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28章 :心虚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瞧着沈妙烧得通红的耳垂,遂忍不住弯了弯唇。她这五姐姐还是头一回这般失态,不过也难怪像沈妙这般的小姑娘会动心,毕竟霍承修生得俊朗又英伟不凡,方才露出那般大男孩似的羞涩腼腆,便使他的俊脸陡然增添了几分傻气。

    她知沈妙脸皮薄,便装作没有看见。

    不过沈妩心里却道:若是以后能唤霍承修一声五姐夫,倒也不错。

    两人去了玉璇郡主的跨院探望,玉璇郡主身边的大丫鬟碧珠见着沈妙沈妩忙行了礼,客客气气道:“郡主方才还嚷嚷着无聊,这会儿若是瞧着沈妩姑娘和沈六姑娘一道来了,肯定高兴坏了。”

    这话倒是没说错,玉璇郡主见两人来了,不由得惊喜一番,伸手拧了一把沈妩嫩生生的小脸蛋,怨道:“算你有良心,还知道来看本郡主。”

    沈妩有些委屈。

    是她自个儿一直瞒着自己,害得她对此事毫不知情,若不是听沈妙提起,眼下她兴许还不知道呢?这会儿倒好,干脆埋怨起她来了。不过看在玉璇郡主身子不适的份上,沈妩也没有说什么,只细细打量了一番。见玉璇郡主今儿面色红润,此刻躺在榻上只穿着一身白绸寝衣,身上盖着薄薄的锦被,一张小脸更是不施粉黛,清丽可人。

    怎么瞧,都没有半分病人的憔悴。

    这倒是让沈妩松了一口气。

    沈妩坐在弦丝雕花架子床旁的绣墩上同玉璇郡主闲聊,而沈妙却替她掖了掖被褥,对着玉璇郡主道:“王妃一贯疼你,这几日就安分一些,好好休息。”

    玉璇郡主撅了撅嘴,颇有几分不满。之后杏眸一亮,冲着沈妙道:“妙姐姐这话同我哥哥说得一模一样……说来也巧,我哥哥前脚刚走你们后脚就来了。”

    说起霍承修,沈妙掖着被褥的手顿了顿,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又泛起了涟漪,她低低“嗯”了一声,若无其事道:“都是一个理,别让王妃担心了。”

    玉璇郡主是何等聪慧之人,只消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其实她打小就和定国公府的几个姑娘走得近,而沈妩不似一般大户人家的姑娘那样拘谨,最是与她投缘。这几年她看着沈妩生得越来越好看,更是时常会想:若是阿眠嫁到她家该有多好?虽然那会儿她大抵也快出嫁了,可至少哥哥身边有个活泼灵动的嫂嫂,她也可以安心出嫁。

    爹娘只有她和哥哥一双儿女,而哥哥却是个沉默寡言的武痴,这几年更是越来越安静。

    可谓活生生一个闷葫芦。

    只是她又如何不知,阿眠对她家哥哥无意。她虽然喜欢阿眠,可这嫂嫂还是哥哥喜欢最重要,这些日子她也在哥哥面前提过小时候的事情,哥哥的言语间也不过是将阿眠当成小妹妹一般看待,没有半分男女之意。

    玉璇郡主伸手握住沈妙的手,双眸含笑道:“妙姐姐心思细腻又知书达理,以后谁娶了妙姐姐,这福气可就大了。”

    这话说得沈妙越发面红耳赤。

    三个小姑娘正说着,却听见碧珠掀起帘子道了一声“郡主,明月公主来了。”

    话音刚落,便见穿着一袭浅橘色霞影纱襦裙、梳着平髻簪着珠花的明月公主走了进来。沈妙同沈妩起身欲行礼,明月公主却上前赶紧扶住二人,笑吟吟道:“妙姐姐和妩姐姐这般客气做什么,莫不是没把明月当成朋友。”

    玉璇也道:“明月一向不拘礼数,妙姐姐阿眠你们人后不必待她如此客气。”

    哪知明月公主愣了愣,瞧着沈妩道:“阿眠是妩姐姐的小名吗?”

    不晓得明月公主为何突然会问这个,沈妩点了点头。明月公主又问道:“可是‘江枫渔火对愁眠’的眠?”

    沈妩道了一声“是”。

    说起来也奇怪,上回在玉茗山庄,这明月公主待她可极为冷淡,这会儿又这般热情,沈妩倒是捉摸不透这位小公主的心思。不过想着她和傅湛是亲兄妹,沈妩不由得叹了一声:怪不得是兄妹,性子也像。

    说罢,明月公主便坐到了玉璇郡主的身侧。

    明月公主瞧着榻上小姑娘红润的脸颊,心里念着亏得璇姐姐并无大碍,不然她还不自责死。明月公主想起这几日母妃冷冰冰的脸,撅了撅嘴抱怨道:“璇姐姐你都不知道,母妃可把我狠狠训斥了一顿。”

    玉璇郡主“噗嗤”笑出了声,心道:明月这个小祖宗,也只有绾妃治得了她。

    明月公主又蹙眉道:“前些日子我皇兄受伤,母妃本就担心,眼下我又闹出这种事……”

    知道明月委屈,玉璇便握住了她的手安抚,道:“本就是我自己不小心,自然不能怪罪你。不过明月,祁王殿下的伤还未好吗?”毕竟这屋子里的几个小姑娘都是极好的姐妹,有什么话也不避讳。

    听到玉璇郡主问这个,沈妩旋即抬了抬眼,静静盯着明月公主的脸。她见明月公主略显婴儿肥的小脸布满了愁色,一面替玉璇将裸|露在外的手放进被褥中,一面启唇道:“之前休息了一个月伤口已经慢慢愈合了,可我皇兄身边的下人也不知道是如何照顾的,前些日子伤口不但裂开了,听御医说还沾了水……”

    重伤未愈居然沾水,这祁王身边的下人也忒不会照顾人了。玉璇郡主心中暗道。

    而立在榻边的沈妩却下意识垂了垂眼,显得相当的心虚。

    若不是那日傅湛重伤未愈却来救她,她也不会任由他占便宜。之后见着的几次,瞧着傅湛的面色的确有些不大好,而且傅湛自小就是个药罐子,身子骨早就经不起折腾,也难怪这伤口会好得这么慢,偏偏她……偏偏她还落井下石了一回。

    沈妩盯着自己的纤细的手指。傅湛欺负她的时候,她可是拼尽了全力推他,可是他却一声不吭,只默默的继续欺负她。

    所以傅湛这个登徒子是自找的。

    沈妩努力说服自己,可又觉得良心不安,只颤了颤睫,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我母妃可是念了好久,今儿姨婆大寿,我皇兄想着许久没有来过康王府,今日便同我一道前来祝寿。”明月公主这个妹妹可是极为关心兄长,话语间皆是对这位兄长的无奈。

    玉璇郡主却忍不住笑了笑,原来这祁王殿下也是个不省心的,又想到了自己的兄长,便生出一股同病相怜之感。

    至于沈妩更是心肝儿颤了颤,暗暗惊讶道:今日傅湛也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