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22章 :二吻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发觉有一个柔软的物什覆到了她的唇上。等意识到那是什么之后,才有些愣住。可是她这会儿早就没了别的意识,满脑子都是求生的本能,遂牢牢的抱着他的腰拼命从对方的嘴里汲取。

    不知过了多久,沈妩才被对方从湖里抱了起来。

    顺着水流漂到了这湖边,此处静谧,两侧皆是郁郁葱葱的竹林。清风拂过,竹叶发出飒飒的声响,除此之外,便是潺潺的流水声和悦耳的鸟叫声。

    沈妩连连呛了许久,呛完了之后便是大口大口的吸着气,胸前一起一伏,剧烈的颤着。她的手还紧紧攥着身侧之人的衣襟,她抬头缓缓抬头看着男人的脸。见他的发冠被水流冲走了,眼下正披散着乌发,湿湿的贴在脸侧,一双凤目却是凛冽的可怕,叫沈妩不敢多看一眼。

    他仍是牢牢的抱着自己。

    可此刻两人衣衫湿透,身子紧紧的贴在一起,加之夏日本就穿得单薄,眼下她的身上更是一览无遗,连胸前的绣着兰花图案的丝制抹胸都看得清清楚楚。

    沈妩烧红了脸,傻傻的不知所措。

    傅湛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姑娘,瞧着她浑身湿哒哒的,一张堪比美玉的小脸惨白惨白,她生得娇小又美貌,眼下弄得这般狼狈,看着越发是楚楚动人。

    可是傅湛却恨不得狠狠咬上几口。

    平日里小姑娘防他的时候格外聪明,宁可待在府里一个月都不肯出门,到了眼下,却是傻傻的一个人出来。若是他没有恰好赶到,她这条小命早就没了。

    想到这个,傅湛觉得她可恨到了极致。

    这么一个寡情又没脑子的小姑娘,他傅湛到底看上了她什么了?

    傅湛的眼神太可怕,沈妩本能的用力欲推开他。可是傅湛的脸色陡然间变得冰冷起来,而后用力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身子压在了背后的大石头上,双唇牢牢覆了上来。

    柔软又冰凉的唇,让沈妩又羞又恼。

    若是方才是情急之下的互相汲取,那么此刻却是一个实打实的吻。沈妩头一回感受到这个男人的霸道。她的手抵在他的腰侧,可是她力气小,无论怎么推也无法撼动半分。

    沈妩觉得傅湛这人太过趁人之危——他虽是救了她,可也不能任意轻薄自己。

    只不过这事儿哪里由她说了算?傅湛这厮像是从来没有亲过人一样,偏生力气又大得很,拼命的堵着她的唇,一会儿含一会儿吮,弄得她疼得厉害。她从来没有想过,第一次被一个男人亲,居然不是自己的夫君,而且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傅湛足足亲了半刻钟。

    等亲完了,他才低头看着怀里眼睛红红的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姑娘。许是之前受了惊吓,眼下又被他欺负,一副委屈又可怜的样子。怕是谁人瞧见了都会心软,可傅湛却是垂了垂眼,什么都没有说,然后不急不缓从她的身上起来。

    沈妩回过神,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双颊红彤彤的,这副模样像极了一条脱水的鱼。她想伸手擦一擦眼泪,待看到自己指尖的时候却是一愣。

    ……血。

    沈妩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见她的碧色的衣裳上沾着一些血迹,可她记得明明是没有受伤的。似是想到了什么,沈妩侧过头看向傅湛——此刻傅湛的一身月牙白袍子已经悉数湿透,小腹处却渗出了殷红。

    他的伤还没有好?

    沈妩想着刚才在水里死死抱着他的腰,之后又他亲自己的时候又拼命挣扎推着他的身子,那伤口会裂开,多半是因为她。沈妩本是恼他轻薄自己,此刻却不由得担心他的伤势。

    至少他受着伤还来救自己,她心里多多少少是感动的。

    如此一来,沈妩暂且不再去想他轻薄自己的事情。

    “王爷……”沈妩翕了翕唇,嘴唇有些发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她同傅湛说不上有多熟悉,可这一刻她却是信他的。且不管落水是何缘故,傅湛救了她,又同她有了肌肤之亲,这事儿是瞒不住的——到时候她只有跟着傅湛这么一条路。而傅湛之前一直对她有意,眼下这么好的机会,他又如何会不利用?

