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30章 :私会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顿觉羞愤,奈何傅湛却死死不肯放手。

    她从来不相信傅湛哄她时说得每一个字,他生来就是尊贵的皇子,眼下对她也没有多少所谓的真心,可偏偏他仗势欺人,处处拿捏着她,让她只能忍气吞声。

    若说方才明月公主的一番话令她有所触动,此刻却觉得自己太蠢。他若真的在意她,又怎么会三番两次轻薄与她,眼下他又逼着这般唤他?

    沈妩死死咬唇不出声。

    就算她不想承认,如今同傅湛也落实了“私会”的名头。好人家的姑娘如何会做出这种私会外男之事?更何况她出身国公府,是教养极好的世家女。

    少顷,傅湛敛了笑。他低头看着怀里安安静静的小姑娘,见她面颊煞白,娇嫩的唇瓣几乎要咬出血来。傅湛眸色一颤,觉得自己有些过了,便放低了姿态,用手拨了拨她的下唇,道:“别咬了,当心咬破。好了,本王不逼你,就让我抱会儿,好不好?”说着便是用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不做其他的事情。

    傅湛知她不肯,也不敢逼得太紧。想着成亲之后,自有让她这般唤她的法子。如此一来,这心情自然也好了一些,可是他哪里看不出来小姑娘的心思,怕是此刻正在心里骂他呢。

    傅湛倒也不再欺负她,只替她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用汗巾替她擦了擦脸。

    立夏见自家姑娘从假山后的树丛中走了出来,忙跑了过去。她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见姑娘眼睛红红的,虽然头发衣裳整齐,可她如何没有想到这祁王对姑娘做了什么。

    “姑娘……”立夏翕了翕唇,音色有些微颤。

    沈妩尚未抬睫,只淡淡道了一句:“走吧。”

    立夏不再多问,她抬头看着树荫中立着的男子,只觉得这般丰神俊朗的天人之姿,显得有些面目可憎了起来。

    沈妩回到前院,正看见长廊处穿着一身蓝色锦袍的霍承修正在往人群里看。她顺着霍承修的眼神看到了一群小姑娘,发觉他瞧的正是她的五姐姐沈妙。

    霍承修喜欢沈妙,她自是察觉得到。

    可是霍承修却只会远远的看着,俊朗的脸上满是柔和的笑意。情窦初开的大男孩,这般的脉脉深情最是触动人心,所以沈妙也对霍承修有意。霍承修是正人君子,不似傅湛那般,看上的便只顾自己心里欢喜,想如何便如何。

    想着之前傅湛的无礼,沈妩有些心烦意乱。

    她不否认,后来傅湛举止温柔,她也忍不住忘记了反抗,更加不会否认,当她知道傅湛如此在意她的荷包,她的心里有一丝触动。上回在玉茗山庄,她落水差点丧命,那一刻他突然出现救了自己,她紧紧抱着他的时候,更是把他当成唯一的依靠。

    可是那又怎么样?

    就算她真的喜欢傅湛,她也不会嫁给他。她从来都只是像娘一般,想嫁个像爹爹一样的夫君。傅湛身处风口浪尖,她不想搅这趟浑水。而眼下娘中意霍承修,可她看着她的五姐姐和霍承修皆为对方心动,自然会想法子打消娘的念头,省得到时候五姐姐和霍承修成亲之后尴尬。

    ·

    从康王府回来之后,沈妩陪着老太太回存善居,然后回到自己的明澜小筑好好沐浴了一番。立夏在一旁伺候着,见姑娘拿着香胰子往身上擦,一时心疼差点落泪。

    姑娘自小就是老太太的心头肉,二爷二夫人的掌上明珠,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姑娘轻一些,瞧着都擦红了。”谷雨小声道。今日见姑娘回来之后便沉着脸,就知姑娘心情不好。可之前出去的时候,姑娘明明是笑逐颜开的。毕竟不敢太过揣摩主子的心思,她只能默默伺候,可瞧着姑娘这般对待自己,她也忍不住开口。

