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35章 :亲事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中秋一过,就到了容琛的生辰:八月十八。

    宣平侯府平素在晏城一贯低调,不过这次是世子十八岁生辰,遂难得大肆操办了一次。

    沈妩跟着韩氏一道去。虽说是表亲,可到底是做客,在穿着上自然不能太随意,免得失了礼数。今日沈妩穿上了一身崭新的樱红色织锦堆花襦裙,花纹精致,裙摆飘逸,越发突显小姑娘的娇美,见她梳得整整齐齐的双垂髻上簪着上回在琳琅馆买的白玉嵌红珊瑚珠镂空兰花珠钗,耳垂坠着红宝石南洋珍珠耳环。

    谷雨看了看,又将黑漆描金嵌染牙镜匣中的玛瑙项链拿了出来准备给沈妩戴上,却见沈妩蹙眉摇了摇头,道了一句:“不用了。”

    沈妩瞧着镜中的自己,还是觉得不要打扮的太出挑比较好。

    她素来爱美,可小时候生得再美,再怎么打扮终究是个女娃娃。如今渐渐长大,眼看着到了快要及笄的年纪,若再精心打扮,恐怕会招惹不必要的事端。之前一直养在府中,无论怎么打扮都不会被外人瞧见,眼下娘经常带着她出席宴会,而且又有二舅舅入室弟子的名头,旁人不注意都难。

    傅湛虽未言明,可在她的心里,已经把他归类为重色轻浮的登徒子,若她只是一个中人之姿的小姑娘,傅湛兴许也不会看上她,更不会缠着她。

    可若是让沈妩选,沈妩还是会选生得好看一些,毕竟没有姑娘家嫌自己生得太美的

    宣平侯府离定国公府不远,软轿只需两刻钟便到了。

    今日的韩氏也穿得珠光宝气,她本身就是生得绝色,虽然穿得不出挑,可精心装扮之后更是艳光四射风采逼人,同比矮半个头的女儿站在一起,若说是一对姐妹花,也不会有人怀疑的,毕竟韩氏看起来是那样年轻。韩氏曾是名动晏城的贵女,那会儿众人皆以为像她这般的家世容貌肯定会入宫的,若再不济,也会嫁个王爷侯爷什么的,所以当时传出韩氏订给定国公府沈二公子的时候,可是有不少人惊讶的差点掉下巴。

    甚至有人暗暗揣测,是不是早就同沈二公子有了私情。

    ——毕竟沈二公子虽是定国公府的嫡子,却也只是个次子,不能继承爵位。

    可是又一想,是绝对不可能的。

    谁人不知沈二公子是个光风霁月般的人物,如此君子,又怎么会做出那等伤风败俗之事?而且,这韩姑娘平日同沈二公子并无任何交集,更是无稽之谈。

    后来两人顺利成亲。

    昔日艳倾晏城的韩氏女,自打嫁入定国公府之后,就安心的过着相夫教子的日子。别瞧只嫁了嫡次子,可成亲第二年就诞下一个哥儿,夫君又是个宠妻之人,身边连个妾室也没有,日子别提过得有多快活。之后又添了一个女儿,也算是儿女双全,加之没有一大堆烦心事,委实让人羡慕。

    如今一看,这韩氏容貌十几年都未曾变化。

    这面颊仍是肌肤雪白,吹弹可破,只不过身上的气质有了一些改变,多了几分贵妇的雍容之感。其实韩氏也不算低嫁,毕竟国公府的嫡子,沈二爷的官职说出去也算是极体面的。日子能过得这般舒畅,在场的世家宗妇无不羡慕。

    宣平侯夫人是韩氏的亲姐姐,两人关系自小就好,瞧着韩氏来了,立刻欢喜的迎了上来,热情的握着韩氏的手,含笑道:“妹妹可算是来了,我都眼巴巴瞧了一上午了。”

    韩氏唤了一声“姐姐”,一侧的沈妩亦是甜甜叫了一声“姨母”。

    小姑娘本身就是极漂亮的,这么一笑,可是看晃了宣平侯夫人的眼。宣平侯夫人既是韩氏的姐姐,这容貌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而且十几年都对着韩氏这张绝色的脸,绝对不会因为什么美人而看直眼。可今儿瞧着这位外甥女,则是忍不住夸赞了一番,之后才道:“璎姐儿在后院玩儿,我让丫鬟带你过去,小姑娘之间才有话聊。”

