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52章 :折梅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一时倒也没有人敢说话,毕竟这宫中贵人们的事情,谁人敢掺和?倒是一侧的徐贵妃开了口:“也是,绾妃妹妹当真是个有福气的,竟有这般美貌聪慧的儿媳,当真是让人羡慕。”

    徐贵妃穿着一身碧霞云纹联珠对孔雀纹锦衣,外头罩着一件八团喜相逢厚锦镶银鼠皮披风。这徐贵妃本就身子娇弱,自生了晋王傅沉之后,越发显得弱不禁风。

    只不过大抵男人都喜欢娇弱可人的女子。徐贵妃容貌虽不是最出众的,可这份楚楚柔弱则是旁人无法效仿的。沈妩站在梁皇后的身前,可谓是胆战心惊。这三位宫中贵人之间自有一番矛盾,可眼下拿她当枪使,倒是有些殃及池鱼了。

    可沈妩又想,等她嫁了傅湛,她自然也算不得是无辜的池鱼,而是同绾妃同一战线。

    绾妃接过品香手里的汝窑天青釉茶盏,玉指纤纤,豆蔻艳丽,只优雅的浅啜了一口清茶,这才细细打量沈妩。沈妩容貌出众,皇后会注意到她不难,可今儿沈妩打扮的素净,明显就是不想出风头,居然还比她拎了出来。

    说实话,自打上回儿子解释过之后,绾妃对于这个准儿媳也少了几分成见,眼下看着她举止落落大方,没有一丁点儿怯场,倒是难能可贵,一时心里也满意了几分。

    她晓得,沈妩的母亲韩氏虽不是定国公府的当家主母,却也是自小就受过极好的调|教的,这教出来的女儿虽然娇了一些,可还是识大体的。

    绾妃弯了弯唇:“姐姐客气了,不过我瞧着我这媳妇儿的确不错。”她顿了顿,看着徐贵妃秀丽的脸颊,浅浅一笑道,“晋王一表人才,姐姐也该好好打算打算了。”

    徐贵妃回之一笑。

    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绾妃又冲着沈妩道:“还杵在这儿做什么,皇后娘娘这梅园的梅花可是晏城最好的,今日来了不少小姑娘,你也不用拘得太紧,跟着你五姐姐一道去逛逛得了。”说着,绾妃冲着梁皇后笑了笑,“姐姐,你说是不是?”

    对上绾妃这双顾盼生辉的丹凤眼,只觉得这么一个温婉的女子,怎么瞧着越来越气势慑人了。不过梁皇后到底是一国之母,自是从容淡定,笑着从腕间褪下一个金镶玉手镯给沈妩戴上。

    沈妩侧过头看了一眼绾妃,见她没什么表示,便对着梁皇后道:“臣女谢皇后娘娘赏赐。”

    梁皇后端着笑意,抚了抚沈妩的手背,瞧着这一身冰肌玉骨,一时倒有些羡慕。若是她也有这般的美貌,兴许皇上对她就不会这般不冷不淡了,“去吧,今年园子里的腊梅开得最好。”

    得了特赦令,沈妩便同沈妙一道去梅园。

    走到远处,沈妩才用手抚了抚心口,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拧着眉道:“五姐姐,可吓死我了。”

    不过是虚惊一场,而且绾妃如此护着沈妩,就算是皇后也不敢轻举妄动。这会儿沈妙倒有些羡慕沈妩,毕竟这绾妃娘娘对沈妩的态度,可是把她当成自己人了。沈妙面颊染笑,清秀的小脸极是端丽,安慰沈妩道:“六妹妹你方才表现的极好,没出一点儿错。”

    沈妩心道:若是闹了笑话,回去之后娘指不定怎么说她呢。

    沈妙喜梅,而这满园的腊梅开得极好,沈妙自是看得目不暇接。两人逛了一会儿,却听得韩氏身边的丫鬟知会沈妩,说是晋王和祁王也来了。沈妙和沈妩本就不是来出风头的,而沈妩也不想见到傅湛,索性也就不去了。

    沈妙瞧着沈妩这般的心性,不由得心中一阵好笑。

    方才这梅园之中赏花的世家姑娘这会儿都往原处走去,一眨眼这偌大的梅园之中就只剩下了沈妩和沈妙以及两人的丫鬟。沈妩见沈妙瞧着这些梅花,却没敢摘,便寻思这替她折一枝。沈妩环视四处,看到远处的腊梅开得更艳,便拢了拢斗篷朝着前头走去。

    她走到一颗腊梅树下,看了看周围没有人,这才挑上了最好的一枝,踮起脚尖折梅。

    只是沈妩高估了自己的身量。

    她生得娇小,这么一够,还真有些够不着。沈妩正发愁叹了一口气,又试了一次,却还是没够到,这才恼得跺脚。可偏生她性子倔强,不晓得换一枝,如此不依不挠,被人看见了,肯定会觉得这小姑娘委实娇憨可爱。她重新踮起脚,将手伸得长长的,可到底还是差了一点,就在这时,沈妩突然身子一空,发现自己的身子被凌空抱起。