    沈妩倒也没说什么,擦干净之后便换了寝衣窝在绸榻上。元宵瞧见沈妩自是亲昵的黏了上来,沈妩旋即露出了笑意,将元宵抱在怀里,右手一下一下抚着它毛绒绒的脑袋。

    韩氏进来的时候,笑着坐到女儿的身边,问她今日在康王府如何。

    沈妩瞧着韩氏面带笑意,便垂了垂眼,心道:看来娘真的很中意霍承修。下一刻却是弯唇笑了笑,答道:“今日康王府热闹,老王妃和康王妃还拉着女儿说了一会儿话。”

    可见老王妃和康王妃还是喜欢女儿的。

    这让韩氏喜出望外,生怕老王妃和康王妃看中的是沈妙。她看着女儿安静的侧脸,心道:也是,她家阿眠生得如此乖巧,自是讨人喜欢。韩氏一张姣好的面容露出欣慰的笑意,抚着女儿披散的乌发,道:“康王府可是晏城出了名的好相处,这老王妃更是同老祖宗关系极好,你是老祖宗的心肝宝贝,又怎么会不喜欢你?”

    韩氏的话语颇有几分自豪。

    沈妩抚着小猫儿的手一顿,抬眼看着韩氏唤了一声“娘”,之后才小心翼翼问道:“娘是不是……是不是想让女儿嫁进康王府?”

    韩氏一怔,没想到女儿的心思这般通透。她凝视女儿的脸,见她没有半分的羞赧,一时心里“咯噔”一声顿时明白,遂实话实说道:“霍小将军自小就照顾你,玉璇郡主把你当亲姐妹,再说了,定国公府同康王府的关系一向好,这不知根底的人家娘不放心,所以……”

    对于自己的亲事,沈妩没有一点儿扭捏。这本就是她的人生大事,自是应该慎重。虽然傅湛屡次轻薄她,可只要不影响她的名声,她不可能因此而自寻短见。爹娘视她如珠如宝,若是她有个好歹,爹娘还不伤心死。沈妩瞧着自家娘亲,大抵是被爹爹疼宠近二十年,心思也不如大伯母一般的缜密。可她却希望自己到了娘这般的年纪,也是如此的心态。

    她不但不会因傅湛的事情郁郁寡欢,还要擦亮眼睛嫁个好人家。

    当然,她的身份摆在这里,不可能低嫁,门当户对最好。

    沈妩整理了思绪,对着韩氏道:“娘,霍将军只是女儿幼时的玩伴,就算有感情,女儿也只不过视他如兄长。”

    说到这个份上,韩氏当然明白女儿是不喜欢霍承修。她心里固然遗憾,可她这个当娘的,还不是希望女儿能嫁给合心意的。韩氏伸手捏了捏女儿的脸,含笑道:“什么感情不感情,小姑娘家的,真是不害臊。”

    虽然习惯了女儿的大大咧咧,可韩氏还是忍不住念叨女儿。

    想明白了,沈妩的心情也好了一些,她眨了眨眼俏皮道:“霍将军常年征战,若是女儿嫁过去,岂不是一年到头都见不了自己的夫君几次?娘舍得吗?”

    韩氏微蹙娥眉,她当然是头一个舍不得。

    先前只道这霍小将军是个香饽饽,晏城可是不少人家都盯着,女儿同霍小将军算是青梅竹马,自是近水楼台,若是真能成事,她也算是替女儿觅得一个好夫君。可女儿这么说了,韩氏则是忍不住心疼,遂不再去考虑这霍小将军。

    只是——

    韩氏看着女儿这张越发娇美的脸,心里暗暗发愁。

    ·

    连着几个月垂钓之后,韩明渊终于让沈妩碰笔了。

    这可把沈妩高兴坏了,颇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其实在韩明渊的眼里,饶是沈妩不是他的外甥女,他兴许也会破例收她为弟子。沈妩的画不死板不生硬,画得虽是世人眼中上不得台面的,只不过是因为没人指点,差点白白糟蹋了这根好苗子。

