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15章 :一年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从来没有见过像傅湛这么无耻的人。若是之前,她还因着他的身份不敢惹他对他客客气气,有些事情亦是能忍则忍,可眼下这厮分明是得寸进尺了。

    察觉到她的动作,傅湛的手箍紧了一些,小姑娘娇软的身子让他舍不得太用力。他闻着小姑娘身上的馨香,弯唇浅笑道:“本王很喜欢。”

    “这不是给你的。”沈妩忙从他的怀里挣脱,不满道。

    傅湛的面色僵了僵,看着小姑娘含羞带俏的脸颊,一双眸子变得幽沉幽沉的。他用手指戳了一下她光洁的小脑门,挑了挑眉道:“不是给本王的,难不成是给你那表哥的?”这白玉发冠也不像是给她爹爹的,如此说来,她身边亲近一些的男子,怕是只有那容琛了。

    傅湛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沈妩不知这傅湛为何又扯到了容琛,可是她摸不清傅湛的性子,生怕他会对容琛不利,便如实道:“不是,是……是我二舅舅。”

    “韩先生?”傅湛把玩着白玉发冠,脱口而出道。

    沈妩惊讶,却还是忍不住问道:“王爷知道?”

    难得见她好声好气的说话,傅湛心里有些飘飘然,眉梢处也染上了温和之色,他道:“关于你的事情,本王自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这段日子她没心没肺的,他却是日日派人打听她的消息,就连她每日穿什么颜色的衣裳,戴什么花式的首饰,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的。只不过这些事情他不会告诉她,不然估计小姑娘又会对他产生恐惧。

    再说这韩明渊可是大齐的第一画师,如今虽低调回了晏城,可还有谁人不知?若不是韩明渊不喜见外人,只怕这会儿去明远山庄拜访的人估计都踏破门槛了。

    沈妩咬了咬唇不说话,只垂着眼道:“既然王爷知道,那就把这发冠还给我吧。”这琳琅馆的东西每件只有一样。再说了,就算还有,她出门也没带这么多银子,自然是买不起第二样了。

    可是傅湛却是不肯。

    小姑娘的眼光极好,这发冠很合他的意。其实他也不缺什么发冠,只是她送得人虽是她的二舅舅,可到底还是男子,遂令他心里有些不舒坦。他不急不缓将发冠放回紫檀木匣子,然后将匣子阖上,随手搁在一旁的酸枝木镂雕镶理石八角几上,对着沈妩道:“本王喜欢。”

    言下之意就是他收下了。

    沈妩气得腮帮子鼓鼓的,就差跺脚了。

    傅湛见小姑娘生气了,便安抚道:“待会儿本王陪你再去挑一样便是了。”

    沈妩哪里敢接受他的好意啊?只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反正以后来日方长,她总有机会给二舅舅送礼的。至于今日,带了娘亲的茶,也不算失了礼数。

    傅湛看着小姑娘粉嫩嫩的脸颊,忍不住多瞧了几眼。今日见她装扮素净,只有耳坠处的这对红宝石耳坠晃晃悠悠的。可惜她生得太好看,饶是穿得粗布衣裳,也遮不住她的姿容。想起方才那傅沣的眼神,傅湛心里便有些不悦,好在小姑娘不常出门。只是他最是了解傅沣对于女色的沉迷,虽是定国公府,可只要有了肌肤之亲,这定国公府又能拿他如何?

    “以后少出门,可记得了?”傅湛道。

    沈妩不知道傅湛为何会说这个,可就算他不说,她也不会出门的。

    看着她乖巧温顺的模样,倒让他顿生起一股保护欲。傅湛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感受着这番细腻温滑,嘴角下意识的翘了翘:“那琉璃可还听话?”

    琉璃。

    沈妩自然不会告诉他,这琉璃早就早就被她改名成元宵了。

    她不喜他的碰触,只下意识躲开他的手。虽然她和傅湛接触不多,不过却还是可以看出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只是她最不喜欢他这种霸道强势的模样,却也明白——她越是反应激烈,这傅湛越是缠着她。

    傅湛的手一顿,眸色沉了沉,见她不说话,便道:“本王只是不想你收其他男人的东西。”

    沈妩不服,抬眼不满道:“我哪有?”

    她又不是随便的姑娘,何时随便收过其他男人的东西?她对上傅湛的眼睛,深邃黝黑,这才想到了什么。那日容琛说要命人誊抄孤本给她,又说要送只小狗给她,这些话莫不是都给傅湛听了去?

