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51章 :儿媳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的生辰过后不久,这年底就快到了。

    她爹爹沈仲钦早就得了假,一家人自是可以好好聚聚。不过沈仲钦是个宠妻的,一得空便喜欢和妻子黏在一起,以往韩氏自然也是面露欢喜,由着沈仲钦的性子,可今年刚得了一个大胖孙子,真热乎这,哪里有空搭理他呀?

    沈仲钦很是不满,却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同孙子吃醋吧?

    沈妩瞧着自家爹爹一脸的吃瘪样,亦是暗自偷笑,只觉得爹爹和娘亲感情真好。不过睿哥儿生得虎头虎脑,的确是个惹人疼爱的,加之这是韩氏的头一个嫡孙,自是当成宝贝疙瘩。连沈妩都想着,兴许在娘的心里,这睿哥儿都看得比她这个女儿重要了。

    沈妩毕竟是个小姑娘,一贯被父母娇宠,眼下突然冒出一个小侄儿分了娘亲的宠,她心里自是不是滋味儿。不过只要一瞧见这白白胖胖的小侄儿,见他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沈妩自己都觉得疼不够,也难怪韩氏当成宝贝了。

    只是如此一来,沈妩倒是有些明白容璎对容琛的占有欲了。

    可不得不说,容璎有些太过了。

    年前的这几日定国公府热闹的紧,沈妩本身就是个爱热闹的,自是欢喜不已。除了每日去老太太的存善居请安,沈妩便和沈妙在一块儿学习女红。沈妙是个处处都拔尖儿的,这女红也是顶顶出众的。沈妩瞧着沈妙正在绣荷包,突然想到了什么,似是随意道:“霍将军回晏城就在这几日吧?”

    说起霍承修,沈妙绣着荷包的手顿了顿,点头道:“嗯,玉璇说快了。”

    按照年纪,沈妩本应该在沈妙出嫁之后再和傅湛成亲了,可她生辰过了没几日,宫里便来了消息,说是嘉元帝亲自命人挑了黄道吉日,让她同傅湛成亲,那日子就定在了三月十六,这让沈妩顿时有些措手不及。沈妙同霍承修两人这亲事还没正式定下来,这么一来,肯定不可能赶在三月十六之前成亲的,而且沈妩也不愿沈妙因为自己的缘故仓促成亲,毕竟这亲事可是姑娘家的头等大事儿。

    只是这霍承修一回来,两家估计就开始合八字了。

    毕竟是极好的姐妹,沈妙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侧过身对着沈妩道:“六妹妹,我瞧那祁王是个正人君子,六妹妹嫁过去不会吃亏的。”

    “五姐姐……”沈妩嗔了一句,自顾自绣着手中的荷包,心里却嘟囔道:那是因为五姐姐你没有看过傅湛无耻的样子。

    不过说起傅湛,的确如她所料——这段日子傅湛的确没有来找过他。只是沈妩觉着他估计也不敢来找她,生生把成亲的日子提到这么前面,害她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先前她还以为最起码也得等到下半年。

    只是说实话,沈妩的心里头也有些担心。毕竟这王妃不比寻常人家的主母,那可是皇家的儿媳。一想到绾妃,沈妩便忍不住蹙起了眉。沈妩一脸烦恼放下手中的针线活,双手托腮道:“五姐姐,其实我一点儿都不想嫁人,我想和二舅舅学画。可是我若是成了祁王妃,就不可能再跟着二舅舅学画了。”

    这话说得倒是。

    沈妙也是见过沈妩的画的,之前是灵气十足却毫无章法,眼下经过韩先生的指导,这画艺进步的极大,连韩先生也不吝啬夸奖说她是个好苗子,可惜发现的太晚了。喜画之人却不能跟着自己喜欢的画师一块儿学画,而是要同一般的贵妇那样学着持家,的确是可惜。

