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36章 :赐婚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静静跪在地上,待听到“特赐婚于四皇子傅湛为正妃”之时,一张小脸瞬即惨白一片,甚至都忘记了接旨。直到魏公公提醒了三次,沈妩才颤颤巍巍伸手接过圣旨。

    傅湛……

    沈妩没有想到,皇上居然会下旨将她赐婚给傅湛。

    这会儿沈妩心里不舒坦,可阖府上下却是与有荣焉。

    傅湛怎么说也是大齐四皇子,十六岁就被封为祁王,嘉元帝还赐了一个极为奢华的府邸。虽道祁王身处风口浪尖,惹人妒忌,可这十八年来,还不是照样过得顺风顺水,所以晏城还是有许多世家姑娘削尖了脑袋欲进这祁王府的。

    沈妩身为定国公府二房嫡女,这身份配祁王算是高攀了,而且如今皇上亲自赐婚,是何等风光之事?

    沈伯铮看沈妩的眼神也有了一些异样。

    沈妩生得貌美,本就是一把极好的利剑。如今皇上赐婚,对于定国公府来说,便是天大的荣耀。之前魏王曾不经意间对他提过沈妩,那会儿他心里就暗暗记下。虽然魏王名声不好,可好歹也是皇上的嫡长子,就算没有被封为太子,这身份也是极高的。

    他虽有意,却也晓得二弟疼爱女儿,从小打大就一直捧在手心里,视作掌上明珠。其实说实话,他二弟这边还不算难处理,只是老太太那边有些棘手——谁人不知这老太太最疼沈妩这个孙女。魏王的风流性子老太太也是知晓的,所以是绝对不可能同意让沈妩嫁进魏王府的。

    魏王风流成性,又生性龌龊。曾经对犯了错的妾室,更是用了“骑木驴”的残忍手段生生将人折磨死。他不大喜欢沈妩,可到底也是他的亲侄女,自然舍不得她嫁给这样的人。只是权衡之下,还是定国公府最重要——只要和皇室攀上了关系,他们定国公府也跟着沾光。而魏王也对他透露过,会请旨让皇上赐婚。

    只要皇上赐婚,就算二弟和老太太再如何不舍,这亲事都是无论如何都拒绝不了的,不然就是抗旨,那就会牵连整个定国公府。

    所以今日赐婚的圣旨突来,他原以为是赐给魏王,却不知是祁王傅湛。

    沈伯铮也是松了一口气,心道:嫁给祁王,总比嫁给魏王要好。

    而沈嫱和温月蓁二人,看沈妩的眼神充满了羡慕和嫉妒。沈妙却是有些心疼,只道像沈妩这般娇滴滴的小姑娘,如何能适应得了王府的日子?不过沈妙也庆幸祁王傅湛是个洁身自好的男子,后院清静,可饶是如此,谁能保证以后也是这样的?

    沈妙蹙了蹙眉,心头担忧更甚。

    韩氏和沈仲钦当场就愣住了,前几日还刚提过祁王,眼下居然就赐婚了,实在是太突然了。韩氏心里是中意祁王的,可沈仲钦还在考量,毕竟是女儿的终身大事,必须稳妥,而且祁王的身份摆在那里,日后若是对女儿不好,他们又能如何?

    一时沈仲钦心里暗暗发愁。

    众人皆是道喜,毕竟姑娘家没有比嫁入皇家更加体面的亲事。定国公府六位姑娘,三位已经出嫁,虽然个个都嫁得不错,却也不及王妃的身份来得尊贵。

    魏公公走后,老太太将沈妩搂在怀里,心里可是一个劲儿的心疼。沈妩这会儿也愣愣回过神来,只一双妙目尚且恍惚,强颜欢笑冲着老太太唤了一声:“老祖宗。”

    老太太“嗳”了一声,之后才细细端详孙女的小脸。虽说赐婚这事体面,可她又想:祁王过了年就十九了,这孙女哪里能留两三年,估摸着及笄之后就要成亲了。

    沈妩心里的确是委屈的,可在老太太面前,还是面带微笑。

    蒋氏倒是一脸欢喜,忙在一旁安慰道:“阿眠能嫁给祁王当正妃,可是天大的喜事,老祖宗应该开心才是。”

    宝贝孙女要嫁人,嫁得还是皇家,叫老太太如何能放心,又如何能开心?

