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38章 :君子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韩氏觉得这一年来女儿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令她终日都惴惴不安的,遂在女儿脖颈处的伤好得差不多的时候,携女儿一道去晏城香火最盛的相元寺礼佛祈福。韩氏信佛,以前经常带着沈妩来相元寺,希望这佛光普照,佑她女儿平平安安。

    沈妩晓得自家娘亲的担忧,心道这段日子的确让她操了不少的心,她心里也有些内疚。为的这些小事儿,老祖宗也没少担心她。

    以往韩氏同女儿来的时候,都会捎上沈妩的嫂嫂孟氏,为的就是希望孟氏能够早些怀上孩子,好让她有孙子抱,毕竟韩氏盼孙子可盼了许久了。如今孟氏怀孕已经七个多月了,韩氏则是金贵的不得了,又怎么舍得让她大老远来拜佛?

    而这平安符,由她来求便可。

    瞧着娘亲和嫂嫂的关系逐渐好转,沈妩心里也欢喜。她那哥哥虽然还是改不了风流性子,可至少收敛了许多。毕竟如今只要哥哥一做错事情,第一个训斥的人便是她娘亲,对于她嫂嫂,简直当成瓷人一般小心翼翼。

    沈妩就想,对于女人来说,子嗣果然是最重要的。

    “娘,女儿去钟鼓楼瞧瞧。”沈妩在禅房用过斋饭,对着韩氏道。

    佛门圣地,鲜少有人会扰此处清静,可沈妩毕竟是个花一般的小姑娘,韩氏有些不大放心,便叮嘱她别走太远早些回来。

    沈妩含笑“嗯”了一声。

    相元寺的钟鼓楼为方形角楼,高约两丈,重檐歇山式,上覆灰色筒瓦,额枋彩绘,建于石砌台基之上。钟鼓楼晨钟暮鼓的礼佛仪式,悠长钟声,闻之让人一时忘却凡尘俗世,返璞归真。沈妩带着立夏行至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上,到了这佛门清净之地,这一颗心也好像受到了佛祖的庇荫,暂时将心头的烦恼抛诸脑后。

    “姑娘不去求签吗?”立夏问道。

    沈妩看着解签处有几个容貌娇美的小姑娘,看着穿着便知是大家闺秀,此刻正拿着签文面色羞赧。这般年纪的小姑娘,大多数是问姻缘,若是她没有遇上傅湛,兴许现在也同这些小姑娘一样红鸾星动,好奇自己的姻缘。

    沈妩敛了敛睫,叹道:眼下她还能求什么呢?

    沈妩本想着用完斋饭出去走走消消食,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见绾妃。

    远远的,沈妩便瞧见今日的绾妃难得穿得素雅,一袭浅杏色绣兰花襦裙裙摆逶迤,可偏生这浅色衣裳越发衬得她的容颜清丽绝色,颜若朝华,比浓妆艳抹更加出尘脱俗。

    绾妃身为嘉元帝的宠妃,今日的排场却一点都不隆重,只带了几个青衣侍从和一个大宫女品香,瞧着与晏城一般的宗妇差不多,所以在场之人也没有因为绾妃的到来而面露恭敬、收声敛息,只不过还是有眼尖之人瞧出绾妃的身份。

    沈妩觉得,绾妃素来不大喜欢她,而且此刻摆明了不想言明身份,她若是贸贸然上去行礼,恐怕会惹得这位绾妃娘娘不痛快。所以沈妩也只不过是站在原地,略微低头,以作尊敬。

    哪知绾妃身边的品香却专程走到她的面前,冲着她笑道:“沈六姑娘,我家主子请姑娘过去。”

    沈妩蹙眉,心道:难道在这佛门圣地,绾妃还要再侮辱她一番不成?

