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18章 :香泽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被他拧得眼泪汪汪,不说话,只看着他便是无声的控诉。

    傅湛一时心软,心疼的叹了一声就将人抱进了怀里,抱怨道:“真是没良心。”说罢,他又把玩着她的纤细玉指,瞧着她淡粉色的指甲色泽饱满,颇为俏皮可爱,让他爱不释手。

    可沈妩最讨厌他毛手毛脚。

    她知道自己应该将傅湛推开,可是明明不过见面几次,她就觉得自己很了解他,这厮吃软不吃硬——若是她用力推他,估计他会将她抱得更紧。沈妩无奈的蹙了蹙眉,闻着他身上淡淡的药香味,垂了垂眼认真想着法子。

    傅湛见小姑娘这般乖巧,一时心里头的气自然也消了一大半。

    他低头看着她俏生生的脸颊,闻着她身上的清香,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开始有些异样。他行事从不委屈自己,如今光是拥着她看着她,就觉得心头难耐。想起昨晚做的梦,傅湛更是有些跃跃欲试。他看着她粉嫩嫩的唇,大抵是离得近,几乎可以闻到她唇上的葡萄味。

    沈妩一回神,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脸,一下子就吓傻了,忙用手推了推他的胸膛。哪知这傅湛看起来有些瘦,胸膛却是硬邦邦的推都推不动。

    “好了,别动,我什么都不做。就让我抱抱,好不好?”傅湛忍住冲动,毕竟他不想吓到她。

    沈妩咬着唇低下了头,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心道这傅湛把她当成什么人了?如今这大半天的,他都能闯入她的闺房,那以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沈妩越想越觉得可怕。

    以往都是傅湛对她诸多言语调戏,眼下傅湛不说话了,沈妩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抬头悄悄看了一眼傅湛。

    撇去别的不说,这傅湛的样貌真是好得没话说,这长眉入鬓,凤眸漆黑,生得丰神俊朗,矜贵风雅,怪不得会成为晏城贵女圈公认最心仪的男子。

    她已经十三了,夫君方面不是没有考虑过,若是这傅湛身份低一些,兴许她还会考虑考虑,可偏生傅湛是尊贵的个皇子,而且还是一个宠妃的皇子,若真嫁给她,估计自己以后的日子也不会过得太|安逸。

    她才不会这么傻。

    所以说,尽管傅湛长得一张她喜欢的脸,可她也不至于被这美色迷昏了头。

    见傅湛迟迟没有要走的意思,沈妩便开始担心了。正当这时,外头立夏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被打断了好事,傅湛拧了拧眉,待听到容琛过来的时候,傅湛一双黑眸更是幽沉了起来。

    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王爷,你让我出去好不好?”沈妩压低了声音,语气颇有几分娇气。

    可傅湛哪里肯啊?他箍紧双手,看着小姑娘这副着急的样子,便弯唇一笑低声道:“除非你亲本王一下。”

    沈妩本是想和他好声好气说话的,却不料他这么欺负人。她想说话,又听得门外响起容琛低沉温润的嗓音。

    “阿眠,我给你带了润宝堂的宣纸,最适合作画,你出来瞧瞧吧”

    傅湛弯了弯唇,道:“容世子真是大方。”这润宝堂的宣纸可是一向金贵。

    他如何不知道这段日子她在学画,这一向低调的定国公府沈六姑娘,居然入了韩明渊的眼,还收作弟子。虽未见过这沈六姑娘的姿容,可外头却是传得天花乱坠。好在小姑娘这段日子没有抛头露面,也算是有点脑子。

    他自然是想她有个好名声,反正以后求亲的人再多,她终究还是他傅湛的王妃。

    沈妩最是见不得傅湛这副阴阳怪气的模样,语气不满道:“至少容表哥从来不会勉强我。”

    傅湛愣了愣,一时没说话。

    他知道她是在那拿他同容琛比较。他如何不知道,自己在她的心里是怎么样的。只不过这容琛同她青梅竹马,饶是这般温柔体贴,小姑娘也没有半分男女之意,所以说对她而言,若是他变得温柔了,恐怕便是第二个容琛。

    傅湛也不想把她逼得太紧,只握着她的双手道:“这段日子少出门,等我回来。”

    这话说的……像是两人有多亲密似的。

    沈妩隐隐察觉到其中有告别的意味,也不想再和他多说,只乖巧的点了点头。傅湛看着她如此温顺,便是按捺不住,亲了亲她的脸颊道:“去吧。”

