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29章 :不放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见过玉璇郡主之后,三个小姑娘便出了跨院。

    沈妩察觉到明月公主的热情,一时也不好拒绝,只三人一道去前院。

    前院不少年纪相仿的小姑娘都聚在一起聊着天,年龄小一些的则是互相追逐打闹,瞧着好不热闹。今日既然是老王妃的大寿,一贯教养极好的世家女们也不拘谨,随着一同来祝寿的小姑娘们玩在一起。

    十二三岁的年纪本就没有多少轻松自在的时间,等十四及笄之后,就该准备议亲。这一旦嫁到婆家,日子可不比眼下这般自在,到时候大抵就会怀念这无忧无虑的闺阁生活。

    今日来得这一些小姑娘平日里经常相聚,都是熟悉的,更是一下子就玩拢了。老太太也对着一直守在身侧的温月蓁道:“蓁姐儿,你也跟着阿眠她们一道去说说话吧。”

    老太太知道这温月蓁性子温婉,乖巧懂事。

    之前她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那些晏城的贵妇皆以为她是定国公府的姑娘,便直夸她模样生得好,这身上的气度也好,可她道了是陵州的表姑娘之后,便对蓁姐儿兴趣缺缺,不过是敷衍的夸赞几句。

    老太太心里头明白,饶是这蓁姐儿生得再好,可这身份摆在那里,这晏城的人个个都是把眼睛生在脑门上的,自然不大愿意让这般身份的姑娘当儿媳。

    温月蓁点了点头,去了沈妩她们那边。

    温月蓁今日穿得体面,气质容貌丝毫不输晏城这些贵女。

    她抬眼看着人群之中的沈妩,一时袖中的手不自觉紧了紧。

    沈妙瞧见了,忙笑着将温月蓁拉了进来,将温月蓁介绍给在场的世家女。沈妙在晏城贵女圈中可是极有地位的,可这会儿大多数都是瞧不起温月蓁的,毕竟说白了这温月蓁只不过是寄人篱下,只是看在沈妙的面儿上,自然皆是客客气气的唤着“温姑娘”,然后夸赞她模样生得好。

    温月蓁含笑打着招呼,一点儿都不扭捏拘谨,显得落落大方。

    而一侧的沈妩却被明月公主拉着一道聊天。

    明月公主看着沈妩,暗道自己上回太小心眼了。因为皇兄受伤的事情,她才迁怒了沈妩,可说白了的确不关沈妩的事儿。而且以皇兄的执着,这沈妩迟早会成为她嫂嫂的。

    不过谁叫这位沈六姑娘长得好看,叫人一看就喜欢。

    明月公主剥着橘子,剥得干干净净之后,才伸手递给了沈妩,巧笑嫣然道:“妩姐姐,给。”

    沈妩哪敢去接啊?她微楞,很快回神道:“公主殿下太客气了。”

    明月公主这人一贯是爱憎分明,对于自己在意的人,可以挖心挖肺;对于自己厌恶的人,那可是连半点敷衍都是不肯的。她将剥好的橘子塞到了沈妩的手里,然后用银签子叉了一小块切好的瓜果,只往沈妩的嘴里送去。

    沈妩这才忍不住道:“公主殿下是不是有事?”

    明月公主弱弱收回手,咬了一口银签子上的瓜果,对着沈妩道:“妩姐姐,我哪有什么事儿啊,只是……只是上回在庄子里,我对妩姐姐的态度……”说到这里,明月公主咬了咬唇。

    还当是什么事儿呢,原来是因为这个。沈妩顿时松了一口气,霎时眉眼染笑,对着明月公主道:“公主殿下不必太在意。”

    见沈妩果真一点儿都不在意,明月公主倒是松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握上沈妩的手,盈盈一笑道:“妩姐姐真好。”

    ——她皇兄的眼光真好。

    温月蓁侧过头往着沈妩看去,见她同身边的小姑娘聊得开心,才知这位小姑娘竟是祁王的亲妹妹明月公主。祁王是个疼妹妹的好兄长,眼下沈妩同明月公主聊得欢,这里头的含义便有些不言而喻了。温月蓁想着那日在明远山庄的惊鸿一瞥,那祁王的容貌风姿简直是让人难忘。

    温月蓁弯了弯唇,不再去想。

    而远处的老太太和老王妃则是忍不住议论这群小姑娘。老太太叹道:“这日子过得真快。”再过个一两年,她这两个小孙女可都要嫁人了,叫她心里如何舍得?

