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48章 :好命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温月蓁看着沈嫱呆呆愣愣的模样,遂轻轻唤了一声:“四妹妹怎么啦?咱们过去吧。”

    沈嫱闻言,侧过头对着温月蓁,闷闷不乐道:“蓁表姐,我有点不太舒服,先回去了,你过去吧。”虽说之前她信心满满,可这会儿她是真的走不过去。

    温月蓁看沈嫱便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便抓住她略显冰冷的小手道:“四妹妹心里念着的事儿,我自然是晓得的。别看六妹妹眼下这般风光,不都是因为老祖宗的疼爱,将她视作掌上明珠,这才有这般精致华美的珠宝首饰,打扮得漂漂亮亮……”

    沈嫱虽然不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却明白沈妩的命真的生得比她好。

    沈妩自小就是顺风顺水,周围人全都围着她团团转。生得好,这也是一种本事,她不但是老祖宗的心肝宝贝,而且二叔和二婶都是极疼女儿的,一贯将沈妩娇养着。偏生沈妩又继承了韩氏的容貌,老天爷不但给了她嫡女的身份,又毫不吝啬的给了她一副绝世容颜。

    而她呢?

    她生来就是一个庶女,爹爹草包风流,哥哥也是一个德行,所以她娘亲早早就失了宠。可就算娘亲得宠,爹爹在定国公府也没有什么地位?准确的说,整个三房在定国公府也没有什么地位。这么一来,她拿什么同沈妩比?之前她一直处处和沈妙较劲儿,可她也明白,沈妙根本没有将她视作对手,压根儿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她辛苦了这么久,熬坏了身子,这些年过得十分的累,而沈妩却是好好的——明明样样不如自己,可偏生有这么多人喜欢她。

    沈妩是定国公府的嫡女,而且此刻又是祁王的未婚妻子,那就是未来的王妃。虽说之前祁王被皇上禁足,可这会儿不过两个多月,皇上又解除了祁王的禁足。这件事情,晏城一大早就传开了,定国公府自然也早早的收到了消息,就是因为这个,今日定国府上下都十分欢喜。眼下定国公府同祁王府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所以说祁王被解除了禁足,对于定国公府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而且绾妃也重新得到了皇上的宠爱,兴许这祁王以后真的会被立为太子也说不准。

    那个时候她又拿什么跟沈妩比?

    她的亲事,老祖宗和林氏毫不关心,她娘亲又是个没有地位的姨娘,自是管不着。上一回她无意间听到,那林氏只说随便寻一户体面的人家嫁过去得了,她当时就气得恼火。

    姑娘家的亲事是顶顶重要的,怎么能随便寻一户人家?

    至于这位蓁表姐,她也是替她不值。若不是因为这身份,像她这般品貌俱佳的姑娘,怎么说得当个大户人家的主母。而眼下出了这事儿,便也只能当妾室。而她呢,以后若是被林氏随便安排许给了庶子,那在沈妩的面前还要矮上一截。

    那时候她怎么受得了?

    沈嫱要走,温月蓁也没有拦她。只一回头便看见了宣平侯府的容璎,容璎今儿穿着一身海棠紫绣梅花洋缎窄裉袄,下边儿是一条翡翠撒花洋绉裙,脖子上挂着赤金盘螭巊珞圈,正是一副贵女的派头。容璎瞧着眼前这两位,漂亮的丹凤眼含着笑意,难得亲切地朝着沈嫱唤了一声:“四姐姐。”

    沈嫱是晓得容璎的性子的。平时里看她的时候都是眼睛长到脑袋上的,根本不把她看在眼里。而这会让却是热情的同她打起了招呼,沈嫱倒有些不习惯了。

    只是容璎生得聪慧,知晓沈嫱自小就同沈妩不对盘,只不过那时她心里念着:身为庶女,竟然和嫡女对着干,当真是蠢到家了。可眼下她不喜沈妩,而看她们的样子便知晓她们二人也讨厌沈妩。

    讨厌沈妩的人,便是和她同一战线的人,她自是放低姿态以礼相待。

    容璎朝着两位小姑娘:“咱们一块儿过去吧。”

    这么一来,沈嫱也没法拒绝,只回过头看了一眼温月蓁。而温月蓁只是双眸含笑,而后拉起沈嫱的手道,“四妹妹,咱们走吧。”

    三个花一般的小姑娘朝着院子里走去,瞧着的确是秀色可餐。

    沈妩看了一眼,心里也没什么感觉。不过今天是她生辰,所以不想闹出什么事儿,只起身看着沈嫱她们唤着:“璎姐姐,蓁表姐,四姐姐。”

    在场的小姑娘看着容璎对着明月公主行了礼,一时有些纳闷——今日是沈妩生辰,为何只有容璎一人而没有她的哥哥容琛?