    他为了她成了偷香窃玉之人,今日若不能一亲芳泽,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

    沈妩的脸霎时就红了。她看着尽在咫尺的男人,又羞又恼,急得直欲跺脚。可对上傅湛幽深的眼眸,她也只能咬了咬唇,然后整理了一下裙摆,慌慌张张走了出去。

    容琛正在内厅。

    他见一袭蜜蕊色襦裙梳着双垂髻的小姑娘走了出来,小姑娘水嫩嫩的脸颊泛着绯红,像是夏日里成熟的蜜桃儿,一双好看的眸子也是雾蒙蒙的,想来是刚刚睡醒。容琛自知有些突兀,心想着:不该打扰她午睡的。

    他注意到她的身后正跟着一只毛绒绒的小白猫,眼睛碧蓝碧蓝的,身子圆滚滚的像个雪球儿,便知这是绾妃赏赐的那一只。

    那日他送来他精心调|教过的小狗,却不料他这表妹已经养了一只猫了。

    ——这小猫儿是绾妃所赐,自然是要好生养着。

    而姨母一向对他这表妹严苛,自然不会同意她再养一只小狗,他便将那小狗抱回了府。不过到底还是舍不得,遂一直将那只小狗养在身边,亲自照顾,他想着:有朝一日,兴许还有机会送给他这小表妹。

    只是他不傻。那日绾妃在明月公主的生辰宴上,明显是对沈妙有好感,之后过了几日却赏赐了阿眠这些东西,委实有些蹊跷。阿眠的事情他一贯上心,如此便苦苦思索,之后才想到了祁王傅湛。

    他是见过祁王的。

    祁王姿容不凡,气质矜贵,最是令未出阁的少女动心。如此一想,他心里便有了压迫感。加之如今阿眠成了韩先生的入室弟子,想来及笄之后求亲的人家,估计也不会比沈妙少。

    阿眠自幼与他关系好,而姨夫姨母也喜欢他。等明年及笄之后,他说服爹娘来定国公府提亲,只要阿眠肯,这亲事就可以成了。

    姨夫姨母疼爱女儿,这女婿自然是要阿眠自己喜欢的。他是阿眠的表哥,平日里对阿眠的照顾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没有比这桩亲事更加妥帖的。至于祁王,阿眠若是嫁给了祁王,便是尊贵的王妃,可是以姨母的性子,绝对不会让女儿嫁给这么一个有权有势的人。

    这祁王原是让人钦羡的身份,眼下倒成了致命的缺点。

    加之他与阿眠青梅竹马,知道阿眠绝对不是贪慕虚荣之人,比起祁王,她肯定会选择自己的。这么一想,容琛的心情便好了几分。他看着小姑娘微微颤着的卷翘眼睫,像是两把精致的小扇子,扑扇扑扇的,好看得紧。想着自打从出席了明月公主的生辰宴之后,阿眠便鲜少出门,恐怕就是因为这个祁王。

    沈妩见容琛替她送来了上好的宣纸,知道他为自己花了不少的心思,可自打知道他兴许对自己有意之后,她就打算同他稍稍疏远一些。

    而今日,一想到屋子里的男人,她更加不想让他久留。

    “谢谢容表哥,我很喜欢。”上次没有收他的小狗,她本就心存愧疚,今日这宣纸,她自然是要收的。

    见沈妩没有露出欢喜的神色,容琛不禁有些失落,却很快扬起笑意,道:“阿眠你喜欢就好……”他看着面前娇娇俏俏的小表妹,却隐隐约约又在她的身上闻到了一股药香。想起那日翠珍轩的事情,容琛便问道,“阿眠你不舒服吗?”

    沈妩心不在焉,听到容琛的声音便抬眼去看,点了点头道:“嗯,大概是昨晚有些着凉了。”

    原想想着多日不见,这才趁着她休沐日过来看看她,却不料她身子不舒服。容琛也没有再打扰,只想让她好好休息。

    容琛一走,沈妩便赶紧跑去卧房。

    她见那绸榻上早已没了那傅湛,卧房的窗户正打开着,这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明日傅湛就要去辽州赈灾,想来这一个月她可以安安心心的跟着二舅舅学画。

    ·

    晚上韩氏过来看沈妩,同她提起了容琛。

    虽说沈妩尚未及笄,可韩氏瞧着这容琛都十八了,若是女儿中意,这事儿自然要定下来。沈妩如何不知韩氏的意思,只低头摸着怀里的小猫儿,暗暗皱眉。

    她这表哥样貌人品极佳,她认识的男子中,大抵是最好的。

    每次去宣平侯府的时候,姨夫姨母也待她很好,可这并不是认为,姨夫姨母也想她当儿媳。她姨母欣赏沈妙,姨夫又同她爹爹一样宠妻如命,事事听姨母的,且她那容表哥也是个孝顺的儿子,若是她大伯父同意了,容琛也不敢不娶沈妙。