    大抵是开始正式学画,沈妩一天忙到晚,画起来时常忘了时间。

    有一回韩氏来明澜小筑看沈妩,就见她一张白净的小脸耿跟只小花猫似的。韩氏虽然埋怨他那二哥把女儿教成了画痴,可瞧着女儿笑得这般开心,她心里的大石头也就落下了。

    当初她一气之下撕了女儿的画,虽然女儿事后没说什么,可她却是耿耿于怀。好在二爷懂她的心思,特意将二哥请回了晏城教女儿画画,让女儿重拾对画画的信心。

    沈妩瞧见韩氏进来了,便搁下笔唤了一声“娘”,而后看着自己的画道:“二舅舅说我女儿见识少,不宜画一些气势磅礴的山水,便从花鸟画起。”

    韩氏点了点头,一双桃花眼儿含着笑意。

    女儿有天赋是好事。她虽不懂画,却也可以看出女儿画得花鸟生动逼真,极具灵气。韩氏拿出帕子擦了擦女儿的小花脸,道:“你容表哥今日来了国公府,送来了两盒月饼,这会儿正在和你爹爹在前厅说话呢。”

    说起容琛,沈妩心里却是有些异样。

    这段日子她刻意疏离他,就算偶尔碰上也是客客气气的。其实,若是她早一些明白容琛对自己的心思,那她当初也不会做这些糊涂事。沈妩冲着韩氏笑了笑,一脸坦然道:“我也好些日子没见过容表哥了,正好过去见见他。”说着便同韩氏一道去了前厅。

    容琛见沈妩跟着韩氏来了前厅,一时忍不住面露喜色。

    小姑娘今日穿着一身蜜蕊色襦裙,梳着整齐的双垂髻,显得娇俏可爱,灵气十足。

    沈妩见容琛的表情都写在脸上,心想今日肯定要和容表哥说清楚了。虽说日后会尴尬,可她不想耽误容琛的亲事。这几年她那姨夫姨母催得紧,容琛的压力也不小,以前她是不知道,以为是在等沈妙。可这会儿心里明白了,便想把话说开了。

    两人一并走在青石铺就的石子路上,容琛生得高大颀长,面容俊朗,又气质儒雅,真是应了“君子如玉”这四个字。所以说,她这位容表哥不但模样生得好,更难得的是性子好,从来都是从容不迫有条不紊的。

    容琛心里虽是狂喜,可还是如兄长一般问了沈妩近日学画的进展。同容琛说话一贯自在,沈妩自然也不藏着掖着,只如实交代,末了则是抬头看着他的侧脸,道:“这中秋节一过,就快到容表哥的十八岁生辰了。”

    见小表妹记着他的生辰,容琛忍不住弯了弯唇,他侧头含着沈妩,含笑道:“嗯。”

    容琛的生辰在八月十八。

    容琛看着小表妹的脸,想着那日偶然听到娘不经意的提起,说是那日康王府老王妃寿辰,阿眠去康王府,极为惹人注意,康王府的老王妃和王妃都十分喜欢阿眠。等过了年阿眠就十四了,他想起小时候阿眠很喜欢和霍承修一道玩,而霍承修生得高大,比同龄的孩子高出许多,小小年纪便已是一群小姑娘心里的大英雄。

    好在后来霍承修随父出征,只余他陪在阿眠的身边。

    看着她一天天长大,听她亲昵的唤着他“容表哥”,他每每都是欢喜不已。可是小姑娘长大了,他不好时常来找她,有时候只能借着看望姨夫姨母的名头顺道瞧瞧她,亦或是带着妹妹一起来。其实很早之前他就明白自己对她的心意,可是她终究太小,生怕会吓着她。

    ——他承认,他想近水楼台。

    只是眼下知道姨夫姨母兴许中意霍承修,他自是按捺不住了。姨夫姨母疼女儿,选婿之事,肯定会尊重阿眠的意见。饶是清楚明明这几年陪在阿眠身边的人是自己,可他却是一点儿把握都没有,加上这段日子她对自己的态度,他更是惴惴不安。

    容琛看着小姑娘艳若桃李的面容,见她低垂眼睫,乖巧安静,一时忍不住露出温柔之色。

    从小守着的小姑娘,他不想给别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