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16章 :运气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车轮轱辘轱辘,精致的蓝绸马车在明远山庄外头缓缓停下。

    沈妩被立夏搀着踩到马凳子小心翼翼的下来。好在她今日裙子的裙摆不是很长,行走间亦是有些方便。她抬头看着这粉墙环护、绿柳周垂的庄子,匾额上那龙飞凤舞“明远山庄”四个字可是嘉元帝御笔亲提。

    当年她这二舅舅虽然拒绝了嘉元帝,可嘉元帝却是个惜才之人,特意命人在这清静之处弄了一座庄子给他。这晏城是天子脚下,亦是寸土如金,此处离闹事极近,却偏偏安居一隅,颇为清静,实在是难得,由此可见这嘉元帝的赏识和用心。

    外头早有青衣小童等候,引着沈妩去见韩明渊。她跟在青衣小童的身后,穿过曲折抄手游廊,沿着青石铺就的小径行至一处八角凉亭,见一袭墨绿色长袍的男子正在煮茶,见他神情悠哉,颇为怡然。

    沈妩见着,忙弯唇一笑,唤了一声:“二舅舅。”

    听到小姑娘悦耳甜糯的声音,韩明渊放下手中的茶盏,抬头看向沈妩。见她亭亭而立,身上穿着的是那日那身简单的粉衫白裙,白皙姣好的小脸染着浅浅的笑意,两汪明眸像是清泉一般干净清澈。她长得酷似她的娘亲,韩明渊一时恍惚,好似回到了二十多年前,听着小姑娘又唤了一声“二舅舅”,这才回过神,道:“坐吧。”

    闻言,沈妩便坐在了韩明渊对面的石凳上。

    沈妩知道这二舅舅喜茶,便也不去打扰他。韩明渊煮了茶,又亲自给她到了一杯。沈妩接过茶盏,见这茶盏盏托如荷叶卷边状,上托莲瓣状茶盏,颇为精巧动人,茶盏胎质细腻,釉层均匀,釉色青绿,是上等的汝窑茶盏。饶是这茶盏极佳,托着茶盏的纤纤玉手却更显青葱水嫩。

    沈妩闻着茶香,而后浅啜了一口,对着韩明渊道:“是碧阳的雪峰毛尖。”

    韩明渊愣了愣,眸含诧异,笑笑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懂茶?”

    沈妩道:“爹爹喜欢茶,所以自小耳濡目染懂了一些。”

    韩明渊不得不说这小姑娘生得聪慧,只问道:“这些年,你爹爹待你娘可好?”

    像是晓得他会这般问,沈妩道:“爹爹待娘一直都是捧在手里怕磕着,含在嘴里怕化了,二舅舅放心,有爹爹在,娘不会受委屈的。”

    听了沈妩的这番话,韩明渊只道是自己多想了。十几年未见,琇宁看起来一如当初一般艳光四射,看着没有半分的改变。这大户人家的主妇,虽是享受荣华富贵,可到底事事操心,而琇宁虽委屈嫁给了沈仲钦,可这日子却过得极为舒坦。

    韩明渊不再多想,只看了一眼面前的小姑娘。

    罢了,他能为琇宁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若是起初沈妩存着侥幸的心思,那么自打她这二舅舅成了她的先生之后,便再也没有平日的温润之感,甚至比小时候教她功课的先生还要凶。

    那会儿国公府特意请了一个教书先生,专门教她和沈妙沈嫱。

    沈妙天生聪慧,自然频频受先生的表扬;而沈嫱虽天赋不足,却贵在后天勤奋,亦是让先生赞不绝口。可偏生她却是一看见书就头疼,起初先生还仗着她是老祖宗的心头肉不敢责罚她,可瞧着她如此的不思进取,也就拿起了戒尺。

    自然,先生只是吓吓她,不会真的打她。

    若是打了她,她自个儿还没哭,兴许老祖宗就开始急了。

    加之她爹爹又疼爱她,但凡犯了一些小错误,惹得娘不开心了,爹爹和兄长便会护着她,久而久之,她更是性子懒散。所以她这二舅舅验她底子的时候,当真是有些出乎意料,只道是好好的料子被糟蹋了,也就忍不住念起了她那爹爹,责怪他太纵容自己。

    所以沈妩这次学画,便要从最基础的学起。

    二舅舅这先生虽然苛刻,可她年纪也不小了,自然知道他是为自己好,所以她一句抱怨的话也没说。整整一天,从辨别纸张,到看各种笔,沈妩可是一滴墨水也没沾,更别说是提笔作画了。不过她知道这二舅舅自有他的法子,便也没有多问。

    从这一日开始,沈妩便渐渐忙了起来,就连每隔十日的休沐日,沈妩也要待在府中老老实实学习女红。

    ·

    沈妩跟着韩明渊学画这一事,没有同外人说起。不过她日日往外跑,老太太自然也生疑了。这一日老太太问了起来,沈妩也没刻意瞒着,便将自己跟着二舅舅学画的事情告诉了老太太。

