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34章 :岳母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在靖棠院只待了两日。

    次日用完午膳,一行人便上了回国公府的马车。沈妙一上午都是面色红润的,比之平日的出尘脱俗,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沈妩晓得,那是因为早上玉璇来找过她,方才上马车的时候,霍承修又偷偷看了沈妙一眼。

    沈妙亦是含羞带俏,红着一张脸进了马车。

    看来霍承修以后就是她的五姐夫了。沈妩暗暗替沈妙高兴。

    沈妩同韩氏共乘一辆马车。韩氏见着自己生的貌美如花的女儿,又想着方才的事儿,亦是有些不舒坦。她是过来人,自然明白霍承修看沈妙的眼光意味着什么。不得不说像沈妙这般知书达理的世家女,的确招人喜欢。上回听了女儿的话,知晓女儿对霍承修无意,韩氏本打消了这个念头,可到底是打算过的——在她的眼里,霍承修就是一个极好的女婿。

    韩氏叹了一口气。

    看样子,这女婿要归大房了。

    沈妩见韩氏有些闷闷不乐,便笑盈盈从汝窑天青色瓷碟中拿了一块桂花酥塞到韩氏的嘴里,声音软糯乖巧道:“昨儿娘还开开心心的,这会儿怎么了?”

    韩氏对上女儿娇俏含笑的眼睛,越看越觉得女儿娇美可人。那霍承修一介武夫,怎么偏生瞧上沈妙那个书痴?韩氏吃完了桂花酥,从怀中拿出丝帕擦了擦嘴,揉着女儿梳着双平髻的小脑袋,道:“没事,娘就是想着好些日子没去琳琅馆逛逛了。”

    原来是这个。

    沈妩亲昵的抱住韩氏的手肘,抬头道:“女儿陪娘去。”

    蒋氏带着三个姑娘先回了府,沈妩则是同韩氏去了琳琅馆。韩氏和沈妩都是琳琅馆的熟客,而且一贯出手阔绰,这般散财,自是一进来就有人堆着笑脸迎了上来。韩氏一听新到了几支发簪,顿时眼睛一亮,去看发簪。而沈妩却是跑到了另一边,瞧着陈列得整整齐齐的玉制腰带。

    韩氏犹豫不定,正打算同女儿商量,哪知唤了几声,女儿却没有动静。韩氏回头一瞧,见女儿在选男子的腰带,则是走了过去,“送你爹爹吗?”

    沈妩摇了摇头。

    沈仲钦的生辰还有还有一个多月,自然不是送给他的。沈妩拿出一条白玉腰带,小嘴喃喃道:“过几日便是容表哥的生辰。每次女儿生辰,容表哥都会送极贵重的礼物,女儿自然也不能太寒碜。”

    韩氏却想,就算不过生辰,那容琛每次送的也是极贵重的。

    从小到大,容琛这个表哥对她女儿可是好得没话说。说实话,她晓得宣平侯府的那两位虽喜欢女儿却不见得希望女儿成为他们的儿媳。而且,她的女儿生得这么好,又何必拘泥于宣平侯府和康王府的两位?晏城的青年才俊数不胜数,大把大把任女儿挑。她的女儿出挑,不但出身显贵,又容貌出众,何愁寻不到好夫家。

    “还是选把折扇吧。”韩氏拿起一旁搁着的一柄折扇,缓缓展开,显露出一副气势磅礴的山水图。韩氏心道还真是傻女儿,这腰带可是贴身之物,而且其寓意又有些暧昧,怎么能随随便便送人?就算是表哥,也是男女有别的。

    沈妩的确没有想这么多。

    毕竟在她的眼里,容琛一直都是她的亲人。她是想故意疏远他,却也希望他收到自己的生辰礼物能够开心。眼下听了韩氏的话,沈妩总算有些明白了。

    的确,这腰带不妥。

    沈妩放下腰带,拿过韩氏手里的扇子,想着她那温润如玉的表哥,便道:“这扇子很配表哥。”容琛气质如玉,生得俊朗儒雅,这柄折扇最适合他了。

    女儿眼底清澈如水,韩氏也松了一口气,可之后却又忍不住怨自己。她这一双儿女,多半是被她惯坏的,儿子三天两头闯祸,女儿相对乖巧一些,却也是个不让她省心的。以前她怨女儿不如沈妙那般优秀,可责任泰半归她。

