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31章 :汤泉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许是容琛的眼神太炙热,沈妩忍不住抬了抬眼。她见容琛轻咳一声撇开了脸,可耳根子却涨得通红一片。沈妩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这一贯处事淡然的宣平侯府容世子,竟然也会露出这般的表情。

    “六妹妹。”

    听着这软糯悦耳的声音,沈妩抬眼望去。

    见温月蓁正同她的丫鬟菡萏一道走来。瞧着她的方向,想来是去了沈嫱的寻梅轩。这沈嫱一贯人缘不大好,而这温月蓁却是个极擅长为人处事的,却不知她俩竟然这般合得来。不过沈妩之前对温月蓁客客气气的,那日明远山庄之后,加上之前府中的谣言,她连明面上都不愿敷衍她。

    今日容琛在场,她也不好弄得太僵,只客客气气唤了一声“蓁表姐”。

    容琛听言看向温月蓁,见她生得温婉,虽然幼时见过她,却也没有过多的交情。只是他对阿眠这个蓁表姐记忆深刻,全是因为那次兰桂院之事。那次若不是霍承修垫在阿眠的身下,以阿眠的身子骨,哪里会毫发无损?而且那桂花树下有许多的石头,这般掉下来,一不小心就会划到脸。

    别说是姑娘家,就算是男子,这脸也极为重要。

    阿眠自小就生得一副好容貌,若是划伤了,落了一些疤痕,那可是会影响她一辈子的。这件事情上,他倒是感谢霍承修。

    而那会儿姨母可是狠狠训斥了阿眠。

    之后他从阿眠的口中得知,那次她是和这位蓁表姐在一起的。虽然阿眠没有再同他提过,可他也察觉到,自打出了那件事情之后,阿眠同温月蓁的关系不似以前那般亲密,倒是和他走得更近一些。

    阿眠从小就是顺风顺水,吃过的亏栽过的跟头,他这个当表哥的一只手就能数得出来。温月蓁来了定国公府,这件事情他早就知晓,可今日见到这位温姑娘,又见阿眠如此客气的态度,便明白她同温月蓁的关系还是不好。

    小姑娘之间吵吵闹闹实属常见,可若是心思太过歹毒,那便不宜结交。容琛庆幸她这位表妹不糊涂,对着温月蓁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容琛修养极好,生得清风朗月般的温润气质,而温月蓁又如何看不出这位容世子对沈妩有意?

    早在小时候,这容世子就一直跟在沈妩的后头,这般的青梅竹马,委实是羡煞旁人。自古表兄表妹最宜结亲,这沈妩生来美貌,从小都是众星捧月,眼下盈盈十三,初绽少女婀娜之姿,引得这位容世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也很正常。

    温月蓁想起方才沈嫱的话,说这沈妩是个草包。可惜只要生得好看,就算是草包,也有不少男子趋之若鹜。温月蓁见沈妩神色疏离,便也不多说话,打了招呼就回了自己的跨院。

    容琛看向沈妩,道:“时候也不早了,我该走了。”

    沈妩愣了愣,看向容琛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疑惑。

    容琛喜欢她,方才她进前厅的时候,他眼中的欢喜她是看在眼里的。以往容琛都会想法子隔三差五的来看她,这段日子她故意疏远,想来他也有些心知肚明。她虽养在深闺,却也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若是喜欢一个人,自是多瞧一眼都是欢喜的。

    可是容琛却没有久留,只同她聊了几句便说要走了。

    也是,容琛生来君子,要不然她也不会到现在才发现他对自己的心思,眼下孤男寡女,当然不宜多待。饶是容琛再喜欢她,终究最顾忌她的名声。

    说是不感动倒是假的。傅湛口口声声说对她是真心的,可是他的行为举止让她看不到一份的真心,倒是容琛,没有对她吐露半字,可事事为她着想。

    ·

    容琛走后,沈妩顺道去看她的嫂嫂孟氏。

    不料玉璇郡主恰好来定国公府看沈妩,沈妩念着玉璇郡主与她关系好,同嫂嫂孟氏也有过接触,便干脆拉着玉璇郡主一道去了孟氏的跨院。

    如今沈妩的嫂嫂孟氏已经怀孕六月,穿着一身玉涡色金丝软烟绣折枝堆花高腰襦裙,小腹处隆起,一张清秀的小脸也红润丰盈,一看便知被照顾得极好。

    这可是韩氏的第一个嫡孙,极为重视,在吃穿用度上,用得都是最好的。

    这段日子沈妩虽然忙,可还是会隔三差五来看孟氏。孟氏在国公府的人缘不佳,可到底是她哥哥的妻子,怀了身子之后的孟氏整天堆着笑意,沈妩也喜欢同她亲近。

    沈妩一脸好奇的看着孟氏的肚子,眼睛睁得大大的,道:“真是稀奇,再过四个月,我这小侄儿就要从嫂嫂的肚子里蹦出来了。”

    最近沈彦杭收敛了不少,对孟氏多了几分体贴,孟氏也欢喜。孟氏伸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听着这位小姑子天真娇憨的话,心里也甜滋滋的。

    玉璇郡主想着这沈二公子同她的哥哥年纪差不多,如今身边早已是娇妾美妾。娘催得紧,可哥哥却无意成家,好在让她看出哥哥对沈妙有好感,心里这才燃起了希望。

    玉璇郡主瞧着孟氏的肚子,凝眉道:什么时候她也能当上姑母?