    老王妃亦是同感,无奈道:“我这孙子和孙女都是不让人省心的,瞧瞧我那孙子,哪有十八岁还不成家的,难不成要他妹妹先嫁么?”

    听出老王妃话中的烦恼,坐在老太太身边的蒋氏忙安慰道:“霍小将军年少有为,自然不愁娶不到好姑娘,大抵是霍小将军眼光太高吧。”

    老王妃这才道:“日日就是舞刀弄枪,回到府中便是钻研兵书,可是半点别的心思都没有,哪里是眼光太高。”老王妃那个愁啊,这孙子的亲事可是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平日里征战沙场让她这个祖母提心吊胆也就罢了,回到府中也是固执的不想成亲,再这般耽搁下去,就快二十了,到时候同龄人都儿女成双了。

    康王妃则是坐在一旁不敢接话。

    为了儿子的亲事,她这婆婆的确是操碎了心。可偏生儿子固执,说什么不想耽搁人家好姑娘。瞧瞧这都是什么话,他是大齐战功赫赫的年轻将军,深受皇上器重,生得又是一表人才,哪有姑娘家不想嫁给这样的男子?而且身为武将,出门打仗保家卫国是常事,当妻子自然应该理解和支持,好好管着这个家。

    可是康王妃也知道,没有女人不想自己的夫君待在身边的。就是因为夫君常年征战沙场,她进门三年才怀上孩子,之后又过了六年才生下了璇姐儿,好在眼下是苦尽甘来了。只不过亲自经历后,说句心里话——她也不愿女儿嫁给一个常年在外的将军。

    可是换作自己的儿子是将军,这心态可就不一样了。

    康王妃看向小姑娘堆里的沈妩,见沈妩娇美可爱,眉眼堆笑,生得极为讨人欢喜。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若是成亲之后日日独守空闺,她看着也心疼。

    老太太是过来人,见老王妃一直提着孙子的亲事,之前又那般喜欢阿眠,便知这老王妃兴许是中意了阿眠。而瞧着今日阿眠的打扮,大抵韩氏也有这份心思,毕竟以往出门的时候,韩氏可不会把女儿打扮得这般出挑。

    今儿可是有不少人直往她这孙女身上瞧。

    而老太太如何会不喜欢这个霍小将军?若是把孙女嫁到康王府,那可是最好不过的了,而且老王妃是个明理的人,康王和康王妃也极容易相处。

    只是老太太心里还是有忧虑。

    这宝贝孙女的亲事需要慎重考虑,毕竟是一辈子的事,而且眼下阿眠尚未及笄,这议亲之事也不急,先瞧瞧康王的意思,毕竟这康王府当家的还是康王。

    蒋氏执着茶盏浅啜了一口,缄默不语。心里暗道,瞧着今儿的情形,想来这康王妃是有意结亲,而且还瞧上了沈妩。

    蒋氏平日里对沈妩也极为喜欢,可当母亲的心里最疼的还是自己的女儿。她的确没有想过把女儿嫁进康王府,毕竟女儿的亲事还得国公爷说了算。只是今日她领着女儿出来,旁人瞧着没有人是不夸赞的,到了老王妃这儿,却偏偏看中了沈妩。

    沈妩的确模样俊,可当儿媳的最看重的可是品性,别的不说,她家妙姐儿的性子可是没得挑的。放眼整个晏城,也算的上是数一数二。

    ——这大抵都是当母亲的通病,喜欢别人夸自己的女儿,而且认为自己的女儿是最好的。

    如此一来,蒋氏则是有些闷闷不乐了。可她到底是定国公府的主母,如何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斤斤计较,自是重新端着一派华贵之气,面上带着得体的笑意。