    沈妩笑着点了点头。

    说着,宣平侯夫人便唤来身边的大丫鬟领着沈妩去了后院。宣平侯是个书痴,而宣平侯夫人则是个爱花之人,这后院之中自是种满了姹紫嫣红的珍贵花草,花香扑鼻,沁人心脾。

    一进后院,沈妩瞧见雪稚正满院子跑。

    还一边跑,一边叫。

    大抵是受惊了,几个衣着鲜艳的小姑娘们都颤抖着身子躲在角落,吓得花容失色。沈妩刚进去,那雪稚便迎面扑了上来,而身侧的丫鬟也有些吓傻了,愣愣不知所措。

    雪稚是容琛的爱犬,养了近七年了,不过一贯同它家主人一般性子温和,却不知这会儿突然发起狂来。

    沈妩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眼下有没有会武功的立夏在身旁,若是被咬上一口,或者在脸上抓上一爪子,那容貌可就全毁了。

    在场都是一些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自是胆子小,闭上眼睛不敢看这一幕。

    许久,却未听到小姑娘可怜的惨叫声,就连方才那吓人的犬吠声也渐渐弱了。众女睁开眼睛,看着几步开外穿着一身樱红色襦裙的小姑娘,正伸出小手揉了大狗的脑袋。这原是凶狠的大狗却乖巧的趴在地上,显然很享受小姑娘的爱抚,半点都没有方才凶恶的样子,倒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儿。

    躲在一群小姑娘中间的容璎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秀丽的小脸没有一丝血色,显然是被吓得不轻。

    她看着不远处的沈妩,脸上挂着明媚的笑容,半点都没有露出惊慌之色。而她又看着自己,这双手仍是在不争气的颤抖,如此明显的对比,让容璎心里生出强烈的不满,更是不禁暗暗遗憾:若是方才雪稚咬上了沈妩……

    容璎袖下的手紧了紧。

    沈妩见雪稚亲昵的舔着她的手,顿时眉染笑,侧过头对着容璎道:“璎表姐不用害怕,已经没事了。”

    容璎没说话,只不悦的哼了一声。

    沈妩也不同她计较什么,毕竟她今日是来做客的。上一回在沈妙的生辰宴上,容璎就开始同她不对盘。她知道这兴许同容琛有关,不过到底是表姐妹,她不想闹得太僵,明面上还是客客气气比较好。这会儿容璎不给面子,沈妩也不会傻到热脸贴冷屁股,只伸手揉着雪稚的脑袋。

    每回她来宣平侯府,雪稚就喜欢同她亲近,如今多日未来,没想到雪稚竟然还记得她。

    沈妩很是惊喜。

    容璎到底是主人,如此不待见沈妩,众女也不敢贸然上去同沈妩打招呼。沈妩也看清楚了眼下的局势,若说心里没有一点儿生气,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亏得有雪稚陪她解闷,沈妩自然也欢喜着——她也不喜欢虚与委蛇说一些客套话。

    沈妩在前面走着,雪稚在后头追着。不一会儿,便瞧见一只浑身雪白胖乎乎的小奶狗朝着雪稚跑了过来。

    那小奶狗生得颇为可爱,乌溜溜的眼睛,软软的叫声,亲昵的蹭着雪稚的身子。

    沈妩一眼就认出,这只便是上回容琛欲送给她的小奶狗。虽说她已经养了元宵,可瞧见这只小奶狗还是忍不住心生怜爱。她弯腰将小奶狗抱了起来,而雪稚也仿佛对她极为信任,没有因为护犊而恼。

    沈妩抱着小奶狗坐在石凳上,雪稚则是趴在她的脚边,一下一下舔着她的鞋背。

    容琛看着自己养得一大一小两只爱犬,一只舔着沈妩的鞋面,一只窝在沈妩的怀里,则忍不住嘴角一翘,低声唤了一声。

    听到容琛的声音,沈妩一下子就抬起了头,小脸之上还漾着明媚的笑意,漂亮的桃花眼儿晶晶亮的,泛着朦胧的水色。她喜欢这只小奶狗,一时也不去想之前两人的相处,只冲着容琛笑道:“容表哥,这只小狗叫什么名字?”

