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49章 :哄人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晓得容璎仍是对她有所不满,这会儿是存心膈应她的,想看她出丑。这事儿倒也没什么,因为她知道容琛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不过眼下容璎将沈妙也牵扯了起来,倒令她有些不舒服了。

    沈妩可以一向护着沈妙这位姐姐。

    容璎如此咄咄逼人,她若是再退一步,估计容璎也不会有所收敛。

    所以说,有时候就是退让,也要看是什么人。

    一侧的沈嫱瞧着沈妩手里的金镶红宝石梅花簪子,一时倒是忍不住弯了弯唇。方才她就瞧出了容璎对沈妩的敌意,却没想到容璎居然会这般不给面子。且不说她有多了解容琛,却也晓得容琛对沈妩自小就关爱有加,每每送得生辰礼物自然也是精挑细选的,今年又怎么会如此大意,选了一根和上回送沈妙一样的簪子?

    只是,她看着觉得舒坦极了。

    沈嫱嘴角翘着,而她边上的温月蓁则是面无表情,只静静站着。

    沈妩看着匣子里的金镶红宝石梅花簪子,面色从容,眉眼染笑,一双妙目眼波流转,是说不出的灵动秀美,小嘴一张,这才不急不缓对着容璎道:“今早老祖宗也送了我一个和五姐姐一模一样的玉镯子,我正喜欢的紧,只觉得唯有这般才没有厚此薄彼。容表哥对我和五姐姐也是一贯疼爱,我这当妹妹的素来有些计较,眼下倒是正合我意。容表哥送了这么精致的簪子,下回我就可以和五姐姐一块儿戴了。”说着,沈妩对着沈妙笑了笑,道,“五姐姐,下回我们一块戴老祖宗送得玉镯子和容表哥送得梅花簪子,你说好不好?”

    沈妩的反应,令容璎面容微微一僵,袖中的手也稍稍紧了紧。

    沈妙接过话茬,莞尔一笑道:“自然是好的,如此一来,就更加像一家姐妹了,看着就亲。”

    沈妩同沈妙的关系素来如同胞姐妹一般,眼下姐妹间的话语神态,更是羡煞了旁人,这般好的感情,在这大户人家可是极少见的。就如嘉敏嘉怡两位同胞姐妹,近来也有些面和心不合,如此越发显得这姐妹之情可贵。

    说着,沈妩将匣子合上,命一旁的立夏拿去明澜小筑,对着容璎道:“上回我瞧见五姐姐的那梅花簪子就喜欢的紧,没想到容表哥这般有心,亏得璎姐姐顺道带来,改明儿我定去宣平侯府看看姨夫姨母。”

    没有预料到是这般的结果,容璎只冷冷哼了一声,然后甩袖走人。

    沈妩倒也没有叫住她,毕竟她可不想再热脸贴冷屁股。容璎走后,明月公主才冲着沈妩眨了眨眼睛,叹道:“这容姑娘脾气可真大啊。”

    明月公主今日难得来,沈妩自是奉为上宾,遂笑了笑道:“让公主看笑话了,我这位表姐脾气素来有些直。”

    这哪里是脾气直啊,简直就是嚣张跋扈。明月公主暗暗想着,她自己也算是脾气不佳的,可平心而论也是极讲道理的。只不过她也晓得这位容姑娘是个恋兄之人,而她也略知沈妩同容世子之间的事情。明月公主打量了一眼这位准嫂嫂,今日打扮的娇美明艳,让人一看就喜欢。

    这般好看的姑娘,配她的哥哥才是极佳的。

    明月公主知道沈妩不想再提容璎的事儿,索性也就不说了,一边吃着牛乳菱粉香糕一边道:“今儿真是好日子,妩姐姐一生辰,我皇兄就被解了禁足,可谓是双喜临门啊。”

    说起傅湛,沈妩心里却恼极了他。

    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想着昨晚那事儿,只觉得若是他还有脸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一定给他好看!好在娘今日没有再问下去,不然她哪里还有什么清白可言?今日早晨醒来虽是穿戴整齐,可谁晓得傅湛昨夜有没有碰别的地方。

    沈妩有些发愁了。

    傅湛这么无耻,她喝醉了,他怎么可能当什么君子?脖子上被他亲了,也不知道别的地方有没有……一想到这事儿,沈妩的耳根子就烫了起来,待会儿回去的时候,一定要仔仔细细看上一遍。

