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50章 :吃味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哪里肯听啊?可傅湛却是个霸道蛮横的,不依不饶的就干脆把人家小姑娘抵到了墙上。背后一阵冰冷坚|硬,沈妩顿觉羞愤,想着今日的事情,干脆抓起傅湛的手狠狠咬了上去用以泄愤。虽说小姑娘力气小,可到底是使出了所有的力气,这一咬还真有些疼。

    傅湛暗道小姑娘可真狠,这副架势可一点儿都不晓得心疼他。

    可他也晓得自己做错了事儿,若是被咬上一口就消气了,那他还是愿意被她咬的。傅湛低头,见她恍惚了一下就松开了手,低着头垂着眉眼,正是一副相当乖巧的样子。

    而沈妩的心里却有些慌。

    虽说傅湛对她一贯是厚颜无耻,可到底是身份尊贵的王爷。他平日里冲她笑,软声软语的,不过就是为了占她的便宜,这会儿她咬得这么狠,若是傅湛真的生气了,还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沈妩吓得打了一个哆嗦,然后转身就跑,而傅湛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人拉到了怀里,道:“跑什么,本王又不会吃了你?”

    傅湛低头凑到沈妩的耳侧,无奈道:“再说了,被咬的是本王,你瞎跑什么?”

    沈妩自知理亏,缄默不语。

    傅湛最不喜欢她低着头不看自己的样子,遂伸手挑起了她的下巴,对上小姑娘这双雾蒙蒙的桃花眼儿,傅湛觉得,就算再生气,只要一看到这双眼睛,就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她。何况,他本就是喜欢她的。傅湛凑上去亲了一口,柔声道:“好了,本王赔过不是了,你咬也咬过了……”说着,傅湛便将凑了过去,道,“若是还生气,便再咬几口得了。不过——本王皮糙肉厚不打紧,若是咬坏了沈六姑娘一口贝齿,本王可就要心疼了。”

    看着傅湛手上血淋淋的牙印,沈妩本是有些愧疚了,因为她没想到自己咬得这么狠,不过一听傅湛接下来的话,沈妩便觉着对于傅湛根本就不用心疼。而且今日他做的事情也太过分了,沈妩想了想,忍不住问道:“昨晚……昨晚你有没有……”

    虽说就算他亲了摸了,这也是过去了,可沈妩还是觉得要问清楚才是。

    傅湛晓得若是自己同她说昨晚亲了她好久,估计小姑娘又要生气了,可若是他说自己什么事儿也没做,小姑娘肯定是不会信的。傅湛想了想才道:“昨晚瞧你醉了,本王就将你抱到了榻上,只不过你死死的抱着本王,本王没办法,这才拥着你睡了一会儿。”

    沈妩哪里肯信傅湛的鬼话?

    肯定是他趁着自己睡着了存心占便宜,一想到昨晚自己和傅湛同床共枕,沈妩觉得刚才那一口咬得还不够狠。沈妩咬了咬下唇,心里气得很,一时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傅湛瞧着这般情形,忙道:“好了,就亲了几下,别的本王可真不敢做。”

    沈妩抬眼,狠狠瞪了他一眼。

    傅湛却是笑笑,伸手捏了捏小姑娘的鼻尖儿,道:“自从上回吃了你送的糕点,本王也就惦记上了,未料今日会在这儿碰到你,你说是不是我俩有缘?”他见小姑娘不吭声,只道她还念着昨晚的事儿,又伸手去扯她的领子。

    沈妩被傅湛的动作吓到了,正欲反抗,傅湛却道:“让本王瞧瞧还有没有印子。”说着便扯开了沈妩的衣领,见她雪白的脖颈上摸了一层厚厚的粉,便晓得估计还没消。傅湛有点儿心虚,忙赔笑道,“谁叫你皮肤生得这么嫩,本王只不过轻轻嘬了一口。”

    好啊,明明是他趁人之危占她便宜,这会儿倒是怪起她来了。沈妩心里固然气,可还是忍不住委屈道:“王爷以后可不可以别这样,我娘……今早我娘问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虽说是有惊无险,可想起来就觉得后怕。

    这般倒是令傅湛不好再开玩笑了,他想告诉她很快就成亲了,根本就不用再考虑这个问题,可见她委屈巴巴,便也是心软的一塌糊涂。傅湛拥着小姑娘的身子,让她静静靠在自己的心口,道:“本王知道了,你娘亲可有说什么?”

    沈妩摇了摇头。

    傅湛松了一口气,其实看着她的模样,他也能猜到几分。傅湛安慰了一会儿,今日也不敢再欺负她,只拿出汗巾递给沈妩,道:“包本王包扎一下吧。”

    沈妩才不想给他包扎,不过瞧着傅湛的手,若是这会儿让出去,恐怕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沈妩念着今日傅湛没有动手动脚,也大度的接过傅湛手里的汗巾,替他包扎了起来。包扎完了,沈妩自然也该走了,虽说同傅湛“私会”已经不是头一回了,可是沈妩还是很抵触了。

    今日是小姑娘的生辰,傅湛也不想再惹她生气。只不过沈妩刚走到门口,却是停了脚步。

    傅湛上前一步,薄唇一弯道:“怎么?舍不得本王?”话虽这般说着,却下意识的往外头看,瞧着一袭白袍的容琛正和妹妹容璎一块儿买糕点。对于容琛,傅湛不可能表现的一点儿都不在意,毕竟若不是因为他捷足先登,说不准这会儿小姑娘早就成了别人的未婚妻子。

