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21章 :拥抱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蹙了蹙眉头。

    傅湛不再纠缠她,她应该觉得开心才是,为何心里又不舒坦了呢?正晃着神,一旁的明月公主倒是同她打起了招呼。沈妩抬头看着眼前堆着笑意的小姑娘,不知是何缘故,总觉得她同自己好似疏远了一些。如此一来,她自然也不好太过热情,只客客气气的打了招呼。

    这一幕落在沈嫱的眼里,令她下意识弯了弯唇。

    早些日子这明月公主突然对沈妩生了好感,让她心中忿忿不平。眼下这明月公主倒是有点脑子,待沈妩也疏远了一些,这正合了她的意。她倒宁愿沈妙博得明月公主的好感,也不愿明月公主欣赏沈妩这个草包。

    嘉敏嘉怡两位县主今日也早早到了。

    上次沈妙生辰,嘉敏县主偶感风寒自是没有出席,今儿气色好多了。这双颊红润,比生病之前都丰润了一些。嘉怡县主对宣平侯府的容世子一片痴情,而这嘉敏县主却是爱慕祁王傅湛,这些大伙儿虽然不说,却也是心知肚明的。

    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对风度翩翩的男子心生爱慕亦是情理之中,如祁王容世子之类的男子,多瞧上几眼都是赏心悦目的,喜欢上也是极为正常的。可谁人不知——自古婚姻大事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一群小姑娘都是出生贵族,从小便是受到良好的教养,自是个个都饱读诗书,有极好的底子。于是大伙儿围在一起玩“流觞曲水”。

    所谓流觞曲水,是大伙儿围坐在回环弯曲的水边,将自己的酒杯置于上游,任其顺着曲折的水流缓缓漂浮,酒杯漂到谁的跟前,酒杯停在谁的面前,谁就赋诗一首,若是赋不出来,便是罚酒。

    不过毕竟都是小姑娘家,不好多喝酒。

    便提议罚过两次,第三次便出局。

    沈妩虽不如像沈妙一般饱读诗书,可韩氏对她到底也没有太过松懈。在这群世家女之中,沈妩也算是中上。不过今日大抵是心不在焉,沈妩竟是第一个出局的,居然比明月公主这个年纪小上一岁的还要快。

    沈妩倒也没多少尴尬,只笑着起身出去透透气。

    以往她大多能留到后面几个,不过到了最后便是沈妙沈嫱同嘉敏嘉怡两位县主一道争个高低。这沈嫱的名声不错,与平日里的这些也是息息相关的。不过她不得不佩服沈嫱,她每次都能进前三甲,而且一次比一次有进步,可见她平日里的勤奋没有白费。

    立夏对于自家姑娘和祁王的事情还是有些知晓的。见姑娘今日似有心事,大抵同今日祁王的态度有关。她一面庆幸祁王不再纠缠姑娘,一面又担心姑娘对祁王真的上心。

    毕竟祁王生得太俊。

    方才祁王陪着明月公主一道进来,这在场的世家姑娘眼睛都直了,一点儿都没有平日的矜持。反倒是这祁王,丝毫不在意,端的一副皇家气度,越发显得整个人尤为矜贵。

    “姑娘渴吗?”立夏问道。

    沈妩不胜酒力,方才那两杯酒虽是姑娘家喝得果酒,可于沈妩而言仍是有些烈。加之今日天气炎热,她本就是畏寒怕热,眼下更是小脸酡红,额头渗出薄汗。饶是穿着素淡,可这张脸却是如同成熟的果子一般,娇艳欲滴。

    “去给我倒杯薄荷露,记得加点冰块。”沈妩弯唇道。

    立夏道了一声“是”,然后转身走出了凉亭。

    立夏刚走,沈妩却见前头有两人朝着这儿走来。她一看这身形是男子,便有些局促。男女有别,她自然不好同他们碰上,何况眼下她身边连个丫鬟都没有。

    ·

    今日霍承修在庄子里招待好友,自是来了许多贵族子弟。

    见魏王晋王同祁王三位皇子赏光,更是荣幸之至。可霍承修知晓魏王的性子,借着酒意说要四处逛逛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念着着后院有妹妹及一群小姑娘,更是不敢让魏王独自出来,便作陪同。