    一说起傅湛,沈妩就脸红了。玉璇郡主和沈妙对视一眼,心里正欢喜着。沈妙瞧着这位六妹妹含羞带俏,越发是漂亮得不成样子。她虽没有对祁王有什么接触,只本能觉得祁王是个值得托付终身之人,六妹妹嫁给了祁王,想来以后的日子也是和和美|美的。

    虽说亲日是沈妩的生辰,大伙儿都是来庆生的,不过也有一些是不待见沈妩的,只不过碍于两家人的面子,这才客套一番。毕竟小姑娘家并非如幼时稚童一般,也要开始为家族考虑。

    而温月蓁的事儿虽然低调,可这晏城哪有不透风的墙?

    只不过晓得这温月蓁要给那风流无度的周世子当妾,还是令人觉得有些可惜。大抵贵族圏的人大多是如此,瞧着比自己可怜的,总会多一点宽容和同情。因着这份同情,便又不少人与温月蓁搭话。

    温月蓁是何等聪明的姑娘,她从这些世家姑娘的眼神和语气中便晓得了她们是如何看自己的,却也生生压着心里的怒火,强颜欢笑,面上端的端庄温婉的笑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多么可亲可近的姑娘。

    ·

    沈妩毕竟是定国公府的嫡女,这次生辰宴的排场原是不会小的,只不过沈妩毕竟是祁王的未婚妻子,眼下祁王这状况不明,嘉元帝的态度也是无人知晓,自然只往低调进行。沈妩是个爱热闹的,跟着韩氏这个娘亲,日子过得也极为讲究,不过大抵是渐渐长大的缘故,便有些懂事起来,对于这些排场并不是很重视,只觉得生辰宴还不如一家人开开心心吃顿饭。

    韩氏却不悦的怨道:“上回你五姐姐生辰这般热闹,国公爷当真是有些厚此薄彼了。”

    瞧着韩氏这三十多岁的人了,而且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今年都当上祖母了,性子却还像个孩子似的。沈妩瞧着忍不住笑,抬眼对着韩氏道:“五姐姐是大伯的亲闺女,自然是不一样的,而且女儿又不在意这些,只觉得再大的排场,都比不上一碗娘亲做得长寿面。”说着,沈妩侧过头看了自家爹爹一眼,一脸欢喜道,“爹爹,你说女儿说得在不在理?”

    沈仲钦自是连连点头,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道:“我们家阿眠说得最是在理。”

    这话把韩氏哄得心花怒放,只觉得这父女俩一搭一唱最是会哄人,可偏偏她就吃这么一套。韩氏瞧着自家夫君还把女儿当成孩子,突然就想起了女儿的亲事,这祁王解除禁足早了一些时日,就说明两人的亲事,估摸着也该往上提一提了。

    “你呀,别把阿眠当成孩子了,等阿眠嫁过去之后,你我就是见了,还得恭恭敬敬唤一声‘王妃娘娘’。”

    沈妩一听便急了,对着韩氏和沈仲钦道:“女儿这不还没嫁吗?就算嫁了,爹爹还是爹爹,娘亲还是娘亲,都是不会变的。”

    韩氏瞧着,心想:傻孩子,这怎么能一样呢?

    沈仲钦却道:“是呀,在爹爹的眼里,阿眠一辈子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沈仲钦也舍不得女儿,只觉得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留不了多久了,心里就肉疼。那祁王虽说是个不错的女婿,可这身份到底有些不大稳妥,而且嘉元帝的态度也是忽冷忽热,若是一不小心如魏王一般被贬去了婺州那种地方,那他岂不是一辈子见不到女儿了?沈仲钦心里有些后悔,若是早一些让女儿同容琛那孩子订了亲,那他也就不用再担心这种问题了。

    韩氏亲自送女儿回了明澜小筑,沈妩瞧着韩氏一出去,便吩咐立夏说要沐浴。她脱了衣裳瞧了瞧自己的身子,发觉除了脖子那一小块红印子,别的地方一点儿痕迹也没有。虽说没有痕迹不代表傅湛没有碰,可这样一来,她倒也有理由自欺欺人一番。

