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42章 :甜蜜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小姑娘穿着一身樱红色缎织掐花对襟外裳,乳白色漩涡纹纱绣裙飘逸又灵动,瞧着姿态亭亭,体态纤秾合度,俏生生的小脸好似沾着晨露的牡丹花,又娇又嫩。

    当真是好看得像仙女一般。

    小姑娘眨了眨漂亮的桃花眼,红艳艳的樱唇却是下意识的咬了咬。那是她习惯性的动作,傅湛想着那唇瓣的香软甜嫩,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却仍是端着一派君子风范,只不过一双黑眸却忍不住沉了沉。

    “今日是卫一擅作主张,本王待会儿会重重责罚他,以后不会让他再来烦你。”傅湛一脸认真道。

    沈妩知道卫一是傅湛最信任的贴身侍从,可眼下傅湛都这么说了,估计这惩罚也不会太轻。沈妩是见过卫一的忠心的,自然见不得傅湛对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郎下什么狠手,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看着傅湛道:“你别责罚他,他……他也是关心你啊。”

    傅湛的性子阴晴不定,也亏得有卫一这般忠心耿耿的侍从。

    傅湛知道,姑娘家最是心软,何况小姑娘心里还是在意他的。傅湛喜欢极了她这副娇娇怯怯的样子,遂继续说道:“这次父皇动怒,也牵连了母妃,我的确有些……”傅湛没有继续说下去,可这般的欲言又止,反倒越发衬托出他内心的自责和愧疚。

    沈妩知道,傅湛对于绾妃这位母亲还是极尊敬的,算得上一个孝子。

    绾妃一贯盛宠,那势头就连皇后娘娘都要给她三分面子,眼下为了儿子,却放下一贯的高傲,跪在御书房外向嘉元帝求情。傅湛也是骄傲的性子,是宁可自己受累,也绝对不会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的。

    所以他心里肯定很不好受。

    说起绾妃这个疼儿子的母亲,沈妩便想起了自己的娘亲——她那哥哥一贯就顽劣,隔三差五弄出一些事情来,娘从小到大不知担心了多少回。沈妩一双眸子看向傅湛,见他的确清瘦了不少,身上也没有往日那般咄咄逼人的气势,而今日……而今日他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无礼之举。

    一时,沈妩的心也软了软。

    沈妩重新坐到傅湛的对面,将用纸包着的糕点小心翼翼拆了开来。

    她不晓得傅湛喜欢吃什么,就买了自己平日最爱吃的桂花糕和枣泥糕,“喏。”沈妩递了一块枣泥糕给傅湛,说道,“那我陪你吃一会儿再走。”

    傅湛有些受宠若惊。

    他低头看着小姑娘青葱玉指拿着一块枣泥糕,便弯唇一笑,低头就咬了下去,可想到了什么,他却眉眼一柔,轻轻咬了一口小姑娘白嫩嫩的手指。

    “嗳……傅湛!”沈妩赶紧将手抽了回来。

    傅湛慢条斯理的吃着枣泥糕,瞧着一眼小姑娘含羞带怒的眼神,这才岔开话题道:“阿眠,你今日能来,本王很高兴。你放心,你生辰那会儿,本王肯定会来看你的。”

    沈妩觉得傅湛这人真是爱说大话。

    她生辰在腊月,此番傅湛禁足最快也要到开春,又怎么可能赶得及她的生辰?

    再说了,她才不稀罕他来。她喜欢和爹娘哥哥嫂嫂他们一块儿过,这傅湛瞎凑什么热闹啊?不过沈妩晓得,男人都是好面子的,所以念在傅湛这会儿挺可怜的,这些话她也只不过心里想想,终究没有说出来。

    之前在长公主府,沈妩战战兢兢的,时刻提防着温月蓁和沈嫱,所以也没吃多少东西,眼下瞧着这可口桂花糕和枣泥糕,有些馋了,这才忍不住陪傅湛一块儿吃。其实傅湛并不喜欢吃这些甜甜糯糯的糕点,他的口味偏咸,不过此刻看着小姑娘吃得津津有味,便觉得这甜甜糯糯感觉也不错。

    两人坐在院子的石桌两侧,一块儿吃着糕点,瞧着是说不出的和谐。

    沈妩见傅湛一点儿都不像是两日未进食的模样,这糕点大半还是她自己吃的。不过大抵是有些心软,便也不去计较这些。吃完之后,她从怀里拿出绣牡丹花的丝帕擦了擦嘴,而后才起身道:“不早了,我要走了。”

    傅湛却没有起身,直到小姑娘从他身侧走过的时候,才忍不住长臂一揽,轻轻巧巧将人抱在了怀里。

    这举止瞧着忒熟练。

    沈妩坐在傅湛的大腿上,心里恼着傅湛,暗道自己对傅湛不该心软的。可下一刻却听傅湛一本正经道:“沈嫱的事情,本王会替你处理。”

    当着她的面,傅湛没有客客气气的唤一声“沈四姑娘”,而是冷冰冰的叫着沈嫱,沈妩便觉得傅湛兴许是知道了什么,一时也不挣扎了,只侧过头对上傅湛的眼睛,眨了眨眼睛问道:“王爷可是查到了什么?”

    她一直提防温月蓁,就是担心她怂恿沈嫱做什么蠢事。

    傅湛低头看着小姑娘白白净净的小脸,难得见她一点儿都不挣扎,遂慢悠悠道:“你那堂姐和远方表姐,都不是省油的灯。只是阿眠,有些事情太过下作,若是说出来,只怕是污了你的耳。”

    之前他也是多多少少知道那两位同沈妩之间的事情,不过他看在沾亲带故的份上,这才没有过多计较。如今倒好,都敢明着算计起他傅湛的未婚妻子来了,他又如何能坐视不管?