    而且,此刻别说是正妃,就算他只纳她为妾,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想到这里,沈妩蹙着眉头有些担忧。

    听到声音,傅湛回过头。他见小姑娘正出神,便知她此刻在想什么,只弯唇冷冷一笑:“沈六姑娘,本王还没有卑鄙到这种地步。本王的确想过娶你,可是沈妩……你未免也太小看本王了。”

    他唤她沈六姑娘,又唤她沈妩,显得生疏又冷漠。

    被看穿了心思,沈妩牢牢的咬着下唇顿时无话可说。她看他的面色苍白得可怕,好看的薄唇根本没有半分的血色,便知那日玉璇口中的身受重伤属实。

    可明明受了伤,今日他为何还要来庄子?

    沈妩猜不透他的心思,见他转过身,便以为他要走,遂无助的又唤了一声。傅湛停下脚步,看着坐在大石头上头发衣衫都湿哒哒的小姑娘,这才伸手解自己身上的袍子。

    沈妩不敢说话,不知他要做什么,忙低下头不去看他,脸颊却开始不争气的烧了起来。

    她见傅湛脱了袍子朝着林中走去,而后才侧过头对着她道:“你去里面,把衣服脱了。”

    沈妩看着自己湿透的衣裳,虽然一览无遗,却也是聊胜于无。傅湛见沈妩这般慢吞吞,一时觉得额头突突直跳,语气也重了一些:“眼下你衣衫湿透的回去,你的名声不要了吗?”

    被戳中了软肋,沈妩抬头,一双水眸可怜巴巴的。

    沈妩霎时听话极了,像个小媳妇儿似的乖乖跟着傅湛去了竹林间。

    她见傅湛用自己的袍子裹在几棵竹子上,像是搭乘了一个小帐篷似的。她顿时明白了傅湛的意思,背对着他躲了进去,然后将自己身上的湿衣裳脱了下来,待脱到肚兜的时候,沈妩则是愣了愣。可这会儿她还这么扭捏做什么……既然傅湛有心帮她,她自该相信他才是。

    沈妩伸手,将自己的衣裳递了出去。

    傅湛看着裸|露在外的白皙手腕,不由得眸色一深,之后才面无表情接过她手里的湿衣裳。浅碧色的薄衫,乳白色的裙子,还有杏色的绣兰花抹胸……他洗干净衫子上的血迹,然后平铺摆在大石头上。

    好在是夏日,过不了多久这衣裳就干得差不多了。

    傅湛侧过头,眸色淡淡,他看着小姑娘披散着长发靠在竹子上。虽然身子被他的袍子遮住,可那小巧莹润的白皙肩头却是若隐若现。傅湛敛了敛眉,想着前些日子的不闻不问,觉得自己真是被她下了*汤,就这么一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却把他迷得团团转。

    可偏生她心肠硬得很,对于他的死活一概不理。

    若是自己真的如她所想,是个卑鄙无耻之人,如今就该这般抱着她回去,那时她就算不想进祁王府也得进。可他到底还是不甘心,不甘心真的如她心中一般的无耻。

    傅湛垂了垂眼,此刻也顾不得这伤口。

    沈妩双手环着臂抱着自己的身子,好在这夏日不大冷。她最在意的还是会不会被傅湛看到。少顷,她见傅湛过来了,更是愣了一会儿,下意识把自己抱得更紧,低着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身子。

    哪知傅湛根本不是看她,而是将围在竹子上的袍子裹在了她的身上。

    傅湛的袍子也不知是用什么做的,轻盈丝滑,且干得极快。她抬头看他的脸,想着他是怕自己着凉,一时心中难免有些触动。

    “王爷……”沈妩欲开口问他的伤势。

    “你放心,等你的衣裳干了,本王立刻就走。”傅湛音色冷冷道。

    沈妩咬了咬唇,心道大夏天的这傅湛倒像是冰骷髅一般,于是把欲说出的话生生吞了进去。这样也好,他既然如此冷漠,可见他对自己果真是半点念头都没有了。

    沈妩觉得开心极了,可开心了一会儿,却觉得有些空荡荡的。她抬头看他苍白的脸色,知晓他小腹处受了重伤,此刻不该留在这里,而是赶紧去上药。

    可他却没有独留她一人。

    感动归感动,沈妩也是个有脾气的人。既然他冷冷淡淡,那她还关心什么?这般想着,沈妩便不再去看傅湛的脸,而是用袍子将自己的身子裹紧了一些。

    约莫过了一刻钟多,便见傅湛拿着她的衣裳走了过来。她刚想开口言谢,却见傅湛已经很君子的背过了身,只留给他一个颀长如竹的背影。沈妩心里有些气,想着今日的傅湛真是处处都同她较劲。若真的这般君子,刚救她上来那会儿,他为何还要亲自己?

