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43章 :打脸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赶到存善居的时候,还没进门就听到了一阵低低的抽泣声。

    沈妩步子一顿,心道这分明是温月蓁的哭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进去,就看见穿着一身湖碧色对襟外衫的温月蓁楚楚可人的跪在老太太面前。

    温月蓁身段纤细玲珑,就算是跪着,也呈现出少女|优美的曲线,加之那张惹人怜惜的白净小脸,的确是男子最喜欢的。

    温月蓁哭得梨花带雨,而沈嫱则是面色苍白地站在一边。

    沈妩知道今日这事儿恐怕不小,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能让一贯从容淡然的温月蓁这般的失态?沈妩想着方才傅湛对她说过的话,知道他肯定会想法子对付温月蓁和沈妩,可到底使了什么法子,她却是不得而知了。

    而此刻,温月蓁穿着一袭碧衣裳,梳着随云常髻,乌亮的髻间插着一支精致的兰花珠钗,显得高雅大方,这副打扮,分明是刚刚从公主府出来的。

    出来之后,她们莫不是没有直接回府?沈妩蹙了蹙眉。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沈妩也不敢上前,只听着温月蓁一边哭一边喊着“姨婆”。

    沈妩看着老太太一把搂住温月蓁,道:“可怜的孩子。”

    这时候沈嫱也看见了沈妩,她见沈妩竟然安然无恙,一时心里很是气愤。方才她们分明看着沈妩从马车下来,见她进了祁王府,可是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马车里面根本就没有沈妩的人影。后来她眼前一黑,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再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周世子对温月蓁无礼,而且那会儿周世子喝得伶仃大醉浑身酒气。

    周世子是个风流不羁的男子,如何的无礼之举,自然是不用多想了。

    她该庆幸的是:幸好发现得早。

    也是那个时候,沈嫱才吓了一大跳,被轻薄的人应该是沈妩才是,为什么会变成温月蓁?

    可是事实已经成定局,她和身后的丫鬟,还有周世子身边跟着的两个小厮都看见了,温月蓁的名声肯定是保不住了。

    她把温月蓁当成亲姐姐,看着温月蓁发生这种事情自然是心里不舒服,一时之间她更是恼了沈妩。可是,温月蓁只是定国公府的一个远方表姑娘,身份摆在那儿,周世子这个放荡花心的纨绔子弟怎么可能会对温月蓁负责?而且温月蓁就算进了们也肯定是当一个妾室,绝对是不可能当世子妃。

    一向淡定的温月蓁此刻也是惊慌失措,她想起方才周世子对她无礼,他的手摸她的脸,嘴里说着下流的荤话,而且还念着沈妩的名字,那浓浓的酒气扑到她的脸上,她光是想想就觉得好恶心。

    她不知道为何会这样……

    今日她见周世子目不转睛的盯着沈妩看,所以才联合沈嫱暗传字条给周世子,便知道今日沈妩会出现在沈妙地方。周世子喝了这么多酒,酒里又加了东西,瞧着沈妩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自然会忍不住轻薄。

    这样一来,沈妩根本就不可能再嫁给祁王。

    可是——

    一时温月蓁心里那个恨啊,不甘心就这样被周世子毁了名声,可眼下说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了。

    沈嫱也是护着温月蓁的,她见沈妩什么事儿都没有,而被轻薄毁了名声的却成了温月蓁,一气之下便将事情说了出来,“老祖宗,今日我同蓁表姐是见六妹妹私下去了祁王府,这才有些担心跟着去了,之后……之后才遇到了周世子。”

    老太太心里本就很生气,听着沈嫱这般说着,一时额头突突直跳,厉声道:“你说什么!”私会外男对于姑娘家的名声会造成多大的伤害,这是人人都心知肚明的。虽说阿眠同祁王有婚约,可这般私下见面,若是被人知道,还不看低了去?

    而且,她怎么可能相信一向乖巧懂事的孙女会做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事情?