    “我明白六妹妹的意思,只不过六妹妹也要记着,这成亲之事并非只是两个人的事情,你的一言一行可关系着祁王府和定国公府两家人,可不能再使小孩子脾气了。”沈妙端出一番姐姐的姿态。

    沈妩点了点头,冲着沈妙笑道:“这个我晓得的。”沈妙素来优秀,最近又跟着她的大伯母学习管家,以后嫁到了康王府,也是不用担心的,肯定受婆婆喜欢。反倒是她,若是将那一大堆家事交给她,她肯定是一时毫无头绪。虽然她不想承认,可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嫁过去之后,那傅湛就是她的依靠。

    如此一来,沈妩便有些后悔,若是之前她能同沈妙一般多学一点,兴许眼下也有些底气。

    可如今也是为时已晚的。

    ·

    绾妃重获盛宠,颐华宫上下皆是扬眉吐气。

    嘉元帝宠爱绾妃二十载,岂是这一点点小事就能影响得了的?之前皆道绾妃气数已尽,失去了嘉元帝的宠爱,而近日嘉元帝去徐贵妃的锦绣宫频繁,还以为是徐贵妃终于熬出了头,踩到了绾妃的身上,却不料还是活生生宰了一个跟头。

    深宫里的事儿,谁又说得准呢?

    嘉元帝对于这些闲言碎语自是有些耳闻,那日他从徐贵妃的寝宫里出来,转而去了绾妃的颐华宫,对于徐贵妃来说,可是生生打脸。可偏偏徐贵妃毫无怨言,还每日亲自煲汤送来御书房。嘉元帝伸手揉了揉眉心,一时心中有些心烦意乱。徐贵妃他是断断不能辜负的,而且绾妃本就是徐贵妃的挡箭牌,他又怎么可以因为绾妃而冷落了徐贵妃?

    如此一来,嘉元帝心里便有了主意。

    嘉元帝身旁的李公公瞧着嘉元帝今儿翻了徐贵妃的牌子,这才心中暗叹一声。李公公跟在嘉元帝身边这么多年,自然是晓得嘉元帝心里在想什么。徐贵妃固然温婉柔善,可绾妃又有哪一点输给徐贵妃了?瞧着如今嘉元帝因为绾妃之事而烦心,他这个当奴才的也跟着着急。

    “皇上昨日同绾妃娘娘说过,今日要陪娘娘一块儿下棋。”李公公提醒道。

    嘉元帝愣了愣,看着李公公道:“是吗?”语罢又想了想,才道,“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只是今日若再去绾妃那儿,恐怕徐贵妃那里也不好交代。嘉元帝认真斟酌一番,最后还是决定徐贵妃的锦绣宫。

    颐华宫内,品香听到消息,便对着绾妃道:“娘娘,皇上今日去了徐贵妃那儿。”

    绾妃看着棋谱的手稍稍一滞,之后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对着品香道:“本宫知道了。”算着日子,的确是该去徐贵妃那儿。

    品香见自家主子一点儿都不放在心里,一时心里更是着急。这些年来,皇上对她家主子是什么态度,她如何不知道?只不过她们只是奴婢,这些事情也管不着。可她晓得,但凡自家主子上心一些,皇上不可能还留恋徐贵妃。

    只是——

    品香瞧着二十年来容颜都鲜少变化的绾妃,心道:皇上又如何配得上她家主子?

    绾妃一点儿都不念着嘉元帝,只觉着嘉元帝不来她这儿,反倒是清闲的很。之后见品香有些支支吾吾,便凝眉问道:“还有事儿?”