    只是沈妩脱|光了衣裳刚抬脚踏入浴桶,便顿了顿,她抬起脚,瞧见自己白皙如玉的脚背上有一个极淡的红印子。

    若非沈妩的皮肤雪白,这大抵是看不出来的。

    可这会儿……

    沈妩咬了咬牙,心里默默骂了傅湛一句。

    ·

    傅湛知道今日是小姑娘的生辰,那定国公府是极热闹的,不过他这身份不好去,若是去了,以小姑娘害羞的性子,指不准怎么怨她。而且昨晚拥着她睡了一宿,算是极大的报酬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起初只不过是想抱着她暖暖身子,最后却是不肯松手了,若非卫一及时提醒,估计到时候他俩真的要被她屋里的丫鬟“捉奸在床”了。

    他想欺负她,可终究会顾着她的名声。

    他知道姑娘家最在意这些,之前他登徒子般的偷香窃玉,惹得小姑娘避他如洪水猛兽,这会儿他徐徐图之,小姑娘却渐渐放下了戒备,对他也开始上心了。

    这是一个好兆头。

    可傅湛却怨自己明白的太晚,想来她会如此顺从,一半原因是因为她认命了。

    嫁给他,她觉得委屈了,可惜皇命难违,她这不嫁也得嫁。所以说她心里到底还是不愿意的。傅湛心里有些不大是滋味儿,但想着昨夜的软玉温香,还是弯了弯唇,而后才拾掇了一番进了宫。

    颐华宫内,穿着一身镂金百蝶穿花云锦袄的明月公主正偎在自己母妃的身侧,端的一派娇娇女儿态。

    前些日子她担心的不得了,她想去父皇那儿求情,可母妃却拦着她不许去。眼下母妃和父皇的感情又恢复如初,而皇兄也没事儿了,于她而言是一件极大的好事儿。明月公主见嘉元帝今日居然抽空来了绾妃的颐华宫,便是忍不住欢喜。

    嘉元帝最喜欢这个女儿,瞧着明月公主如此的娇憨可爱,遂看着绾妃道:“明月也不小了,是该寻思寻思挑个驸马了。”

    这会儿绾妃却是难得没有附和,只低头瞧了瞧女儿粉嫩嫩的脸蛋,道:“明月还小,再等上一年也不迟。而且咱们明月可是小公主,就算年纪大一些,也是别人抢着要的香饽饽,瞧瞧这小脸,生得越来越水灵了。”

    对于自己的儿女,绾妃不似一般的母亲吝啬夸奖。她觉得女儿好,那便是夸,一点儿都不遮遮掩掩。

    嘉元帝看着绾妃今日妆容精致,脸上的笑容显露出她内心的欢喜,瞧着这张绝色的容颜,一时倒有些出神。绾妃正端详着自己女儿的小脸,却察觉到嘉元帝炙热的眼神,抚着女儿小脸的手顿了顿,却没有回过头看嘉元帝。

    在深宫里待了二十年,若是再不知道嘉元帝心里再想什么,那她可是白活了。

    绾妃弯了弯唇,瞧着明月道:“今儿让你带去的礼物,那沈六姑娘可喜欢?”

    明月公主点了点头,如实道:“妩姐姐可喜欢了,而且还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让我代为感谢。”说起沈妩,明月公主可是喜欢极了,她忍不住说道,“皇兄也老大不小了,妩姐姐过了年就到了及笄的年纪,母妃早些让妩姐姐嫁过来成不成?”

    绾妃也急着抱孙子啊,听着女儿这话,便道:“这得看你父皇的意思。”

    机灵的明月公主立刻侧过头看向嘉元帝,冲着嘉元帝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睛,语气娇娇道:“父皇……”小姑娘的声音娇娇糯糯,尾音拖得长长的,唤得嘉元帝心都酥了。他素来对这个小公主疼爱的紧,瞧着他这般喜欢沈六姑娘,一时心情也好了一些。

    “阿湛的确不小了,朕在他这般的年纪,早就有你大皇兄了。”说起魏王傅沣这个儿子,嘉元帝便皱了皱眉,虽说他一贯不喜这个儿子,可到底是亲骨肉,而且还是皇后唯一的儿子,心里便想着,等过了年,还是把他调回来吧,这件事儿也算是教训过了。