    魏王傅沣一贯风流,这里都是晏城出了名的贵女,若是这魏王一时冲动,那他这个东家也是有一定责任的。

    “这后院今日有女眷,王爷不如同臣往回走?”霍承修恭敬道。

    傅沣哪里舍得往回走?他自是知道这里有许多漂亮的小姑娘。他今日来,本就是存着心思看看美人,那些个诗词歌赋他可是一窍不通。魏王醉醺醺的,对着霍承修道:“霍将军不必这般防着本王,本王只是出来散散酒,一会儿就回去。”

    “王爷醉了,这庄子太大,怕是待会儿寻不来回来的路,臣自然要跟着王爷。”魏王太过糊涂,他如何能放心,便只能想着法子如何将他劝回去。

    傅沣对于这个年纪轻轻又老气横秋的大将军委实有些看不惯,他这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却是没点眼力劲儿。傅沣正恼着觉得扫兴,却瞧见不远处的凉亭内,有个一身碧衣亭亭玉立的小姑娘。

    待看清那小姑娘的模样,傅沣的眼睛都直了。

    霍承修朝着傅沣瞧着的方向看去,见着那亭中的小姑娘,一时便敛了敛眉头。果然,身侧的傅沣加快步子往前走。

    沈妩见自己躲不了,也只能弯了弯身子朝着二人行礼。

    霍承修看着眼前美貌惊人的小姑娘,瞧着她的容貌端详了一会儿,才不确定道:“你是……阿妩?”

    沈妩的小名儿是极为亲近的人才唤的,幼时她同霍承修的关系也不错,他便亲切的唤她“阿妩”,可毕竟大家都长大了,沈妩可是再也唤不出那一声甜甜的“承修哥哥”,只端出一派世家女的姿态,对着霍承修唤了一声:“霍将军。”

    霍承修小时候就极为喜欢这个小姑娘。

    大抵是比她大几岁,她又同玉璇亲如姐妹,他更是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保护。眼下几年不见,原是娇俏可爱的小姑娘出落得异常美貌,他虽是忍不住赞叹,可到底还是没有半分别的念头。

    而身边的傅沣却是不一样的,一双眼睛巴不得沾到沈妩的身上。

    沈妩觉得这个男子太过无礼,可见霍承修这般的恭敬姿态,想来也是个身份尊贵的,估摸着她是招惹不起的。

    待霍承修道出这位便是魏王傅沣的时候,沈妩更是忍不住皱了皱眉。魏王傅沣风流成性,虽是皇后所出,却颇为嘉元帝所恶,比之其他几个矜贵君子的皇子,这魏王算是晏城贵女圈中最不想嫁的男子之首。

    饶是沈妩垂着眉眼,却还是能感受得到魏王傅沣的灼灼目光。

    “王爷出来有些久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霍承修劝着傅沣。

    原以为傅沣会不肯回去,哪知却是点了点头,只看了沈妩一眼,然后转身朝着凉亭外边走去。沈妩这才抬起头,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恰好对上霍承修回眸,她便回之一笑。

    霍承修还是如幼时一般,把她当成小妹妹护着,这让沈妩多多少少有些欣慰。

    ·

    沈妩怕又遇上什么不该遇见的人,等着魏王傅沣同霍承修走了之后,便提起裙摆朝着裙摆沿着莲花湖往回走去。

    这玉茗山庄的莲花开得极好,当真是“接天莲叶,映日莲花”,加之湖水碧蓝清澈,霎时让沈妩的心情好了不少,自是不再去想傅湛。

    可她却没有想到,会遇上去而又返的魏王傅沣。

    而此刻,只单单魏王傅沣一人。

    “臣女参见魏王殿下。”沈妩硬着头皮行礼,心里只盼着立夏早些回来。

    傅沣瞧着眼前娇滴滴的小姑娘,自打那次惊鸿一瞥之后,他就对着小姑娘念念不忘。他打听了一番才知这是定国公府的六姑娘沈妩。那沈妩的娘亲韩氏当年可是晏城出了名的美人儿,却没想到生出来的女儿更是绝色。

    小姑娘穿着浅碧色滚雪细纱散花水雾襦裙,唇红齿白,玉质亭亭,简直如玉雪雕成一般。虽年纪尚小,可身段却是初显玲珑,若是再等个两年,那便是一个勾人的尤物。

    可此刻这青涩的花骨朵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傅沣饮了酒,又是个喜爱美色的,对着沈妩念了好几个月,自然是有些把持不住。方才他知霍承修有意护着沈妩,这才故意将他支开。

    如今……

    “沈六姑娘不必这么拘谨,本王很欣赏你。”傅沣笑着往前走了一步,“听说沈六姑娘擅长作画,本王仰慕已久,可有闲暇为本王画一幅?”

