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41章 :可怜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韩氏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可是担心得心肝儿颤了颤。

    之前祁王傅湛那是旁人,这种事情听过也就算了,而眼下却是不同,祁王同她的女儿有婚约,而且还是皇上御赐的亲事,所以这准女婿出了事儿,她这个当岳母的如何会不担心?

    倒是沈仲钦这位岳父大人很是淡定。

    沈仲钦安慰妻子道:“祁王是个有福的,琇宁你不必太过担心。”只不过是禁足三月,比起魏王来,算不得什么大的惩戒,只不过出了这种事情,皇上对于祁王的态度还是会有所改观,而且还会有所提防。其实这未必不是好事,女儿嫁入皇家已非他所愿,若是祁王当上了太子,那阿眠以后的日子岂不是更难过了?

    王爷的身份够尊贵了,要是再抬高一截,那他可是越发护不住宝贝女儿了。

    只是韩氏不得不担心,思来想去,还是急忙去明澜小筑看看女儿。

    不光是韩氏,整个定国公府都好似受到了波及一般。蒋氏也忍不住怨道:“本以为是一门风光的亲事,却不知出了这幺蛾子,若是祁王被皇上不喜,那以后我们国公府……”蒋氏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不过后面的话还是不言而喻的。

    沈伯铮皱了皱眉,倒是没有说话。

    他知道祁王的身份比康王府高出许多,可他就是念着祁王颇得盛宠,常言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是念着这个理,他宁愿同意女儿嫁入康王府。毕竟康王府在皇上眼中忠心耿耿的,这些年在晏城的地位水涨船高,多得是争相巴结之人,虽不是真正的皇亲国戚,却比绝大部分皇亲国戚来得更为风光体面。

    所以这是一桩风光又稳妥的亲事,毕竟他培养妙姐儿这么多年,不可能让她糊里糊涂就嫁人。

    而祁王那边,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却没想到这祸端来得这般快。

    沈伯铮抬眼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不急不缓道:“你就好好督促女儿学女红管事儿,别的不用操心。”

    蒋氏道:“妙姐儿从来都不用妾身督促,样样都是拔尖儿的,明年嫁进了康王府,那亲家公亲家母准是挑不出一丝的错。”蒋氏这话说得颇为得意,她这几个女儿之中,最能耐的便数妙姐儿,先前她还担心国公爷会给妙姐儿寻一门太过高攀的亲事,如今选中了康王府,倒是令她心头一喜。

    ——霍小将军是一个极好的女婿。

    因着这桩亲事,可有不少人家羡慕她们妙姐儿,就连她自己也是面上有光。

    只是沈妩的这门亲事,眼下倒是没多少人羡慕了。

    之前嘉元帝将沈妩指给了祁王傅湛,不知遭了晏城多少姑娘的眼红,可眼下祁王被禁足,这是十八年来的头一回,要知道之前嘉元帝可是很重视这位儿子的。而且绾妃盛宠二十载,如今不也是放下一贯的高傲,跪在御书房外替祁王求情,这才免了祁王更重的责罚。

    出了这事儿,以后祁王的处境还不知会如何。只是有一点能肯定的是,皇上对于这位祁王恐怕早就有些不满了。

    大抵就是此事,沈妩去长公主府替嘉敏嘉怡两位县主庆生的时候,平日里嫉妒沈妩的世家姑娘看她的眼神也多了一些得意。

    有些人呐,就是这样。瞧你风光得意的时候,心生嫉妒,见你倒了霉,却是暗暗欢喜。

    立夏忍不住道:“那周二姑娘孟五姑娘,之前都说对祁王殿下一片痴心,之前还因赐婚之事对姑娘心存不满,眼下倒好,一个个眼睛长到头顶上似的……祁王殿下不过就是被禁足罢了,至于吗?”

    沈妩听了立夏的抱怨,只不过弯唇笑了笑,心里头并没有多少在意。

    而身侧的沈妙见沈妩若无其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沈妙瞧着这位日渐美貌的六妹妹今日穿着一袭樱红色缎织掐花对襟外裳,下身着一条乳白色漩涡纹纱绣裙,额间坠着珍贵的东海明珠,瞧着端丽嫣然,只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嘉敏县主作为小寿星,自是打扮得光鲜明媚。十三岁的小姑娘本就是娇美灵动,何况本就生得一副好姿容,如今瞧着宛如一朵俏生生的海棠花。

    嘉敏县主看到沈妙沈妩两位姐妹花一道过来的时候,不得不叹道定国公府真是好风水,养出来的姑娘个个都是容貌出众。先前沈妩名声不显,她只将沈妙视作劲敌,而今不过短短一年,这沈氏双姝的名头再也不属于那出色的庶女沈嫱,而是这位沈六姑娘沈妩。

    ……沈妩的确生得太美,也太有福气。

    只是那画艺,不知学到了韩先生的几成。

    嘉敏县主虽心仪自己的表哥祁王,听到赐婚的消息也郁郁寡欢了很久,可到底是身份尊贵的县主,如何能在明面上表现出来,遂客客气气招呼沈妙和沈妩,还热情握着沈妩的手说着贴己的话:“之前听说妹妹病了许久,一直想着去府上看看妹妹,却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妹妹瞧着的确瘦了些,身子可好些了吧?”

