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53章 :心软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赏梅宴热闹极了,不过最扎眼的还是一些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今日绝大部分晏城有名的世家姑娘都到场了,瞧着这精心打扮过的,越发是明艳夺目,人比花娇。

    宴席一散,晋王陪着自己的母妃徐贵妃去了锦绣宫。走在青石铺就的小径上,徐贵妃看了一眼自己器宇轩昂的儿子,似是随意问道:“可有看上的?”话虽如此,可她知道方才儿子并没有多看哪位姑娘一眼,瞧着一点儿都不为自己的亲事上心。

    傅沉眸色一沉,如实道:“母妃,儿臣还不想成亲。”

    “胡闹!”徐贵妃拧起了眉。之前傅湛一直不成亲,她倒是不着急,只不过眼下傅湛可是要娶那位沈六姑娘。那沈六姑娘她也看了,的确是美得不成样子,也难怪像傅湛这般挑剔的人,也急着娶回来。她也晓得一些事情,知道傅沣对于这位沈六姑娘也有意,这般好的容貌,的确是会引出一些祸端。

    只是,爱美之心人皆。徐贵妃弯唇一笑道:“那位沈六姑娘,长得的确出众。”

    傅沉一怔,顿时诧异道:“母妃……”

    “好了。母妃晓得分寸。”徐贵妃道。这桩亲事,有皇上做主,而且还亲自命人挑选了良辰吉日,如此上心,确实是难得。她又不傻,自然不会做出这等杀敌一万自损三千之事。

    徐贵妃看着这冷冰冰的皇宫,没想到不知不觉都过去二十年了。这二十年来,她也算是备受隆宠,可在这宫里,能称得上宠妃的人,却只有绾妃一人。昔日她不过是一个心思简单的姑娘,他负她,她虽然难过,却也是理解,可二十年过去了,有些事情早就有了改变。甚至在床笫之事上,这个口口声声说着爱她护她的男人,也开始变的敷衍。

    那一日居然还从锦绣宫出来,直接去了颐华宫。

    徐贵妃怀中捧着掐丝珐琅团鹤纹小手炉,却还是觉得有些冷,遂忍不住重重咳了几声。一侧的大宫女忙递过丝帕,而傅沉也伸手拍了拍徐贵妃的背,关切道:“母妃,您身子不适,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吧。”

    “嗯。”徐贵妃看着如此关心自己的儿子,一时面露欣慰,道,“你若这般有孝心,就赶紧娶妻,母妃可等着抱孙子。”

    她等不了了。

    若是傅湛先有了儿子,那在这太子之位上,便多占了一分优势。毕竟眼下她也摸不清皇上的意思,是不是一如往常一般欲立她的儿子为太子。

    ·

    韩氏同沈妩坐在回定国公府的马车里,她见女儿从宫里出来之后就有些闷闷不乐的,便忍不住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沈妩有些晃神,听了韩氏的话,也不过是摇了摇头,“女儿没事,许是昨晚没有睡好。”

    韩氏也没说什么,只让沈妩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一番。她想着今日在宫里,绾妃对女儿的偏袒,一时心里的大石头也就落下了。她知道女儿聪慧貌美,祁王三番两次救了女儿,肯定是对女儿有意的,女儿就算嫁过去,祁王也会对女儿好的。再说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哪里会舍得不疼爱?所以这么一想,她最担心的就只剩下这婆媳之间的问题,绾妃的性子跋扈娇纵,的确有些过了,今日她瞧着也有些胆战心惊,可偏生绾妃淡然处之,好像用这种语气同皇后说话已是家常便饭。

    她虽不希望绾妃和祁王的风头太甚,却也不愿女儿嫁过去之后还要看别人的脸色。这么一比较,她倒宁可女儿嫁得风风光光的。总之今日弄了这一出,韩氏对于绾妃的印象也好了几分,心里也想着:不管绾妃是什么名声,只要能护住她的女儿就足够了。

    韩氏瞧着女儿的脸色有些不大好,便将人送回明澜小筑之后,让丫鬟们好好照看着。

    沈妩躺在榻上,想着之前傅湛看她的眼神,一时心里就堵得慌。她也不明白,之前还笑着将她抱起折梅花,回了席上,就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沈妩正愁着,却听得立夏问道:“姑娘,这梅花搁在这儿行吗?”