    想起上回在华泽山的事情,沈妩心里便一肚子气。绾妃如此不给面子,想来是极不喜她的品性,而嘉元帝赐婚之事,也不知傅湛事前有没有同绾妃说过,若是没有……沈妩袖中的手紧了紧,心想:恐怕今日的情况会更糟糕。

    不过沈妩也不是胆小怕事之人,很快回神,冲着品香微微颔首,大方得体道:“那麻烦品香姑姑了。”

    品香瞧着沈妩容貌出挑,面若桃李,如明珠美玉一般秀眉清绝,一双妙目如含秋波水水亮亮,明媚的不得了。

    这般好颜色,她家王爷当真是个有福气的。

    而且小姑娘今日穿得衣裳样式普通,连唇上抹得口脂也是极淡的,实在是低调的紧。先前自家主子不喜欢这位沈六姑娘之事,可她却想:这沈六姑娘出身勋贵世家,那教养肯定是顶顶好的,又怎么会像主子心里想得那般不堪?

    如今沈六姑娘端的一副贵女的矜贵风范,越发令她欣赏不已。

    沈妩跟着品香去了绾妃的身侧,绾妃遂未正眼瞧她,可她却不能失了礼数。她刚想福礼,却听得绾妃淡淡道了一句:“陪本宫进去吧。”

    “嗯。”沈妩不作他想,只跟在绾妃的身后一前一后进了大殿。

    这殿中供奉的是文殊菩萨,她明白绾妃是个饱读诗书的才女,拜文殊菩萨也是极正常的。可是她见绾妃一言不发安静的跪在蒲团上,心里还是有些疑惑,绾妃入宫二十多年,却还是保留着一贯书香之气委实难得。

    想到此处,沈妩也跟着跪了下来,双手合十。

    绾妃拜佛一向不喜人跟着,外头的品香见立夏面露担忧,便道:“以往都是公主殿下陪娘娘一道进去拜佛的。”

    此话一出,立夏旋即一愣,诧异得不得了。她侧过头看着穿着一身深绿色宫女服的品香,一下子就明白了。

    只是——

    立夏还是有些不明白。

    这绾妃娘娘怎么会对自家主子突然改观呢?而且……而且方才的态度可看不出一点儿的喜欢啊?

    殿外立夏正担心着,而殿内的沈妩,见绾妃正要起身,便过去将她扶起。

    这番举动这倒不算是刻意巴结,不论怎么说,这绾妃也是她的长辈,她这么做也是应该的。沈妩见绾妃突然侧过头看了她一眼,她以为是绾妃不喜欢她碰,有些想缩回手,却见绾妃一个字也没有说,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将绾妃扶了起来。

    沈妩在定国公府的时候,老太太和韩氏都将她当成心肝宝贝,除了那不懂分寸的沈嫱,还有谁会给她脸色看?毕竟是被娇纵惯了,如今绾妃这副态度,又见自己如此战战兢兢,便有些堵得慌。

    拜完了佛,绾妃虽然没有对她露出一丝笑意,却也没有让她离开的意思。沈妩不好开口说要走,遂陪着绾妃去了放生池,之后又一道去了紫竹林,可这期间绾妃还是没怎么和她说话。

    直到两人在紫竹林间的凉亭落座,绾妃才抬头细细打量沈妩。

    她第一次看到沈妩的时候,只觉得她生得玉颊樱唇,异常美貌,特别是一双眼睛,眉眼灵动,颇具灵气。她那儿子虽说不近女色,可是面对这般容貌的小姑娘,会动心思也极为正常——毕竟男人都喜欢美貌的姑娘。

    儿子惦记这位沈六姑娘,她自然是心里欢喜,想着早些抱上孙子。只是她却没有想到,儿子却是被迷了心窍。她身为一个母亲,自然希望儿子别把女人看得太重;可身为女人,却希望自己的男人待她一心一意。

    只是哪有男人会是一心一意的?

    “是不是觉得本宫很难相处?”绾妃问道。

    安静惯了,突然听到绾妃说话,沈妩倒有些不习惯。她抬眼看着绾妃,倒不会傻傻的说实话,只启唇道:“臣女没有……”

    “好了。”绾妃打断了沈妩的话,微蹙黛眉道,“本宫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必说一些好听的话哄本宫开心。你同阿湛之间的事情,本宫也略知一二,先前的确是本宫以己度人……”

    把她晾了半天,突然又说这种话,沈妩倒有些受宠若惊,不知该如何接话。

    心里却想:这一个两个都是怎么了?