    沈妩对上嘉敏县主关切的眼神,亦是笑盈盈道:“好多了,劳烦县主挂心了。”

    嘉敏县主点了点头,几位小姑娘一边说着一边坐了下来。

    以前只要沈妙一来,就有好些姑娘围上来,可这会儿却是极少几位客客气气的打了招呼,并未有以前那般的热情。沈妩知道,那是因为恐怕这些小姑娘之中,有一大批都对霍承修有仰慕之情,眼下沈妙同霍承修尚未定亲,可消息却是一早就放出去了,就等着霍小将军凯旋归来,风风光光的定下这门亲事。

    如此一来,当然对她这位有福气的五姐姐心存不满。

    沈妩吃着牛乳菱粉香糕,一双妙目随意一瞥,瞧着沈嫱和温月蓁同嘉怡县主有说有笑,正是一副关系极好的模样。嘉怡县主性子不似嘉敏县主这般沉稳,生得活泼开朗,性子也直,大抵是察觉到了沈妩的目光,便侧过头瞧了沈妩一眼,态度不善,显得傲慢又无礼。

    沈妩没有在意嘉怡县主的眼神,只默默道:这温月蓁真是个有能耐的。

    晏城有身份有地位的世家女,皆是瞧不起像沈嫱这般的庶女和像温月蓁这般身份的姑娘,沈嫱努力了这么多年,也不过是稍稍得到一些另眼相看,而温月蓁却是这么快就融入其中,的确是个了不得的。

    沈妩又侧过头看了沈妙一眼,暗想着:但愿温月蓁不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好在这期间一点儿事情都未发生,连沈妩都觉得自己是多想了。正当一群小姑娘们准备道别的事情,却见门外进来一个穿着一袭紫袍、梳着玉冠,身形高大的年轻男子。

    两位县主过生辰,此处都是一些正值妙龄的小姑娘,但凡有一点儿涵养的男子,都会明白这地儿不应该进来,可偏生就有这么以为没有涵养的。

    “是周世子。”立夏在沈妩的耳边小声道。

    原来是周世子,这倒是难怪了。

    周世子是昭华长公主的侄儿,是个不学无数的放荡子弟,却同她哥哥沈彦杭关系不错。虽然沈妩偏袒自己的哥哥,却也不否认哥哥留恋花街柳巷,那日她嫂嫂孟氏早产,也是因为此事。只是沈妩觉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家哥哥会养成这副性子,同他那群狐朋狗友脱不了干系。

    而周世子就是她哥哥酒肉朋友其中一位。

    周世子一双狭眸朝着沈妩这儿看了一眼,这么一看,就直勾勾挪不开眼了。这般赤|裸|裸的炙热眼神让沈妩一下子想到了魏王傅沣,不由得心生厌恶,蹙了蹙眉低下了头。

    一侧的立夏也恼得拧了拧眉,袖中的拳头捏得咔咔作响。

    其实说句实在话,这位周世子也生得一表人才,只不过生得再好,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子弟,所以眼下都十九了,还尚未成亲。

    嘉敏县主赶紧上前,美眸含怒道:“堂兄,你来做什么?”

    周世子瞧着今日艳光四射的堂妹,目露赞许,仍旧是依依不舍看了一眼沈妩,一双眼睛几乎沾在沈妩身上一般,之后才笑了笑,对着嘉敏县主道:“专程给你俩送生辰礼物来的,瞧瞧喜不喜欢。”说着,便让身后的青衣侍从将那两个紫檀木小匣子递给了嘉敏县主。

    嘉敏县主皱了皱眉,对两份一模一样的礼物有哪个姑娘会喜欢?今日来这儿,不过就是来瞧瞧这些小姑娘,可这里都是一些有身份的世家姑娘,可不能由着他胡闹。嘉敏县主收下了礼物,紧接着忙将周世子撵了出去。

    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众人自然没有放在眼里。

    只是沈妩却有些不喜欢方才周世子的眼神,总觉得这周世子好像是专程来看她似的。

    可是沈妩又想,这周世子同她不过幼时有过几面之缘,近些年可从未遇到过,恐怕是不大可能的。

    从公主府出来,沈妙要去翠珍轩选书,而沈妩却有些不大舒服,这才没有陪着沈妙一起,而是先一步回定国公府。马车行至一处安静的街角,忽的晃动了一下,然后突然停了下来。

    沈妩掀开帘子好奇的看了一眼外头,瞧着那一身青衣的卫一,便隐隐有些头疼。

    立夏却是没沈妩这般的好脾气,撸了撸袖子就下了马车,对着卫一怒喝道:“好狗不挡道,你杵在这里做什么?”

    卫一对这位凶巴巴又武功高强,关键是有后台的立夏姑娘一贯敬而远之,只敢小步挪到马车一侧,恭恭敬敬对着沈妩道:“沈六姑娘,我家王爷两日未进食了。”

    他不吃饭,管她什么事情?

