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17章 :香闺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离上次琳琅馆已经有大半个月了,这傅湛倒也是信守诺言,没有再来烦她。

    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如今渐渐忙碌起来更是将那厮抛诸脑后。可今日收到他的信,沈妩便不得不烦恼起来。

    若说这傅湛对她一点儿真心也没有,那也不一定。

    毕竟他花在自己身上的耐心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可她自知绝非傅湛的对手,他身为皇子,熟知人心,岂是她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姑娘可以比的?这几次的相处,那厮得寸进尺,可偏偏手段拿捏的极好,就仗着她不敢将此事告诉娘,更不敢大声嚷嚷。

    沈妩只当吃了个哑巴亏。

    沈妩把信给了立夏,道:“去烧掉吧。”若是这般私下往来通信被别人知道了,那她这辈子恐怕也不用嫁人了。按照傅湛说的,便是委屈当他的妾室,可若是如此,她宁可绞了头发去庵堂。

    她沈妩才不会给人当妾,管他是什么王爷侯爷。

    ·

    这两日,沈妩跟着韩明渊学画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这定国公府的人没有是不羡慕的,就连她那平日不常往来的嫂嫂孟氏也特地过来看她。

    孟氏虽然出身小门小户,可到底也是书香门第,在作画上花得心思也不少,加之这些年同哥哥的感情淡了,更是整日没事做,也就如闺阁之中一般每日看看书册作作画。

    孟氏今日穿着一袭澹澹色襦裙,一张鹅蛋脸眉眼清秀,只不过瞧着脸色有些不大好,饶是用脂粉掩盖,可沈妩还是看出了她的憔悴。沈妩下意识打量了一下孟氏的身段,虽然孟氏的容貌并不出众,可这身姿却是玲珑婀娜,也难怪当时那她糊涂哥哥竟然会做出越距之事。

    后来娘同意了这门亲事,一是因为这孟氏受了委屈,二是因为这孟氏长着一副好生养的身子。

    自古婆婆看儿媳,最注重的除了贤良淑德,便是子嗣的问题。

    可偏偏娘却是看走眼了,这孟氏进门三年多了,也没怀上孩子。

    沈妩亲切的唤了一声“嫂嫂”,然后忙招呼孟氏坐下,命谷雨去沏茶。孟氏接过谷雨手中的汝窑天青色茶盅,瞧着这茶盅精致剔透,便道这沈妩屋里的东西,样样都是精品,没有一样不是上佳的。她闻着茶香,忍不住赞道:“这茶真香。”

    沈妩见今日孟氏心情不错,便也不似平日一般的敷衍,认真道:“这是白露今年新制的兰花茶,嫂嫂喜欢就好。”

    有了白露,她在吃喝上完全不用担心不如意。

    见孟氏好奇,沈妩便将这兰花茶的制作过程娓娓道来,孟氏听了之后更是惊讶不已,直夸这沈妩会过日子,就连着平日里喝的茶,都这般的讲究。

    难得孟氏捧场,沈妩也心头大悦,往常她和娘说的时候,娘总是怨她不务正业。

    沈妩眉眼染笑,水汪汪的桃花眼儿霎时变得晶晶亮,她道:“这些花不但味儿馨香,而且各有各的妙处,这辛夷花可消暑止咳,玳玳花可滋润肌肤,荷叶可清火瘦身,腊梅花可以护嗓……嫂嫂若是喜欢,我待会儿便让立夏给你送几罐。”

    沈妩如此热情,孟氏自然是却之不恭。

    她细细打量着沈妩,对这个容貌家世极佳的小姑子,她是忍不住羡慕又嫉妒。可说起来,小姑子平日待自己也不错,虽说是被娇生惯养的,可性子一点儿都不娇纵。不像三房的那个四姑娘沈嫱,明明是个庶女,却装得有多金贵似的。

    两人比起来,孟氏不得不庆幸这沈妩才是她的小姑子。

    二人说了一会儿话,便聊到了韩明渊。沈妩在孟氏眼中看到了熟悉的羡慕,可这孟氏是她的嫂嫂,如今已经成了亲,不宜抛头露面,便道:“之前我带五姐姐去,二舅舅虽然没说什么,可到底还是有些生气,所以我就不敢了。不过你是我嫂嫂,改明儿我同舅舅说说,让他送副画给你,可好?”

    孟氏受宠若惊。

    这韩先生的画,岂是这么好求的?可她了解沈妩的性子,她素来不会说大话。孟氏不禁心头欢喜,愈发喜欢这个小姑子。只觉得以前自己太过小心眼,实在是有些不应该。

    见孟氏开心,沈妩也松了一口气。

    她自然不会求二舅舅送画。不过那日拜师的时候,她看中了二舅舅书房里的两幅画,哪知这二舅舅竟然懂她的心思,她出庄子的时候,那青衣小童便将画送给了她。

    二舅舅待她好,她心里自然是明白。可她同孟氏的关系一向不大好,她就这么一个亲哥哥,看在哥哥的面子上,也该同孟氏好好相处才是,如今这一幅画就能令孟氏如此欢喜,那她也值得。