    老太太没说话。她晓得孙女的性子无论如何都不适合皇家的。可圣旨已下,这亲事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老太太固然难受,也只能摸了摸孙女的脸,只是心里却是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搞得好像沈妩明日就要出嫁似的。

    同老太太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沈妩便跟着韩氏一道回了明澜小筑。

    一路上,韩氏没问,沈妩更没说话。

    到了里屋,韩氏才含泪执着女儿的手。韩氏面露担忧,可翕了翕唇,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原以为女儿应该是喜欢祁王的,可这会儿赐婚的旨意一下,女儿却没有一点儿开心的表情。在韩氏的眼里,祁王算是极好的女婿,最大的不好就是身份太高了一些,怕女儿嫁过去压不住。

    “阿眠……”

    沈妩抬头看了一眼韩氏,也没有再掩饰自己的情绪,只垂了垂眼道:“娘,我有些不舒服,想休息一会儿。”

    韩氏点了点头,叮嘱屋里的四个丫鬟好好照顾沈妩,之后便出了明澜小筑。沈妩进了卧房就将门阖上,这才忍不住落了泪。她以为傅湛对她皆是虚情假意,所以只要她忍到他的新鲜劲儿一过,就不会再受纠缠,可今日却下旨给她和傅湛赐婚。

    偏偏她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她不喜欢傅湛,日后若是嫁了他,她这辈子就算是毁了。与其这样,她倒不如嫁给容琛,至少等个两三年容璎就出嫁了,她若是能好好侍奉姨夫姨母,想来他们也不会太为难她。可傅湛呢——她不喜傅湛,又为绾妃所恶,况且绾妃对她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日后嫁了过去,恐怕她做再多的事情,在她的眼里,也是一个“没有教养”的姑娘,怕是一辈子都会被看低。

    沈妩开始想象同傅湛成亲后的日子,越想心里就越难受。

    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说轻薄就轻薄,说成亲就成亲。

    ·

    自打沈妩被赐婚之后,阖府上下对她更是恭敬。毕竟等她成了祁王妃,那身份可是要高上好大一截,。

    因是沈妩的亲事已定下,沈嫱沈妙也要开始说亲了。

    沈嫱同沈妙都心仪霍承修,可是康王府这么高的门槛,怎么可能让沈嫱这个庶女当世子妃?而且那日康王府的老王妃就来了定国公府提亲。

    康王府看中的是沈妙。

    虽然康王府的身份比不过皇家,可众皇子中,魏王傅沣风流性子,祁王傅湛已被赐婚,晋王傅沉也有婚约在身,而赵王傅澈才不过十二。沈妙身为定国公府的嫡女,自然不可能当皇子的侧妃,而且沈妩日后可是祁王正妃,这姐姐自然也要嫁得体面。

    毕竟沈妙是晏城贵女圈中拔尖儿的,众人皆当是块香饽饽。

    沈伯铮斟酌一番,便应下了这门亲事,等着明年沈妙及笄,两家再交换庚贴,不过眼下这门亲事也算是定下来了。至于沈嫱却是有些难选,亲事尚且暂搁。毕竟沈嫱是庶女,比沈妩嫁得晚一些也无妨,而且沈妩是皇上赐婚,天家的亲事,自然是顶顶重要的。

    沈嫱曾幻想过嫁给祁王,之后爱慕霍承修,可眼下这两个优秀的男子,都成了她的妹夫,以她这般的性子,如何忍受的了。这一气之下便气病了,生生在榻上躺了一个月。

    不得不说,沈妙这桩亲事是极好的。沈妩也由衷替她欢喜,可一想到自己,却是忍不住皱眉。此刻她真想狠狠骂一番傅湛,可奈何那日华泽山一别,又在琳琅馆见过一面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傅湛了。她一面庆幸傅湛没有再擅闯她的闺房,可另一面心里一肚子的气无处可发泄。

    韩氏大抵也晓得了女儿对傅湛无意,可这种事情她也无力改变,只能每日开导女儿,毕竟像祁王这般俊美矜贵的男子,姑娘家还是极容易心生爱慕的。

    至于容琛,知道沈妩被赐婚之后,曾经来国公府找过她一次。沈妩原本就决定不见,加之如今她是傅湛的未婚妻,更是不宜同他见面。这一个月,沈妩就安心待在明远山庄和她二舅舅学画。她知道二舅舅也是很欣赏傅湛的,要不然那日也不会在庄子里见到傅湛。

    韩明渊对这桩亲事的确极为满意,可沈妩对此却是一个字也不想提。韩明渊也只当她是小姑娘害羞,自然没问什么。

    这一日沈妩从明远山庄回来,马车到了半路突然停了下来。沈妩身边的立夏掀开帘子一看,却瞧见一袭紫色锦袍的魏王傅沣正负手站在中间,身侧还立着十几个蓝衣随从,车夫早就被拉到了地上,哀吟不已。

    沈妩大抵猜到了魏王要做什么,只用手稍稍挡住欲动手的立夏,不急不缓对着魏王道:“不知魏王殿下欲意何为?”她晓得傅沣这么多人,她们两个小姑娘绝对不可能硬拼,只能拖延时间想想法子。

    傅沣看着马车上一袭湖蓝色襦裙的小姑娘,一时有些挪不开眼,眼睛稍稍一眯。

    虽然小姑娘打扮素净,可丝毫没有影响她的娇媚。自打上回在一品居见过她之后,他就心心念念了好久,之后在玉茗山庄,她如此刚烈,宁死都不从他,更是激起了他的兴趣。亏得她福大命大,落了湖被水冲走都能捡回一条性命。