    ·

    至于沈妩,眼下正玩得欢。

    她的眼上蒙着深蓝色绸带,正探着手小心翼翼的往前走,而站在两侧这些小姑娘则是大气儿都不敢出。就在这时,沈妩却是停下了脚步。她静静站了一会儿,之后唇角一弯,朝着自己的右手边走了过去,一把将人抓住。

    被抓住的正是明月公主。

    明月公主可就不服了,嚷嚷道:“妩姐姐你这绸带肯定是瞧得见的,我方才可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妩姐姐你这是耍赖。”

    沈妩有些哭笑不得。

    她将褪到脖颈间的蓝色绸带解了下来,递给明月公主,道:“这带子蒙得紧,料子又厚实,可是完全看不见的。”

    明月公主试着带了绸带,果真是黑漆漆的一片。

    沈妩笑了笑。

    其实方才系着绸带的时候,她的确是看不见。可人人身上都有自己的气息,这几个月他跟着二舅舅一道钓鱼,别的没学到,却唯独懂得了“静心”二字。一系上这绸带,她眼前虽然一片漆黑,可心一静,却还是能察觉到身侧之人的动静,能听得到她们浅缓的呼吸声。

    只不过谁叫明月公主离自己最近,她自是懒得再走,顺手逮到了她。

    轮到明月公主蒙眼了,沈妩便带着立夏去解手。

    因着康王妃喜欢菊花,眼下康王府偌大的院子里菊花盛开,有单瓣的重瓣的,更有珍贵的“绿牡丹”。

    绿牡丹是菊中珍品,纸条粗壮,叶形不一,花瓣多轮不露心。花开时,外部花瓣浅绿,中部花瓣翠绿向上全区,心瓣浓绿裹抱,使得花冠严禁,才称之为“绿牡丹”。眼下花色碧绿如玉,晶莹欲滴,实在是美不胜收。

    沈妩瞧着目不暇接,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儿晶晶亮的。

    走过抄手长廊,沈妩行至一处假山,却不料傅湛正静静立着。他穿着一袭深紫色锦袍,腰间系着玉带,发上戴着白玉冠。

    沈妩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白玉冠,正是上回她在琳琅馆选中欲送给二舅舅,却被傅湛夺了去的那个。

    沈妩愣愣抬头,瞧着傅湛淡然倨傲的脸,,刚想转身逃跑,却被傅湛一把抓住了手腕,轻而易举拥到了假山后头。

    立夏顿觉不妙赶紧上去,却被卫一拦住。

    立夏狠狠瞪了卫一一眼,道:“手下败将,还敢拦着本姑娘?”

    卫一哪敢惹立夏啊,只低声道:“立夏姑娘,我家王爷待沈六姑娘是真心的。你放心,王爷只是同沈六姑娘说会儿话,咱们王爷可是个正人君子。”

    正人君子?谁家的正人君子会一直这般缠着她家姑娘?

    立夏拧着眉道:“若是王爷真的待姑娘真心,就该尊重姑娘,而不是……这样只会坏了姑娘的名声。”祁王有权有势,她家姑娘如何有反抗的余地?而且只要一出声,她家姑娘还有什么名声可言。之前她一直担心姑娘会喜欢上祁王,做出一些糊涂事,可这些日子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姑娘看得通透,根本不喜欢祁王。

    “你让开。”立夏捏了捏拳头,发出咔咔的响声。

    卫一在立夏的身上吃过亏,可那会儿到底是因为太过轻敌,若要真的动起手来,这位立夏姑娘也不是他的对手。再说了,他也不敢动手,要知道这立夏姑娘可是沈六姑娘最亲近的婢女。

    卫一苦口婆心道:“你听听,你家姑娘眼下没有呼救,就说明王爷没有欺负人。”

    立夏冷冷哼了一声。这里是康王府,她家姑娘就算真的吃亏的,也只能往肚子里咽。

    见立夏不信,卫一又道:“立夏姑娘,前几日沈六姑娘可是让你将荷包送给我家王爷,这里头的意思立夏姑娘难不成还不明白吗?”