    蒋氏也吓了一大跳,只道这沈嫱简直是不要命了,忙道:“嫱姐儿,这话可不能乱说啊!”

    “老祖宗,孙女没有乱说,刚才六妹妹的确去了祁王府。”沈嫱看了一旁的沈妩一眼,一字一句坚定道。今日害得蓁表姐毁了名声,她也不可能让她好过。

    姑娘家的名声最是重要,可她还是憋不住了。

    蒋氏也恼着沈嫱太没有脑子,他们定国公府,对庶女从来不苛刻,这沈嫱眼下是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之前同沈妩发生争执,最后还是沈妩赔的不是,这事儿说出去,外面的人还以为他们国公府是反了反,由着身份低微的庶女欺负嫡女呢。

    只是这话说到这份上,若是说不清楚,那对沈妩的名声影响也是极大,蒋氏想了想,便说:“你把事情老老实实的说一遍。”

    沈嫱跪在老太太的面前,把沈妩如何去的祁王府仔仔细细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就轮到沈妩哑口无言了。她刚才的确是去见了傅湛,这是不争的事实,若是被知道她私会外男,那她的名声就完了,同温月蓁相比,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毕竟温月蓁是被强迫的,而她却是自愿的。

    “阿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贯护着沈妩的老太太也发话了。她见宝贝孙女面色苍白,心里“咯噔”一声,顿时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沈妩死死的咬着唇,一句话也没有说。

    她若是说不是,可沈嫱这般的言之凿凿,恐怕也不会有多少人信她;若她说是,那她岂不是成了一个水性杨花的放|荡|女|子,竟然恬不知耻,做出这等败坏门风的事情来。

    到时候,老祖宗有多疼爱她,心里就会有多失望。

    正当沈妩缄默不语的时候,一旁的立夏却站了出来说,“噗通”一声跪在老太太的面前,道:“老太太,姑娘刚才明明去了想去玲珑斋买糕点,奴婢一直陪在姑娘身边,可以作证。”

    “你是六妹妹的贴身婢女,出了这种事情,你自然也逃不了干系,所以才为六妹妹说话,你的话又怎么能信?”沈嫱道。

    虽说沈嫱不顾姐妹之情,有些咄咄逼人,可不得不说,这番话说得极有道理。

    立夏没有看沈嫱,而是继续道:“若是老太太不信,可以派人去问一问玲珑斋的老板月娘,那里头的丫鬟也可以挨个儿问,而且自长公主府出来之后,姑娘的马车一直停在玲珑斋外头,到了申时才回了国公府。”

    沈妩突然松了一口气。

    立夏在说什么,她是一个字都不知道,可是也能明白这大抵是傅湛安排的。

    沈嫱如何甘心,对着老太太道:“六妹妹的确去了玲珑斋,可是买了糕点之后就去了祁王府,老祖宗不信,可以找来玲珑斋的人问问。”一人可以收买,可沈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可能管得住这么多张嘴?

    虽说这种事情不能乱说,但是还是要弄清楚。蒋氏立刻派人前去,没一会儿,玲珑斋的老板月娘就来了,而且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粗布粉衫、梳着双丫髻的婢女。

    月娘是个三十出头风韵越存的妇人,同夫君一道开了玲珑斋,可夫君却在三年前因病去世,眼下一人打理玲珑斋,而且还开了好几家分店,算是一个让人佩服的奇女子。

    这月娘之前也是大户人家的千金,面对老太太自然也是从容淡定。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老太太没说话,只一旁的蒋氏问道:“今日找月娘来,不过是有件小事想问问月娘。”

    月娘是个聪慧的女子,自然晓得不该多问,只恭恭敬敬道:“不知国公夫人想问什么?”

