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14章 :脸皮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韩明渊到底没有正式考沈妩。

    毕竟今日他刚来定国公府,可不想头一日就板起脸来当先生。只不过他瞧这外甥女双眸水亮灵气十足,心里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欣慰的。

    不管阿眠是不是琇宁的女儿,没有哪个先生是不喜欢聪明的学生的。

    只不过今日,他虽是琇宁的兄长,也不该在这国公府多待。

    韩明渊用了晚膳之后便回了侯府,并叮嘱沈妩三日后去庄子里找他,到时候正式开始拜师。沈妩听了心中雀跃不已,如此鼎鼎有名的大齐第一画师,竟然愿意收她为弟子,真是再好不过的了。虽说她这二舅舅还要考考她,可沈妩自然知道——看在爹娘的面子上,这二舅舅肯定不会太为难自己了。

    况且,她的资质也没有差到那种地步。

    二舅舅走了,沈妩才想到了自家爹爹。

    今日沈妩心情好,忍不住翘了翘嘴角。

    沈仲钦已快不惑之年,却生得成熟稳重,风姿儒雅,是个带有书卷气的美男子,瞧着不过而立之年的模样,很是显年轻。此刻脸上刻意板着威严,却一点儿都不吓人。

    她见爹爹面露不悦,明显是对这个二舅舅不喜欢。

    二舅舅是娘的兄长,爹爹这么疼娘,按理说这爱屋及乌,也该对二舅舅客客气气才是。她心中虽存着好奇,却也知道这事儿是他们上一辈的事情,便没有多问,估摸着大抵和娘亲有关。

    兴许是当时爹爹想娶娘的时候二舅舅不同意,这才结下了梁子。

    说起来,这沈妩的确是猜对了一半。

    晚上睡觉的时候,沈仲钦沐浴完罢,正穿着寝衣。他抬眼看着正坐在榻边替他缝袍子的妻子,一时有些愣住。烛光融融,他看着妻子安静的侧脸,白皙姣好,堪比美玉,裸|露出的一截白|嫩香颈,纤细匀称,当真是冰肌玉骨欺霜赛雪。

    沈仲钦便也顾不得系上衣带,只走过去坐在了妻子的身侧,从身侧抱住妻子的腰肢,低头闻着她颈间的馨香。妻子沐浴一贯喜欢用腊梅制成的香胰子,身上自有一股淡淡的梅香,颇为沁人心脾。

    察觉到身后男人的异样,韩氏的手一顿,耳根子通红一片,却没有说话。

    到底是久别胜新欢。虽是二十载的夫妻,可沈仲钦毕竟正值壮年,又禁|欲了三个月,便是有些难耐,一把将妻子抱进了榻上,伸手放下帐构,像个毛头小子似的急急将身子叠了上去。

    一时,当真是罗衫乍褪,露尽酥|胸雪白;云鬓半斜,羞展凤眼娇睐。这青丝散乱钗横斜,香汗淋漓气咻咻。

    鸳鸯枕上,*过后,两人便是相拥说着情话。

    沈仲钦拥着妻子香汗淋漓的身子,心里头是说不出的满足,末了还亲了亲妻子光洁的额头,道:“可弄疼你了?”

    虽是老夫老妻,可韩氏还是面色潮红,顿时露出羞赧之色。她没回答,只紧紧依偎在夫君的怀里,没了往日气势凌人的贵妇模样,显得小鸟依人,温顺至极。她小声问道:“二爷还对那事耿耿于怀?”

    被看穿了心思,沈仲钦没有隐瞒。

    他喜欢琇宁,而琇宁出身侯府,当时在晏城名声极大,比大房的妙姐儿也不遑多让。他虽是定国公府的嫡子,可毕竟是次子,无法像兄长一样世袭爵位,身份自是矮了一截。所以说,那时他娶琇宁是半分把握都没有。按照琇宁的家世样貌,就算是入宫也是绰绰有余,可她偏偏心甘情愿嫁给了自己这么一个一无所长的国公府次子。

    成亲之后,他自是待她如珠如宝,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挖出来给她。这些年他宠着她,疼着她,昔日热烈的爱慕变成了细水长流的感情,这是他最向往的日子。沈仲钦亲着妻子的鬓角,道:“琇宁,可后悔嫁给我?”

    韩氏听了面色一顿,忍不住伸手狠狠拧了一把夫君的腰侧,嗔道:“都到了眼下,你居然还问这个?”

    也对,快二十年了。

    沈仲钦低头,看着妻子染着绯色的小脸,弯唇笑了笑,道了一句“别生气,是我糊涂了”,末了便是重整旗鼓,将身子覆了上去。

    霎时拔步床晃晃悠悠,芙蓉帐内春光乍现。

    软玉温香抱满怀,春至人间花弄色,露滴牡丹开。

    ·

    三日后。

    沈妩一大早去老祖宗的存善居请安,然后过来找韩氏,准备去庄子里找她二舅舅。一说起韩明渊,正坐在主位上喝茶的沈仲钦一张俊脸沉了沉。

    韩氏面色红润,艳若桃李,比之前段日子愈发的娇艳明媚。她看了则是莞尔一笑,对着沈妩道:“娘陪你一块儿去。”

    一块去?

