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33章 :尴尬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蒋氏最先反应过来,忙朝着傅湛福了福身,随后韩氏及四位小姑娘也向着傅湛恭恭敬敬行礼。傅湛风华无双,举止谦然,道不似传言中那般淡然疏离。

    他阔步走到绾妃的身边,唤了一声“母妃”。

    虽然沈妩不喜欢傅湛,甚至更贴切的说是讨厌,可这一刻,她不得不感谢他。绾妃的分量她岂会不知?惹得她不快,那后果他们可是定国公府承担不起的。所以说,千万别小看女人,有些事情往往就是因为女人的一句话,要不然也不会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典故。她自个儿是不打紧,却要为整个定国公府着想。

    绾妃愣了愣,似是没想到儿子会来得这么快。

    她执着茶盏的手一顿,心道儿子果真是被这位沈六姑娘迷了心窍,这会儿匆匆赶来,难不成还担心自己会把这小姑娘吃掉不成?

    绾妃黛眉微蹙,心里生出几分不满。

    当母亲的,一面希望儿子能够早些娶妻生子,一面却担心儿子太在意妻子,毕竟儿子是她的命根子,如此死心塌地对一个小姑娘,她心里自然有些不舒坦。再者,这都没娶进门,就像宝贝一般护着,连遮掩都不遮掩一下,若是娶进了门,那这祁王府还不成了沈六姑娘的地盘?

    绾妃轻咳了一声,立在身侧的品香则面带微笑道:“王爷,娘娘听说定国公夫人和沈二夫人来了,特意过来串串门。”

    这个意思就是,都是女人之间聊聊天,没什么大事情。

    品香是绾妃身边的大宫女,也是看着傅湛和明月公主长大的,不似一般的奴婢,说起话来也少了几分拘谨。

    傅湛倒也没有多少表情,只对着绾妃道:“母妃身子不适,不宜走动,儿臣送母妃回去吧。”

    得,这还护上了?绾妃的手稍稍一拢,却也不好说什么。

    绾妃扫了一眼面前安静立着的四位小姑娘,个个都生得容貌出众人比花娇,可不得不说,这沈妩生得有些太过了。一时绾妃心里很是苦恼,以儿子势在必得的性子,这沈六姑娘迟早是要进门的。娶妻要娶贤,虽然沈六姑娘眼下跟着大齐第一画师韩明渊学画,可终究不如沈五姑娘有真才实学。

    “本宫乏了。”绾妃道了一声,一侧的品香顿时明白,立刻将绾妃扶起。

    傅湛亦是跟在绾妃的身后,一前一后出了前厅。

    送走了绾妃这尊大佛,蒋氏顿时如蒙大赦,长长松了一口气。

    她没有看沈妩一眼,而是对着韩氏说了一句:“妹妹平日太纵容阿眠了。”蒋氏是定国公府的主母,平日对沈妩亲切,可这会儿却是板起了脸,端得一副严厉派头。今日若不是祁王出现,这会儿还不知该如何收场。蒋氏一想起方才绾妃那张娇艳绝色的脸,心想:这般的女子,也难怪皇上盛宠如斯。

    沈妩心里很不好受,一时也没吭声。

    韩氏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的确是女儿犯了错。她见蒋氏领着三个小姑娘出了前厅,这才回过头安慰沈妩:“阿眠,别多想。”女儿受了委屈,她这个当娘的却什么都做不了,韩氏瞧着也心疼。

    其实沈妩也没有放在心里,只是有些不痛快罢了。她抬眼看着韩氏,弯唇一笑道:“娘,女儿没事儿。”

    见女儿没有露出委屈之色,韩氏也松了一口气,想起方才的事,则忍不住道:“这绾妃恃宠生娇,是个不好惹的,也难为祁王竟然有这般好的教养,的确是个君子。”

    沈妩的嘴角僵了僵,心中暗道:娘,这次你可是看走眼了。

    傅湛哪里是什么君子,一见到她就占便宜,既无耻又厚脸皮。

    ·

    韩氏陪着女儿回了跨院,怕女儿不开心,这才陪女儿说了一会儿话。等韩氏走了,沈妩也有些乏了,遂让立夏替她除去髻上的珠钗,准备早些休息。

    可她刚想脱外衣,却瞥见卧房的绸幔动了动,露出了一角雪色衣袍。沈妩脸色一白,忙将衣裳拢好,音色淡淡对着立夏道:“你出去休息吧,不用伺候我。”

    立夏知道姑娘心情不大好,便也不敢打扰,只道了一声“是”,然后退了下去。

    房门阖上,沈妩才见那绸幔出走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她一时心头紧张,干脆抱起了躺在榻上的元宵。傅湛瞧她一副害怕的样子,也不敢如平日一般欺负她,只走到她的身边同她一起坐到绸榻上。

    大抵是他做得无礼之事太多,这次小姑娘的反应也不似之前那般的激烈。他低头看了一眼小姑娘怀里的小猫儿,见小猫儿的爪子摁在她的柔软处,那块儿便往里陷了一些,显得极有弹性。只不过小姑娘却没有发现,只一下一下继续抚着怀里小猫儿的脑袋。

    傅湛有些羡慕。

    傅湛的眸色深了深,清咳一声不去想那些旖旎之事,这才柔声对着沈妩道:“受委屈了?”

    沈妩没说话,只抬头看了一眼。

    傅湛知道她讨厌自己,却也明白她心里还是有他的。不过,若是换个人,他哪里还肯多看一眼?可偏偏面对她,就想着把她哄得开开心心的。傅湛执起她柔若无骨的小手,语气温和道:“今日的确是母妃不对,本王向你道歉。阿眠,别生气,好不好?”