    可韩氏又想:幸好她没有逼着女儿做不喜欢的事,不然眼下可是比这会儿还要后悔。

    韩氏领着女儿付了钱,刚准备出去,却见外头传来一阵银铃般悦耳的声音。许是这声音好听,韩氏才下意识侧过头,只见一个穿着芙蓉色镜花绫襦裙梳着平髻的小姑娘走了进来,小姑娘约莫十二三岁,生得娇憨可爱,一双眼睛晶亮如水。她瞧见韩氏身侧的沈妩,则是立刻迎了上来,拉起沈妩的手语气欢悦道:“妩姐姐,正巧。”

    韩氏自是认出这位便是嘉元帝最宠爱的小公主明月。明月公主活泼可爱,最是讨人欢喜,可瞧着一道进来的祁王傅湛,韩氏便笑容一敛准备福身。

    明月公主是个眼尖的,立马走到韩氏的面前道:“伯母别这样,我把妩姐姐当成亲姐妹一般,你是妩姐姐的娘亲,不用多礼。”像明月公主这种身份尊贵却没有架子,生得可爱嘴巴又甜的,最能讨长辈的欢心。

    韩氏虽然心头一暖,不过也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傅湛。

    傅湛面色淡然,却比平日多了几分柔和,他本身就长得异常俊美,如此一来更是多了几分亲和,遂道:“沈二夫人的确太客气了,明月喜欢沈六姑娘,日后恐怕还会时常来国公府叨扰,还请沈二夫人多多担待,这丫头被宠坏了。”

    沈妩心道:时常来国公府叨扰的才不是明月公主。

    不过傅湛这番话听上去俨然是个极疼爱妹妹的兄长,不知内情的韩氏自是忍不住又赞叹一番:谁说祁王傅湛性子寡淡不近人情,昨日同今日连着碰见了两次,这祁王俨然一个谦谦君子,半点架子都没有。

    韩氏又想到傅湛此刻的处境,一时不免又唏嘘了一番。

    这会儿傅湛的确只不过粗粗瞥了沈妩一眼,之后收回目光不再多言。傅湛倒不是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再说,这会儿他心里还生着气呢。昨日明明对她说过今日会去看她,可她却没有告诉自己,她只待一晚就走了,害得他扑了一场空。

    而且,她手里拿着的折扇,估摸着也是送给她那容表哥的,因为容琛的生辰就在这几天了。

    傅湛心里不舒坦,不过他已将沈妩视作未过门的妻子,那这沈二夫人以后便是他的岳母。虽说以他的身份犯不着讨好这位岳母大人,可傅湛却知,沈妩能生成眼下这般明媚可爱的性子,全是因为这位宠女儿的娘亲。说起来,沈妩的爹娘的确将女儿视作掌上明珠,疼爱的不得了。傅湛心道:再过一年二人就要眼睁睁看着这娇滴滴的宝贝女儿进王府,这沈二爷和沈二夫人肯定舍不得,。

    将心比心,傅湛觉得有必要对岳母尊敬一些,至少岳母喜欢他,他的小姑娘多多少少也会开心一些。

    毕竟她一贯孝顺。

    原先韩氏对傅湛的印象不佳,可那些大多是传言。自打上回这位祁王殿下救了她宝贝女儿一命之后,则是心存感激,如今又这么来上两出,韩氏自然觉得这祁王傅湛是个顶顶好的男子。而且进来之后,祁王并未故意看女儿,端的一派君子谦然,让人顿生好感。

    沈妩低着头随着韩氏出去,似是察觉到什么,回头一看,却见傅湛正紧紧盯着她的脸。目光幽深,如狼似虎。沈妩脸皮薄,自是面上一烫,急急忙忙跟上了韩氏的脚步。

    傅湛听着外头韩氏心疼的怨了一句“怎么毛毛躁躁的,下回走小心些,扭到了没?”又听得小姑娘软软糯糯的撒娇道“女儿没事,娘,咱们快些回去吧。”

