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24章 :助攻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想了想,没骨气的弱弱开口:“我……没带在身上。”

    自打那日捡回荷包之后,她就将荷包藏到了枕头底下。虽然她已经重新缝制了一个新的荷包,可这个旧的,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理。若是被娘瞧见了,自是要问她是何处拾回的。

    娘太了解她,定是一眼就能看出她是不是在说谎。

    而关于傅湛的事情,她只想一直烂在肚子里。那日傅湛为了救她同她有了肌肤之亲,娘本就因此担忧,若是再知晓她同楚慎私下往来密切,估计要气得晕过去。到时候就算她想解释,最后吃亏的还是她。

    可今儿面对气势凌人的傅湛,她觉得自己倒是成了没底气的一方……那可是她的荷包啊。

    “我……”

    “那你明日派人送到我府上。”傅湛没给沈妩说话的机会。

    沈妩皱了皱眉头,甚是讨厌此刻他这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好像把她当成下人一般的命令。沈妩这会儿有些回过神,将手静静垂下不去碰他的腰,而后抬眼对上楚慎的双眸,道:“就算王爷身份尊贵,也不能这般仗势欺人。”

    那分明就是她的东西,傅湛这么理直气壮要回去是几个意思?

    再说了,这荷包若是落到了他的手上,便相当于让他捏着自己的把柄。

    她毕竟没有过多的了解傅湛,眼下只知道他是个性子阴晴不定的。开心的时候就尽情的戏弄你,不开心的时候就冷着一张脸,怪瘆人的。

    傅湛见小姑娘倔强,也没继续逼她,只不急不缓道:“好,那我现在就告诉沈二夫人,让她做决定。”

    一时沈妩心中的好感全都没了,只一个劲儿的暗骂傅湛,然后才弱弱妥协道:“我明日叫立夏送去。”语罢,便欲从傅湛的双臂间挣脱而出。

    可傅湛也没有要继续困住她的意思,反倒是她不小心被脚下的裙摆踩到,身子一下子朝着前面倒去。

    沈妩下意识的抓住了傅湛的袍子,更是牢牢的靠在了他的身上,胸前一起一伏的喘着气,小脸也立刻烧了起来,心里更念着:以后再也不要穿这条裙子了。

    “沈六姑娘,请自重。”傅湛言辞淡淡道,好看的薄唇微微抿着。他双手虚扶着她,既没让她倒下去,也没有去碰她,可谓是要多君子就有多君子。

    傅湛这么一说,沈妩越发是羞恼。

    这话可是她之前才对他说过的,眼下却一字不差的还给了她。沈妩心里有气,便忘了行动,待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才顿时有些吓傻了。

    “阿眠,挑什么书呢?”韩氏见女儿一直没动静,便按捺不住走了上来。她瞧着一身绿色丫鬟服的立夏正站在门口,便蹙着眉道,“你杵在这里做什么?”

    立夏吓得手心冒汗,若是被二夫人知道姑娘同祁王偷偷见面,估计她也没命活。

    立夏忙提高了嗓门回答道:“姑娘说要安安静静挑书,便让奴婢在这里等着。”

    韩氏的眉头蹙得更紧。

    当下人的最是懂得察言观色,立夏瞧着韩氏不高兴了,便赶紧垂了垂眉眼,连大气儿都不敢出。这些年姑娘待她极好,可她们毕竟是下人,自是要听主子的话。

    上回沈妩遇上魏王不小心落水,韩氏本想狠狠责罚立夏。可偏生沈妩护得紧,不许韩氏随便打骂她屋里的丫鬟。那时沈妩正生着病,一张小脸瞧着瘦巴巴的,韩氏就算心里再气,也终究是答应了沈妩,到最后也不过是扣了半年的月钱小惩大诫。

    女儿身边的四个丫鬟,都是她精心挑选的。

    容貌不需太好,生得干净便可,毕竟她可没想过四个丫鬟陪着女儿嫁到夫家,顺便当个通房,所以这长得太好的她自是不选。这四个丫鬟伺候了女儿四五年了,女儿也十分的喜欢,她自当是觉得没有选对人,可出了这一出,韩氏便因此迁怒了立夏。

    所以说韩氏本就不大喜欢立夏,眼下听着立夏这般的大嗓门,韩氏更是拧着眉一脸的嫌弃。好在这书铺没有别人,不然这不是给他们定国公府丢人吗?韩氏不再去看立夏,而是走了进去。