    ……所以,他才先一步送东西到府上。

    想起那日容琛带着小狗和书籍过来看她,沈妩到此刻还觉得有些愧疚。可那会儿她已经养了元宵,一只已经是娘破例了,自然不可能再养只小狗。只不过这是容琛的一番好意,她便收下了那几本书籍。可是晚上翻阅的时候,才发现那字笔走龙蛇书法高超,竟是容琛亲手誊抄的。

    想着那次去翠珍轩,马车上沈妙对她说得话,让她的心里有了一个念头——兴许这容琛喜欢的人是她。

    她自是觉得难以置信,可细细回忆往昔的事情,倒是有迹可循,如此一来,她就再也不敢随便见容琛了。

    傅湛见沈妩发愣,便知道她有些心虚,遂道:“本王一表人才,有哪里比不上你那容表哥?”

    沈妩回神,暗道这傅湛真是厚脸皮,遂认真道:“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容表哥自小待我如亲妹妹,关系当然好。”

    傅湛听着她的称呼,真想狠狠捏一捏她的脸,敛眉不满道:“你唤容琛容表哥’,看到本王却是一声生疏的‘王爷’,未免有些厚此薄彼了。”

    容琛是她的表哥,对她关爱有加,在她的心里同亲哥哥没有什么两样,岂是这傅湛可以比的?而且这傅湛与她不过见了几次面,每次见她都想着欺负她,她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把他和容琛相提并论。

    沈妩不满的撅了撅嘴。

    想着今日傅湛的守株待兔,沈妩抬头看他,问道:“王爷真的打算娶我吗?”

    瞧着沈妩这副毫无惧怕的样子,说起这个竟然没有半点的娇羞女儿态,傅湛倒是有些意外,只点头道:“自然,本王虽然对你有些唐突,却会对你负责。”

    沈妩不信傅湛这些话,她想了想,认真道:“若是王爷真心喜欢我,那可不可以守礼?等我及笄之后再正式提亲,不要像现在这样……”

    这是缓兵之计。

    傅湛对自己总归是会腻的,只不过此刻还觉得新鲜罢了。她才十三,爹娘也想留她到十六,而这傅湛已经十八了,按理说早就该成亲了。若是他能等自己两年,也见证了他的诚心,她那嫁也就嫁了,可是她知道像傅湛这种皇室子弟,根本不可能是真的喜欢她。

    就算是因为她的容貌,可她毕竟尚未及笄,到底还是颗青涩的果子。

    若是傅湛答应,至少她可以有一年多的清静日子。

    而一年之后,她及笄了,这傅湛说不准连她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都忘了。

    傅湛看着小姑娘的脸,想着自己的举止的确有些唐突了,只不过一直不见她却是做不到的。小姑娘爱出门,可是自打遇上自己之后就一直待在府中,害他白白等了不少时候。可他也明白,在她的心里,估计早就把自己当成了登徒子。

    所以,她心里在想什么,他如何不知道?

    他愿意把所有的耐心都给她。

    傅湛执起她的手,见她的十指纤纤,宛若青葱,又似玉雪制成一般。稍一低头,就可以看到她胸前的鼓起,好像又长大了不少。他弯了弯唇道:“好,本王答应你。”

    不过一年,他还是等得起的,只要小姑娘愿意信他。

    沈妩没想到傅湛答应的这么快,一时有些惊讶,待抬头看了看他的脸,才道:“那……那我先走了。”

    傅湛倒是没再为难她,只起身目送她出去。

    立夏见自家姑娘出来了,忙凑上去打量一番。见自家姑娘毫发未损,也没有哭过的痕迹,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抬眼望去,看着一袭白色锦袍的祁王立在里头。那日上元夜,她一直跟在姑娘的身边,自是知道两人由此结缘。这祁王身份尊贵又生得一副好相貌,若有朝一日真的能同姑娘喜结连理,也是一桩美事。

    可如此私会,却是不妥。

    她知道姑娘绝非轻浮之人,恐怕是这祁王仗势欺人,如此一来,她便对这祁王没什么好感。

    ·

    卫一站在自家王爷的身边,见王爷自沈六姑娘走后已经快待了一个时辰了,委实有些奇怪。可他毕竟是下人,自然没有说话的权利.

    想着方才沈六姑娘身边那个名叫立夏的丫鬟,他可是心有余悸。

    这姑娘实在是太彪悍了。

    女子果然是惹不得的。卫一如是想着。

    傅湛把玩着手里的荷包,嘴角微微翘起。

    这荷包用上好的绸布制成,五彩丝线亦是上乘,上头绣着盛开的牡丹花,瞧着颇为娇媚富丽。只是这绣艺虽然精湛,到底还不算出众。大齐国的女子个个擅长女红,相比之下,这个荷包自然是显得普通至极。可傅湛却是越看越欢喜,拇指摩挲着荷包角落的两个小字,让他想起了小姑娘娇嫩润滑的脸颊。

    只是——

    十三岁,还是太小了一些。

    傅湛起身走到窗前,颀长挺拔的身姿静静立着,再等一年而已,也不算太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