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32章 :婆媳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傅湛本是送绾妃和明月公主来别院的。绾妃想着儿子伤好不久,这温泉水对儿子的身子有益,便劝傅湛也多留一日。

    可奈何儿子不肯多待,这才作罢。只是过了一会儿,儿子却突然改变了主意留了下来。绾妃百思不得其解,这会儿身边的大宫女品香却是打探到了,对着绾妃道:“娘娘,今儿康王府和定国公府的几位女眷都来了华泽山泡汤泉。”

    康王府和定国公府一向来往密切,这个她是晓得的。

    可这么一来,她也明白了儿子为何改变主意留了下来。绾妃今日穿着一身芙蓉色妆花缎对襟外裳,飞天髻上插着蝙蝠纹镶琉璃珠颤枝金步摇,额间点缀着水滴状花钿,使得这张精致绝色的容颜越发艳丽,瞧着眉眼如画,琼鼻朱唇,根本不似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

    定国公府那位六姑娘的确生得美,比之年轻时候的韩琇宁也不遑多让,人道虎父无犬子,这美貌的娘亲,生出来的女儿亦是继承娘亲的容貌,更是青出于蓝。起初儿子一直没有成亲的心思,她心中着急,可这会儿儿子对着沈六姑娘动了心,她理当开心才是。

    这沈六姑娘虽年纪小,可明年就十四了,她盼孙子盼了这么久,也不差这一年半载。她原先以为儿子不过是因为这小姑娘生得美貌,知道那日儿子差点丢了性命……事后她才知道只是因为一个荷包。

    那荷包正是这位大家闺秀的沈六姑娘的。

    身为定国公府的嫡女,竟然如此没有教养,将姑娘家贴身的荷包送给外男,这简直就是败坏门风。没有哪个娘亲是不心疼儿子的,儿子本就处在风口浪尖,这段日子几次三番出事儿,她哪里能容忍儿子娶这么一个没有品行的儿媳。绾妃喝了一口品香递上来的安神茶,而后蹙起了眉。

    品香道:“娘娘又头疼了吗?”说着,便熟稔的替绾妃揉着两侧的穴位。

    好了一些,绾妃才问道:“本宫让你安排的事情,办妥了吗?”

    品香点了点头:“娘娘放心,奴婢绝对不会出任何差池。”

    品香是她身边的老人,她自然信得过。这让绾妃松了一口气,但愿她这儿子能开窍。

    华泽山的汤泉是出了名的,而最好的自然是留给皇室。今日傅湛本没有心思泡什么汤泉,盖因这段日子朝堂之事惹得他心烦,而他的小姑娘又是个没良心的,反倒离他越来越远了。

    他完全拿她没辙。

    傅湛解了袍子下了汤泉池,泡着汤泉想着那没良心的小东西。

    傅湛本就生得俊美无双,眼下热气氤氲,更是为他的眉眼增添了几分温和,显得尤为矜贵风华。听着卫一偶然打探来的消息,傅湛的嘴角下意识的弯了弯,笑得破有几分不符气场的傻气。他本来不想再吓着她,毕竟她年纪尚小不禁吓,多来几次说不准怎么哄都没用。

    ……到时候心疼的还不是他。

    可是闭上眼睛,想着她的明媚笑容,只觉得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舒畅。

    傅湛想,这次他可没缠着她,算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

    足音茕茕,傅湛眉头微敛,转过身子瞧见汤泉池的紫檀嵌染牙广韵十二府围屏后走进来两个绿衣宮婢。那两个宮婢倒是没有穿着统一的服饰,身上的浅绿色衣裳质地轻盈,不像是一般宮婢的用度,二女走上前来对傅湛行礼,声音亦是甜糯可人。

    傅湛眉眼泛着清冷,这左侧那个稍高挑一些的,声音居然同沈妩颇像。

    “出去!”

    左侧的宮婢抬眼,看着傅湛道:“王爷,娘娘……娘娘让奴婢伺候王爷沐浴。”

    他沐浴从来不需别人伺候,母妃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傅湛当然明白母妃存着什么心思,可他以为,她晓得自己中意沈妩,便不会再如以前那般迫切,而且,她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性子。

    “本王不需你们伺候,都下去吧。”

    “王爷……”右侧那个稍娇小一般的抬起了头,一双明亮的眸子泛着水色,是说不出的明媚可人。

    傅湛看着那人的容貌,这般的眉眼乌浓,雪肤红唇,令他的呼吸一滞,之后才无奈道,她这母妃这次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傅湛觉得额头突突直跳,想着沐浴之前喝了几杯酒,一时心头烦躁不敢,厉声道:“滚!”

    两个宮婢吓得浑身战栗,忙颤着身子退下。

    傅湛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窗外的暮色四合,闹了这么一出,他如何还能安安静静的泡汤泉?