    沈妩吓了的脸都白了。

    她赶紧低头看去,对上傅湛俊美的脸,这才松了一口气,红着脸道:“傅湛,你快放手!”这里可是皇后娘娘的梅园,今日来了这么多的世家姑娘,若是被看见了,那她可就糟糕了。虽说她与傅湛快成亲了,可到底还尚未成亲。而且在成亲前的这段日子,更是不宜见面。

    傅湛抱着小姑娘的双腿,抬起头道:“你折了本王自然就放你下来。”

    一时沈妩也不敢多说什么,赶紧利落的折了一枝梅花。傅湛也如她所言,这碗就将她放了下来。这么一落地,沈妩在傅湛的面前就显得娇小玲珑,身量才刚到他的胸膛。傅湛低头看着小姑娘手里红艳艳的腊梅,想起方才她那副滑稽可笑的模样。

    他就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见她一次一次的尝试,却又倔强的不肯放弃。

    最后,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傅湛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含笑道:“方才怎么不过来?”他和傅沉一到,就有不少小姑娘回到自己母亲的身边,却是含羞带俏偷偷打量他和傅沉。换作以前,他自然不会在意,可晓得今日她来了,这才下意识的朝着两侧看了看。

    可是小姑娘却不在。

    沈妩如实道:“五姐姐说,今日这赏梅宴是为晋王选王妃的,我瞎凑什么热闹?”

    对于沈妩的这个回答,傅湛倒是颇为满意,他亲昵的捏了捏小姑娘的鼻尖,轻笑道:“的确,有夫之妇不该招蜂引蝶。”

    这话沈妩却不爱听了,她侧过头狠狠瞪傅湛一眼,心想:谁是有夫之妇?谁招蜂引蝶了?!沈妩不想和傅湛多费唇舌,便想走,可傅湛却是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他瞧着她手上的玉镯子,忽的敛起了眉。

    沈妩正要发怒,见傅湛瞧着她手上的镯子瞧,这才解释道:“这是皇后娘娘赏赐的。”

    傅湛“嗯”了一声,却没有松手的意思。他抬眼看着小姑娘姣好的面容,道:“既是皇后赏赐,收着便是。”以后嫁了他,她自然要接触皇宫里的人。不过傅湛还是有些不放心,便继续问道,“皇后可有为难你?”

    傅湛好声好气的和自己说话,沈妩倒是有些不大习惯了。她想把手抽回来,可傅湛偏偏又捏紧了几分,沈妩无奈,这才没好气的道了“没有”。不过夸了几句而已,自然算不上为难,况且又绾妃在,她更加觉得自己不用担心了。说完了,沈妩又抬眼看着傅湛道,“你放手成不成啊?”

    “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傅湛从善如流的松了手。

    好在傅湛还算不糊涂,在这梅园之中,也没有做出什么越距之事。沈妩见沈妙在寻自己,赶紧拿着梅花去往回走。

    傅湛看着穿着藏青色织锦斗篷的小姑娘,娇小的背影颇为可爱,这才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四弟,在看什么呢?”

    听到声音,傅湛敛了笑回头。

    只见穿着一袭深紫色锦袍的晋王傅沉朝着这边走来。晋王傅沉不过比傅湛长了半岁,也是生得一副极俊美的容貌,而且气质温润,身上特有一股皇室罕见的洒脱。他瞥见那斗篷一角,便知是今日来赏梅的女眷。只不过傅沉知道他这个四弟对于女色不敢兴趣,如此看来,方才那位姑娘,便是定国公府的六姑娘沈妩。

    傅湛道:“见这满园梅花,心情有些大好。”

    傅沉却笑道:“我看是四弟你人逢喜事精神爽吧。”

    傅湛弯唇一笑,“彼此彼此。”

    沈妙见沈妩终于回来了,这才担心道:“六妹妹你到哪里去了?”这里可是皇宫,不是随便能乱跑的地方。

    沈妩扬了扬手中的腊梅,笑道:“我给五姐姐折梅去了,给。”

    沈妙倒是有些惊喜,不过这是皇后娘娘的梅园,她们擅自折梅,恐怕有些不妥。沈妩知道了沈妙心里在顾虑什么,便眨了眨眼睛道:“我瞧着皇后娘娘宽厚大度,不会吝啬这一枝小小的梅花,五姐姐不用担心。”

    觉得沈妩这话说得在理,沈妙也没有说什么,便笑吟吟收下了沈妩手里的腊梅。

    觉得时辰差不多了,两个小姑娘才去了原处。沈妩远远瞧着傅湛还未走,而徐贵妃身旁坐着那个高大男子,大抵就是晋王。沈妩没敢抬头细看,只跟着走到了自家娘亲的身边。

    傅湛抬眼,眉眼处染着笑意,是一副难得的好心情,这副模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快成亲似的。可瞧见沈妙手里的那枝腊梅,便不悦的敛了敛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