    老太太听了之后一阵欢喜,只怨孙女不早点告诉她。

    老太太自是知道这韩明渊的名头,可是连当今皇上都赞不绝口的,别说是拜师了,就算是求画也要看这位韩先生的心情。眼下破例收了她这宝贝孙女为弟子,可是天大的福气。早前她还担心孙女的名头不显,将来找婆家都找不到上佳的,那可是白白浪费了这聪慧的性子和漂亮的脸蛋。

    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拍着沈妩的手背,连连道了三声好。

    从存善居出来之后,沈妙才看了一眼身侧的沈妩,眼中有些羡慕道:“六妹妹真是好福气。”这学画之人,谁人不想得到这韩先生的指点,可沈妩却是得了韩先生的青睐,竟收做了弟子,当真是令人羡慕不已。

    听着沈妙有感而发的语气,沈妩却是松了一口气,她道:“我还以为五姐姐会不开心呢。”

    她知道沈妙也喜欢画,同她一样对这位大齐第一画师仰慕已久,她自然也向二舅舅提过,可二舅舅不喜指点,更别说是收徒了,所以她也没有将此事告诉沈妙。

    沈妩性子直率,沈妙如何会不开心?

    她一双杏眸水亮,握着沈妩的手道:“其实不见韩先生也无事,若是谁人都能见到韩先生,那明远山庄早就是门庭若市了。韩先生又如何能静下心来作画?今日六妹妹有幸被韩先生收作弟子,以后若得了韩先生的真传,对我稍加指点便好……”

    沈妙这话愈发说得沈妩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她跟着二舅舅学画,可眼下大半个月过去了,她可是一幅画都没有画过。

    而一旁看着的沈嫱却是有些不高兴。

    沈嫱近日消瘦不少,一张小脸越发是显得清丽娇柔,方才老太太这般夸赞沈妩,她本就心存不满。那韩先生的名头可是如雷贯耳,若是能得到他的指点,那这身价也会往上提一提。可偏偏这韩先生韩明渊是沈妩的舅舅……沈嫱觉得,这所有的运气都跑到了沈妩一个人头上,若不是因为这一层关系,韩先生如何会看上沈妩这么一个草包?

    沈妩的画,她哪里没有看过?

    简直是毫无章法,毫无意境可言。这样的废物,让韩先生去教她,简直是暴殄天物。

    沈嫱笑道:“可不是吗?那韩先生尚未成家,这六妹妹又是他的亲外甥女,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

    这些年,沈妩可是听惯了这沈嫱的冷嘲热讽,对于这些话,自然也没有放在心上,她若无其事对着沈妙道:“我知道五姐姐对二舅舅很是敬仰,我那二舅舅性子古怪,虽不会指点你,却也可以带你去庄子瞧瞧,五姐姐你说好不好?”

    这韩明渊岂是谁人都能见的?可沈妩是他的外甥女,有了这个后门,饶是沈妙也无法抗拒,只笑着接受了沈妩的好意:“那就多谢六妹妹了。”

    沈嫱在一旁听得心痒痒,只觉得这沈妩越发的讨人厌。她嫡女的身份本就高她一等,若是她得了韩先生的真传,哪怕是一成,也足够令她的身价往上提了,到时候这沈氏双姝怕是没有她了……

    这么多年经营起来的名头,她如何能甘心拱手让人?

    沈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沈妩赔笑道:“六妹妹,我对韩先生也甚是敬仰,六妹妹可否引荐,让我一睹韩先生的英姿?”

    想来沈嫱心里头一定憋得慌,沈妩顿时心情格外的好,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笑盈盈道:“四姐姐方才都说了——肥水不流外人田,我那舅舅就是这性子的人,恐怕也不会愿意见外人。”

    外人。

    沈嫱登时面色一怔,死死的盯着沈妩没有说话。

    沈妩只觉得自己本就不像沈妙这么大度,这沈嫱明显是对她甚是不满,她也没必要为了面上这么一点姐妹情深而扰了二舅舅的清静。

    沈妙正想说些话缓和气氛,却沈妩身边的大丫鬟立夏带着一只小猫儿过来找她。瞧着可爱的元宵,沈妩也顾不得一旁的沈嫱,只弯腰将元宵抱了起来,侧过头对着沈妙道:“五姐姐我先回去了,明儿个我过来叫你。”

    语罢,便是抱着小猫儿哼着小曲儿朝着明澜小筑走去。

    沈嫱看着沈妩的远去的背景,气得咬牙切齿连连跺脚。

    沈妩回了明澜小筑,谷雨忙将信笺递上。

    沈妩喝了一口小满递过来的凉茶,对着谷雨道:“这是谁的信?玉璇郡主吗?”

    谷雨摇了摇头,朝着沈妩眨了眨眼睛,回答道:“姑娘,是明月公主。”

    明月公主?沈妩放下茶盏,瞧着信笺外头的确是署名明月。只不过她拆开之后,便发现里面还有一个信封。看着信封上笔走龙蛇般潇洒的字,沈妩的面色怔了怔。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看了看。

    大抵是说明日他三日后要去辽州赈灾,大概一月后才回来,让她好生照顾自己。

    傅湛要去辽州一个月。沈妩开心的眉眼染笑。

    可是下一刻却蹙起了眉:他去就去,关她什么事儿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