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58章 :十五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傅湛晓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却还是有些忍不住,只觉得小姑娘这副模样太过可爱。他眉眼染着笑意,瞧着小姑娘忙用丝帕遮着脸不让他看,便立刻伸手夺了她手里的丝帕。沈妩无奈只能用手遮着脸,露出那双水滟滟的眸子,含羞带嗔,娇气十足。

    傅湛伸手去碰她遮在脸上的小手,却活生生被她瞪了回去。

    傅湛轻咳一声,这才解释道:“其实……也没有那么严重。”沈妩听了,明显是不悦,气呼呼的不肯理他,可是眼下她用双手遮着脸,哪有空余的手去关窗户啊?不然她早就将傅湛关到外面去了。

    见沈妩转身欲走,傅湛也急了,索性不管了,从窗外跳了进来,一把将沈妩逼到了墙角。沈妩拧着眉暗骂无耻,可男人的身形高大,力气又比她大上许多,她压根儿就不是他的对手。傅湛挨得近了一下,欲去松她的手,可是沈妩却是死死的捂住不给他看,被逼得急了,更是慌了神,一时还掉起了金豆子。

    傅湛不敢乱动了,只柔声安抚道:“本王并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只觉得咱们阿眠就算脸上长满疹子还是一样好看,还比平日可爱了一些。”

    傅湛这话倒是字字真心。

    沈妩愣了愣,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只道这傅湛说起这些胡诌的话来越发的顺溜,可她并没有被傅湛的花言巧语打动。

    傅湛轻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子亲了亲沈妩光洁的额头,看着她的眼睛道:“本王原先还以为你伤得严重,所以一听到消息就赶紧过来了,不过瞧着你并无大碍,这才松了一口气。阿眠,你我都快成亲了,无须再这般遮遮掩掩。说实话,本王一开始看到你,的确是因为你生得好看,可是大齐好看的姑娘这么多,为何本王偏偏瞧上你?眼下想来,就算你这红疹一辈子都不消,本王也会好好待你的。”

    呸,她才不要一辈子不消呢!

    沈妩狠狠剜了傅湛一眼,正生气着,却被傅湛一下子将双手扯了下来,用力的按在他的心口不许她缩回去,而另一只手却抬起她的下巴不让她低头,只生生逼着看他,显得霸道又蛮横。一张脸这般暴露在他的面前,沈妩简直是羞愤欲死,可偏生傅湛一个劲儿的盯着看,看完了还俯身亲了亲她脸颊。

    沈妩身子一怔,不知如何是好,半晌才发觉自己被傅湛揽在怀里。

    “也不知你这十几年来是怎么过来的……”傅湛叹了一声。若是早早嫁到他的祁王府,他自会护她周全,而不是像这般遭人毒手。幸亏小姑娘素来运气颇佳,每每都能化险为夷,倒让他松了一口气。傅湛用力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随意一瞅,瞅着绸榻上绣好的崭新荷包,一时嘴角翘了翘。

    想来是送给他的。

    傅湛心中暖洋洋的。

    见沈妩一声不吭,傅湛晓得她心里正难受着,只觉得这小姑娘太过娇气,遂道:“皆道是‘女为悦己者容’,你口口声声说不喜欢本王,眼下本王瞧着你这张脸,你应该一点儿都不在意才是。你反应这般大,是不是说明……”傅湛顿了顿,语气含笑道,“是不是说明,你心里喜欢惨了本王。”

    沈妩知道傅湛脸皮厚,却也没想到他居然厚道这种程度了。她一个姑娘家,自然想将最好的一面呈现于人前,这和喜欢不喜欢又有什么关系?只是傅湛强词夺理舌灿莲花,她压根儿就说不过他,便也不和他多费唇舌。不过继而一想,傅湛好像真的不是骗她哄她的,面上瞧着果真是一副丝毫都不在意的神态。

    沈妩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奇怪极了。可是她不得不承认,除了之前嘲笑,傅湛的表现的确没有让她失望。她心里舒坦了一些,这才怨道:“你说过成亲之前不会再进我的闺房的。”

    这会儿倒是讲起理来了,傅湛嘴角一翘,道:“莫不是你方才那副模样,本王又怎么会毛毛躁躁跳窗而入?而且,本王今日过来,是为了关心一些本王的未婚妻子,又不是来偷香窃玉的。”

    这番话,说得好像刚才亲她、现在又抱着她的人不是他似的。

    沈妩不敢让傅湛待太久,而且再有一会儿谷雨就要进来给她抹药膏了。不过傅湛也是个识趣的,反正他们来日方长,如今见她无碍,他也放心了,毕竟他可不想成亲之前还惹她生气。傅湛叮嘱了几句,便恋恋不舍的亲了亲她的脸颊,好像压根儿就没有看到她脸上的红疹一般。

    见傅湛利索的从窗户跳了出去,沈妩长吁了一口气。

    傅湛这个王爷当到这份上,也算是前无古人。哪家王爷日日翻墙啊?若是他没有这个王爷的身份,兴许采花贼才最适合他。只不过想了之后,沈妩又轻轻了打自己的嘴巴子——他若是采花贼,那她自己成什么了?