    蒋氏道:“今日下午我家六姑娘可是去了贵店买了一些糕点。”

    听到这个,月娘含笑看了一眼身侧的沈妩,道:“六姑娘的确来了敝店买了桂花糕和枣泥糕,还在里屋的雅间坐了半个时辰,等吃了大半才出去。那会儿大概是申时了,奴家还想着这小姑娘个子小小的胃口还不错,真是个有福气的。”

    这话一落,老太太松了一口气。

    而一侧的沈嫱却道:“你胡说,六妹妹明明——”

    “嫱姐儿!”三房的林氏赶紧喝道。眼下有外人,这话岂是能随便乱说的?

    月娘弯唇笑了笑,道:“当着老太太和国公夫人的面,奴家哪敢乱说?况且那会儿玲珑斋外面还停着马车,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可以作证。”

    月娘说得坦荡自然,瞧着根本一点儿都不像是胡说。反倒是沈嫱,居然敢如此污蔑自己的堂妹。

    林氏身为沈嫱的嫡母,心里头骂了一声“蠢货”,跟着徐氏这个母亲,养成了骄纵的性格,竟然比嫡女还要过分,今天还出言冤枉沈妩,而沈妩是未来祁王妃,虽说现在祁王被禁足,可谁也说不准以后的事儿,这可是无论如何都得罪不起的。

    而且她心里也偏袒沈妩的,只觉得沈嫱太过分。说句难听的话,就算今日沈妩真的弄出私会外男的事情,说出来对她这个堂姐的名声也是有损的。枉她这些年还日夜勤奋,说什么饱读诗书,简直是个愚蠢到顶。

    她也晓得她是为这位表姑娘抱不平,却也没必要拉自己的堂妹下水,而且……她这般对人家,而人家可是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有说。

    林氏隐隐有些头疼。

    温月蓁泪痕未干,静静垂着眉一个字都没有说。

    她知道自己这辈子肯定完了,可还是不甘心,沈妩这般好好的,而且她知道以祁王这般的能耐绝对不可能因为这次禁足而失去了皇上的宠爱。皇上宠爱绾妃,二十余载,就算之前没有真心,可人心终究是肉做的,二十年的耳鬓厮磨,就算是做戏,也是无人可以代替的。

    所以这位绾妃娘娘在皇上的心目中还是有着特殊的位置,而祁王是绾妃娘娘唯一的儿子,皇上自然会好好待他的。

    温月蓁想着方才的周世子只觉得太过面目可憎,这般的纨绔子弟,让她跟着他,她宁可削发为尼。

    事情弄清楚了,蒋氏赶紧让人将月娘带了出去。沈妩瞧着月娘在自己的身侧走过,却是一眼都没有看她,果真像是一点儿都没有说假话似的。

    沈妩袖中捏着的手缓缓一松,不得不说傅湛想得的确周全。

    温月蓁静静跪在老太太的身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对着老太太道:“蓁儿愿意去庵子,从此青灯古佛,度过余生。绝对不会再影响定国公府。这次是蓁儿不是,有损定国公府的名声,蓁儿心里很是愧疚,希望姨婆不要再为四妹妹的事情苦恼。四妹妹是偏袒我所以才会出言对六妹妹无礼,四妹妹身子骨弱,还请姨婆不要太重的责罚她。”

    她自己受了委屈,却把一切责任都怪在自己的身上,而且还句句为沈嫱这个妹妹求情。

    老太太看着温月蓁如此懂事,一时红了眼,只觉得对不起那陵州的老妹子。老太太叹了一声,将温月蓁扶了起来,叹道:“罢了,蓁姐儿,是姨婆没有好好护着你。”

    沈嫱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只觉得温月蓁对她最好了。

    这府中的姐妹,不管明面上对她如何的客客气气,可到底还是瞧不起她庶女的身份,可这位蓁表姐不会。自己病得那一个月,她几乎每日都来看她,那次她将蓁表姐介绍给孟先生,孟先生忍不住多夸了几句,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蓁表姐却为了自己想着拒绝孟先生收徒的意思,那会儿她心里感动,忙劝着这位蓁表姐不要做傻事,这才同她成了同门师姐妹。