    其实上回她瞧着也是喜欢的,不过还是忍痛让容琛抱了回去。这会儿瞧见这只小奶狗,见它身子胖乎乎的,一看便知被照顾的极好。没想到容琛居然没有送人,而是养在身边。

    容琛见她这般喜欢,心里很是欢喜,养了这么久,为的就是看她这般开心的笑颜,他道:“叫杏仁。”

    杏仁。

    沈妩心里默默念了一遍,觉得这名字又好听又好记,而且还是她喜欢吃的杏仁佛手。

    这只小奶狗她越看越欢喜,可是再如何喜欢,在她心里也比不上她的元宵。虽说元宵原本是傅湛的,可她还是忍不住喜欢了。每次元宵爬到她身上亲昵的舔着她的脸,或者窝在她的怀里挠她的手背,她就疼爱的不得了。

    开心过后,沈妩就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容琛为何在这里?按理说此刻他应该在前院才是,今日是他生辰,肯定来了许多他平素要好的朋友。沈妩抬眼,只见不远处的小姑娘们都往他俩这儿看,便立刻明白了什么,

    她起身将杏仁放到了地上,杏仁则摇着尾巴蹭着雪稚。她不舍的收回目光,抬头看着容琛道:“我让立夏把生辰礼物送去了拙霖居。”

    ——拙霖居是容琛的住处。

    容琛弯了弯唇。这个他自然是知道的,可是以往都是她亲自送礼物给他的,今年却让丫鬟送来。他念着这段日子都没好好同她说说话,这才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来后院。

    “我很喜欢。”容琛道。

    以前不知道容琛的想法,以为他只当自己是妹妹,沈妩不觉得容琛看她的时候有什么区别。可这会儿她知道了,明白了容琛对她的心思,只觉得他看她的眼神很是炙热。尽管他是压抑着的,可沈妩还是不敢看他。沈妩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便对着容琛说了几句客套的话,然后转身去了不远处同其他的小姑娘聚在一起。

    沈妩几乎是逃一般的走掉的。

    容琛看着小表妹的背影,一时心中百味杂陈。

    从小到大,他就喜欢对她好,喜欢看她笑,后来渐渐生出男女之情,便拖着成亲之事,想等她长大。因着小表妹身边没有别的男子,他自信小表妹及笄之后,他让祖母去定国公府说亲,姨夫姨母多半是会允的。

    可是现在……

    容琛袖中的手紧了紧。

    ·

    往昔沈妩来宣平侯府的时候,最喜欢和容琛待在一起,而今日却只在后院待了一会儿,就回到了韩氏的身边。韩氏也瞧出了女儿的出神,容琛那孩子她也是看着长大的,对女儿的感情是没得说的。只是宣平侯和她妹妹都中意沈妙,再者,女儿也说了,对这位表哥只有兄妹之情。

    既是兄妹之情,她自然不能让女儿耽搁人家的人生大事。

    眼下女儿懂事,故意避着容琛,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此,韩氏干脆让沈妩一直待在自己的身边,同一些晏城有身份有地位的宗妇们说说话,算是露露脸。

    宣平侯府热闹了一整日之后,宾客渐去。沈妩解手之后,打算跟着韩氏同姨夫姨母道别,却不料容琛的贴身小厮容青找到了她,对她说容琛在等她。

    沈妩犹豫了。

    她知道自己不该去见容琛,可是容琛从来没有这般单独见她,便知此事的重要性。

    沈妩心中挣扎了一番,最后还是带上立夏跟着容青一道去了。

    容琛在莲花池边的凉亭等她,这让沈妩松了一口气。今日若是傅湛,肯定是在屋子里。沈妩弯了弯唇,心道:就算只是一件小事,也能反映出两个人不同的品性。

    立夏和容青背对着站在不远处的一颗大槐树下,毕竟主子说话,他们也不好多听。这会儿立夏却是心中坦荡,完全没有自家姑娘同祁王见面时的担心害怕,她心道:若是姑娘能接受容世子的一片真心,倒也是一桩好事。

    今日容琛穿着一身月牙色的锦袍,这是他平日最钟爱的颜色,一头墨发用发冠固定,下面是一张俊脸儒雅的脸。不得不说容琛的确模样出众,如此的芝兰玉树,风贵清雅,怨不得晏城有这么多姑娘想着嫁给他。容琛温柔、细心,又待人谦和、举止有礼,就算你做错了事情,他也不会责怪你,而是先来安慰你。

    所以沈妩从小到大都喜欢和这位表哥待在一起。

    沈妩唤了一声“容表哥”,而后静静等着他开口。

    “阿眠,我……”容琛顿了顿,而后才深吸一口气,开门见山道,“明年,明年你就十四了。”

    沈妩心中“咯噔”一声,眼睫颤了颤,突然有些明白容琛想要说什么了。

    容琛看着小姑娘局促的表情,便知她聪慧,其实心里也是明白的。容琛想伸手去握她的手,可顿了顿,还是将手垂了下去,只弯唇道:“你刚出生那会儿就生得很可爱,从小到大,我一直待在你身边,看着你一点点的长大,如今我想继续照顾你。阿眠,我比你大五岁,虽然差得有点多,可是……阿眠,明年开春后,我可以让我祖母去国公府提亲吗?”