    傅湛嘴角一翘,眼底一片柔和。

    他几乎可以想象到,小姑娘眼下是一副怎么样的娇态。

    只是她的娇,她的笑,从来都不肯为他绽放。他一遇上她便冲动鲁莽,半点都没有平日的沉稳,她讨厌自己,可他却是势在必得。反正他们来日方长,等把小姑娘娶进门了,自有时间好好哄、好好疼。

    ·

    沈妩怀里抱着装着折扇的紫檀木长匣,想着傅湛那人前君子人后无耻的脸,又听着自家娘亲的赞不绝口,当真是有一股冲动,想告诉娘亲傅湛的真面目。

    今日傅湛刻意在娘勉强主动示好,摆明了是刻意讨好。在娘的眼里,兴许是疼妹妹的表象,可她却有些明白:傅湛是想博得娘的好感。

    她的亲事本应由爹爹做主,可爹爹宠妻,娘说一,爹爹绝对不会说二,娘让爹爹往东,爹爹自然不会往西。自然,爹爹心里也有打算,毕竟不可能糊里糊涂将她嫁给傅湛,只是这般瞧着傅湛,的确是挑不出一丝错。

    沈妩暗暗蹙眉,回想昨日他的无礼,霎时耳根子都烧了起来。

    韩氏心情大好,一面赞着傅湛一面看着女儿稍稍垂眸的侧脸,这副女儿家的娇态,她这个过来人可是最清楚不过的。韩氏眸色一顿,她欣赏祁王是一方面,若是要这王爷当她的女婿,她可不敢想象。毕竟今日祁王瞧着虽然亲和,可骨子里的矜贵还是令人极有压迫感。

    不过这次韩氏不敢鲁莽,便也没有多问。

    晚上的时候,韩氏便将此事告诉了沈仲钦。

    沈仲钦听到“祁王”二字,则是皱了皱眉。他拥着妻子肩头的手紧了紧,道:“这话可不能乱说。”祁王同她女儿又不曾接触,而且祁王还是个不近女色的,又怎么会看上他的宝贝女儿。

    韩氏将祁王救了女儿的事情告诉了沈仲钦,沈仲钦是个饱读诗书的文人,听完之后也忍不住骂了一声“畜生”。当然这声畜生骂的自然是魏王。他女儿不过十三,瞧着还是个孩子,虽生得美貌,可魏王也太过无耻。骂完之后沈仲钦又暗暗庆幸,则对着韩氏道:“以后少让阿眠出去。”

    这两年女儿的模样生得越来越美,又出了魏王这件事,他更是有些自责,自责没将女儿保护好。完了亦是忍不住叹了一声:“咱们真得好好感谢祁王。”

    固然心存感激,却也犯不着用女儿的终身大事作为回报。

    沈仲钦想着上回从婺州回来之后,这祁王每次看到自己,举止好像也多了几分尊重。这么一想,沈仲钦便忍不住暗暗发愁:祁王莫不是真的看上他女儿了?

    若是放在以前,祁王身份使然,他是绝对不可能同意将女儿嫁入皇家的。可这回不一样,祁王对女儿有救命之恩,而种种表现也显露他的诚意,最重要的一点——她女儿也喜欢。

    沈仲钦犯愁了。

    “二爷,妾身自然不愿阿眠受委屈,可是……”韩氏抱住了身边男人的腰,弯唇道,“妾身觉得,祁王对咱们女儿是真心的。”祁王对女儿有意,可却没有多看女儿一眼,显得相当的君子,再者,但凡祁王的品行差一些,那会儿救了女儿之后,足以有理由让女儿进王府,可偏偏祁王最在意女儿的名声,对于此事只字不提。

    沈仲钦简直拿妻子没办法,一会儿瞧上这个,一会儿瞧上那个,满心都念着女儿的亲事,有时候连他都忍不住吃味儿。沈仲钦低头看着妻子认真思考的样子,忍不住亲了亲妻子的脸,沉声道:“阿眠也留不了几年了,琇宁,咱们再生个女儿吧。”

    韩氏面露娇羞,娇嗔一声“不正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