    走出孟氏的卧房,沈妩打量了一下玉璇郡主,道:“看起来好像胖了些。”

    沈妩说话一贯直,可玉璇郡主到底也是个小姑娘,忙伸手摸了摸脸,撅着嘴道:“还不是怪我娘,这段日子一直把我关在府中,日日进补,能不胖吗?”

    这话说得颇为埋怨。

    小姑娘家最在意自己的容貌,大齐国皆以女子身姿纤细婀娜为美。她自小就喜欢骑马射箭,生得比一般的小姑娘体型匀美,可这个月却因为补得太过,都长出了双下巴。

    玉璇郡主很是懊恼,一个劲儿的埋怨康王妃。康王妃是个疼女儿的,只觉得女儿还小,这般白白胖胖的才好看,不过见女儿面露不满,为了让她开心,才不再继续拘着她。所以今日玉璇郡主才得空来了定国公府找沈妩。

    沈妩听了哭笑不得,伸手捏了捏玉璇郡主的小脸,莞尔一笑道:“我瞧着挺可爱的。”

    玉璇郡主狠狠瞪了她一眼,之后又叹道:“你就别安慰我了,我还想着法子怎么瘦下来呢,不然等明年我及笄了,哪里能寻到好婆家。”

    哪有因为胖一些就寻不到婆家的?再说以康王府如今的地位,玉璇郡主怎么可能寻不到好婆家?不过这会儿如此大大咧咧说着自己的亲事,沈妩想,若是这话是她说的,估计娘又要说她不害臊了。

    玉璇郡主又道:“咱们也好久没有聚聚的,现在这天儿最适合泡汤泉,咱们一块去好不好?”

    听到汤泉,沈妩有些心动。

    这汤泉水滑,对皮肤特别好,沈妩爱美,当然喜欢。而且她想着那日在玉茗山庄,因为遇上魏王落了水,若不是傅湛及时出现,她这会儿估计也就没命了。沈妩这辈子没吃过什么大亏,所以那次落水令她每每想起都心有余悸。

    都说是吃一堑长一智,她若是不会水,估计下次遇到这种状况还是会丢小命。

    沈妩笑着点头,又听玉璇郡主道:“那你同妙姐姐说说,也拉上她,一块去才热闹。”

    玉璇郡主虽然喜欢沈妙,可平日里也不会像今日这般格外提醒,沈妩想到了什么,看着玉璇郡主的眼睛,问道:“还有何人要去?”

    玉璇郡主暗暗念叨: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

    这次她本就想着法子请沈妙一道出来玩,可沈妙的性子她不是不知道,是个足不出户的书呆子,不似沈妩这般爱玩闹。可是她哥哥下个月就要出征了,按照往常,没个一年半载是回不来的。到时候沈妙都及笄了,若是订了亲,那哥哥回来的时候该有多伤心。

    玉璇郡主自小就同兄长的关系极好,这爱屋及乌,眼下对沈妙也是越看越喜欢。

    这事儿虽然不大妥帖,可她也想不出别的法子,只老老实实交代:“我哥哥快出征了,估计明年才能回来。”

    沈妩这下倒是明白了。

    她虽满意霍承修这个五姐夫,可私定终身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她知霍承修的品性,便明白大抵是玉璇擅作主张,想用她将沈妙约出去,趁机见霍承修。

    瞧着沈妩皱眉,玉璇郡主赶紧用胳膊肘顶了顶沈妩,解释道:“嗳,阿眠你别胡想。我哥哥可是正人君子。”她那傻哥哥看见沈妙就变得愣头愣脑的,那副傻样她看了都觉得好笑。

    沈妩道:“我自然知道霍将军的品性,可是玉璇,这事儿我不能答应。”她在傅湛的身上吃过亏,自然不想沈妙也如她这般。虽然她信霍承修,可这男未婚女未嫁,不宜见面。

    玉璇郡主自知没理,一时心里也只能干着急。她抬眼看着沈妩,只觉得这段日子这位娇憨可爱的定国公府六姑娘好像长大了一些。

    正当玉璇郡主无奈之时,却听沈妩道:“我明日同我娘和大伯母说说,若是她们也想去,我就说服五姐姐一道去。”

    玉璇郡主杏眸一亮,又惊又喜的拉着沈妩的手欢喜道:“还是阿眠你聪明。”

    私下见面自然不妥,可若是由定国公夫人和沈二夫人一道去,那就不一样了。

    ·

    晚上沈妩便同韩氏提了这件事情。韩氏也是个爱泡汤泉的,听了女儿的提议,自是立马就答应了。这段日子女儿学画辛苦,泡泡汤泉放松筋骨也是一件好事。

    有韩氏出马,沈妩的大伯母蒋氏也没有拒绝。

    第三日一大早,蒋氏韩氏就带着自己的女儿去了华泽山,同去的还有沈嫱和温月蓁。沈嫱是因为身子弱,泡汤泉有利,而温月蓁则是老太太主动提起的。

    华泽山因汤泉而著,晏城泰半的贵族都在华泽山上建有别院,院中汤泉水暖,最适合放松心情。定国公府的靖棠院同康王府的院子极近,不过这几年康王府在晏城的地位往上提了一大截,这院子亦是重新修葺了一番,越发彰显华贵气派。

    当然,若是不同康王府比,这定国公府的靖棠院也是极有派头。

    沈妩踩着杌凳提着裙摆被立夏扶着自马车下来,抬眼看了一眼这阔气的别院。

    大多数贵族的别院都建在华泽山的半山腰,而这上头的皆属皇家的汤泉。嘉元帝宠爱绾妃二十载,绾妃又是个爱泡汤泉之人,到了这秋冬日,每月都会过来跑一次汤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