    一进屋子,便见女儿正安安静静的翻着书,手上又选了好几本。

    难得女儿如此认真看这些关于女红的书,韩氏自是一脸的欢喜。她走过去接过女儿手里的书,然后才道:“等过了年,你便要及笄了,跟你二舅舅学画固然重要,可这女红也不能落下。”

    女儿家在外头的名声不过是出嫁前好听一些,出嫁之后,这女红却是马虎不得。作为妻子,替自家夫君制衣袍可是分内之事,亵衣亵裤这等贴身衣物更是不用说了,绝对不能假手于人。

    沈妩乖巧的点了点头,道:“娘,女儿知道了。”

    “知道就好。”韩氏叹了一口气,又想到那次沈妩去玉茗山庄,似是随意道,“我昨儿听说康王府的那位,可是顶顶出息了。皆道虎父无犬子,想来那霍小将军前途不可估量。”

    韩氏一脸赞叹。

    沈妩自是知道娘说得是霍承修。她本就对霍承修极有亲切感,在自己娘亲面前一贯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这会儿她想着这屋子里还有另一个人,便不想同娘亲继续这个话题。

    沈妩默不作声的,韩氏却是喋喋不休。

    自己的儿子没出息,瞧着别人家的儿子这般能干,她自是只有羡慕的份,遂继续道:“还记得小时候,那霍小将军可是经常领着玉璇郡主来咱们定国公府串门。那会儿霍小将军个头就生得俊朗,比同龄的孩子高大。你也极为喜欢这霍小将军,每当他们两兄妹来的时候,可是能开心一整天呢。”

    说起小时候,沈妩垂了垂睫,倒是有些怀念。

    霍承修和玉璇的性子的确同她极为投缘,自小就没有那些花花肠子,也算是童年极要好的玩伴。那会儿容琛还在定国公府待过一段日子,几个人十分的要好,一转眼都长大了,她同霍承修也不似幼时那般的熟络,眼下就连容琛,她也是刻意避之。

    正说着,韩氏顿了顿。

    她侧过头打量着女儿白净的脸颊,想着女儿对容琛无意,若是能嫁入康王府,也算是一件好事。这康王府离定国公府不过隔着两条街,而康王和康王妃向来喜欢她女儿,二人膝下也只有霍承修和玉璇郡主这一儿一女,更是不用担心小姑子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这霍承修是个极好的女婿人选。

    这么一来,韩氏越想越觉得女儿同这霍小将军是青梅竹马天生的一对儿。

    韩氏不知女儿心里的想法,却也不想太过直接,只道:“阿眠,想来你还记得吧——七岁那年,你调皮去兰桂居那儿爬桂花树,却不小心摔了下来,人家霍小将军可是当人肉垫子给你垫着。结果最后你倒是没什么事儿,那霍小将军肋骨都断了两根……这想想也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时你一口一个‘承修哥哥’,叫得那个甜,害得你哥哥都吃醋了……”

    见韩氏越说越有劲儿,沈妩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特别说到最后,她便下意识抬眼从书架的缝隙中看向角落里立着的白袍男子,不由得一阵心虚。最后实在听不下去了,只一股脑儿将选好的书塞到韩氏的手里,闷闷道:“女儿选好了,娘,咱们回去吧。”

    见沈妩逃一般的下了楼梯,韩氏蹙着眉念了一句“这孩子……”之后又想到了什么,低头看着手里捧着的书——可是有两本一模一样的。

    韩氏想着女儿方才的魂不守舍,突然眼睛一亮,一下子就明白了。

    “咱们阿眠长大了……”韩氏好看的眉眼染着笑意,将重复选得这本书放回书柜,之后笑盈盈的下楼去。

    韩氏走后,后头一层书柜角落处的男子走了出来。他走到沈妩方才选书的位置,骨节匀称的手将韩氏塞回去的那本书拿了出来,静静摊开。

    ·

    沈妩跟着韩氏一回到定国公府,她哥哥沈彦杭那儿又出了幺蛾子。

    孟氏怀孕三月,正是最要紧的时候,可那她哥哥却在这个节骨眼儿去了勾栏画舫,气得她嫂嫂孟氏一下子动了胎气,可把沈彦杭吓了一大跳。

    韩氏一听,忙急急进了孟氏的卧房。

    见榉木雕花架床上盖着锦被的孟氏一张脸颊有些苍白,双眸微微红肿,瞧着便是一副刚哭过的模样。韩氏一向护着儿子,可自打儿媳孟氏怀了身子之后,一颗心自然也偏向了儿媳——毕竟儿媳腹中怀着的可是她的宝贝孙子。

    韩氏抬眼瞧着立在床头的沈彦杭,恨铁不成钢道:“都要当爹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今儿好在静兰没事,若是出了什么岔子,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静兰是孟氏的闺名。