    沈妩没说话。

    又听卫一可怜巴巴道:“沈六姑娘,你就行行好吧,劝我家王爷吃点儿东西。”

    沈妩觉得,以傅湛这般的处境,肯定不会希望自己看到他落魄的样子,所以这次卫一来求她估计不是傅湛的意思。只是她姑娘家,哪里能做出私会外男的事情?先前她和傅湛本就是于理不合了,可那都是傅湛强迫她的,而眼下……

    自打那次魏王之事后,傅湛就对她格外的上心。那日车夫已经遭遇不测,爹娘生怕她出事儿,就选了一个老实忠厚又有好身手的车夫,后来沈妩才知道,这位车夫原来是傅湛安排的。

    所以眼下才会驶到这偏僻之地,让她听卫一这番说辞。

    沈妩斟酌了一番,对着外头的车夫道:“去玲珑斋。”

    卫一一下子明白了,顿时面露喜色,而立夏却是愣住了,侧过头看着沈妩道:“姑……姑娘?”

    沈妩只淡淡道:“别说了,我自有分寸。”毕竟傅湛帮过她这么多次,如今他出了事儿,她这几日心里头的确有些烦躁,若是能见上一面,瞧着他平安无事,兴许也会好一些。

    立夏知道自家姑娘懂得分寸,所以也不敢多言,只提起裙摆乖乖上了马车。

    沈妩的马车走远之后,跟在后头的一辆才探了出来,而里头坐着的,正是沈嫱和温月蓁。温月蓁瞧着沈嫱的脸色,道:“四妹妹看到了吧?方才那位可是祁王殿下的贴身侍从。”

    沈嫱当然明白,忍不住拧眉骂了一句:“不要脸!”

    ·

    沈妩去玲珑斋买了一些刚做好的糕点,然后在卫一的安排下从祁王府的后门进去,并保证不会有任何人会看到她。卫一道:“眼下情况特殊,委屈沈六姑娘了。”

    沈妩心想:难不成若是皇上不禁足,就让她从大门进去?

    这般的大摇大摆,那她沈妩的名声也就不要了。

    只是一进这祁王府,沈妩便被王府之中的格局所吸引,皆道这祁王府奢华精致,是嘉元帝的大手笔,如今一瞧,果真是所言不虚。这里头的亭台楼阁、雕栏画栋,处处透着华丽阔气,不知比定国公府好了多少倍。

    卫一将人领到院前,这一路却是一个人影都没碰上,沈妩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只不过想着方才一时心软才过来的,眼下要见到傅湛了,反倒是有些退缩了。

    自己真是糊涂了,怎么就应了卫一来看傅湛了呢?

    沈妩蹙了蹙眉,她这般的举止,傅湛会如何想她?

    沈妩脚步一顿,想了想便从立夏的手中拿过装着糕点的纸袋子,往卫一的怀里一扔,嘟囔了一句:“我不见了。”

    卫一捧着怀里的糕点,简直如千斤重一般,到了这份上了,说不见,那王爷非把他宰了不可。卫一见沈妩转身,暗道了一声“姑奶奶”,而后赶紧“噗通”一声跪在了沈妩的面前:“沈六姑娘,算小的求您了。”

    沈妩没想到卫一有如此举动,刚想开口说话,却听得身侧的立夏唤了一声“王爷”,沈妩一怔,水眸盈盈,抬头就瞧见傅湛颀长高大的身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傅湛着一身雪色长袍,大抵是在自己的府中,穿得也较为随意,却是别样的风度儒雅。

    卫一见着,赶紧献宝似的将手里的糕点递给了傅湛。傅湛霎时眉眼柔和,看着面前玉质亭亭的小姑娘,当真是又惊又喜。

    他阔步走到沈妩的面前,见小姑娘今日打扮得漂漂亮亮,额间的明珠夺目,却不及她的容貌三分,虽知她是出去做客回来并不是为了他才精心打扮,却还是一阵欢喜,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纸袋子,柔声问道:“给本王的?”

    这还是小姑娘头一回送他礼物。

    不知怎的,沈妩顿觉脸颊发烫,都不敢瞧他炙热的眼神,忙道:“我先走了。”

    可傅湛哪里肯放她走?一把执起小姑娘的白皙小手往院子里走,然后一道坐在了花架子旁的石凳上。傅湛凤目含笑看着沈妩,正是一副心情极好的样子,道:“陪本王吃一会儿再走也不迟。”

    沈妩赶紧抽回手,一脸坚定道:“不成,我要回去了。”

    傅湛知道她今日的举止实属不易,所以见小姑娘站起来的时候,他没有去阻止。瞧着她毫不犹豫的转身欲走,这才放低了姿态:“阿眠,你放心,若是本王真的出事,肯定不会牵连你的,到时候我会想法子将这门亲事取消。”

    沈妩听了步子一顿。

    之后却见傅湛没有再说下去,便忍不住回头看着傅湛。沈妩见傅湛一张俊脸面带微笑,眉眼柔和,只觉得今日这次瞧着格外的可怜,让她一下子想起了那只最爱蹭她脚踝撒娇的元宵,遂蹙眉道:“嗳,我……我没有那个意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