    沈妩没想到容琛突然会说这个。

    按理说提亲这种事情,不应该同她商量的,可她这个表哥却明白——就算爹娘有了中意的女婿人选,还是会问过她的意见,她自己若是不喜,爹娘肯定不会让她嫁。

    容琛太了解她,今日只要她点了头,日后去提亲,她爹娘那儿根本不用担心。

    可是——

    她想嫁吗?

    以容琛的性子,眼下会对她说出这番话,显然按捺不住了。等过了年,她就不宜再出来抛头露面,就算是这样的宴席,也不宜多出席,而是乖乖待在家里学习女红,等着说亲、嫁人。

    沈妩想着方才姨夫姨母看她的眼神。姨母虽是喜欢,却也不过是对外甥女的喜欢。还有容璎,容璎对她的敌意,今日她看得太清楚。虽说容璎也快嫁人了,可瞧着她这般的性子,最少也要再留个两三年。若是明年开春后她同容琛订了亲,这位表姐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方才虽是虚惊一场,可若不是雪稚素来同她亲近,这会儿估计她这张脸也毁了。容璎讨厌自己到这种地步,又怎么可能容忍自己当她的嫂嫂?

    还有……

    沈妩忍不住咬了咬唇,想起了那个她一直不愿去想的人。

    ——还有傅湛。

    容琛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他的气息有些紊乱,饶是秋日,额头也冒着细汗。

    这次容琛是鼓起了勇气,孤掷一注,可还是控制不住,耳根子通红,他越是在意就越是害怕。他见沈妩久久没有动静,则忍不住看沈妩脸上的表情,却见她根本没有一丝女儿家的娇态。容琛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却还是安慰自己:兴许是他太过突兀,毕竟阿眠一直将他视作亲哥哥。

    容琛忐忑的都不敢大声呼吸,就在他见沈妩为难,想说“可以晚一些再答复我”的时候,却见沈妩已经抬起了头。

    容琛本就一直在看她,这下则是生生对上了她的眼睛。

    沈妩生得美,可最美的却是这双会说话的眼睛,含水似雾,让人情不自禁心生怜惜,不舍得这双漂亮的眼睛落一滴泪。

    见她丝毫没有扭捏的道了一句:“容表哥,我没办法嫁给你。”

    容琛愣了愣,知道这是委婉的拒绝——不是没办法嫁,而是不想嫁。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如今闹出了这一出,若是再说下去,恐怕下次她更加不肯见他了。容琛嘴角一弯,语气温和道:“是我唐突了。阿眠,今日之事,你不必放在心上。”

    ·

    沈妩同韩氏回定国公府。大抵是被容琛的话影响了心情,有些闷闷的,更是有些愧疚。可是她知道干脆利落的拒绝最好。

    她不想耽误表哥,所以今日断了他的念头,兴许这样就死心了。只要容琛没了心思,下回按着姨母的安排,娶个贤惠温柔的妻子。

    至于自己,虽然明年就及笄了,可她一点儿都不想嫁人。

    她和傅湛亲近过,若是她订了亲,一不小心惹怒了傅湛,将他俩的事情说了出去,那不仅她名声尽毁,整个定国公府的姑娘也会被连累,到时候兴许连沈妙同霍承修的亲事都会发生变数。

    而且她根本没办法毫无芥蒂安心嫁给容琛。

    毕竟……沈妩一想到傅湛的无礼举止,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恼怒。

    都怨傅湛!

    韩氏同沈妩一进定国公府,便见阖府上下都聚在前厅。定国公府的前厅宽敞,可容纳了这么多人,也显得颇为拥挤。瞧着架势,似是来了什么重要的贵客。

    沈妩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穿着深蓝色衣裳的内监,瞧着副架势,似乎来头还不小。沈妩只是府中的一个小姑娘,自是安安静静的低下头。却见她的大伯沈伯铮客客气气对着手持拂尘的公公道:“魏公公,请宣旨吧。”

    沈妩蹙了蹙眉,宣旨?宣什么旨?而且为何要等娘和她来了才宣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