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20章 :故纵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的大伯母,也就是定国公沈伯铮的妻子蒋氏来看女儿。她见女儿被一群小姑娘簇拥着,一副众星拱月的样子,便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想起之前她在路上恰好碰到了容琛,那孩子生得一表人才,又谦然得体,令蒋氏不由得有些想法。

    宣平侯府在晏城的贵族圈虽然算不得什么,可这教出来的儿子却如此优秀。她这女儿养得这般好,她却不希望她嫁给什么皇子王爷,省得操劳一辈子。

    沈妙看到蒋氏,忙笑着唤了一声“娘”。

    今日蒋氏穿得光鲜端庄,端着一副主母风范,的确有大户人家的派头。沈妩尚且沉浸在玉璇郡主的话语中,待看到了蒋氏,这才放下手中的牛乳菱粉香糕整理了一下裙摆走了过去。

    蒋氏心情好,自然是面带微笑,显得比平日里亲和了许多。

    其实沈妙的容貌随了蒋氏这个母亲,沈妩想着,这沈妙青出于蓝,待日后嫁人生子,恐怕会比她这大伯母更加气派端庄。只是平日里她这大伯母事事操劳,管着这么一个偌大的定国公府,瞧着比养尊处优的娘年纪要大上许多,可实际上她这大伯母却只比她娘亲大了三岁而已。

    蒋氏侧过头看了一眼沈妩。

    见沈妩今日打扮的素净,穿着一身湖碧色攒枝千叶海棠宽松广袖襦裙,只道这小姑娘还算懂事,今日女儿生辰,没有刻意抢女儿的风头,只是她生得太美,不管穿什么,随便在边儿上一站,便看得人挪不开眼。她又看了一眼沈嫱,心头却陡然生出一丝不满,这沈嫱事事效仿她的女儿,却是画虎不成反类犬,可谁让她女儿心宽,待这个庶姐也是客客气气的。

    蒋氏走后,这席差不多也就散了。沈妩亲自送玉璇郡主出府。玉璇郡主见沈妩今日的面色有些不大对,便让她好好休息。

    沈妩一转身,恰好看到容琛容璎两兄妹出来。

    沈妩愣了愣,也没故意回避,只迎上去对着容琛容璎道:“容表哥,璎姐姐。”然后客客气气的道了别。

    容琛心里越发的担忧。他不知沈妩为何突然会如此,可他知道这小表妹是个聪慧的,兴许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心意。

    可若真的是如此,他倒是更加烦恼了。

    ·

    晚上蒋氏伺候自家夫君上了榻,便念起了女儿的亲事,顺道提起了容琛。

    可沈伯铮哪里舍得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儿嫁给容琛,只不悦道:“女儿的亲事,我自有打算。只不过沈嫱和沈妩却是有些麻烦……”起初他以为这祁王中意沈嫱,不然那日也不会关切的让他去三房看看沈嫱。可之后明月公主生辰,绾妃又对他的女儿表示了好感,那会儿他便担心绾妃瞧上了他的女儿,可之后却是赏赐了沈妩。

    这么一来,实在是令他有些糊涂了。

    说起沈妩,蒋氏便忍不住赞道:“那韩氏也算是艳绝晏城,怎么生出来的女儿居然能漂亮到这种地步?”她虽然不大喜欢韩氏,可是这个沈妩她却是没有过多的讨厌,毕竟她同女儿关系也好,从小就性子单纯,没什么坏心眼儿。

    沈伯铮却道:“生得太美不见得是一桩好事。若是沈妩日后能像她娘一样,兴许这日子过得也舒坦……”可是他身为这定国公府当家的,如何能不为阖府上下作打算?这沈妩生得美,若是能好好利用,这里头的作用可不小。

    沈伯铮想着,心里头已经有了一个主意。

    ·

    从玉璇口中知道了关于傅湛的事情,沈妩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沈妩一向嗜睡,每晚要足足睡满四个时辰,可今儿个早起了半个时辰,起来的时候更是双眼惺忪,眼下一片青黛之色,气色自然显得有些不大好。

    谷雨替自家姑娘略施薄粉,才堪堪遮住了那片青黛。

    可沈妩的瓷白莹透,极为显眼,只要走近一看,还是会得清清楚楚。“姑娘昨晚睡得不舒服吗?是不是屋子里太闷了?”谷雨忍不住问道。

    沈妩摇了摇头,有些神色恹恹。

    她看着自己的脸色亦是懊恼万分,心里不由得怨起了傅湛。可一想到他如今身受重伤,她心里头却不是滋味。撇去别的不说,这傅湛也没有真的强迫她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可惜他这人动不动就毛手毛脚,让她觉得他压根儿就是存心戏弄她。若是她一不留神被迷惑了,等他腻了之后,他还会同别的姑娘这般。

    她身为女子最为吃亏,在这事儿上她更是小心翼翼,不敢招惹他。

    再说了,绾妃看她的眼神明显是不喜,而是中意像沈妙这般温婉的姑娘,那沈嫱若是身份再高一些,兴许也是入得了绾妃的眼的。沈妩想着,看着镜中眉头深锁的自己,足足愣了片刻。

    ……她这是在想什么?