    孟氏坐了半个时辰,同沈妩越聊越投缘,就连这兰花茶也喝了整整两杯。完了沈妩便起身亲自送孟氏出门。

    刚跨出门槛,沈妩见孟氏原是含笑的脸一下子僵了僵。

    她瞧着有些不对劲,便瞧着孟氏双眼一闭竟晕了过去。这可把沈妩吓了一大跳,忙下意识过去扶。大抵是不小心,这后脑勺也不知撞到了什么,一阵有些发疼。

    可沈妩也顾不得这些,只扶着面色苍白的孟氏急急唤道:“嫂嫂,嫂嫂……”

    ·

    “娘,嫂嫂怎么了?”见韩氏从卧房里出来,沈妩忙迎上去问道。

    韩氏却是面带笑意,对着沈妩道:“你嫂嫂怀了身子,都一个多月了。这孩子,怎么连自己怀了身子也不知道,你哥哥也真是的,我回头得好好说说话。”

    沈妩愣了愣,之后亦是心里有些欢喜,只道嫂嫂是苦尽甘来了。再看娘亲,平日里护着哥哥,如今嫂嫂怀了孩子,一颗心就偏向了自己的孙子,可见她心里头有多欢喜。

    姑娘家成了亲,除了孝顺公婆和伺候夫君,那子嗣可是头等大事。她可是知道嫂嫂这几年的处境,婆婆不喜,夫君不爱,平日里人缘又差,在这定国公府的日子也不好过。

    她从跨院走出,想着自己明年就要及笄了,却一点儿也不想嫁人。

    沈妩回了明澜小筑,将卧房的门阖上,独自窝在绸榻上有些发困,想着今日难得休沐该午睡一会热。尚未及笄的小姑娘头上梳着简单的双垂髻,戴着好看的红宝石珠花,其余垂着的长发宛若绢丝一般披散在两侧,愈发显得她的小脸瓷白莹润,堪堪可人。

    正迷迷糊糊,却听到榻边的帷幔动了动。沈妩愣了愣,吓得困意尽退,面色苍白看着床榻处,声音微颤道:“谁?”

    话落,却见原是趴在她脚边的元宵身形灵巧的跑了过去,床帏掀动,从后头缓缓走出来一个高大的身形。

    沈妩呆呆愣愣看着离自己三步之遥的男子,粉唇微微启着,完全忘了反应,正是一副被吓到的模样。

    傅湛存着心思逗一逗她,只觉得此刻她傻傻愣愣的模样太过可人。他瞧着脚边热情的抓着他袍角的小猫儿,只弯腰将地上的猫儿抱了起来,坐到沈妩的身侧,问道:“怎么了?”

    他执起她的小手,问道:“哑巴了?”

    沈妩本就心里气,见这傅湛如此的轻浮,心中更是羞恼至极。他当自己是什么,竟然随便闯进她的闺房?沈妩看着身侧的傅湛,红着眼道:“你出去!”

    傅湛弯了弯唇。

    下一刻却是伸手捂着了她的嘴巴,冲着她低声道:“傻姑娘,你这是要阖府上下的人都知道你沈六姑娘房里藏着一个男人吗?”小姑娘看起来聪慧机灵,可有时候却太过于大大咧咧,他也自知理亏,见她这般的脾气,也不与她计较。只不过平日里她见着自己都是和和气气的,如今这副又羞又恼的样子,却露出了真性情。

    傅湛觉得,小姑娘不管是开心还是生气,这模样都令他觉得可人至极,恨不得凑上去狠狠咬上一口。

    正当这时,听得外头立夏敲了敲门,问道:“姑娘怎么了?”

    沈妩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傅湛这么一个大男人来她的卧房,若是传出去,她恐怕是没脸活了。沈妩双眸盈盈望向傅湛,见傅湛松了手,这才对着外头的立夏道:“没事儿,我和元宵说话呢。”

    立夏应了应,然后放心的走开了。

    傅湛看着小姑娘紧张的模样,不觉有些发笑,抚着她的脸颊道:“元宵?改名了?”

    像是生怕傅湛会同她计较一般,沈妩抱起小猫儿,低着头喃喃道:“已经是我的了……”原先她是勉为其难的收下,可处得久了,她是越发喜欢元宵这性子,恨不得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把它抱在怀里。若是傅湛跟她要了回去,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沈妩低着头,不去看他。

    “本王又没说要回去?”傅湛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见她立马躲得远远的,便是敛眉,一伸手就搂住了她的腰肢。

    沈妩动都不敢动,语气平静道:“王爷不是答应过我,以后要守礼的吗?”她自然知道这傅湛是个无耻的登徒子,那日答应的太爽快,她更是不信,眼下正是应了她的话。这傅湛非但没有受礼,反倒是得寸进尺,竟然做出这等事情。

    “阿眠,明日我要去辽州,便想着见你一面。”傅湛沉声道。他的确想了很久,知道若是今日来她这儿,恐怕要令她心生不满,越发的厌恶自己,可他还是有些忍不住。

    沈妩这才想起那日傅湛给她写得信,一时愣了愣。

    傅湛却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心里头又是气恼又是失望,便狠狠拧了一把她纤细的腰肢,道:“就这么不把本王放在心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