    这样的美人,他自是势在必得。

    既然她不愿意跟着他,那他偏偏要让她心甘情愿进他的康王府。他的妾室虽多,却无正妃,父皇再如何讨厌他,他终究是他的亲生儿子,而且母后也一直催促着自己早些成亲。他若是开口要沈妩,保证有了沈妩之后就收敛性子,父皇母后自是会欣然赐婚,那时候这沈妩自然只能乖乖嫁给自己。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傅湛竟然会抢先一步。

    想到此处,傅沣的拳头捏紧了几分。

    原本他对这位四弟也没多大的成见,虽然他受父皇的宠爱,可他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只是之前在一品居,傅湛端着一副风轻云淡的君子风范,还不是照样被沈妩的美色所迷,前段日子又害得他被父皇重重斥责,禁足了整整两月有余,眼下居然还不念兄弟之情,抢走他看中的姑娘。

    傅沣忍无可忍!

    “本王对沈六姑娘仰慕已久,日思夜想,今日但求见沈六姑娘一面,以解相思之情。”傅沣弯唇一笑道。

    瞧着傅沣这副嘴脸,沈妩就觉得恶心。虽然她不想承认,可眼下她的确是傅湛的未婚妻子,傅沣言语居然如此轻佻,委实有些过分。沈妩袖中的手紧了紧,却见傅沣朝着她的马车走近了一步,立夏则是无法忍受傅沣的言语,立刻跳下马车同傅沣的侍从拼命。

    她晓得立夏的身手,可傅沣大抵是摸清了她的底,专程带了这十几个侍从,而且瞧着个个都是武艺高强的。沈妩替立夏捏了一把冷汗,只是此刻身处城郊,根本就没有人经过。

    立夏寡不敌众,渐渐落于下风,虽然没有受伤,却也无暇再护沈妩。

    傅沣微微一笑,一撩袍子就上了沈妩的马车。他一双黑眸尽是放荡之色,居高临下看着沈妩,一字一句道:“沈六姑娘,你是不是以为——同傅湛订了亲,本王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沈妩对傅沣的下作行径早有耳闻。那回在玉茗山庄,更是明白他是个不折不扣无耻龌龊之徒,却没想到今日居然特意带着人在这里堵她。沈妩看了一眼外头的立夏,深吸了一口气,立刻从头上拔出金簪抵在脖颈处,目光坚定对着傅沣道:“若是王爷再走近一步,我就立刻死在王爷面前。”

    她绝非故意吓傅沣。

    姑娘家的名声重要,今日若是被傅沣轻薄,以傅沣的性子,肯定会弄得众人周知。而且,被傅沣碰,那她还不如一死了之。

    傅沣明白沈妩性子烈,可他就喜欢她外表柔弱内心刚烈的模样。他看了一眼沈妩雪白如玉的细颈,那簪子紧紧抵着,大抵是她的肌肤娇嫩,此刻正淌着血。今日她穿着一身浅色襦裙,这殷红越发是触目惊心,衬着她苍白绝色的容貌,一时竟美到了极致。

    傅沣不敢再往前一步,只死死盯着沈妩。

    看到傅沣停住,沈妩却半分都不敢松懈,立刻对着傅沣喝道:“王爷请下马车。”

    “你……”傅沣恼怒,却见沈妩已经握着簪子刺进了几分。

    傅沣捏了捏拳头,不甘心的从马车上下去。

    反正这会儿她的丫鬟也快解决了,她一个小姑娘又能闹出什么事情?他姑且退一步,仔细打算一番,反正今日,他要她完完全全成为他傅沣的女人。

    可是傅沣没有想到,原是躲在马车内娇滴滴的小姑娘,竟然会毫不犹豫坐到马车前,执起马鞭驾起马来。这时沈妩庆幸自己跟着哥哥学过一段日子的马,她将马车驾到立夏的身侧,伸出一只手朝着立夏大声喊道:“上来!”

    立夏没想到一向娇弱的姑娘居然如此勇敢,她欲伸手,可是此刻她被傅沣的侍从缠着,根本碰不到沈妩的手,只能眼睁睁看着沈妩的马车从自己的身边经过。

    马儿早就受了惊,而沈妩不骑马已经许久了,根本驾驭不了。她不能丢下立夏,可这会儿马车已经完全不受她的控制,一个劲儿的往前冲。

    沈妩再勇敢,到底也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此刻心里又惊又怕,却怎么都停不下马车。她看着不远处的茂密树丛,一时心慌到了极致。

    只是,沈妩想:这总比被傅沣轻薄要好得多。

    正值千钧一发,沈妩也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只求不要太疼,却有一人动作迅猛朝着她扑了过来,在沈妩撞上树枝之前将她拥住扑下了马车,一道滚落在地上。

    在铺满金黄色落叶的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听得身侧之人闷哼一声,之后才停了下来。

    虽然被护得紧紧的,可沈妩还是觉得浑身酸痛,像是散了架似的。她倒吸了一口气,像是想到了什么,强忍着泪看着垫在身下之人,待看清来人的脸,才惨白着小脸音色颤抖道:“……傅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