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39章 :狐媚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她的身边还有立夏,傅湛此举也太唐突了。

    可偏生傅湛端得一副云淡风轻的矜贵模样,眉眼染笑,越发是温润俊雅风华无双。立夏也是个有眼力劲儿的,瞧着傅湛如此无礼,便轻咳一声。傅湛松了手,可顿了顿,又将沈妩拉到了一侧的凉亭。

    不过大抵晓得这是佛门圣地,傅湛再也没有任何的唐突之举。

    “王爷,我娘还在等我。”沈妩提醒道。上回的事情她的确感激在心,可还是接受不了傅湛这个毛手毛脚的习惯,好像同她见面,不摸摸她亲亲她就浑身难受似的。

    知晓小姑娘心存不满,傅湛也有些很舒坦。他念着她的伤势,便认真道问:“脖子上的伤好些了吗?”

    今日小姑娘穿着一身浅色的衣裳,衣衫是高领子的,堪堪遮住了那日被簪子刺到的地方。虽说他派人送去了最好的膏药,而沈妩身为定国公府的掌上明珠,在用度上是最好的,他不用太过担心,可毕竟是他傅湛的未婚妻子,关心一下也是理所应当的。

    沈妩点了点头,答道:“劳烦王爷挂心了,已经没事了。”

    姑娘家哪有不爱美的?她本就是容不得一点儿瑕疵的,自然要想法子将脖颈处这难堪的伤痕除去。老祖宗和娘亲将最好的药膏送来明澜小筑,就连她的五姐姐沈妙也特意叮嘱了一番,这段日子要忌口,免得落下疤痕。

    沈妩可是一一记下。

    傅湛薄唇微抿“嗯”了一声,似是很满意她的回答。对上小姑娘水亮亮的眸子,又道:“魏王的事情,你可晓得了?”

    魏王傅沣这件事情闹得这般大,晏城还有谁人不知?

    魏王本就是晏城贵族圏的一粒老鼠屎,不知残害了多少好人家的姑娘,只是迫于他皇子的身份,不敢同他抗衡。可偏偏这次被联名弹劾,嘉元帝这才重罚魏王,将其贬去了婺州收收性子,估摸着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

    她也想过,这兴许是傅湛的所作所为。且不说是为她,也算是替晏城做了一件善事。

    小姑娘眉眼灵动,今日梳着双垂髻,髻上簪着好看的鬓花,端的一副可爱娇美的模样。傅湛眸色一声,想伸手摸摸她的小手,却被小姑娘一下子避过,只抬眼看着他道:“王爷说过的……成亲之前……”

    傅湛晓得她的意思,含笑道:“本王的确说过,可这次本王是来接母妃的,同你只不过是偶遇,你说是也不是?”

    沈妩心想:他这般舌灿莲花,那她还能说什么呢?

    傅湛见小姑娘又不说话了,这才从怀里掏出一个赤金石榴镯子,然后大大方方执起沈妩的小手,戴在小姑娘白皙如玉的手腕子上。沈妩低头看着这镯子,低低道:“我不要……”

    傅湛却象是没听到似的自顾自给她戴上,瞧着小姑娘漂亮的眼睛道:“你放心,若是你母亲问起来,就说是我母妃送的。”

    傅湛每次送东西都打着绾妃的幌子,沈妩也是见怪不怪了。

    她虽然喜欢首饰,也知这镯子怕是有钱都买不来的,可到底不该乱收别人的东西。她想从腕子上褪下来,却被傅湛一把摁住:“从小到大,你收了你那容表哥这么多的礼物,本王送一件又如何了?”

    不知傅湛为何提到容琛,可沈妩却想:容琛是她亲近的表哥,青梅竹马的,送一些小礼物自然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傅湛庆幸小姑娘当时不糊涂,没有接受她的表哥,只是说起来,他的心里还是不舒坦的。只是小姑娘生得太好,觊觎的男子太多。

    “你若不收,本王现在就亲你。”

    沈妩吓得一下子就停下了手,怯怯弱弱的看着傅湛的脸,生怕他在此处做出一些冲撞佛门重地之举。

    小姑娘的反应滑稽可爱,虽然没有如愿亲到,傅湛的心情也颇为愉悦。

    见傅湛还想同她说话,可沈妩却是念着自己的娘亲,她出来这么久,娘估计是急坏了。沈妩欲告辞,而傅湛则是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想法,敛着眉问道:“你就一点儿都不关心本王的伤势?”

