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44章 :隆宠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因为发生了温月蓁的事情,所以老太太最近也满面愁容,每日胃口不佳,瞧着瘦了许多。

    老太太同陵州的那位老妹子一向可是姐妹情深,她知妹妹最疼爱的就是蓁姐儿这外孙女。如今她辜负了妹妹的嘱托,不但没有替蓁姐儿寻一门好的亲事,还委屈她给周世子当妾室。

    周世子是什么样的名声,她哪里会不知道?

    沈妩知道老太太心情不好,所以每日都过去陪老太太说说话。沈妩也晓得温月蓁心里肯定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当周世子的妾室的,就算是贵妾又如何?说到底不也还是要伺候主母。可是她想着:若非傅湛,那么此刻蒙羞的人就会是自己。

    所以沈妩就觉得温月蓁这是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

    上回听着周王妃的意思,大抵是让温月蓁早些进门。不过老太太觉得,就算是妾室也不能太委屈了蓁姐儿,所以才决定等明年开春之后再让温月蓁体面的出府。

    明年开春沈妩就十四了。

    大齐的姑娘,十四岁就是大姑娘了,可以说亲了。而早一些定下亲事的,就可以嫁人了。以前沈妩一直觉得自己也不过是到了说亲的年纪,离成亲还远着呢,可出了傅湛这一出,那她可就分在了及笄之后立刻嫁人的那一列。

    毕竟她虽小,可傅湛的年纪不小了。

    而且,若非傅湛被禁足,恐怕开了春之后就要忙活起沈妙和她嫁人的事情了,可如今祁王府出了这种事情,这亲事恐怕要再拖一拖,最快也要到明年下半年。

    说起来这事儿也算是有利有弊。

    她本就不想嫁给傅湛,自然是能拖几日就拖几日。而这些日子她也听娘的话,不再和沈嫱她们有什么来往。只不过毕竟是住在一起,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还是会时常碰到。有时候沈妩去存善居给老太太请安的时候,就会看到温月蓁如往常一般陪在老太太的身边,清丽的脸颊带着笑意,似乎并没有因为周世子的事情而郁郁寡欢。

    她知道老太太对温月蓁存着愧疚,而温月蓁这般做,更是让老太太心疼。

    那会儿对温月蓁的一丝丝同情,眼下也烟消云散了。因为沈妩知道——恐怕她这位聪慧过人的蓁表姐,心里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就算温月蓁进了周王府,也不是一个善罢甘休的主,况且周世子如今还没娶世子妃,她这位贵妾下人们也不敢有所怠慢。

    而这些天,韩氏也牢牢管着女儿,生怕女儿再做出什么傻事来。

    沈妩听着韩氏念叨着沈嫱,一口一个蠢货,令她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沈嫱的确是蠢,想出这下三滥的法子对于自己,到时候若是真的害得自己名声受损,沈嫱同为定国公府的姑娘,面上也不会好看。

    沈妩瞧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突然想到那会儿傅湛对她说得话。他说在她生辰的时候会来看她,如今想想显然是大话——嘉元帝分明没有半点解除他禁足的意思,而是完全将这位一贯重视的儿子一下子忘记了一般。

    而近日来,嘉元帝可是冷落绾妃许久了。自打将傅湛禁足了之后,据说是一次都没有再踏入绾妃的颐华宫。

    这二十年的盛宠,也好像说没有就没有了似的。

    沈妩坐在妆奁前的绣墩上,想着这些烦心的事儿,一低头,就看见了上回傅湛送给自己的赤金石榴镯子。

    也不知,傅湛最近如何了。

    ·

    颐华宫

    穿着一袭蓝色宫女服的品香恭敬的站在绾妃的身边,对着正拿着玉梳梳着头发的绾妃道:“娘娘放心,这段日子王爷在府中过得还算不错。”

