着她。沈妩看了看自己不雅的睡姿,赶紧将小腿缩了回来,恭恭敬敬的唤了一声“王爷”,然后准备起身伺候他。

    可傅湛却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亲昵的亲了亲她的脸,对她说着:“阿眠,本王今日很开心。”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幼稚傻气,令沈妩也微微诧异。

    傅湛也没急着毛手毛脚,只抱着沈妩同她说着话,“本王知道你嫁得不情不愿,兴许还觉得本王是仗势欺人,无法拒绝这门亲事。可是阿眠,本王会让你知道,进了祁王府,会比你在国公府那会儿还在自在快乐。”

    说实话,沈妩不大信。毕竟祁王府这么大,人多事情也多,她这个当主母的,肯定很是费心,单看她大伯母就知道了,平日里不知比娘忙上多少倍。

    傅湛拥着妻子纤细的腰肢,蹭着她的脸,道:“本王会对你好。可是阿眠,今日是咱们的洞房花烛夜,本王不会因你还没有完全接受而忍着,毕竟这不好交代。”他挑起了怀里怀里小娇妻的下巴,哑声道,“听说第一回都会疼,你就暂且忍忍,成不成?”

    他自问不是君子,他想让她接受自己,而这个是最水到渠成的法子,他不愿不用。而且娇滴滴的妻子在怀,他不可能没有心思,毕竟这是他喜欢的姑娘。

    沈妩抬头看了傅湛一眼,心道:他都这般说了,她还能说不成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