    ·

    沈妩见了这汤泉就迫不及待的下去。

    这池子大,自是能容纳这四个小姑娘。

    大户人家的姑娘本就娇生惯养,生得细皮嫩肉肌肤雪白,可沈妩这身子却美如白玉,简直看晃了沈妙的眼。沈妙瞧着沈妩胸前初具波澜的玉|峰,一时耳根子有些烫,只心叹她这六妹妹生得太好,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好的。

    都是自家姑娘,沈妩也不害羞。再说了,这会儿又不是她一个人穿得少。

    只不过这般玲珑的身段,落在沈嫱的眼里,那就是胸大无脑的花瓶。

    沈嫱承认,这沈妩的身子生得太勾人,明明她比沈妩长上半岁,可沈妩这胸前的几两肉,却比她大上太多。然而若细看,沈妩那儿也不算大,可胜在这白皙纤细的腰肢如烟似柳,堪堪一握,这么一比较,那处更显得壮观了起来。

    至于温月蓁倒是享受着汤泉,并没有说什么话。她在陵州的时候,可不曾享受过这等待遇。温月蓁心中一叹,也瞧了沈妩一眼,见她似是在学凫水,身姿是道不出的曼妙,便有些看呆了。

    温月蓁的心性比一般的姑娘成熟许多,更是明白姑娘家的身段有多重要。原先她因自己天生体质而颇感自豪,可见了沈妩却显得黯淡无光了起来。不单单是容貌上的问题,更是周身散发的气质,沈妩的气质不似沈妙出尘,可是她自有自己的明媚娇俏,让人看了不禁心情大好。

    像沈妩这样的小姑娘,多看一眼心情就会好一分。

    她是天之骄女,无忧无虑,整日烦恼的事情也不过就是要添置什么样的新衣裳,买什么样的新首饰。温月蓁垂了垂眼,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何尝不是她梦寐以求的日子。

    大抵是沈妩凫水,这溅起的水花便不小心溅到了沈嫱的脸上,沈嫱本就不喜沈妩,心里更是愠怒。沈妩停了动作,本想退一步,却见沈嫱倒是得寸进尺了起来。沈妩有些头疼,只道若是自己示弱,便被别人当成软柿子捏,干脆不理睬沈嫱,自顾自学习凫水。

    沈嫱是个禁不起气的,见沈妩不理不睬,便觉得自己没面子,干脆从汤泉池走了出来。

    温月蓁同沈嫱走得近,见沈嫱气鼓鼓走了,则是笑着看了一眼沈妙和沈妩,道:“我去瞧瞧四妹妹。”

    沈妙点了点头。

    汤泉池只余下她们二人,沈妩这才坐到沈妙的身边,眨了眨眼睛道:“五姐姐,你会不会觉得我太欺负人啊?”

    沈妙看着沈妩水亮的眼眸,里头透着狡黠聪慧,便知她是故意的,遂笑道:“那你还这么做?”其实她也明白,方才沈妩已经退了一步,奈何沈嫱是个不知分寸的,依着沈妩的身份性子,自然也不用太过迁就她。

    沈妩开心的弯了弯唇,坐在水中高高抬起了脚,温热的汤泉水从脚趾一直滑到大腿,衬得这白皙笔直的纤腿愈发好看。沈妩语气娇娇道:“我还是喜欢和五姐姐待在一块儿。”

    沈妙笑了笑,没说什么。

    沈妩又道:“今儿康王妃和玉璇也来了,还是霍将军亲自送她们来的。”

    听到沈妩话语中的三个字,沈妙原是被汤泉泡的泛红的小脸一下子又红了三分。沈妩说得刻意,她便知道这位聪慧的六妹妹大抵是看出了什么,一时更是垂了垂眉眼,羞得一个字也没有说。

    那日在康王府,虽然她一直都和平日交好的小姑娘在一起,可她如何没有察觉到那人的目光?只觉得被他看上一眼,就觉得脸颊发疼,更是不敢回头去看他。

    小时候这霍小将军同她六妹妹的关系好,而她却是乖巧听着娘亲的话,待在踏雪居温习功课,不与他们一道去玩,所以说起来同这位霍小将军也没有多少接触。只不过每每听六妹妹提起,说这康王府的小世子是如何如何的厉害,连容表哥都不是他的对手,久而久之便有了一些印象。只是这些事情她也没有上心,听过了也就算了。

    可如今——

    想起那个呆呆傻傻的年轻将军,沈妙只觉得他一点儿都不像传言中的那般威武英气,明明是个愣头愣脑的傻小子。

    瞧着沈妙出神,沈妩捂嘴直笑。

    这次就算不能见面,两人远远的瞧上一眼也好,毕竟霍承修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那会儿若是她大伯将沈妙的亲事定下来可就完了。

    可是这婚姻大事从来都是父母做主,姑娘家哪里能喜欢谁就嫁谁?

