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54章 :懵懂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嗳,傅湛你……”沈妩一头雾水。瞧着傅湛脱鞋又穿鞋,穿鞋又脱鞋,觉着有些莫名其妙。她怀里捧着热热的烫婆子,而傅湛却是脱完了鞋就欺身压了上来。

    沈妩恼得用叫去踢,却被傅湛一手就握住了。

    傅湛低头看着掌中小巧莹润的玉足,笑着放回被褥之中,然后干脆钻进了锦被,与身旁的小姑娘一块儿裹着被子。傅湛见沈妩要发怒,便柔声道:“本王这般冷,阿眠你舍得让本王这么回去吗?”

    他自己巴巴的要来的,这罪也是他自己找的,怎么这会儿说起她来了?

    沈妩努了努嘴,一个劲儿的往里头缩,可傅湛却是不依不挠的,一下一下挪了过来,挨得紧紧的。这还不够,还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轻轻捏着她的脸。这般的举动,让沈妩想起了自己平日里逗睿哥儿的时候,睿哥儿生得白白胖胖,是个不怕生又极爱笑的,她自是喜欢的不得了。只不过她已经是大姑娘了,真想不明白傅湛为何也这般爱捏她的脸和她的鼻尖儿。

    沈妩没有说话,可是她无法忽视身边的男人。

    也不知是不是男人本身就是炙热的,虽然方才傅湛冷冰冰的,可眼下在被褥中坐了一会儿,却很快就暖了起来,简直比她还要暖。她抬眼看他的脸,刚想问他到底什么时候走,却发现傅湛一直在看自己。一时沈妩的耳根子火辣辣的烫,她平日里生气恼火,他都是厚着脸皮哄她,可眼下她说什么他都不肯下去,沈妩便有些急了。

    她堂堂定国公府沈六姑娘,闺房之中不仅有男人,而且还和男人厮混到榻上去了,这种事情若是被人瞧见,她这脸可丢大发了。沈妩晓得傅湛吃软不吃硬,也没说什么,只抬头可怜巴巴的看了他一眼。

    不得不说,沈妩这双眼睛的确是漂亮,欢喜的时候笑容明媚灿烂,难受的时候泪光盈盈楚楚可人,看得人心都软了。傅湛只看了一眼就有些受不住,生怕做出什么越距的事情来,便轻咳了一声道:“本王就坐一会儿,成不成?”

    沈妩没说话,明显就是不成的。

    傅湛低头,安抚似的亲了亲沈妩的眼睛,忍不住又亲了亲她的唇,不过倒是如耳鬓厮磨一般的亲昵,没有一丁点儿别的意思。他侧过头看了一眼青玉缠枝莲纹花瓶中的腊梅,一时面露欢喜,执起小姑娘的双手道:“是本王性子急鲁莽行事,这才唐突佳人,可是阿眠,本王是真的喜欢你。你瞧瞧,本王虽然忍不住欺负你,可到底也没有做太过分的事,你说是不是?”

    得,他这是欺负的还有理了?沈妩不悦的撅了撅嘴。

    傅湛俯身啄了一口她的嘴,尝着她唇上的口脂,却不及她的唇瓣香甜,遂忍不住想着:小姑娘可真香。又香又甜,让他想一口吃掉。沈妩察觉到傅湛在她脸上咬了一口,这才疼得泪眼汪汪,不满道:“傅湛!”

    傅湛知错,一本正经道:“今日本王来,就是想告诉你本王的想法。阿眠,你兴许觉得你和我这般私会有所不妥,怕日后成亲会看低你,对不对?”

    被戳中了心事,沈妩没有吭声。是呀,上回绾妃不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吗?

    “这事的确是本王不对,你是定国公府的姑娘,自是有极好的教养,本王三番两次轻薄与你,却也是情难自禁……”

    沈妩听着傅湛的话,抬头看了看他的脸,见他一本正经的,倒是有些不大适应了。她也不是很了解傅湛的性子,可是她明白,若是她与傅湛没有婚约,是绝对不会对他心软的。只可惜明年三月十六她就要嫁给他了,若是这会让她同傅湛闹僵了,恐怕以后她嫁过去也不会过得安逸。她一贯性子洒脱,自是不稀罕依靠男人,可她不在意,别人又会怎么看?进了祁王府,却备受冷落,到时候定国公府、她的爹娘,脸上恐怕也不好看。

    再说,傅湛其实也没有这么讨厌。

    傅湛执起她的手,继续道:“本王之前同你说过,你嫁进祁王府,本王会一辈子对你好,这话并不是开玩笑的。”说着,他把沈妩的手覆在了脸上,眉眼含笑道,“到时候你让本王往东,本王绝对不敢往西,不过……在外头给本王一点面子就成。”

    明明是傅湛无礼,可这番话的确令沈妩觉得有些发笑。

    她忍不住笑出声,欲把手抽回来,可傅湛却握得紧紧的,反倒拥着她一同躺了下来。沈妩还没有和一个陌生男子一同睡过,那日醉酒自然是不算的,而眼下她分明是清新的,越发不知如何是好。她靠在男人的心口,脸颊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噗通噗通”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一时眼睛骨碌碌转了转,只觉得陌生又好奇。