    嘉元帝又道:“朕改明儿就让人去挑个好日子,这宫里,也许久没有办喜事了。”话落,嘉元帝瞧着身侧的绾妃嘴角弯了弯,一时也双眸染上笑意。

    而傅湛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般天伦之乐的场景。嘉元帝政务繁忙,白日里极少会有空来颐华宫,这会儿倒是令傅湛有些愣住,却还是很快回过神,恭恭敬敬冲着嘉元帝和绾妃行礼。

    “起来吧。”嘉元帝淡淡道了一句。

    其实他对这个儿子谈不上多少的喜欢,毕竟在他的眼里,只有徐贵妃所出的傅沉,才是他真正中意的。日后若是他要让傅沉这个儿子继承大同,如傅湛这般足智多谋的皇子,的确是个大患。眼下嘉元帝瞧着傅湛好似瘦了一些,想着他自小体弱,不似傅沉那般身强体壮,还带兵打过仗,一时便更满意傅沉这个儿子。

    “皇兄来得可正巧,方才还提到你和妩姐姐的亲事呢。父皇金口玉言可都说了,会尽快让你娶妩姐姐过门的。”明月公主冲着自家皇兄说道。

    一听这话,傅湛这张面无表情的脸,这才稍稍柔和了一些。

    绾妃瞧着儿子如此开心,一时心里也觉得发笑,如此下去,儿子娶了媳妇儿还不被管得死死的?只是方才皇上只不过说挑日子,这一听便是敷衍的话语,而眼下明月这般一说,想来皇上也当真是“金口玉言”了。其实儿子早些成亲也好,至少那沈六姑娘是个不错的姑娘。只是她怕儿子这性子,以后两人还得好好磨合磨合。毕竟她可打听过了,这沈六姑娘娇生惯养,在照顾夫君和打理后院的事儿上,恐怕有些不如人意。

    终究是没有十全十美的,绾妃也没有多大的失望。

    嘉元帝在颐华宫坐了一会儿之后便去了御书房批阅奏折,而傅湛许久未见绾妃这个母妃,自是同母妃和妹妹好好聚聚。

    这一待便待了一个多时辰。

    从颐华宫出来,傅湛走到宫门口,上了马车之后,才想到了什么,遂对着外头的卫一道:“去玲珑斋。”

    听到自己王爷的吩咐,外头的卫一愣了愣,心道:今儿才刚见过沈六姑娘,王爷难不成又心痒痒了?

    只不过这种话卫一是没有胆子说的,不过主子偷香窃玉,他们这当下人的可就要遭罪了,一想到昨晚在外头待了大半个晚上,卫一就觉得寒风刺骨,只觉得耳边的风都是嗖嗖嗖的。

    马车到了玲珑斋,傅湛一掀帘子,便瞧见了定国公府的马车,一时面露欢喜。

    沈妩自然也没有料到傅湛居来会来玲珑斋,让她几乎以为傅湛是不是派人盯着她了。今日她生辰,娘自是事事都以她,自是得趁着这机会好好出来买东西,毕竟昨日遇上了容琛和容璎,她都没有好好逛。

    这不,宴席一散,她沐浴完换了一身衣裳就出来了。

    不过一想到傅湛昨晚的无礼举止,沈妩便干脆装作不认识他,将手里捧着的糕点塞到立夏的怀里便欲出去。傅湛难得这般好的运气,自然不肯放沈妩走,遂厚着脸皮凑了上去,笑容温和道:“沈六姑娘,今日本王的未婚妻子生辰,想给她买些她最爱吃的糕点,不过却忘了带银子,沈六姑娘可否行行好,借本王一些银两?”

    沈妩以为傅湛会不要脸的直接将她拉进去,不料却来了这一出。

    傅湛又继续不要脸道:“本王那未婚妻子生得娇,脾气大得很。今日本王惹她生气了,也唯有送她糕点消消气,沈六姑娘就当是做件善事帮帮本王。”

    谁生得娇?谁脾气大?!沈妩本就是生气傅湛行事没个正经,害得她都不敢直视自己的娘亲的,又是心虚又是害怕,生怕她再问那红印子的事儿。

    小姑娘不说话了,傅湛才晓得自己闯了大祸。

    这玲珑斋早就是祁王府名下的铺子了,傅湛自然也没什么好顾忌的,只将人拉到屋子里,执起小姑娘的白皙小手凑到嘴边亲了亲,软着声道:“阿眠,不生气了成不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