    沈妩侧过头看了一眼插在青玉缠枝莲纹花瓶里的那枝梅花,点了点头道:“嗯,搁那儿吧。”

    其实方才她的确是给沈妙折的,可想着这花也算是傅湛帮她折的,送给沈妙有些不妥,这才过去又重新折了一枝送给了沈妙。

    沈妩起身走到花瓶前,瞧着这红艳艳的腊梅,闻着这腊梅的幽香,一时心情也好了一些。只是想着傅湛忽冷忽热的态度,便觉得那厮简直是莫名其妙。

    沈妩不再想了,便在榻上睡了一会儿。

    这一睡也不知睡得多久,只觉得有些咳了,准备摇银铃唤立夏,迷迷糊糊间,她瞧着榻边坐着一个人。沈妩当即就吓了一跳,正想喊人,却听得那人压低了嗓音道:“阿眠,是本王。”

    傅湛!

    沈妩本就因为傅湛有些烦心,如今这傅湛却又主动寻来了,一时更是恼火,忙起身用被褥将身子裹得紧紧的,气得小脸煞白,厉声道:“你出去!”

    傅湛瞧着小姑娘这般模样,也没有像平日一般哄她,而是静静的盯着她的脸。其实今日这件事儿也算是极小的事,可偏生令他心里不舒服。傅湛看着小姑娘气鼓鼓的脸,干脆脱了鞋上榻。

    沈妩有些被吓到了,“你……你下去!”

    可是傅湛根本就不听他的话,他霸道的上了她的榻,隔着被褥就将她抱进了怀里,脸贴着脸,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沈妩翕了翕唇想骂人,可感觉到他脸上冻得厉害,一时也有些心软,只静静靠在他的怀里不说话。

    只是沈妩明白,傅湛根本就不尊重她。娘和她说过,之前爹爹虽然爱慕她,却也是极守礼的,甚至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沈妩闻着傅湛身上淡淡的药香味,只觉得傅湛这个人有时候太讨厌,可她偏偏就会心软。

    而傅湛也想了许多。

    傅湛想,他到底喜欢她什么?她的确长得好看,可年纪这般小,就算再好看,也是个小姑娘。有时候见她恼着他厌着他,他心里也不舒服,可偏偏还是死皮赖脸放不下。小小年纪就把他迷得七荤八素了,以后若是再长大一些,还不知道是如何的风采。

    抱了一会儿,傅湛的气也有些消了。

    只当她是年纪小不懂事,他毕竟年长她几岁,大度一些也就算了。而且他明白小姑娘心里还是有他的,来日方长,以后自然会慢慢对自己上心。

    沈妩也没有想到,傅湛这大白天的来她卧房,就是为了抱一抱她。可傅湛的确什么都没有做,没有亲她也没有摸她,只抱了她半刻钟,然后就乖乖的下榻穿鞋。

    沈妩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可瞧着傅湛静静的穿鞋,倒是一点儿没有留恋的意思。

    沈妩想,她若是贞烈一些,方才也不该这般顺从的被他占便宜,所以这会儿说什么都是来不及了。她不晓得傅湛在外头待了多久,可瞧着他浑身冰冷,脸这般冷,手估计也冷得厉害。沈妩便也也不忍心,遂犹豫着将被褥中的汤婆子拿了出来递给了傅湛,“喏,你先捂捂手吧。”

    傅湛刚想说不用,一抬头便瞧见了妆奁旁青玉缠枝莲纹花瓶中插着的那枝腊梅。

    他一时愣了愣,目露诧异,之后才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勾了勾唇,然后利索的把刚穿好的鞋重新脱了下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