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55章 :上元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这回之后,沈妩生怕傅湛会再来。

    她回想那日的场景,只觉得这傅湛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三言两语就把她迷得七荤八素,更是拥着她在榻上做了那等亲密的事情。她不晓得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可也知道,这般的亲密,在成亲之前是断断不能的。

    只是傅湛也是个守信的,说了不会再来,真的就没有再来。

    沈妩松了一口气。

    瞧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心里却有些紧张了起来。她的凤冠霞帔都是嘉元帝赏赐的,据说还是绾妃亲自挑选的。沈妩佩服绾妃的手段,从备受隆宠到失宠,再从失宠到重获盛宠,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之前她担心绾妃对她不喜,如今看来绾妃还是个明事理的婆婆。

    沈妩愣了愣,脸颊倏然一红,心道:这还没有嫁过去呢,怎么就喊起婆婆来了。沈妩自然把这些归罪于自己的娘亲韩氏,谁叫她每天都在她耳畔念叨着成亲之后的事情。祁王府虽在外头,可绾妃却住在宫里,宫里自然不比祁王府来得方便,要注意的地方也多着呢,而沈妩一想到宫里还有梁皇后和徐贵妃,便是有些头疼。

    恐怕以后虽是去宫里给绾妃请安,还是会免不了见到这两位宫里最尊贵的女人。

    这个年定国公府过得极为热闹,沈妩的大伯沈伯铮念着今年定国公府两位姑娘要出嫁,则是隆重了一番,连放得烟花都是从锦泰坊买的。这般的大手笔,沈妩也只当是自己沾沈妙了光,毕竟她这大伯对于沈妙这个女儿,还是愿意栽培和花银子的。

    正月初二这一日,沈妩同着娘亲韩氏和爹爹沈仲钦一块儿去了韩氏的娘家武安侯府。

    武安侯府早些年也算是晏城极有名为的勋贵世家,只不过近些年有些没落,在晏城的地位也就大不如前了,不过好在武安侯府出了沈妩的二舅舅韩明渊——大齐第一画师。

    嘉元帝赏识韩明渊的画,对于这武安侯府则是多了几分照拂。晏城之人瞧着这点面子,也会对武安侯府多了一分尊敬。只不过倒是是没有什么实权的侯府,也没有多少人真正放在眼里。

    而且,沈妩的大舅舅韩明泰一贯和韩明渊不合,不过这些都是私下的事儿,在明面上自然是客客气气的,眼下妹妹好不容易回一趟娘家,自是一件再欢喜不过的事儿,而且韩明泰晓得这外甥女可是要当祁王妃的人,如此一来,对沈妩这个外甥女也格外关照了一些。

    韩明渊性子洒脱,喜欢游历山水,回这晏城也不过是半年多的时间,而且仍是孤身一人尚无妻室。韩明泰则是不同,世袭了武安侯的头衔,更是有娇妻美妾,膝下有一个嫡子、两个嫡女和一个庶子。

    沈妩一到武安侯府,就去见了自己的外祖母薛老太太。

    薛老太太十分疼爱这个外孙女,上回听到她赐婚的消息,心里也是一阵欢喜,想着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转眼就要嫁人了,直叹时间过得太快。

    沈妩一向颇得长辈的喜欢,在薛老太太的身边偎了好一会儿,逗得薛老太太眉开眼笑的,之后才跟着她的两个表姐一道去院子里玩。韩明泰的妻子叶氏出身不显,身上自有一股小家子气,这生出来的两个女儿韩珍韩瑂模样倒是俊俏姣好,只不过性子也是随了母亲叶氏,比之晏城其他的大家闺秀差了一截儿。

    韩珍过了年已经十四了,与沈妩同岁,模样生得还算整齐耐看,而韩瑂不过十二,却比韩珍多了几分俏皮妩媚,想来过个两年肯定会出落的亭亭玉立,至少姿容比姐姐韩珍出挑些。

    说实话,虽是表姐妹,可像沈妩这般的容貌家世,瞧着还是很难让人不羡慕。

    平日里沈妩来武安侯府的时候,韩珍韩瑂两个表姐妹待沈妩也是客客气气的,可眼下知晓沈妩三月就要嫁给祁王当王妃,越发是惹人羡慕,偏生自家娘亲还要她们二人来讨好沈妩,到底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心高气傲的,心里肯定是不乐意的。

    而且瞧着沈妩的穿着打扮,衣裳首饰虽然不是很出挑,可是识货之人还是能认出来她身上穿的、戴的,样样都是做工精细,价值不菲的。

    武安侯府对于两个女儿没有多少上心,而叶氏也是一贯顺从武安侯韩明泰,所以在这吃穿用度上,自然没有沈妩来得这般的宽裕。新年添得这些个首饰衣裳本是已经很满足了,而眼下同沈妩一比,便是没法比了。

    沈妩瞧着两位表姐自舅母叶氏出了院子之后便对她态度冷淡,她也不好主动贴上去,好在遇见了她的二舅舅韩明渊,这才在长廊上聊了一会儿。

    韩珍韩瑂见韩明渊这个二叔对沈妩这般好,一时心里头不是滋味。韩明渊如今回了晏城,她们自是十分欢喜,若是被这位二叔收作弟子,继承了他的画艺,那么这身份可就大不一样了,这原是不敢高攀的皇子王爷,也就配得上他们的身份了。韩瑂尚且年幼,没有想这么多,可心里还是极想的,韩珍可就不一样了,她过了年就十四了,是该议亲的时候,近些日子也不是没有人上门提过亲,可那些人家,又如何能比得上晋王祁王之类的?