    如今却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自然很是心疼。

    老太太虽然被温月蓁的一番话所感动,但是还是要狠狠责罚沈嫱。毕竟家有家法,如此嫡庶不分,让一个庶女大摇大摆欺负道嫡女的头上,若是不好好惩罚,估计以后还会重犯。

    老太太自然是不肯让温月蓁去庵子的,而沈嫱,自有蒋氏严惩。老太太今儿心烦意乱,这才让所有人都离开了存善居,只将沈妩一个人留下来。

    沈妩知道老太太现在心里很不好受,忙坐在她旁边,抱着老太的手臂道:“老祖宗别难过了,当心伤了身子。”

    老太太晓得沈妩的心里很是委屈,毕竟弄出这种事情,她一个姑娘家最是无辜,而且还被自己的堂姐这般污蔑……可眼下她居然还安慰自己。

    一时老太太心里很是感动,只觉得这个孙女太过乖巧。她把孙女搂在怀里,心疼道:“阿眠,你放心,老婆子我会护着你的,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听了老太太的话,沈妩心里很是心疼。她知道老太太其实最在意的就是温月蓁的事情,可是她也没有想到温月蓁有如此大的勇气,竟然敢说出去尼姑庵当姑子的这种话。

    若是当个姑子,那可是一辈子都不能嫁人了。

    而且这不是闹着玩的。

    老太太安慰了一番孙女,说了一些话,然后由一旁的大丫鬟如意见她扶回了卧房。而沈妩则回了明澜小筑。

    沈妩走到外头,却见韩氏还在等她,一时身形顿了顿。

    沈妩知道今日的事情虽然都会以为是沈嫱的错,可是她瞒不过韩氏这个母亲。方才韩氏看着女儿战战兢兢的表情,心里也猜出了几分,所以才站在一旁干着急,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韩氏跟着女儿一道走在青石铺街的小径上,却没有说任何话语。直到和女儿一道回进了明澜小筑,然后把所有的丫鬟都赶了出去,一脸认真的问着沈妩道:“今日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妩低了低头,老老实实的回答:“女儿……女儿的确去了祁王府。”

    一时韩氏气得简直说不出话来。

    她看着女儿白白净净的小脸,心里想着:那会儿皇上赐婚的时候女儿还闷闷不乐,甚至生了一个月的病。如今却一心偏袒着未来夫君了,她知道那次在明远山庄祁王救了女儿,如此英雄救美,像女儿这般的小姑娘肯定会忍不住芳心暗许,而且祁王模样生得这般好。而眼下做出这般的举止,的确是让她烦心不已。

    她知女儿有情有义甚至不顾自己的名声,要是换作别人,急着撇清关系还差不多,又怎么可能去看祁王?

    往好处想,这般的患难见真情,恐怕以后祁王也会好好待女儿的;若是往坏处想,女儿不顾姑娘家的矜持,在祁王的眼里,会不会成了一个没有教养的姑娘?

    韩氏正犯愁,沈妩忙扯了扯自家娘亲的衣袖,弱弱道:“娘,是女儿错了,女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以后?还敢有以后?!你这段日子就老老实实在明澜小筑,学习女红。学画之事暂且搁一搁,明远山庄这段日子也不用再去拉。”因着祁王之事,韩氏心有余悸,再也不敢把女儿放出去了。

    沈妩凝眉,不知道娘亲为什么会突然发怒?可是跟着二舅舅学画之事,娘一直都非常支持的。

    沈妩今日本就经历了一次胆战心惊,一时觉得有些委屈,而且这时候娘应该安慰自己才是,如此便一脸坚定道:“不,我就要跟着二舅舅学画。”

    女儿这般的不听话,韩氏心里更加的生气,遂说道:“姑娘家好好学习女红就是,你这般胡闹,难道不想以后嫁过去得到祁王的宠爱吗?”