    真是被傅湛气糊涂了。

    沈妩赶紧心虚的关上了窗户。

    ·

    二月底是温月蓁出嫁的日子。

    沈妩晓得娘亲动了手脚,所以听着温月蓁的跨院里传出闹哄哄的声响,她一点儿都不诧异。温月蓁出嫁的这一日,据说脸上长满了红疹,而且密密麻麻比她那会儿还要多上几倍,可进周王府的日子已经定下了,而且温月蓁只不过是一个妾室,自然只有顺从的份儿。

    不过这红疹太难遮掩,就算往上头涂了一层厚厚的粉,也看得清清楚楚。温月蓁原是一个清丽温婉的美人儿,周世子贪图美色,温月蓁也算是进门的第一个有身份的妾室,所以只要得了周世子的宠,在周王府也不会过得太难。可周世子瞧着温月蓁这般的满脸是粉,也下不了口,只让温月蓁去清洗。

    只是洗完之后,周世子可下了一大跳,破口大骂了一番,当晚就去勾栏找乐子,将这温月蓁冷落在新房。

    “姑娘可不知道,周王和周王妃瞧着也嫌弃的很,本来还怨着周世子不懂事,可瞧着温姑娘那张脸,便也不吭声了,只由着周世子去外头胡混。”小满一脸的幸灾乐祸。

    的确是解气,不过最令她开心的却不是温月蓁的事。

    沈妩瞧着镜中自己白皙的脸颊,终于露出了笑脸。这皮肤白嫩如脂,好像比之前都好上一些。而如今,离她成亲不过半月,她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毕竟就算傅湛不介意,她自己都嫌丑。

    立夏和小满瞧着自家姑娘一个劲儿的照镜子,遂欢喜的相视一笑。沈妩想着这些日子都没有去存善居给老祖宗请安,现在脸好了,自然欢喜的出了明澜小筑。

    沈妩穿着一袭桃红色的外裳,因着心情好,一张俏丽的小脸也洋溢着笑容,瞧着别提有多明媚了。

    看完老祖宗之后,沈妩又去了嫂嫂孟氏那边看睿哥儿。睿哥儿一贯喜欢她,所以看见她也咿咿呀呀的,一张肥嘟嘟的小脸咧着嘴笑着,又留着口水。平日里沈妩是个极爱干净的,可这会儿却是一点儿都不嫌弃睿哥儿的口水,她拿着帕子替他擦了擦,冲着孟氏道:“睿哥儿真是生得越来越可爱了。”

    孟氏不晓得沈妩是因为脸上出疹子才不肯出门的,只知道她这段日子身子不适,这才在明澜小筑休养。要出嫁的姑娘,居然生了病,这实在不是一件好事,不过今儿看着沈妩面色红润,一点儿都不像是生病刚好的。

    她瞧着这位小姑子的脸和这身段,心道:阿眠这般有福之人,兴许一嫁过去就一举得男,身边有个哥儿,且又这般的美貌,那祁王自然会疼宠有加。

    韩氏瞧着女儿这般喜欢睿哥儿,便想起了温月蓁的事情。虽然那件事情过了一些,可她一点儿都不后悔,唯有这般,才是真的给女儿出气。陪了一会儿睿哥儿,韩氏便同女儿一同出了跨院,她侧过头看着女儿白玉无瑕的脸,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府里少了温月蓁,那沈嫱一个人也没法兴风作浪,而且沈妩知道,爹娘肯定不会饶过沈嫱的。沈妩对这些事情也不去关心,只掐着日子算着自己出嫁的日子,总觉得一天天过得特别的快,这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三月十五。

    沈妩一点儿都没有做好要嫁给傅湛的准备,可是韩氏却有些伤感,可到底还是个自小轻重缓急的,便急着将自己这些年积累的驭夫之道悉数告知女儿,而且还把那压箱底的小册子塞给了女儿。

    沈妩不是没有和傅湛亲近过,可还是接受不了要和一个男人做这般亲密的事情。沈妩红着脸翻了几页,又羞赧的把册子塞给了韩氏,撅着嘴嘟囔一句:“女儿不想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