    傅沣越走越近,沈妩蹙着眉头朝着身后退了几步。

    可身后是莲花湖,她若是再往后一步,怕是要坠到湖子里去了。沈妩袖中的手紧了紧,抬眼看着魏王傅沣,一双桃花眼儿不卑不亢道:“臣女学画日子尚浅,怕是难以画出王爷的风采,还请王爷另请高明。”

    小姑娘生得雪肤红唇,眉眼乌浓,粉嫩嫩的小脸蛋儿让人忍不住咬上一口。傅沣口中干涩,咽了咽口水,对着她招了招手:“你离得这般远,怎么能瞧清本王的样子。来,走近一些才看得清楚。”说罢,便朝着沈妩又走近了一步。

    沈妩堪堪站在池边,乳白色罗花绡纱裙裙裾翩然。

    她不会水,若是掉下去就完了。说不怕是假的,沈妩深吸一口气,才道:“王爷,若是再上前一步,臣女就从这里跳下去。”

    傅沣是个老手,如何不知道怎么对付像沈妩这般的小姑娘?

    他微微一笑道:“沈六姑娘,本王待你可是真心。只要你肯,本王马上回去让父皇给我们赐婚。既是迟早要成夫妻,此刻让我亲一亲又有何妨?你身后这莲花湖通往外头,本王可不会水,到时候就算本王叫了人来救你,恐怕你也顺着这水流到了外头,哪里还有命活……”

    眼下之意就是:他今日是下定了决心要一亲芳泽。若是她乖乖的,他自是给她一个名分;若是不从,恐怕就会丢了小命。

    沈妩哪里肯?

    见着傅沣这张脸,她就觉得太过恶心。这晏城多少姑娘被他侮辱,受辱自尽的也不在少数。可她一点儿都不想死。沈妩想办法拖延时间,想着只要这立夏一来,就算是对魏王不敬,她也是没办法的了——总比被他轻薄要好得多。

    傅沣瞧着近在咫尺白嫩|嫩的小脸,越发是心里痒痒。他上前一步欲抓住她的肩头,却被沈妩灵巧的躲到一旁。沈妩虽躲过了傅沣的手,可这么一来,身子不稳,这脚下一滑便直直的栽了下去。

    “嘭!”的一声坠下了湖,可把傅沣吓得半死。

    傅沣的手还僵着,一时脸色煞白。

    他没想到这沈妩居然如此贞烈,宁死都不肯屈从他。他看着那一身碧衣的小姑娘在湖中挣扎,下意识的想开口唤人,可之后又觉得不对——以她这般的性子,若是救了上来,估计宁可鱼死网破。

    傅沣虽然喜好美色,却也知道如今嘉元帝对他极为不满。

    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闹出这一出,只怕……

    而且这沈妩毕竟是定国公府的姑娘,定国公府也不会善罢甘休。

    傅沣的酒意散了大半。他看着湖中拼命挣扎的小姑娘,知道此处离前厅和后院都有一段距离,眼下大伙儿都玩得开心,自然也不会注意到这里。

    这么一想,傅沣忍痛下了决定。

    他惋惜的叹了一声,便急匆匆往前厅走去。

    沈妩挣扎了一会儿,却见这魏王居然没动静。沈妩这会儿是恨极了魏王,只念着自己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沈妩拼命挣扎呼救无果,正当她感觉喘不过气、迷迷糊糊失去知觉往下沉的时候,却发现水面动荡了一下,紧接着,便是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牢牢抱在怀里。

    有人来救她了。

    此刻沈妩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只用尽全部的力气紧紧抱住来人的腰——她要抓住这根唯一的救命稻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