    只不过眼下韩氏虽然气恼,却也不会真的教训这儿子。就是因为这份纵容,这沈彦杭才养成了眼下这副风流性子,行事更是洒脱不羁。瞧着虽是定国公府的嫡孙,却也只能在翰林院混混日子。对于自己的夫君,韩氏自然不求多少的功名利禄,可对于这个儿子,她却是寄予了厚望,如今终于看开了,只愿儿子同儿媳好好过日子。

    可儿子就是不让她省心。这让韩氏操碎了心,这几年也不知给他收拾了多少烂摊子。

    其实沈彦杭固然纨绔,却也不是一点儿都不懂事,方才同孟氏争论了几句,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却不知孟氏这次的反应这般大。如今动了胎气,府中孩子虽是无碍,却也需要在榻上多休养几日。

    沈彦杭心里自是内疚,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韩氏怕孟氏瞧着沈彦杭又生气,便干脆将人撵了出去,图个眼不见为净,然后自个儿好好安抚孟氏。见自家娘亲如此紧张孟氏,沈妩也有些意外。

    她陪着自家哥哥出了卧房,一同行至抄手游廊。

    沈彦杭今日穿着一袭天青色杭绸锦袍,身姿颀长,高大挺拔,这哥哥继承了她爹爹的俊朗容貌,却少了爹爹的那份儒雅气质,只这长眉入鬓,眉宇间颇有几分风流姿态,一看便是大户人家的贵公子。

    瞧着十分的有派头。

    只不过于沈妩而言,沈彦杭是她的亲哥哥,不论性子如何的风流不羁,对她这个妹妹却是好得没得挑。沈妩想着今日之事,便同沈彦杭说起了孟氏,想着以后他收敛一些。

    沈彦杭停下脚步,侧过头看着玉质亭亭的妹妹,开口道:“我自是知道她的好。这几年她受了委屈,我也明白。可是阿眠,男人这一辈子不可能一直守着一个女人。”

    沈妩不解,蹙着眉头问道:“那爹爹不是吗?”这些年,爹爹不也从来没有纳过一房妾室,无论外头的人怎么说,都始终如一专心待娘一人。

    沈彦杭弯了弯唇道:“爹爹是例外。可是阿眠,这世上哪有这么多例外?男人都喜欢新鲜的,就算之前再喜欢的,娶回家之后又有多少时日可以恩爱。”

    听了沈彦杭的话,沈妩有些愣住。

    沈彦杭眸色怔了怔,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可说出去的话也收不回来了。妹妹已经快到了适婚的年纪,这些话混账话岂能同她讲?再说了,他沈彦杭的宝贝妹妹以后一定要嫁一个可靠的男子,而不是像他这种管不住的。若是日后他的妹夫也像自己这般风流,他可管不住自己的拳头。

    沈妩一时无言,出了孟氏的跨栏。

    回了明澜小筑,沈妩便走到卧房将枕头底下放着的的那个荷包拿了出来。

    她不傻,傅湛生得俊美,视她的荷包比命还要重要,而且还救了她的性命护住了她的名声。饶是以前再怎么讨厌他,此刻她也不得不承认……她对傅湛兴许有一些动心。

    若不是这般,今日她也不会心软答应将这荷包送还给傅湛。

    可是这点感情,还没有到非君不嫁的地步,而且傅湛这两次对她的态度冷淡,她自然也不会自讨没趣。

    正恼着,却感觉到地上有什么东西正一下一下蹭着她的脚踝。

    沈妩低下头看着脚边的那一团雪白,顿时露出笑颜将小猫儿抱在了怀里。她低头亲了亲小猫儿的脑袋,喃喃又娇气道:“元宵啊元宵,你说我该拿你家前主人怎么办呢?”

    小猫儿听了,一双大眼睛碧蓝碧蓝的,只“喵喵喵”的叫了几声。

    沈妩被叫得心都化了,可是又蹙眉想着——自己真的是糊涂了,这种事居然去问元宵。她低头看着手心的荷包,没有多少犹豫,重新将荷包塞进了枕头底下。

    ·

    半月后,定国公府来了客人。

    那客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妩的远方表姐温月蓁。说起这温月蓁,亦是陵州响当当的才女,这模样生得也甚是出挑,只不过自小便是身世可怜,眼下无处可去才投奔这晏城定国公府。

    小时候沈妩同这位表姐倒是接触过几次,可最后却在这温月蓁身上栽过一个大跟头。

    也是那会儿让沈妩明白,什么叫做适合生活在深宅大院里的女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