    虽然傅湛放低了姿态,可沈妩却是一点儿都不感动。

    见她一声不吭,傅湛却有些憋不住了,伸手就拥着她的肩膀,道:“本王答应你,成亲之后,母妃不会对你怎么样。今日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一切由本王处理。”

    自古婆媳之间多生矛盾,沈妩虽是尚未出阁的小姑娘,却最清楚韩氏对她嫂嫂孟氏的态度。韩氏本就瞧不起这儿媳,眼下若不是孟氏怀了身子,韩氏对这儿媳的态度也不会改变的这么快。而现如今绾妃明显是对她不喜,傅湛这会儿说好话哄她,可婆媳之间的事儿怎么可能因为他的一句话就发生改变。所以说,就算她当真喜欢傅湛,可有这般的婆婆,她心里头也要掂量掂量。

    毕竟婚姻大事,她不可能糊里糊涂就嫁过去。

    傅湛拥着她,沈妩蹙了蹙眉,觉得很不舒服。她欲挣脱,却被傅湛拥得更紧。其实说起来,沈妩本来没多少生气,可傅湛这么一来,便有些恼了,便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凶巴巴道:“傅湛!”

    傅湛瞧着她气得小脸通红,知晓她心里不舒坦了,更是视若珍宝般握着她的手。沈妩的手生得极好看,肌肤更是嫩滑温润,让人爱不释手。他顺道亲了一口,凤目含笑道:“你若再大声点儿,估计整个靖棠院的人都听到了。”

    被傅湛拿捏着软肋,沈妩一时也只能乖乖的闭上嘴,只一双水灵灵的妙目满是防备。

    自打在上元节同傅湛认识之后,她与傅湛发生的事情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若是没有这出,爹娘喜欢容琛,而她也知晓了容琛对她的一片真心,她估计开开心心的嫁给容琛。毕竟她明白如果成了亲,容琛这个表哥,大概会比现在对她更好。

    可这会儿,她一个好端端的姑娘,被傅湛摸了亲了,还不止一回。

    她的确会选个好夫君嫁人生子,可大抵是知晓傅湛的性子,沈妩心里头明白,若是她真的和容琛定下来,兴许他连容琛都不会放过。容琛虽是宣平侯世子,可比之傅湛这个得宠的皇子,那可是完全没得比的。容琛与傅湛,那就如捏死蚂蚁一般简单。

    而方才绾妃说她没有教养,更是给她狠狠浇了一盆冷水。

    如此种种,叫她如何还会对傅湛有所动心?

    傅湛最受不了她在自己的面前出神。他宁可见她生气、反抗,亦或是又羞又恼气呼呼喊他的名字。可这会儿,小姑娘安安静静的,似是一点儿都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傅湛身份尊贵,生来就是一个骄傲的人,可面对沈妩,他可是厚着脸皮什么矜持都放下了。

    今日绾妃的事情上,傅湛的确心存愧疚,可他哄过了,也承诺过了,可小姑娘却偏偏一点儿都不上心,好像这是他一厢情愿似的。

    傅湛伸手就捏起了她的下巴,将唇压了上去。瞧着小姑娘终于有反应了,心里这才有些舒坦,便忍不住细细品尝了起来。这绸榻极软,小姑娘的身子更是绵软娇小,傅湛用身子压着她,双手捧着她的小脑袋,含着她的唇又吮又吸,吃着她小嘴上涂着的葡萄味口脂。

    大抵是之前喝了几杯酒,又泡了汤泉,傅湛觉得有些热,一时有些控制不住,更是发生了极为尴尬的一幕。

    这下可把沈妩吓了一大跳。

    她见傅湛自她身上起来,面无表情的轻轻咳了一声,可那张俊脸却露出了罕见的尴尬之色。沈妩只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对于男女之事更是懵懵懂懂的。可方才傅湛压着她,后来又有个东西抵着她,自是本能的觉得害羞。

    而且那个位置……

    沈妩咬了咬唇,一时明白,简直羞愤欲死。

    傅湛瞧着榻上的小姑娘,见她披散着长发,殷红的樱唇口脂有些花了,巴掌大小的瓷白小脸泛着红晕,一双明亮的桃花眼儿泛着雾蒙蒙的水色,是说不出道不明的诱人。见她吓傻了,傅湛心里也生出了几分愧疚,可瞧着她这等娇艳欲滴的模样,自是有些把持不住,凑上去啄了一口。

    沈妩回过神,一张小脸涨得通红,这下可是连骂人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傅湛自知有错,只亲亲她的脸颊,感概道:“若是这会儿大上一岁,本王又何必做这等偷香窃玉之事?”他既遗憾太迟遇上她,又庆幸在她十三的时候遇上她。倘若小姑娘及笄了,那他自然可以无所顾虑的将人娶回家好好宠着。

    小姑娘喜欢汤泉,他更是极愿意陪着她一起泡。

    明明是他下流又无耻,却反过来怪她年纪太小。沈妩气鼓鼓的瞪了她一眼,催促着让他快些走。可傅湛却有些依依不舍,笑着亲了一下她的鼻尖,对着沈妩道:“本王明日再来看你。”

    沈妩这会儿什么也顾不上,只求他快点离开。

    傅湛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这才起身从窗户翻了出去,那动作相当的敏捷迅速,一看便知是个老手。沈妩整理了一下身上皱巴巴的衣裳,然后下榻走到窗前,赶紧将窗户合得严严实实。

    做完了这些,沈妩又从怀中掏出帕子狠狠擦了擦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