    品香道:“三日后皇后娘娘的赏梅宴,不但请了定国公府的大房蒋氏,而且还请了二房韩氏。”

    绾妃将手中的棋谱搁到一旁的小几上,一时便有些纳闷的。这赏梅宴,邀请的都是晏城有头有脸的贵妇,携着自己的女儿亦或是年幼的哥儿姐儿,之前这蒋氏和她的女儿沈妙也是来过几回的,不过韩氏却不曾来过。她年轻的时候同韩氏也见过几次面,是个容貌出众的世家姑娘,这些年过得也是安逸,她倒是极羡慕她的日子。

    韩氏来了,自然也会带着沈妩一道来。

    毕竟沈妩快嫁入皇家了,这宫里自然也要露露脸,虽说是定国公府二房的姑娘,却也是身份尊贵的嫡女,这般藏在家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沈六姑娘容貌不佳呢。绾妃是个疼儿子疼女儿的,之前对沈妩诸多不满,那些不满也是表现在脸上的,而这会儿她早就将沈妩当成了儿媳,自是也一块儿将她护在羽翼之下。

    这儿媳若是有错,她自然不会吝啬责骂,可若是被旁人欺负得去了,那她庄绾也不是吃素的。

    品香又道:“据说这次皇后娘娘想着给晋王挑选一个王妃。”

    晋王傅沉比傅湛大半岁,过了年也就是二十了,这亲事还没定下倒是有些稀奇。只不过傅沉之前出征过几次,这些年却是卸下军务当了个懒散王爷,日子过得极是潇洒。傅湛虽是弟弟,按理说应由上头两位皇兄先成亲的,可这两位皇兄对自己的亲事如此不上心,一个风流花心,一个闲云野鹤,傅湛的亲事自然也不能拖了。

    晋王傅沉虽说是徐贵妃的儿子,可皇后却是嫡母,这亲事由皇后张罗也不为过,而且这般费心思让晋王自己选王妃,也算是极上心了。皇后是个有手段的,这些年绾妃虽然备受隆宠,也其中的真真假假,外人兴许不知道,如皇后这般聪明的,自是一眼就看出来了,所以才会百般费心的给傅沉选王妃。

    在皇后的眼里,恐怕早就认定了傅沉就是未来的太子吧。

    绾妃心道:但愿只是选王妃,若是在她儿媳身上弄出什么幺蛾子,那她绝对不能袖手旁观。

    ·

    这一日一大早,沈妩便起来梳妆打扮。

    往年都是她的大伯母蒋氏和沈妙一块儿进宫出席赏梅宴的,今年皇后娘娘居然在请贴上又添了她娘亲的名字,这倒是有些奇怪了。只不过人家可是皇后,让你去你又怎么能不去?

    不过昨晚听沈妙说,这赏梅宴明面上是赏梅,实则是给晋王傅沉选王妃。她和沈妙虽正值妙龄,却都是定了亲的,不过府中也没有其他适龄的姑娘了,今日她们自然是要去的,只需打扮的低调一些便可,这么一来明眼人就知道这两位姑娘都是名花有主的。

    沈妩穿着一身蜜合色绣折枝堆花锦袄,髻上簪着玉兰花珠钗,甚至连口脂也涂得极淡,不过偏生她模样生得明媚,就算没有外物修饰,也是明滟滟的。

    韩氏瞧着女儿的这副打扮极为满意。

    这定了亲的姑娘,自然要学会低调。不过韩氏也有些失落,这女儿的模样刚刚长开,正是最爱打扮的时候,也是怎么打扮就怎么漂亮的时候,却让她打扮素净,实在是太过委屈了。

    可韩氏想着,女儿马上能精心打扮,风风光光出嫁了,眼下这赏梅宴又算得了什么呢。

    沈妩瞧着自家娘亲一头乌发梳成精致的发髻,髻上簪银镀金嵌宝玉蟹簪,穿得端庄又体面。沈妩心道:娘瞧着这般年轻,又有谁能看出是已经当了祖母的?