    软玉温香在怀,傅湛很是享受,他又静静道:“今日本王对你态度冷淡,全因本王以为你将那枝腊梅送给了你五姐姐。你我之前,一向都是本王强迫你、欺负你,你除了反抗就是忍气吞声,本王如何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只是阿眠,你若多在意本王一些,本王又如何会患得患失,以为你压根儿就不稀罕本王送你的任何东西。”

    这话说得委实可怜,听得沈妩倒是顿生出一种“自己辜负了傅湛的感情”的错觉。

    傅湛知道怀中的小姑娘这会儿心软了,便也一点点摸索出门道来。对于怀里的这个,若是光凭强取豪夺,那就算是得了她的身,让她成了他的妻子,这心还是不会在他身上的。他傅湛倒也不是这般强人所难,只是不甘心她一点儿都瞧不上自己,如今知道用这种方式一点点去掉她的防备,他不可能不用。

    而且他的确是出自真心。

    傅湛捧起小姑娘的脸,凑过去亲了亲她的额头,然后将唇下移,亲着她的鼻尖。她虽有些抵触,却也没有再反抗,傅湛欣喜若狂,可也只能深深压抑着内心的狂热,只温柔的吻着她的脸颊。他看着她闭着眼睛,羽睫微颤,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顿觉好笑,遂道:“阿眠,睁开眼睛瞧瞧本王,好不好?”

    他不光光想让她接受自己,更想要的是她的主动。

    沈妩不敢睁开眼。只这般近距离的感觉,就能想象傅湛此刻的样子,顿时就让她心跳如鼓,紧张的不得了,更别说让她睁开眼看他了。其实沈妩也有些怨傅湛,生生让她这般一个好人家的姑娘,顺从着他在榻上和他厮混,虽然说着甜言蜜语,可她还是不敢全信。

    沈妩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见他一双凤眸幽深,好似望不到尽头的深渊,痴缠又炙热。沈妩不晓得傅湛对她的感情如何,可此刻也不得不承认,傅湛的确真的很喜欢她。她自幼被父母娇养,心性还不成熟,对于男女之情更是一知半解,所以才会这么多年都没有察觉到容琛对她的心意。

    以前她觉得,嫁给容琛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可这会儿她却明白,就算没有沈妙,她也不可能接受容琛。

    容琛温润温柔,而傅湛却是霸道强势,让她来不及准备,就替她拿了主意。

    沈妩不晓得是怎么开始的。

    只是傅湛说话之后,就开始亲她。她看着他压在自己的身上,从一开始的浅尝辄止,到后来的一发不可收拾。以前傅湛每一次亲她,她都生气的不得了,事后更是委屈难受,便用帕子擦拭的干干净净,可就算是这样,到底没办法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这一次他亲自己,她却一点儿都没有反抗,只被他亲得重的时候拧着眉不悦的哼哼了几声,事后更是发现自己竟然抱着他的脖子。

    沈妩羞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一个劲儿的骂自己淫|荡不知羞耻。

    傅湛明白她心里的害怕,遂替她整理了一下衣裳,然后静静拥着她,又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身子挪开了一些,生怕自己的反应吓到了她。傅湛面色淡然,自然一点儿都没有令沈妩察觉到,而沈妩又是双颊发烫,心里一个劲儿的后悔,哪有什么心思管别的。

    “阿眠,你看,其实接受本王,真的一点都不难,对不对?”傅湛心中欢喜,这语气也是温和的很,眉眼间尽显柔情蜜语,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刚刚偷了腥似的。

    沈妩没接话,只用手推了推他的胸膛,道:“你快些走吧。”

    傅湛凑上去亲了一口,知道自己应该循序渐进,便也没有再继续下去。感觉自己的身子平复了一些,这才掀了被褥起来。可他并没有急着下榻,而是伸手把榻上之人裹得严严实实的,轻轻捏了捏小姑娘红彤彤的脸颊,这才下榻穿鞋。

    沈妩躺在榻上,露出半个小脑袋,目不转睛的看着傅湛穿鞋的背影,一时心里陡然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她敛睫静静想了想,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傅湛已经穿好鞋站在她的面前整理着衣裳了。

    沈妩不敢看,只赶紧闭上眼睛装睡。

    小姑娘的反应逗得傅湛忍不住笑,他忍不住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音色暗沉道:“放心,本王不会再做这种事情了,下一回我俩同床共枕,便是在祁王府,你是本王堂堂正正的妻子,本王同你亲近,再无任何遮掩。”

    她担心的时候,他都会替她想到,毕竟私会之事说出去对她的名声影响太大。尽管他不在意,可他晓得她最在意这些,她心里念着定国公府,念着她的父母,念着她的五姐姐,处处都是为他们考虑,这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忍受自己,他看得都是明明白白的。

    听了傅湛的话,沈妩松了一口气,却也还是没睁开眼睛。她听着窗户打开的声音,听着傅湛出去的动静,这才缓缓睁开眼睛,一时脑袋晕晕乎乎,乱作一团。

    闻着这被褥中男人留下的淡淡的药香味,沈妩的脸又烧了起来。

    她这是被傅湛灌了*汤吗?不但被他抱了亲了,还且还……沈妩心虚的拢了拢衣襟,然后想到了什么,赶紧起身下榻,甚至都没来得及穿鞋袜。她坐在妆奁前,拿过镜子照着自己的脖颈和胸口,发现这几处全是一片白皙,一丁点儿痕迹都没有留下。

    沈妩松了一口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