    这下立夏倒是无话可说,只下意识蹙起了眉。

    在大齐国,荷包对于姑娘家来说可是顶顶重要的物什,而姑娘却将她送给了祁王。想到此处,立夏便朝着假山后看了一眼,眸中含着担忧之色。只不过那处被树荫遮住,她什么都看不见。

    卫一道:“立夏姑娘,咱们去那边的凉亭待会儿吧。”

    立夏看了一眼树荫,一时心里气得很,可偏偏自己什么也不能做,只急得跺了跺脚朝着凉亭走去。

    而假山树荫后,沈妩被男人霸道的紧紧抱在怀里,吓得小脸都惨白了几分。

    ——她没想到傅湛会这般大胆。

    像是知道自己不敢大声嚷嚷,所以这傅湛根本没捂她的嘴。她抬眼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拧着眉头恼道:“傅湛!”

    傅湛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小姑娘,凝视着她俏生生的小脸,一时露出了欢喜的笑容。他生得俊朗,笑起来更是芝兰玉树一般。他低头抵着沈妩的额头,沉声不满道:“这半日,你是不是故意躲着本王?”

    沈妩没说话。

    自打从明月公主的口中得知傅湛也来了康王府,她就可以同沈妙和明月公主形影不离,怕得就是傅湛会突然出现。而且这里可是康王府,今日人这么多,若是傅湛缠着她被人瞧见了,那她也没脸活了,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她知道傅湛吃软不吃硬,却也不想对他示弱,就怕他得寸进尺。

    沈妩抬眼看着傅湛道:“你放开我。”

    可傅湛哪里舍得?他亲了亲小姑娘光洁的额头,道:“你生来就没良心,不晓得惦记,本王可是想念得紧。阿眠,让本王好好抱抱。”说着他又掐了掐沈妩的腰肢,念叨了一声“怎么又瘦了?”

    沈妩被气得小脸通红,毫不留情的推着傅湛的身子。只不过这点力气对于傅湛这个大男人来说简直是丝毫不起作用。他瞧着小姑娘娇娇俏俏的脸颊,握着她的小手碰了碰自己的伤处,狭眸染笑,唇角一勾道:“这儿的伤养了好久才刚好,你若是再用力些,说不准又要裂开了。”

    这话的确管用,沈妩一下子就收住了手。

    这可把傅湛高兴坏了,忙俯身咬了咬小姑娘的脸颊,志得意满道:“就知道你心疼本王。”

    小姑娘喜欢他,只不过是因为脸皮薄怕羞才百般反抗,他心里头自然是理解。况且这于她而言的确是有些出格了,可他实在是想着她念着她,今日好不容易有机会见见她,自是想好好同她说说话。

    可偏偏这个没良心的小姑娘一直躲着他。

    今日小姑娘打扮的格外好看,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俏生生的像朵含苞待放的娇花。傅湛瞧着她耳垂处坠着的赤金缠珍珠坠子,身上穿着漂亮的芙蓉色叠纱粉霞襦裙,心道:若是她见自己的时候有一半的上心,那他心里不知有多欢喜。

    “阿眠。”傅湛唤了一声,见她应声傻傻抬头,瞧着她水嫩嫩的唇,亦是有些忍不住,旋即就压了上去。

    起初沈妩还以为傅湛只是单纯抱抱她,却没想到她会这般轻薄她。

    在湖边的那次她心有余悸,只怨傅湛粗鲁又霸道,可今日却有些不大一样。傅湛一下一下的亲着她的唇,显得相当有耐心。可于沈妩而言,再耐心也是欺负她,只是这会儿她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不知怎的,沈妩想起那次遇到魏王。

    魏王碰她,她就觉得浑身发麻,可现在傅湛同她做着这般亲密的事情,她却没有面对魏王那般的强烈反应。

    沈妩被亲得有些云里雾里。

    她的肌肤娇嫩,今日这衣裳穿得也不厚实,眼下身子被牢牢压在了假山上,磨得她有些疼。可面对傅湛的长驱直入,她却是半点办法都没有,更令她觉得羞耻的是,她对傅湛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讨厌。