    傅湛的语气有几分奇怪的委屈,听得沈妩不由得猛打了一个寒颤。这大男人还有什么好委屈的呀?只不过姑娘家到底是心软,而且傅湛的伤还是为了救她,虽然不问,却也是客客气气道了一句:“王爷平日里注意休息,别太操劳才是。”

    这话听得傅湛有些神清气爽,毕竟从小姑娘嘴里吐出一句关心体贴的话语简直是太难了。傅湛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一双凤目立刻染上笑意,道:“你的关心,本王记下了。”

    如此,傅湛才肯放她走。

    ·

    韩氏的确是派人去寻了。他见女儿平安无事回来,便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若是放在以前,韩氏哪里舍得这般骂女儿,可这段日子女儿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令她日日提心吊胆,生怕今日又出什么事。

    沈妩笑笑道:“是女儿的错,让娘担心了,只是方才遇上了绾妃娘娘,所以……”

    说起来,韩氏满意傅湛这个女婿,却不大满意绾妃这个婆婆。上回在华泽山,绾妃不留情面的说她女儿没有教养,她心里可是气得很。没有母亲是不心疼女儿的,自己可以斥责女儿,可换作别人,她可是受不住。

    所以韩氏顿时面露紧张,忙问道:“那绾妃可有为难你?”

    在韩氏的眼里,绾妃俨然是一个面目可憎的“恶婆婆”,女儿都还没嫁过去,就教训起来了,若是嫁过去了,还不知是一副怎样的光景。

    明白娘亲的担心,沈妩弯唇道:“娘,绾妃娘娘并未为难女儿,而且还因上回的事情有所歉意。”说着,沈妩便执起了手,露出腕子上戴着的镯子,道,“瞧,这还是绾妃娘娘亲手给女儿戴上的。”

    韩氏不傻,绾妃那日对女儿的态度,明摆着就是不喜欢,又怎么可能短时间内发生这么大的改变,不过她想起那个清贵端方的祁王,便想着兴许是祁王在从中调解,让绾妃对女儿有所改观。如此一想,韩氏愈发对祁王这么女婿满意的不得了。

    婆婆和儿媳之间,最重要的还是得看夫君如何处理。

    韩氏本想同绾妃碰碰面,毕竟以后会是亲家。只不过不巧,韩氏前脚刚到紫竹林,便听到了绾妃已经下山的消息。

    韩氏遗憾了一阵,然后携着女儿一道回府。

    ·

    这段日子沈妩算得上是风光体面,而沈妙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至于沈嫱却是忧思成疾。

    本就一张清秀的小脸,这一病就瘦得只剩皮包骨了。阖府上下皆道,这五姑娘以后是康王世子妃,而六姑娘是尊贵的祁王妃,如此喜事,整个定国公府在晏城的地位都会往上拨上一大截,的确是阖府上下与有荣焉的好事,便也鲜少有人关心这位庶出四姑娘的事儿。

    沈嫱躺在弦丝雕花架子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褥,一张小脸苍白如纸,卧房内皆是一股浓重的药味,就算绿釉狻猊香炉内的熏香也掩盖不住这股味道。

    沈嫱突然想起那日在玉茗山庄,那个年轻俊朗的大将军在沈妙差点摔倒的时候虚扶了一把,她站在一侧,便对这位年轻将军一见钟情。说实话,霍承修的容貌身份都不及祁王,可她偏偏就对霍承修上了心。

    温月蓁今日穿着一身浅碧色妆花缎襦裙,随云髻上插着一支玉兰花簪子,裙摆逶迤,莲步姗姗而来。她瞧着榻上病怏怏的小姑娘,不露痕迹的蹙了蹙眉,之后才坐到沈嫱的榻边,目露关切道:“妹妹的身子好些了吗?”