    这几日嘉元帝一直没到颐华宫留宿,所以绾妃今日也没有刻意打扮,卸下一身的累赘,反倒觉得身心舒畅。她看着镜中素面朝天的容颜,突然觉得有些陌生。她想着这二十年来被那个男人所谓的“宠爱”着,忍不住勾了勾唇。

    若是放在以前,以她高傲的性子是无论如何都容忍不了的,可是当她成了一个母亲之后,却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做任何事情。

    外人皆以为这个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对她情有独钟,荣宠备至,可是只有她明白——皇上的确是个痴情的男子,只不过那份痴情并不是属于她的。大抵是在宫里待的久了,看多了那些昙花一现下场,所以她知道皇上只是拿她当幌子,可只要面上看上去风光隆宠,也就够了。

    她又不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稀罕什么真情?他让自己陪他做戏,护着他想护的,而他给她想要的,也算是两不相欠。

    她也是虚情假意,这笔买卖,说到底她没什么可抱怨的。

    “本宫知道了。”绾妃淡淡道。她知道的事情,她那聪明的儿子不可能不知道,如今不过是一次禁足罢了,她的儿子自然也不会不堪一击到这种地步。

    瞧着绾妃这般道,品香斟酌了一番,又道:“前些日子,沈六姑娘去看过王爷。”

    绾妃的手一顿,听着品香的话倒是有些惊讶。她侧过头看着身边的品香,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品香道:“那会儿王爷胃口不佳,也亏得沈六姑娘特意带了吃的去看王爷,据说两人在院子里吃了一点儿糕点,之后王爷的胃口才渐渐好了起来,最近还特别喜欢吃甜食。”

    听到这里,绾妃倒是忍不住笑了笑。

    从小到大,儿子最不喜欢吃甜甜腻腻的东西,这个她自然是晓得的,这会儿这沈六姑娘倒是好本事。只是这个沈六姑娘,也的确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上回在华泽山,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她“没有教养”,按理说这位沈六姑娘心高气傲,肯定是心里记着的,可眼下她却不顾自己的名声去看自己的儿子。

    说是不感动是假的,这个节骨眼上还去祁王府,不是傻子是什么?绾妃想:毕竟儿子看上的人,那品性也不会差到哪里去。那会儿她也是因为瞧着儿子对这位沈六姑娘如此上心,这才有些不是滋味,遂对沈六姑娘先入为主的讨厌。

    正说着,却听得外头一声“皇上驾到”。

    绾妃愣了愣,没想到这个时候皇上会来。

    不过此刻她也来不及梳妆了,只利落的从绣墩上起身去外头接驾。绾妃瞧着穿着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嘉元帝走了进来,立刻弯下身子:“臣妾恭迎圣驾。”

    嘉元帝看着面前盈盈福身的绾妃,一时有些恍惚。

    这么多年来,他早就忘记了她清丽淡雅的样子,每次他来宫里的时候,她都是浓妆艳抹精心打扮。不得不说,绾妃的确是个绝艳倾城的美人儿,经过打扮,越发是艳光四射让人挪不开眼。可是这会儿,她的身上穿着一袭浅杏色绣竹叶的外衫,乌黑凌虚髻上插着一支玉兰花簪子,一张小脸干干净净的,一点儿脂粉都没有抹,与平素的艳丽截然不同。

    ……这才是她真正的模样。

    嘉元帝怔了片刻,忙将绾妃扶起,声音暗沉道:“爱妃不必多礼,起来吧。”

    绾妃静静低着头,真是一副含羞带俏的模样,等嘉元帝靠近的时候,她的身子才控制不住的颤了颤。她根本不喜欢这个男人的碰触,可是想到自己的儿子,绾妃便生生忍住了心头的恶心。

    是的,恶心。

    她自小喜欢调香,所以对于各种气息尤为敏感,而身前的这位男人,此刻一口一个爱妃,身上却有一股淡淡的梅花清香。

    梅花是徐贵妃最爱的香,眼下这个时辰,想来是刚从徐贵妃的锦绣宫里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