    沈妩一双好看的桃花眼骨碌碌的转,心里好奇的不得了,只是傅湛不说,她也不好问。

    不过她明白傅湛的能耐,眼下虽然被禁足,可对付沈嫱和温月蓁她们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她怕傅湛这人下手太重,毕竟这两位都是她的堂姐表姐,若是出了什么事,他们定国公府讨不到什么便宜。

    沈妩知道傅湛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便小声道:“让我来处理,不成吗?”

    傅湛听着她娇娇软软的语气,一时倒有些心神荡漾了起来。他拥着小姑娘的身子,没有回答,只看着小姑娘粉嫩嫩的唇,少顷,一低头就将唇压了上去。

    他知道她不喜欢自此太粗鲁,便小心翼翼的亲。

    大抵是刚吃过糕点,小姑娘的唇比往常还要香甜。

    昔日霸道的男人,眼下柔情似水的亲着她的嘴,沈妩一时忘了挣扎,只睁着眼睛看着男人静静闭着的眼睛认真的亲她。她知道,若她是个贞烈的姑娘,此刻应该狠狠的推开他,可是她明白自己的力气敌不过他,挣扎起来吃苦头的还是她。而且,赐婚后的那个月里,她想了很多,她固然不喜欢傅湛,却不得不试着接受他。

    那么,如今眼下他亲自己的时候,她不再挣扎,是不是就算迈出了一小步?

    沈妩的双手紧紧攥着傅湛的衣襟,既不回应,也不挣扎。

    小姑娘乖乖闭上了眼睛,当真是玉面斜偎,檀口津津香送,傅湛心中是欣喜若狂。他的大手托着她的脑袋,一下一下亲着她的嘴,又吮又吸,比之那日在河边头一回的粗鲁,眼下已经进步很多了。

    亲完之后,傅湛满足的喘着气,而小姑娘则伏在他的胸前大口大口的喘气,好似一条脱水的鱼儿,双颊酡红,明滟滟的,胜过雨打海棠,露沾蔷薇。

    傅湛心道:小姑娘的确生得太美,该藏起来才是。

    见她要起身,傅湛却一把扣住她的身子,音色沉哑道:“再让我抱一抱。”说着,他又低头抵着怀中之人光洁的额头。不过小姑娘眉心坠着的珠子有些硌着,傅湛见她疼得眉头一拧,水汪汪的大眼睛泛着水色,忙柔声心疼道,“疼不疼?”

    “你先放开。”沈妩言辞果决道,只不过语气软软,倒像是娇嗔。

    傅湛已经占了便宜了,自然也不敢太得寸进尺。他将小姑娘扶了起来,又体贴的替她整理了一下不算凌乱的发髻,突然想到她马上就要及笄了。

    ——到时候就是他傅湛的妻子,他想怎么亲近就怎么亲近。

    傅湛执起沈妩的手,得意的欢喜道:“我知道,我的阿眠最会心疼人……你放心,这辈子,我都会对你好的。”换作旁人,见他失势,巴不得撇的干干净净,可她却不一样。

    若是平日,不管卫一如何多费唇舌,以小姑娘的性子,是绝对不会过来看他的。

    而今日,她恐怕是担心他心里难受,这才于心不忍。

    以前他费尽心思想要得到她的关心,却不知她心里还是念着他的,若非他太过急躁太过霸道,小姑娘兴许会同他更亲近一些。

    这样娇娇俏俏又善良的小姑娘,值得他一辈子宠着她对她好。

    傅湛又亲了亲她的眉心,有些不舍道:“走吧,我让卫一送你出去。”

    沈妩出了院子,这才停了停脚步,而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仍是烫得厉害。她知道自己不可能一下子就喜欢上傅湛,可是她知道——方才他亲自己的时候,她好像没有像一开始这么讨厌了。

    傅湛其实很好,可再好的人,也是有缺点的。

    而他方才说,他说这辈子都会对她好好的。

    却也明白这只不过是男人最擅长的花言巧语。她也晓得,姑娘家没有不喜欢花言巧语的,会说花言巧语哄姑娘家开心的男子也并非全是花心风流,只是区别在于——这花言巧语,是对一人说,还是对许多人说。

    那傅湛呢?

    那些话,他有没有同别的姑娘说过?

    ·

    沈妩回了国公府,就跑去孟氏那边看睿哥儿。自打有了儿子之后,她哥哥也好像敛了性子,对她嫂嫂好,也不用再由娘亲提醒。

    当爹的男人,心性成熟的也快了一些。

    孟氏见这位小姑子如此喜欢自己的儿子,她这个当母亲的心里也欢喜,只是瞧着沈妩,她便想起了祁王之事。说起来,她本是很羡慕沈妩。可这会儿祁王出了事儿,以后就算解除了禁足,那祁王的地位也大不如前了。这回皇上是念着绾妃才退了一步,可她却听说,皇上待绾妃也疏远了许多。

    自古皆道母凭子贵,可这宫里,多得是子凭母贵。

    孟氏心叹:也不知这桩亲事是福还是祸?

    沈妩不知孟氏所想,看完睿哥儿之后出了孟氏的跨院,便回自己的明澜小筑。哪知刚走到院前,小满这小丫鬟却是神秘兮兮朝着沈妩凑了上来,小声在她耳边道:“姑娘,表姑娘出事儿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