    沈妩的脑海之中突然浮现了傅湛那张脸,遂暗暗蹙眉道:反正不管是霍将军还是容表哥,随便哪一个都比傅湛强。

    泡完汤泉,沈妩便任由立夏伺候着穿上寝衣。只不过这会儿头发还没干,便干脆躺在绸榻上让立夏用巾子擦拭。她大伯母说了,这次在靖棠院住两日,明日用了午膳再走。沈妩本就是来放松心情的,干脆就带上了元宵。

    她躺着,元宵爬到她的身上,爪子摁在她的胸前,亲昵的舔着她的下巴。

    沈妩心情好,被元宵逗得咯咯直笑。

    立夏擦完了头发,又拿出帕子替自家姑娘擦了擦下巴,这上头可是沾着小猫儿的口水,也难得一向爱干净的姑娘不嫌弃。

    头发擦干了,沈妩便让立夏随便扎了一下,反正都用过晚膳了,这别院也没有什么人,她不用像定国公府一般太过拘谨。可哪知前院的下人禀告,说是绾妃娘娘来了,让沈妩出去拜见。

    这绾妃沈妩可是见过一次的,瞧着虽然温婉美貌,可是能被嘉元帝盛宠二十载且安然无恙待在宫里,肯定自有一番手段。

    沈妩忙急急忙忙打扮了一番,而后匆匆去了前厅。沈妩到前厅的时候,蒋氏韩氏同沈妙沈嫱温月蓁她们已经站在那儿了,端的一派恭恭敬敬的姿态。沈妩自知来得晚了,也只能在蒋氏的催促下,硬着头皮给绾妃行礼。

    她走得急,那元宵更是从立夏的怀里挣脱,直接追着她的脚步来了前厅。此刻前厅谁人都是大气儿都不敢出,自然显得小猫儿的叫声格外引人注目。

    蒋氏暗道不妙:这阿眠真是个不懂事的。

    绾妃可是嘉元帝身边的枕边人,今儿若是惹得这位姑奶奶不痛快,那可是只要一句话,整个定国公府都会被连累到的。蒋氏平日里喜欢沈妩,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自然是阖府上下最重要。

    绾妃看着沈妩脚边通体雪白的小猫儿,一双妙目忽的一滞。这只叫琉璃的小白猫可是儿子最喜欢的,简直当成宝贝似的,可眼下却眼睛都不眨的送给了沈妩,足以看出儿子在这位沈六姑娘身上花费了多少心思。想着方才那她安排的两个宮婢,本是进去伺候儿子的,到头来,不仅被赶了出来,更是领了二十个板子。

    绾妃气得不行。

    这分明就是存心给她看的。

    儿子那边没气出,这沈妩今日来了华泽山,也算是她倒霉。绾妃瞧了其余的三位姑娘,又看了一眼沈妩,不急不缓道:“本宫还以为定国公府的姑娘个个如沈五姑娘这般落落大方,却没想到还有如此没有教养的。”

    沈妩袖中的手攥紧了几分。

    韩氏也没想到这绾妃一点情面都不留,若是今日这话儿传了出去,那她女儿的名声……韩氏暗暗着急,还有谁还敢娶她的女儿?毕竟这绾妃是谁人都不敢得罪的。可韩氏也实在弄不明白,之前绾妃明明赏赐了女儿一箱书册和这只小白猫,眼下为何是这般的态度?

    韩氏侧过头去看女儿的脸,见女儿虽然微微低着头,可是这身姿却一点儿都不唯唯诺诺,瞧着极有风骨。

    沈妩心中愠怒,只觉得今日这绾妃不留半点情面,肯定同傅湛有关。许是绾妃知道了他俩的事情,便认定是她个没有教养的姑娘,这才将火气发到她的身上。

    沈妩想:明明是她儿子厚着脸皮缠着她的,眼下倒是弄得她有多稀罕她儿子似的。

    只不过沈妩也不敢逞口舌之快,毕竟绾妃这般的人物她可是惹不起的。

    沈妩又想:若是她当初被傅湛的甜言蜜语所迷惑,日后嫁给了傅湛,这个婆婆她也是断断伺候不起的。

    这么一来,沈妩越发觉得自己真是明智。

    而沈嫱听了则是弯了弯唇,暗暗窃喜沈妩被绾妃指责。

    一时前厅安静极了,只余绾妃涂着豆蔻的纤手拨弄天青色汝窑茶盏的声音。是以,傅湛闻声赶来的时候,则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瞧着一袭粉衫白裙的小姑娘正安安静静的立着,低着脑袋的样子,肯定是受了委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