    沈妩想了想,蹭到自己娘亲的身边,娇娇道:“娘,在的心里,容表哥和哥哥没什么区别,您就别胡思乱想了。”

    女儿都说到这份上了,韩氏自然也不多说,只伸手捏了捏女儿的小脸,道:“那就好,到时候你那容表哥娶媳妇儿了,可就来不及了。”

    沈妩笑吟吟道:“哥哥十六就娶嫂嫂了,容表哥已经算是晚的了,我倒是巴不得他早些成亲呢。”早些成亲,他也不可能再如现在这般时常来看她,两人之间也不会有尴尬。

    如此一来,韩氏倒也是放心了。

    不过放心之后又开始烦恼了——女儿连青梅竹马的温柔表哥都不上心,那是什么样的男子才入的了她的眼?

    晚上几度云|雨之后,韩氏香汗淋漓靠在自家夫君的怀里,拧着眉忧愁道:“你说咱们该给阿眠找一个怎么样的夫婿?”

    沈仲钦听了笑了笑。

    自打女儿十二岁生辰之后,妻子就开始操心起来了。他抚着妻子的背脊,安抚道:“咱们阿眠这么优秀,害怕找不到好夫君。琇宁,阿眠从小便是个有福的,你也别太操心了。”

    听了夫君的话,韩氏想想觉得有道理。

    如今女儿的名头越来越盛,何愁找不到好夫家?

    ·

    这一个月过得极快。

    可是她那二舅舅还是没让她提笔,只带着她去江边垂钓,这一钓便是一整天。沈妩这下是真的弄不清二舅舅是如何想的了。

    每次她开口想问的时候,二舅舅便会做出噤声的手势,示意她别说话安心垂钓。

    眼下她这韩先生入室弟子的名头越来越大,人家还以为她学到了多少,可谁知她是什么都没有学。

    而且每次回府的时候都带一桶鱼回去,饶是白露的手艺再好,她这鱼也是吃腻了。本来她想送去给哥哥,可如今嫂嫂怀着孩子,最是闻不得鱼腥味,便也作罢。

    这一日沈妩上了回府的马车之后,便微蹙娥眉对着立夏道:“立夏你快瞧瞧,我是不是晒黑了?”

    立夏瞧着自家姑娘白皙如玉的肌肤,虽说日日垂钓,可这小脸却是天生雪白,垂钓之时又身处阴凉之处,如何会晒黑呢?立夏笑道:“姑娘多想了,瞧着比珍珠还要白,而且白里透红,姑娘不必担心。”

    知道立夏是个嘴甜的,沈妩心里头自然也不大相信,不过这话却听得极是舒服。

    她实在是弄不清——二舅舅明明是教她作画,怎么这个月却让她跟着他一块儿垂钓?连着她的身上都有一股鱼腥味儿了。每次回府的时候她便要用那青果香胰子从头到脚擦几遍,然后泡上许久,才除去这味儿。

    正同立夏说着,却见马车停了下来。沈妩还以为马车坏了,却见立夏掀开了帘子,对着外头的人语气不善道:“好端端的,你拦路做什么?”

    沈妩一时好奇,探出脑袋一瞧,才发现这个拦路的青衣男子瞧着有些眼熟,半晌才认出是何人。

    ——是傅湛身边的贴身侍从卫一。

    卫一哪里敢惹立夏?自打上次之后,他可以把这位立夏姑娘列于最惹不得的人之列。他见沈妩掀开马车的侧帘往外看,便立刻面露欢喜,走过去对着沈妩恭恭敬敬道:“沈六姑娘,小的可算是等到你了,我家王爷想见你。”

    沈妩一时愣住。

    这一个月怎么过得这么快?

    只是,她怎么可能主动去见他呢?想着那日他临走之前还亲了她一口,连着好几日她都梦到了傅湛,醒时更是汗涔涔,怎么都睡不着了。

    她瞧了一眼卫一,语气淡淡道:“不见。”

    说罢,便是放下了绸帘。

    像是知道沈妩会这么回答,卫一继续道:“沈六姑娘,这次是小的自己要来请姑娘的,我家王爷并不知情。因为……因为王爷在回来的路上遇到行刺之人,如今正身受重伤,希望沈六姑娘可以跟小的走一趟,看看我家王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