    从武安侯府出来,之后的几日,沈妩则是随着韩氏逛亲戚做客。这日日大鱼大肉,吃得她一点儿胃口都没有,过了一个年,非但没有长胖一些,而且还活生生瘦了一圈,韩氏瞧着都心疼。

    沈妩看着镜中的小姑娘,巴掌大的瓷白小脸,唇红齿白,眉眼乌浓,一双桃花眼儿如含春水,灵气逼人,完全挑不出一丝错。沈妩从妆奁中拿出精致的口脂盒子,往着唇上抹了一层樱桃汁制成的口脂,瞧着莹润嫩红,是说不出的好看。

    今日是正月十五上元节,韩氏见她这些日子吃饭也没有胃口,便大发善心准她出去玩。这次沈妩约了玉璇郡主一块出去,而她自然不会忘记叫上沈妙,因为今日明淖河边人多,几个小姑娘出门肯定是不放心的,霍承修这位一向就疼爱妹妹的兄长肯定会陪着玉璇郡主一块儿去的。

    沈妩换了一身锦茜红明花洋缎窄裉袄,再在外头系上了红底锦缎织锦皮毛斗篷,她一贯怕疼,唯有把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这才敢出门。

    沈妩同沈妙到了康王府的门口与玉璇郡主和霍承修回合,今日霍承修穿着不似平日那般的随意,而是穿着锦袍束着玉冠,端的一副晏城世家公子的模样。不得不说,这霍承修常年征战沙场,面容多了几分坚毅硬朗,身子挺拔如竹,瞧着相当的伟岸俊朗。而且他皮肤较之晏城的一般世家公子稍黑一些,可偏生这副模样,见着沈妙便耳根子开始发烫。

    沈妩顿觉好笑,瞧着身边同样羞答答的沈妙,更是心中欢喜。

    想来她这位准五姐夫和五姐姐成亲之后肯定会恩爱和美。

    三位小姑娘共坐一辆马车,外头的霍承修却是身穿披风骑在骏马上。沈妩见沈妙坐得端庄,明明心里喜欢的很,却还是面色淡然,没有如一般的小姑娘偷偷掀开帘子往外看,一看就是教养极好的。沈妩弯了弯唇,想到了自己,就嘴角一僵暗暗怨了一声傅湛

    一行人到了明淖河,河面上已是放满了河灯。

    玉璇郡主看着也欢喜,便干脆拉着沈妩去一旁的小摊前买河灯。沈妩见玉璇替她也买了一个,便摇摇头道:“不用了,我没什么心愿。”

    她只愿家人平安健康,每每去相元寺拜佛都是这个愿望,估计佛祖也烦她了。

    玉璇郡主却不管,挑着一盏莲花灯给沈妩,炸了眨眼道:“你今年就要出嫁了,难道不想让河神保佑你在祁王府过得顺风顺水吗?”

    这个——

    沈妩愣了愣,她还真没有想过,更确切的说,她压根儿就没有做好要成为祁王妃的准备。沈妩跟着玉璇去了明淖河河畔,见着两边放河灯许愿的年轻姑娘,皆是面颊染笑,一时也有些蠢蠢欲动了。

    只是,她好像有一个月没有见过傅湛了。

    沈妩不想让自己想起傅湛,只跟着玉璇将河灯放到明淖河,然后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其实她去祁王府顺不顺风顺不顺水倒也无妨,只愿成亲之后,傅湛能待她始终如一。

    放完了河灯,沈妩便侧过头叫了一声“玉璇”,她见玉璇有些晃神,不知她在看什么,便顺着她的目光朝着那边看去。

    看到一同来明淖河赏花灯的一行人,沈妩眸色顿了顿。

    ——来的正是傅湛、傅沉和明月公主。

    却见傅湛今日穿着一袭月牙白的锦袍,这副打扮,与去年上元节时一模一样。她不晓得傅湛怎么会来,看着傅湛身边的明月公主便是明了了——想来傅湛是陪着明月公主来的。只是上回那出之后,她有些不敢看他,看着他朝着自己这边望过来,还冲着自己笑了笑,沈妩便是耳根子发烫下意识咬了咬唇。

    有明月公主在,沈妩不好不打招呼,她伸手扯了扯身侧玉璇郡主的衣袖,却见玉璇郡主一双眼睛像是粘在晋王傅沉身上似的,直直的挪不开来。

    沈妩知晓玉璇这性子一贯直接,可姑娘家,又如何能这般看一个陌生男子呢?沈妩轻轻咳了一声,瞧着玉璇郡主好似突然回神,旋即低下了头,面露娇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