    “娘亲对于女红也不是很擅长,爹爹不是照样喜欢娘亲吗?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的学女红?”沈妩不服气得撅了撅嘴。

    沈妩觉得娘太过于霸道,明明自己不会做的事情却偏要强求她。

    韩氏看着女儿这副模样,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她的夫君是世间难觅的宠妻,而祁王对女儿再好,也终究是一个王爷。嫁过去当王妃,可不是像她这般过着轻松自在的日子,也不是每天作作画享享清福的。

    就说当年的绾妃。

    那会儿绾妃还是名动晏城的才女,和韩氏有得一比。之后韩氏嫁入了定国公,而绾妃这个出自书香门第身份不及韩氏的却进了皇宫。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而且肚子十分争气,一年多就生下了四皇子傅湛,之后又生了一个女儿,儿女双全,实在是有福之人。

    而且这二十年来,嘉元帝对绾妃的宠爱,旁人是无论如何都及不上的,因着这般,就连皇后娘娘都要退让三分。韩氏明白,若是一个男人这般护着女子实属正常,可是这个男人若是皇上的话那就有点不正常,如今皇上对傅湛如此,更能说明——其实皇上最在意的不是绾妃,绾妃只是一个挡箭牌而已。

    至于祁王傅湛,在皇上眼里是如何的地位,又有谁真正清楚呢?

    再说了,绾妃固然盛宠二十年都没有变,而风头不及绾妃的徐贵妃,却在生下三皇子傅沉之后就被封了贵妃娘娘的头衔,这身份地位可是比绾妃还要高上一大截,虽然不似绾妃这般成为众矢之的,却也是深宫之中极受宠爱的女人,而且同皇上更是青梅竹马。如此看来,皇上兴许对这位徐贵妃才是真爱。

    而徐贵妃的儿子晋王傅沉,是一个饱读诗书温文尔雅的男子,之前皇上也赞过,说这晋王傅沉最像他。如今皇上这般对傅湛,兴许是为傅沉铺路。

    沈妩并没有见过这个四皇子,却知他的名声,比起傅湛来还要差一截,可是若是在晏城的贵女圈提上一提,还是有不少小姑娘忍不住议论,皆是对这位晋王傅沉的仰慕之情。

    毕竟这位晋王傅沉,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而且一贯低调。

    听了韩氏的话,沈妩才觉得这绾妃的处境实属不易,娘担心她私会傅湛的事情被绾妃知道,兴许绾妃会越发不待见她。而绾妃为这个儿子付出了这么多,傅湛也是记载心里的,所以根本不可能在绾妃的面前偏袒自己,到时候受委屈的只能是她。

    ……娘这是在为她做打算。

    一时沈妩心头酸涩,自己的娘亲,总归是事事向着自己的。

    韩氏见女儿知错了,就让女儿把今日去祁王府的事情老老实实的都告诉她。

    到了这会儿,沈妩更加不会说傅湛和她做的亲密之事,不然非把娘气疯了不可,所以他只说在玲珑斋买了糕点给傅湛吃。傅湛这几日没有进食,因着这个,她在忍不住去看了看,只不过呆了一会儿就出来了,却不料被沈嫱和温月蓁看到了。

    韩氏知道这件事情肯定和祁王有关。

    祁王护着女儿,自然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影响女儿的名声,而温月蓁和沈嫱二人则是自掘坟墓。温月蓁只是远房的表姑娘,就算名声受损对于定国公府也没有多大影响,而沈嫱却是不一样——沈嫱是定国公府的庶女,如果出了事情那么就会影响整个定国公府姑娘的名声。

    这一点祁王还是做得非常好的,这招杀鸡儆猴实在是高明。

    韩氏心里生气。毕竟周世子这件事情,兴许也是她们二人搞出来。不过她还是对这位准女婿还是很满意,虽然此刻被禁足,但是谁能保证以后呢?