    瞧着沈妩一脸的呆愣,绾妃无奈叹气道:“今后你同阿湛成亲,你若好好伺候他,本宫自然也不会为难你。”她那儿子口口声声说是他欺负这小姑娘在先,若是换个人,估计她会以为是偏袒人家姑娘,可自己儿子的性子她还不清楚?想来这是事实。

    只是当母亲的人一贯很矛盾,小姑娘被儿子吸引,暗中来往,她会怪这小姑娘不矜持没教养;可晓得是儿子缠着人家,小姑娘却是一点儿都不喜欢她的儿子,她心里就越发不舒坦了——像她儿子这般好的男子,哪有小姑娘不喜欢的?所以她会恼着沈六姑娘没有眼光。

    沈妩听了绾妃这话,却是一点儿都开心不起来——这话说得好像她很喜欢伺候她儿子似的。这门亲事说起来不过就是强行嫁娶,傅湛顶着皇家的身份,让她不得不嫁。若是平日,以沈妩的性子,这嘴巴估计都翘得老高能挂油壶了,可是谁让这绾妃是她惹不起的人物?

    所以沈妩没有说话,只静静听着。

    正说着,却见品香走了过来,对着绾妃道:“王爷来接娘娘了。”

    这是搁在平日里,绾妃兴许会觉得开心,毕竟儿子有孝心,日日繁忙却大老远亲自过来接她。可这会儿沈妩在她的身边,她知道儿子兴许是担心自己会为难沈妩,而且此番来了,还能看上一眼心心念念的小姑娘。

    皆道是女大不中留,儿子也是同一个理。

    想到这里,绾妃的心里有些闷闷的。

    沈妩看出了绾妃的不悦,便起身朝着绾妃福了福身,道:“娘娘,臣女的母亲兴许等得着急了,臣女想先走一步。”

    绾妃正想找借口打发,见沈妩如此识趣,便也正合她的意,遂点了点头道:“嗯,去吧。替本宫向你母亲问好。”

    听言,沈妩如蒙大赦,赶紧走出了凉亭,带着立夏一道去后山的禅房找韩氏。立夏也憋了半天,走到半路就拧着眉头不满的对着沈妩道:“姑娘,这绾妃娘娘真会摆谱。”

    她家姑娘何时受过这等冷落?

    沈妩赶紧道了一句“别瞎说”,心里却暗暗赞同立夏的话。不过她明白,盛宠二十载的宠妃,自然有一股娇纵脾气,她娘不也是如此?一贯被爹爹宠着,有时候的确有些蛮不讲理。不过令她惊喜的事,绾妃性子直,其实也没有她想象中的这么难相处。

    沈妩下意识弯了弯唇,而立夏却轻轻扯了扯沈妩的衣袖,提醒道:“姑娘,是祁王殿下。”

    听到立夏的声音,沈妩这才敛了笑抬眼看着远处,见傅湛今日难得着一身深蓝色锦袍,正朝着她走来,还冲着她笑。他生得俊美无双,瞧着面如白玉,朗月星眸,这副皮囊完全挑不出一丝的错。

    而且今日傅湛头上戴的发冠还是上回从她手里夺过去的那个,沈妩心道:傅湛身为王爷,难不成还会在用度上被苛待不成?竟连个发冠也买不起。

    或者,是另外一个原因。

    只是沈妩不敢继续想下去。

    沈妩本就为了不想同傅湛碰上,这才找借口离开,却不料偏偏还是碰上了。一时沈妩不知该进还是该退,却见傅湛早就阔步朝着她走来,而且还厚着脸皮装出一副偶然碰见的样子。

    事到如今,沈妩哪里还不了解傅湛?细细回忆那次明远山庄之事,傅湛怎么如此巧合遇上,分明就是他最爱玩的把戏——守株待兔。

    他要装,她就陪他一起装。

    沈妩欠了欠身,恭恭敬敬的对着傅湛行礼:“臣女见过祁王殿下。”

    可是沈妩忽略了极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傅湛是个厚脸皮的,他见沈妩端出一副大家闺秀又好似同他不是很熟的样子,便顺势执上她嫩如青葱的玉手,轻轻一捏,温柔含笑道:“沈六姑娘不必多礼。”

    说着,沈妩便察觉到傅湛很是熟稔的摩挲着她的手背。

    一下一下,面上君子,实则无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