    沈妩同韩氏一道出了定国公府,上了去皇宫的马车。马车内韩氏叮嘱这沈妩一些该注意的,沈妩只觉得这些话已经听了八百遍了,便也有些烦了,只敷衍的“嗯”了一声。

    韩氏却板起脸,道:“你呀,长点记性,不然叫娘怎么放心你?”过了年就要嫁人的姑娘了,还是这么不让她省心。

    沈妩忙道:“娘,女儿知道了。进宫之后,女儿一定少说话,成不成?”沈妩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扯着韩氏的衣袖。韩氏拿这个女儿没辙,到底是心疼的,这么娇声软语,心都酥了,自然是不生气了。

    马车很快到了皇宫,韩氏和沈妩从马车上下来。蒋氏回头唤了一声韩氏,两位母亲走在前头,一对姐妹花则是跟在后头,沈妩侧过头瞧着同样打扮素净的沈妙,便冲着她眨了眨眼睛。

    沈妙回之一笑。

    皇后梁氏已经四十了,虽然保养得当,可到底是上了年纪的,再厚的脂粉也遮不住她脸上的细纹。沈妩跟在韩氏身后行礼,却也按捺不知好奇性子,抬头瞧了一眼,她见坐在皇后身边的绾妃穿着妆缎狐肷褶子大氅,衬得这张白皙精致的脸颊越发的娇小红润,比着满园子的腊梅还要娇艳,越发觉得这身坐主位的皇后不能看了,另一边的,沈妩也大抵想到了这位便是徐贵妃。

    皆道徐贵妃是个温婉娴静的女子,眼下一瞧还真是。徐贵妃的容貌的确清丽出众,可也是一个二十岁儿子的母亲了,瞧着自然不似年轻姑娘一般肌肤雪白,面色红润。

    这么一瞧,这绾妃的容貌的确是好太多了。

    一时,沈妩对于上回自家娘亲说得那番话产生了怀疑:这般有韵味的美人儿,嘉元帝对绾妃真的一点儿感情都没有吗?

    正想着,却瞧着皇后看了一眼韩氏。皇后认识韩氏并不稀奇,毕竟之前韩氏和绾妃都是晏城极出众的贵女,不过后来韩氏嫁给了沈仲钦,她就没有再注意过了。反正于她而言,只要是不进皇宫的女人,都不用放在心上。

    只是——

    皇后对着韩氏身后的沈妩含笑道:“这位便是沈六姑娘吧,听说模样生得极美。来,走过来让本宫瞧瞧。”说着,还冲着沈妩招了招手。

    沈妩的身子怔了怔。

    蒋氏见沈妩不动,便小声提醒道:“皇后娘娘叫你呢,还不过去。”

    沈妩挪了挪步子,端的一派世家淑女的风范走到皇后面对,对着皇后、徐贵妃、绾妃一一行礼,这仪态举止是挑不出错的。皇后这才看清了眼前这位小姑娘,虽然打扮的不打眼,可这模样却生得极美。饶是皇后这个阅人无数的,也忍不住夸道:“真是个灵气逼人的小姑娘,谁能娶到沈六姑娘可真是有福气了。”

    话落,却听得一旁的绾妃道:“本宫的儿媳,自然是好得没得挑的。”

    绾妃仗着嘉元帝的宠爱,瞧着一个温婉的女子,可却是嚣张跋扈,与皇后素来不合。此刻沈妩才真正领教到了这绾妃的魄力,这样让她相信——之前在华泽山,这绾妃还真不算怎么为难她。

    若她存心要为难,估计也不单单是说一句没教养。

    只是绾妃只不过一个妃位,就敢同皇后这般说话,还自称“本宫”,倒是令沈妩有些担心,便忍不住抬眼瞧了一眼,却见绾妃面容精致,脸上一派宠辱不惊之色,淡定得很呐。

    她这是白担心了吗?沈妩心道。

    只是这时皇后的表情却很是精彩,之前面露欢喜,如今可是一下子就僵住了。绾妃这话的语气,分明就是说——这沈妩是本宫的儿媳,何时轮得到你来评头论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