    沈妩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皱着眉头都不知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滋味。

    换好了衣裳,沈妩又整理了一下头发。好在今日她的发髻梳得简单,虽然髻上的珠花掉了,却也没有大碍。她将披散的头发用发带束了起来,做完这些之后,便见傅湛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人真是……

    沈妩看着他的背影,也没有叫住她,只静静待在原地。

    她看着傅湛刚刚坐过的地方,正遗落一只荷包。沈妩立马露出欢喜之色,赶紧上前将那荷包捡了起来,然后仔细端详。她不知傅湛是不小心遗落还是故意的,今日她重新拿回这个荷包,也算是同他斩断了所有的关系。

    这样最好。

    沈妩用力捏了捏,然后听着有人呼唤的声音,这才大声应了一声。

    立夏见自家姑娘孤零零的站在湖边的竹林,可是担心坏了,忙上去问道:“姑娘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沈妩只道方才迷了路,这才糊里糊涂走到了这里。见玉璇郡主沈妙她们也一块儿寻来了,沈妩自是又笑着解释了一遍。沈妙见她脸色不大好,且这话的破绽太多,却什么也没有说,只说带着沈妩早些回去。

    沈妩朝着沈妙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

    ·

    坐在马车上,沈妩满脑子都是方才傅湛的脸。

    沈嫱瞧着沈妩脸色不大好,弯了弯唇后又诧异的看着她的脸,问道:“六妹妹你这嘴怎么了?”

    嘴?

    沈妩一愣,这才想起了什么,遂下意识伸手去摸唇瓣。果然,这一碰就是隐隐作痛。沈妩想着方才傅湛那厮亲得这么用力,又啃又咬,估计早就把她给亲破了。

    沈妩笑笑道:“没事儿,方才不小心咬到了。”

    见沈妩这般,沈嫱自然也没有兴趣再问下去。她看着同样心不在焉的沈妙,语气怪异道:“方才六妹妹不在可是可惜了,霍将军……”

    “四姐姐。”沈妙及时打断。

    沈嫱弯唇一笑道:“五妹妹有什么好害羞的,方才霍将军瞧着五妹妹,可是满脸通红,玉璇郡主不是还打趣儿说他哥哥还是头一回这般。”

    霍承修和沈妙……

    沈妩顿时明了。她下意识去看沈妙的脸,见这仙女般清丽脱俗的沈妙,此刻双颊绯红,脸耳根子都是通红一片。瞧着这副模样,又听了沈嫱的话,她如何猜不到?其实,这霍承修的家世样貌和人品在这晏城都是没得挑的,与沈妙也算是门当户对,虽然比沈妙长了几岁,可这般越发是会照顾人。

    沈妙毕竟是尚未及笄的小姑娘,对于这种事情自是羞赧。沈妩心中虽好奇,可今日都自顾不暇了,自然也没多问。

    不过,若是以后沈妙若是真进了康王府,也是一桩极好的姻缘。

    ·

    回了定国公府之后,沈妩便赶紧梳洗了一番。

    今日之事虽然惊险,可自打傅湛出现了之后,她的一颗心就安定了下来。虽然傅湛这人性情不定,今日待她又是冷冰冰的,却也救了她的性命护住了她的名声。

    除了这些,沈妩满脑子都是傅湛小腹处染血的模样。这么多日子这伤口还未愈合,那会儿定是伤得极重,而今日他为了救自己,这伤肯定再一次复发了。

    罢了罢了,傅湛有意同她撇清关系,她又何必这般瞎操心?沈妩用力晃了晃脑袋,不去想傅湛。

    只不过沈妩当天晚上就病倒了。

    虽说眼下是夏日,可她毕竟在水里泡了这么久,加之本来就体弱,沐浴完之后便是一头栽倒了绸榻上,小脸苍白得可怕。这可吓坏了屋子里的四个小丫鬟,小丫鬟们忙跑去告诉了韩氏。

    一听女儿病了,沈仲钦和韩氏立马过来看女儿。就连沈妩的哥哥沈彦杭和正怀着身子的孟氏也一道过来。大夫看到之后,便开了方子,只说体寒入侵,感染了风寒,需要休息一段日子。

    这让韩氏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这些日子女儿学画辛苦,她更是每日花心思给女儿补补身子,却不料这女儿却是越来越瘦。如今就这么躺在榻上,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得可怕,哪有平日那般的明媚朝气?

    韩氏不放心,便留下来继续陪女儿。

    知女莫若母,韩氏想着方才女儿说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垂了垂眼,这般的小动作她是最清楚不过的,遂故意将四个丫鬟支开,而后才看着女儿,一本正经问道:“阿眠,告诉娘,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