    而且祁王看重女儿,女儿又在这种情况下雪中送炭,便表明了女儿的真性情,就算名声有损,可是在祁王的心里,女儿可是把他当成自己人。

    女儿以后嫁过去,祁王肯定也会好好对她。

    一时韩氏松了一口气,如果今日没有祁王傅湛的话,那么女儿的名声可就完了,这么一想他就恨死温月蓁和沈嫱,自家姐妹都这般简直是太过分了。

    沈妩便笑吟吟劝着韩氏,道:“娘,反正女儿没事儿,娘若是气坏了身子多不值啊,到时候爹爹又要心疼了。”

    “就知道贫嘴。”韩氏忍不住怨道。

    沈妩弯唇笑了笑,知道娘亲心里已经舒坦了。

    韩氏知道自己刚才有些过分了,只不过是她的一时气话罢了。女儿喜欢学画,她自然不会阻拦,却也叮嘱女儿以后不能再同祁王私下见面,要知道男女有别。

    沈妩笑了笑,抱着韩氏的胳膊,娇气道:“娘,女儿知道了,女儿以后一定会好好听话的,这次的确是女儿不好。”

    韩氏这才松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女儿的脑袋,道:“你这两位姐姐实在是太过分了,以后还是远离一些比较好。出了这种事情,也不知她们心里如何抱怨,你的亲事和你五姐姐的亲事别人都眼红着呢。”

    “……你蓁表姐的名声是完了,而三房的那个,这般没有脑子,以后她的亲事,你老祖宗和你大伯肯定也不会护着她。你三叔三婶都是没用的,也不可能替女儿挑选到什么好人家。你呀,以后就离她们远一些。不要再心存善意的,那种人,还不如养条狗来得亲。你可知道了?”

    娘亲会说出这番话,显然是被气得不轻。不过沈妩也明白,这事儿的确是沈嫱做得太过了,眼下她可是一点儿同情都没有。

    至于这会儿,她哪里敢说不知道?

    沈妩点了点头,然后道:“方才女儿去瞧了睿哥儿,还睁开眼睛了呢。娘今天还没有去看过吧?去看看睿哥儿吧。”

    说起睿哥儿韩氏的确是开心极了,心里念着那个宝贝孙子如此的白白胖胖,一时心情也好了,对着沈妩道:“那我就去看看,你自己好好想,反省反省,可知道了?”

    沈妩赶紧点头:“知道了,知道了,娘你去吧。”

    沈妩见韩氏走后,这才坐了下来。

    她想着方才沈嫱和温月蓁,只觉得这两个人真的是太过分。又想到傅湛,虽然傅湛这人讨厌,可是也的确如他所言处处为自己着想,让她根本就不用担心,更加没有因为这事儿而影响她的名声。

    而且还狠狠教训了温月蓁和沈嫱。

    只是——

    这次自己的确也是太鲁莽了。

    下次可断断不能一时心软去见傅湛了。

    ·

    这些日子沈妩一直在府中学习女红,再也没有打听过傅湛的消息。

    不过,宫里的事情还是有所耳闻,绾妃似乎还没有恢复盛宠。

    而沈嫱被罚之后却一直陪在温月蓁的身边,没有再去学画画。想来沈嫱简直是被这位蓁表姐迷了心窍,还真把她当成亲姐妹,却不知那人是如何的利用自己的。

    只是这都是沈嫱的蠢事,沈妩自然不用去关心。

    没过几日,周世子的母亲周王妃来了定国公府。

    周王妃对于自己的儿子一贯宠溺,这个沈妩也明白,因为她娘亲对哥哥也是这般样子,就是因为太过宠溺,才养成了哥哥放荡不羁留恋花街柳巷的性子。

    而周世子,这几年才管起来也是来不及了。

    周世子对温月蓁做的无理之事,虽然没有太过份,可终究是毁了温月蓁的名声,而温月蓁说要去庵子。这岂不是说明他们周世子不负责任?