    正晃着神,却察觉到傅湛的大手往上挪了挪,碰到了那里,沈妩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狠狠朝着傅湛的嘴咬了一口。

    沈妩这一口咬得狠。

    傅湛倒吸了一口凉气,可对上小姑娘红红的大眼睛,他却是半点都不生气。见小姑娘生气了,傅湛忙抓着沈妩的手,低声哄道:“好了,是本王不对,别生气。”

    他不该摸她那里。

    饶是沈妩平日里再怎么大大咧咧,终究是个小姑娘。她从傅湛的手里抽回手,用力的揩了揩因为害怕落下来的泪珠子,垂着眼不去看傅湛的脸。

    傅湛心里愧疚。

    可难得方才小姑娘反抗之后不再挣扎,他一时自是意乱情迷,忍不住想摸一摸肖想依旧的地方。他知道这下自己在她的眼里更加是卑鄙无耻了,可他是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自己喜欢的小姑娘,不可能半点念头都没有。

    傅湛从怀里拿出汗巾小心翼翼替她擦眼泪,双手捧着她的脸颊迫使她看向自己,好声好气哄道:“别哭了,不然待会儿可不好解释。”

    沈妩吸了吸鼻子,心道傅湛太过欺人太甚。她双眸水润,瞧着傅湛唇上被她咬出的血,心里又陡然生出了几分愧疚。

    可是——

    沈妩咬了咬唇。

    明明是他自己轻薄她在先,她有什么好内疚的?

    傅湛搂着小姑娘的身子,柔声道:“你放心。以后咱们成了亲,你想怎么咬就怎么咬,想咬哪里就咬哪里。”

    沈妩觉得傅湛真是不会说甜言蜜意,弄得她很稀罕咬他似的。

    回想起之前玉茗山庄,傅湛对着她又啃又咬毫无章法,可今日他却是极为耐心,让她差点都忘记了反抗。虽说这祁王傅湛不近女色,可这都是外头的传言,外面人还以为傅湛是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呢,可她看到的却是一个卑鄙无耻的登徒子。

    所以说,兴许傅湛也这般亲过别的姑娘。

    这下沈妩心里就有些憋得慌了,连眉头都蹙得紧紧的。虽说她不喜欢傅湛亲她,说到底还是实实在在被他亲了,而且还不止一回。一想到他用亲过别的姑娘的嘴来亲她,她就觉得浑身发麻。

    其实这也是她不喜欢傅湛的原因之一。

    他身份尊贵,这会儿说得再好听,等转眼对她不感兴趣了,便是弃如敝履,那时候她可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所以,眼下若是定要她在傅湛和容琛之中选一个当夫君,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容琛。至少容琛这个表哥不会欺负她,事事迁就她,更加不会像傅湛这般得了便宜卖乖,更重要的一点是,她相信容琛的人品。

    眼下傅湛的心情极好,也亏得不知沈妩心里的想法,不然估计会气个半死。

    傅湛整理了一下沈妩髻上的珠花,而后将小姑娘搂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头,将她的脑袋摁到自己的心口,嘴角翘了翘,似是很满意这个姿势。他又想到了什么,薄唇微启道:“听说你小时候和霍小将军关系很好。”

    沈妩正生气着的,此刻嘴巴撅得老高,都能挂油瓶儿了,哪里还有心思接他的话。

    又听傅湛道:“你唤容璁容表哥’,本王当时也忍了……可这会儿知道你唤霍小将军‘承修哥哥’,本王可是忍不住了。”

    说着,他将怀里的小姑娘抱紧了一些。

    沈妩抵在身侧之人的心口处,听着他怦怦的心跳声,蹙着眉不明白傅湛的意思,之后却见他低头看向了自己。

    傅湛对上小姑娘黑白分明的眼睛,无赖却又一本正经道,“阿眠,今日你若不唤本王一声‘湛哥哥’,本王就不放你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