    沈嫱点了点头。

    这段日子,温月蓁看她看得最勤。她是府中的庶女,就算温月蓁真的有意巴结,自然该巴结沈妙和沈妩,而不是自己。所以她对这位蓁表姐心存好感,甚至将她当成了亲姐妹一般。

    “好些了,我娘说,再过几日就可以下榻了。”沈嫱弯唇笑了笑。除去别的不说,眼下沈嫱的确算是一个楚楚可人的清秀佳人,可这份容貌就算不和明艳照人的沈妩比,只同眼前这位娇美的温月蓁比,也是不够看的。

    再好看的美人,若是病成这副德行,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何况是一个本身容貌并不绝色的小姑娘。如此一来,唯有这份娇软无力尚有可取之处。

    温月蓁替沈嫱掖了掖被褥,说了一些贴己的话,又微蹙娥眉叹道:“五妹妹六妹妹皆是春风得意,让人羡慕不已,可是在我眼里,四妹妹才是才貌俱佳的晏城贵女。”

    沈嫱的眸色一顿,知晓温月蓁话中有话,可偏生温月蓁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温月蓁故作后悔,笑道:“我这是担心坏了,这才替四妹妹抱不平,我素来性子直,四妹妹别往心里去。”

    沈嫱想:这阖府上下,还有人会说沈妙沈妩的不是,也唯独只有这位表姑娘了。可温月蓁的身份特殊,实在不宜嚼舌根,这个她心里自然是明白的。

    沈嫱忙握住温月蓁的手,一双眸子晶晶亮的,急切道:“蓁表姐是不是知道什么?”

    温月蓁露出一副为难之色,垂了垂眼道:“四妹妹,我早就将你当成亲妹妹一般,只是……只是我瞧着你眼下这副模样,可是日日心疼。四妹妹是个有才之人,虽是庶出,可品性德容却比定国公府的嫡女还要高出一截。若是外人不知身份,肯定以为四妹妹才是尊贵的嫡女,而像祁王和霍小将军这般的青年才俊,配妹妹才是最佳……”

    沈嫱没有说话,只是被戳中了心思,的确,她做得再多,再怎么努力,终究是个庶女。

    她的身份,根本配不上康王府世子妃之位。

    温月蓁道:“我晓得我不该这般说五妹妹和六妹妹,可是我信四妹妹你。”温月蓁抚上沈嫱的手,认真道,“你可知道,五妹妹这个名满晏城的第一贵女,会做出私会外男的勾当。”

    沈嫱愣了愣,目露诧异。

    这话显然是不相信。

    大抵是晓得沈嫱会是这般的反应,温月蓁继续道,“上回在华泽山,我亲眼瞧见五妹妹同霍小将军私会。”

    沈嫱愣了愣,心中一时激起惊涛骇浪,只翕了翕唇喃喃道:“这……这不大可能吧。”以沈妙的品性,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温月蓁明白沈嫱的心思,一字一句缓缓道:“五妹妹的确是个品性端良的姑娘,可六妹妹却不是。你可晓得,六妹妹早就与祁王暗中来往已久。”

    沈嫱信沈妙的为人,却不信沈妩的作风。这沈妩小小年纪就生得一副狐媚容貌,从小到大围在她身边的男子数不胜数。每每沈妩在玩的时候,她却只能默默的用功读书和学习女红。

    沈妙同沈妩走得近,这一点是不争的事实。若说沈妙是因为沈妩才近墨者黑,那么此刻温月蓁的话,沈嫱是信了一大半。

    她只能私下爱慕,而沈妙和沈嫱却是不顾女子的矜持,私会男子,那会造成眼下的这种结果也是理所当然。

    沈嫱闭了闭眼睛,搁在锦被之下的手紧紧抓着身下的褥子,心里是满满的恨意,而后才睁开眼睛着对着温月蓁道:“蓁表姐,我能信任的人也只有你的。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她喜欢霍将军。

    从小到大,沈妙样样比她高出一截,眼下就连心上人都要和她争。

    ……她不甘心。

    瞧着沈嫱这副模样,温月蓁稍稍弯唇,似是怜惜般拨了拨沈嫱额间的碎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