    周王妃一脸愧疚对着老太太道:“如果温姑娘进府的话我们肯定会好好待她的,毕竟是我那儿子做的错事。”不过温月蓁的身份摆在那儿,虽然和定国公府沾亲带故,却也绝对不够格当正妻的,最多也只不过是个贵妾。

    其实说起来,周王府也是皇亲国戚,以温月蓁的身份,当个贵妾也是有些高攀了。

    总的来说,这周王妃也算是相当的有诚意。

    老太太想了想,还是觉得要问问蓁姐儿的意见。

    虽说是温月蓁的婚姻大事,可是大伙儿都知道,这周世子妃如此的低声下气,若是他们定国公府不答应,而温月蓁执意出家当姑子,那岂不是说——给周世子当贵妾,还不如当姑子?

    那以后还会有谁再愿意嫁给周世子?

    这么一来,定国公府同周王府的关系也会闹僵。

    晏城大户人家之间,就算心存不满,可是明面善还是要顾及一点面子,不宜撕破脸。

    而且温月蓁也只是一个远房的表姑娘,不可能为了她而影响了整个国公府的利益……这之中的孰轻孰重大伙儿都是明白了。

    那日温月蓁如此果决,眼下却要牺牲她的终身幸福。沈妩心道:虽然这个温月蓁自作孽,可是也是挺可怜的,就算温月蓁进了周王府,恐怕日子也不过好过,因为最重要的一点——温月蓁也没有家世。

    而且温月蓁看似是个温婉贤淑的女子,可是沈妩知道她心里比谁都高傲,给周世子当妾室这事儿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可之后却听小满说:温月蓁居然点了头。

    ·

    老太太亲自去温月蓁那边说了,不过言语之间没有丝毫的强迫,完全是向着她自己的意愿。温月蓁听了之后,跪了下来朝着老太太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对着老太太说道:“姨婆,蓁儿愿意给周世子当妾室。不想因为蓁儿怀了国公府和周王府之间的关系。”

    一时老太太心疼的不得了。

    可如今也只能如此了,而且那周王妃也说了,蓁姐儿进门之后肯定是贵妾,不会亏待她的。

    温月蓁哭着扑进老太太的怀里,老太太拥着小姑娘,嘴里念着:“好孩子,好孩子。”

    而原是梨花带雨的温月蓁目露狠色——这笔账,她是永生难忘。

    她知道自己不该任性。

    若真当了姑子,岂不是正合了沈妩的意?那周世子虽然放荡不羁可到底也没有正室。她若进府,以她的能耐肯定会得到他的宠爱。这般斟酌,她宁可进周王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那日沈嫱的时事情虽然没有传出去,可毕竟影响了沈妩的名声,如此一来,蒋氏便想着将这个不省心的庶女随便寻一门亲事早早嫁出去得了。

    这么一来,沈嫱更是为自己难过。可是大房都发话了,这种事情他爹爹和娘根本没有办法做主,又看着温月蓁这般……

    沈嫱越发觉得自己同这位蓁表姐同病相怜。

    沈嫱去了温月蓁的跨院,说起了那日之事。

    那日沈妩明明去了祁王府,那玲珑斋的人居然口口声声说着沈妩一直待在玲珑斋,而自己非但没有坏了沈妩的名声,还被反咬了一口。

    温月蓁早已心知肚明,淡淡道:“那是因为祁王护着,沈妩这枕边风一吹自然是事事都依着她了。”

    如此一来,沈嫱越发恨沈妩了。她看着温月蓁当周世子的妾室,真是委屈了她这位蓁表姐,她忍不住抱怨道:“蓁表姐这般温婉大方的姑娘,那周世子如何能配得上呢?”

    温月蓁一双眸子静静看着窗外,嘴角扯出一丝苦笑,却没有说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