    以往沈妩同容琛这位表哥关心极好,不禁令人猜想着这两家日后兴许会成为亲家。只不过眼下沈妩被赐婚,而容琛却是十八尚未定亲事,这般看来倒有一种沈妩攀上祁王这根高枝儿,然后一脚将可怜的容世子踹来的意思。而眼下容璎对沈妩的态度如此冷淡,更是让人觉得这个猜测极有可能。

    只是,容世子可是晏城出了名的翩翩佳公子,气质儒雅,温润如玉。

    晏城自然不乏青年才俊,可大多数模样生得好看的,身份却是矮上一截,亦或者是身份尊贵的,但是其貌不扬的或者是长相平平,又譬如是魏王周世子这般生性风流的男子,在品行上又严重的问题。年轻的小姑娘,最是喜欢俊美的男子,如容琛这般温润的君子,更是大多数小姑娘心目中的佳婿。

    虽说沈妩做得不对,可这事儿若是真的落在自己的头上,也是难以抉择,毕竟祁王和容琛这两位可是没得挑的。再说了,这亲事又不是沈妩能做主的。这么一来,小姑娘们对沈妩也只剩下了羡慕。

    这都是命啊。

    ——不是谁人都有这么好的命的。

    容璎上前打了招呼之后,便同坐在一旁的嘉敏嘉怡两位县主打起了招呼。在平日里容璎一贯是待人冷淡疏离,哪里会主动跟人打招呼?所以在这晏城闺女圈的名声也不好,人际关系也不好,愿意和她亲近的,也都是因为她的哥哥容琛。而这会儿,倒是有些稀奇了。

    而这厢,明月公主对着沈妩小声道,“之前我偶然间听我姑母说起,大抵是要给嘉怡表姐说亲,据说是瞧上了容琛。”

    宣平侯府若是同长公主府结亲,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可这会让沈妩一听容琛也要说亲了,都是有些愣住,只觉着这事儿来得有些太突然。明明之前大家还是极要好的表兄妹,这会儿就各自嫁娶,以后碍于身份,也不会常见面,再也回不到小时候那般。

    不过瞧着容璎这般的态度,这事儿大抵错不了。况且嘉怡县主在晏城的名声可是没得说的,与沈妙有得一拼。他的姨父姨母会选择嘉怡县主当儿媳,也算是极好的眼光。

    这于容琛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儿。

    再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亲事大都是由父母说的算,父母定下了,容琛自然也是得娶的。而且过了年,嘉怡县主就及笄了,到时候亲事也该定下来了。一时,沈妩觉得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

    沈妩又侧过头瞧了瞧,见容璎同嘉怡县主颇为投缘,那以后容琛同嘉怡县主成亲之后,也不用再担心小姑子的问题。毕竟容琛对于容璎这位妹妹还是很在意的,若是妻子和妹妹不合,那他夹在两人中间的,也会相当为难。

    容璎同嘉怡县主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才想到了什么,她起身走到沈妩身边,道:“六妹妹,瞧我这记性,把正经事儿都给忘了。”

    这么一来,周围人的目光便一下子被容璎吸引了。

    沈妩抬了抬眼,见容璎从身后的绿衣丫鬟手里拿出一个紫檀木小匣子,笑吟吟递给沈妩道:“喏,今儿我哥哥有些事儿来不了,特意让我带来了生辰礼物。”

    是容琛送的生辰礼物。

    一时大伙儿的心被勾得痒痒的,好奇容琛到底会送什么。

    沈妩接过,对着容璎道了一声“谢谢”,然后又道“麻烦璎姐姐代我谢过容表哥”。沈妩没打开看,容璎却道:“我不晓得哥哥送了什么礼,六妹妹要不打开看看?也好瞧瞧喜不喜欢。”

    沈妩拿着匣子的手顿了顿,“嗯”了一声然后打了开来。

    ——里面是一根簪子。

    准确的说是一根金镶红宝石梅花簪子,而眼尖的人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根同上回沈妙生辰容琛送得一模一样。

    容璎佯作诧异,末了才怨道:“我那哥哥也真是个粗心眼,挑礼物也这般随便,瞧瞧,这不是闹出笑话了吗?”说着,她便抬头看了看沈妩的脸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