    难不成若是绾妃喜欢自己,她就心甘情愿接受傅湛吗?

    沈妩觉得自己是睡糊涂了。不管傅湛受伤是不是因为她的荷包,她心里有感动不假,可也没有感动到嫁给他。她要像娘亲一样,嫁一个老实宠妻的男子,不需要多大的作为。

    沈妩晃了晃脑袋,努力不去想傅湛。

    此后的半个月,沈妩再也没有听到过关于傅湛的消息。

    直到这一日,沈妩应邀去玉璇郡主的玉茗山庄玩。沈家三姐妹亦是一同前去。

    自打那次之后,沈妩同沈嫱很少说话,加之她经常跟着二舅舅学画,待在府中的时间越发少了,两人也不过是在去存善居给老祖宗请安的时候偶尔碰上过几次。不过之后沈妩才听身边的丫鬟小满说起——这沈嫱居然得了孟佑常孟先生的青睐,这段日子经常去孟先生那里学画。

    孟佑常虽不及韩明渊的名头,可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

    这沈嫱倒是有能耐。

    不过沈妩却知,自打她跟着二舅舅学画之后,她的名声也不似之前那般不显,想来沈嫱是有些急了,这才想入孟先生的门下。

    来了玉茗山庄之后,沈妩才发现今日这些小姑娘打扮得格外漂亮。虽说小姑娘们聚在一起的时候也是精心打扮过的,毕竟同龄的姑娘之间少不了攀比,可今日却是有些不大一样。这一个个穿得比过年那会儿还要好看。

    所谓的人比花娇,也不过如此。

    沈妩朝着沈妙唤了一个眼神,沈妙回之一笑,表示她也不知道。

    沈妩瞧着穿着一袭藕粉色束腰襦裙的玉璇郡主朝自己走来,遂眨了眨眼睛道:“今儿到底是什么日子?”

    玉璇郡主也不卖关子,一脸欢喜道:“本来是约姐妹们一块聚聚,不过前几日我哥哥刚从漠北回来,府中拘谨,哥哥便想借我的庄子一用,招待一下好友。不过你放心,我们就在这后院,哥哥他们不会往这儿过来的。”

    玉璇郡主的哥哥可是大齐赫赫有名的武将霍承修。这次霍将军平定了漠北,将那些侵略边界的小国打得落花流水,不仅立下盟约今后一百年都不再来犯,而且还向大齐进贡了不少的珍宝,这下这霍将军可算是立下了大功,嘉元帝亦是龙颜大悦,赏赐了康王府不少的珠宝绸缎。

    这霍将军年方十八,尚未婚配,而且这般的战功赫赫,也难怪这些晏城的贵女们放下一贯的矜持,为的恐怕就是在霍将军的面前留个好印象。

    沈妩倒是见过几回霍承修。

    不过那都是好些年之前的事情了。如今这霍承修一直跟着康王征战沙场,就连玉璇这个亲妹妹都很难见上一面,更别说是她了。

    所以说,沈妩对霍承修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他爬树为她拿风筝那会儿,那时候霍承修不过是个小小少年郎,生得却比同龄的容琛高出半个头,更是孔武有力,身手不凡。

    正说着,却见有人唤了一声“明月公主”。沈妩弯了弯唇,转过身子看着一袭海棠紫银纹蝉纱丝碎珠流苏齐胸瑞锦襦裙的明月公主走来,见她一张圆圆的苹果脸儿染着笑意,杏眸亮晶晶的,一点儿都没有公主的架子。沈妩正想过去打招呼,却发现她身后还有一个人。

    沈妩的步子定住,愣愣的看着傅湛。

    几个月不见,他好像瘦了一些,瞧着气色也不大好,一点儿都没有那会儿捉弄她时放荡不羁的模样。可饶是如此,今日傅湛一袭月牙白的锦袍,腰间束着玉制腰带,衬得他身姿笔直修长,芝兰玉树,是说不出的风雅清贵。

    沈妩踌躇不安的立在原地,一时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却见傅湛只随意的朝着她们这儿看了一眼,目光并未落在她的脸上。

    沈妩略微垂眼,然后咬了咬下唇。

    明月郡主笑着走到沈妙的旁边,对着沈妙道:“上次你生辰我有些事情耽搁了,今日特地补了礼,你瞧瞧喜不喜欢。”说着,便从身后丫鬟的手里拿过了一个精致的小匣子。

    “公主太客气了。”沈妙笑着收下。

    明月公主转过身对着傅湛道:“皇兄你去前面吧,待会儿我来找你。”

    傅湛点了点头,面上容色淡淡,倒是没什么表情,只对着明月公主叮嘱了几句,便转身出了院子。

    沈妩的手心冒出了一些凉汗,半晌才回过神。

    他不过是为了明月公主这个妹妹才来得庄子,同她相见也不过是偶然。而且,方才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她一眼,怕是早就没有将她放在心上了吧。

    也对,他受伤时她并未去看他,知晓他是为了自己的荷包,她也无动于衷,这傅湛怕是早就恼了她,压根儿就不想见她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