    沈妩不敢出去见容琛。

    今日在她的生辰宴上,容璎负气离去,想来容琛这个当哥哥的,肯定是给妹妹专程赔不是来的。她瞧见容琛买了她最爱吃的几样糕点,而一侧的容璎却是有些闷闷不乐。

    容璎穿着一身海棠紫绣梅花洋缎窄裉袄,脖子上挂着赤金盘螭巊珞圈,真是今日来定国公府的装扮。撅着嘴的容璎抬头看着自家哥哥,有些受不住了,这才一把夺过容琛手里的糕点,然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容璎的脾气一贯娇纵,对这个哥哥的占有欲也极强,可到底是侯门贵女,在这地儿做出这般的举动,倒是令人吃惊。好在今日玲珑斋没有什么人,可到底还是令容琛眉头一拧。容琛对于这位妹妹很是头疼,想着今日她居然如此对阿眠,也不晓得阿眠是不是真的以为他给她选生辰礼物的时候没有上心。

    他精心挑选,可晓得阿眠不想见她,便托妹妹带去,不曾想到妹妹居然将礼物掉了包,以他的名义给阿眠送了一根金镶红宝石梅花簪子。他晓得妹妹太过胡闹,便想着买一些阿眠最喜欢吃的糕点,然后带妹妹一道去定国公府给阿眠赔个不是。容琛看着散落在地上的糕点,遂令一旁的贴身小厮容青又买了一份。

    “哥哥!”容璎伸手抓着了容琛的衣袖。

    容琛近日来瘦了许多,可看着则越发的俊逸沉稳,他不好在这种地方和妹妹闹下去,便好声好气道:“待会儿去国公府,你可别再胡闹。阿眠素来脾气好,可你……”

    这话容璎倒是不爱听了,抬起头道:“哥哥,人家很快就是祁王妃了,你一口一个‘阿眠’未免有些不妥吧?”

    容琛神色怔了怔,却没法反驳。

    的确,以后身份有别,比说是见一面,就算是唤她的时候,也不能如平日一般叫着她的小名儿。容琛只觉得,唤了这么多年的小名,一下子让他改口,委实有些难,而且他根本就不想改口。

    容璎继续道:“这定国公府我不会去,哥哥你也不许去。若是因为一根簪子,沈妩便以为哥哥你是敷衍她,那么这几年你对她的好不都是喂狗了吗?”

    “阿璎!”

    “好了,我不说还不成吗?”容璎的语气软了一些,委屈道,“我还不是为了哥哥你吗?这会儿和沈妩断了来往也好,日后嫂嫂进了门,你全心全意待她一人,夫妻和睦,琴瑟和鸣,这才是头等大事。”说起来,容璎也不大喜欢嘉怡县主,只不过嘉怡县主对她的态度极好,若是日后和哥哥成了亲,大抵也会做个温柔贤惠的妻子,而不是如沈妩一般,生着一张漂亮些的脸蛋尽迷惑哥哥。

    容璎见自家哥哥有所动摇,便继续道:“哥哥,咱们回家吧。”

    容琛看了一眼容青怀里的纸袋子,想着定国公府那位小表妹,再也不是他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只是他晓得,她这表妹素来乖巧懂事,嫁给祁王,也不过是因为皇上赐婚没法拒绝。像她这般性子的人,又岂会愿意成为皇家的儿媳?不过妹妹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今日他去定国公府,除了带妹妹一道去赔不是,最主要的原因,也不过是存着私心想见她一面。

    “走吧。”容琛对着容璎道了一声。

    这会儿轮到容璎开心了,她顿时眉眼染笑,对着容琛道:“哥哥真好。这糕点娘也爱吃,我们买回去给娘吃吧。”说着,便笑吟吟同自家哥哥一道出了玲珑斋,丝毫都没有方才嚣张娇纵的模样。

    沈妩站在里屋内,一时神色有些恍惚。她晓得容琛的性子,所以今日容璎故意捣乱,她其实也没放在心上。这段日子她避着他,就是因为知道了他的心思,如此疏远才可以淡却一些。

    瞧着沈妩巴巴的看着外头,傅湛却是有些不是滋味儿。他嘴角一翘,低头抵着小姑娘光洁的额头,不满道:“你这容表哥的确是个痴情的,不过……你若再这么看下去,本王可就要吃味儿了。”

    沈妩瞧着傅湛近在咫尺的脸,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可傅湛却是心中不悦得很,遂咬了一口沈妩的唇,继续问道:“你倒是说说看,是你容表哥好看,还是本王好看?”

    沈妩抬头瞪了他一眼,傅湛瞧着这双明眸善睐,一时气也消了,只俯身一亲芳泽,然后才肯放沈妩走。

    立夏瞧着自家姑娘衣衫整齐的出来,倒是松了一口气。她一想到今日枕头底下的那根金累丝红宝石石榴花簪,生怕姑娘和祁王再做出什么越距之事。

    沈妩也看明白了立夏脸上的意思,顿时面颊一烫,越发是恼了傅湛。

    不过沈妩又想:瞧着快过年了,傅湛估计也没有什么闲工夫再来寻她了。而且若有下一次,她肯定会将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的,就算傅湛在外头冻成了冰块儿,她也不会放他进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