    沈仲钦哪里肯啊?他轻咳了一声,对着沈妩道:“阿眠,还是爹爹陪你去吧。”

    沈妩不傻,知道爹爹和她那二舅舅有隔阂,便走到沈仲钦的身后殷勤的替他捏了捏背。一壁捏着一壁声音甜糯道:“爹爹刚回来,自该好好休息才是。爹爹你放心,这明远山庄离咱们国公府不远,女儿自己可以去的。”

    女儿如此的贴心,沈仲钦欣慰不已。

    如此,韩氏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韩氏道那他二哥喜欢喝茶,便让沈妩带了几包上好的茶叶。

    沈妩也不刻意打扮,只穿着滚雪细纱绣着兰花图案的粉衫白裙。毕竟是去拜师的,穿得干干净净就是了。平日一贯爱美的小姑娘,在首饰上更是简单,头上只戴了两朵精致小巧的珠花,耳垂处添了一对红宝石耳坠。

    可是如此的清水出芙蓉,越发显得小姑娘娇娇俏俏,玉质亭亭。

    虽说带了茶叶,可沈妩也想给这二舅舅买一份礼。马车路过琳琅馆的时候,沈妩便被立夏扶着下了马车,进了琳琅馆。

    琳琅馆是晏城最有名的首饰店。

    晏城贵族圏的女子,若是没有琳琅馆的首饰,那便算不得什么贵气。沈妩一向受爹娘疼爱,本身就是个爱美的,最是喜欢来这些首饰铺子衣裳铺子,而韩氏也是琳琅馆的老主顾,自小便带着沈妩来琳琅馆,久而久之,这琳琅馆的老板娘都认识她了。

    琳琅馆的对面正是一品居。

    此刻一品居的三楼雅间,正有一个男子在往外看。男子瞧着马车上走下的粉衣姑娘,顿时就挪不开视线了,见这小姑娘生得清丽绝色,瞧着明晃晃的,光是一个侧脸,便让他有些神魂颠倒。

    站在窗前的这个墨绿色锦袍的男子正是当今的大皇子——魏王傅沣。

    雅间还有两位。

    这其余两位,便是三皇子傅沉和四皇子傅湛。傅沣一张脸生得俊朗,却是双目浑浊,一看便是纵|欲过度。他瞧着那娇滴滴的小姑娘,一时目露激动之色,忙招呼正在喝茶的傅沉傅湛,道:“这小姑娘生得真美,真是仙女下凡啊……”

    傅沣的性子轻佻又风流,说话的时候也是毫不遮掩。

    晋王傅沉是个温润儒雅的男子,自是没有说话。而一侧的傅湛更是漠不关心,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这魏王府尽是一股脂粉味,到外头来还忘不了女人,也难怪这嘉元帝宁可久久不立皇子,也不肯让这个嫡长子当太子。

    傅沣见两位弟弟如此不感兴趣,便觉得有些无趣,叹道:真是没眼福。

    他看着那一袭粉衫白裙的小姑娘进了琳琅馆,便将目光落在了停在外头的马车上,拧着眉“咦?”了一声,然后才喃喃道:“怎么是定国公府的姑娘……”

    定国公府的姑娘他不是没见过。

    那沈氏双姝芳名远播,他也曾借着机会一睹芳容,可那两位小姑娘身上都是一股子书卷气,名气虽大,这容貌却不是拔尖的。怎么说他也是阅女无数,这定国公府虽然不是什么惹不起的人家,却到底还是开国功臣,他自是没必要去招惹。

    可是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却是头一回看到。傅沣心头有些痒痒的,只觉得这么一个小美人若是不藏进他的魏王府,实在是太可惜了。

    ……定国公府。

    傅湛执着茶盏的手一顿,然后才垂了垂眼。他不急不缓低头浅啜了一口清茶,而后才对着傅沣和傅沉道:“大哥三哥,我想起来还有要事,先走一步。”

    语罢,便是霍然起身。

    傅沣还未回过神,一听着四弟要走,刚欲阻拦,却见这傅湛都也不会走出了雅间。傅沣皱着眉头对着傅沉抱怨道:“你说这四弟怎么就不开窍呢?上回我去他的祁王府,那些个丫鬟个个丑得不像话,简直是……不堪入目啊。”

    其实祁王府的丫鬟并不丑,只不过姿色平平,可对于终日被美人环绕的魏王傅沣来说,却是个个丑如无盐。

    傅沉没有回答,只弯唇笑了笑,露出一贯温文尔雅的姿态。他想着方才傅湛的神色,一时有所察觉,白皙的指腹摩挲着汝窑茶盏,动作悠哉,尽是一股温润矜贵之气。

    看来他这四弟不是对女色不感兴趣,而是……眼界太高。

    ·

    沈妩一眼就看中了一个白玉发冠。

    那日她瞧见二舅舅头上戴着一个半旧的发冠,想来是日子久远了。如今她重新买一个新的,也算是合了他的意。

    沈妩付了钱,接过装着白玉发冠的紫檀木匣子准备去庄子,却看见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青衣小厮。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祁王傅湛。

    祁王傅湛一袭白色锦袍,生得丰神俊朗,端的一副矜贵气派。沈妩虽欣赏他的容貌,却也只暗暗道:真是糟蹋了这副皮囊。

    说起来沈妩真是怕极了他,这人惹不起她自然是躲着,本想着一直躲在府里不出门,可如今有了拜师这件事,就忘了这一茬。立夏显然也是有些知晓的,她瞧着自己姑娘这副模样,便越发觉得这祁王气势慑人。

    傅湛看着小姑娘看自己的眼神又惊又怕,一时也颇为无奈,袖中的手松了松,这才将沈妩领进了里屋。而立夏想跟上去,却被傅湛的贴身侍从卫一拦在外头:“立夏姑娘还是别进去的好,王爷只不过是想同你家姑娘说会儿话。”

    他家王爷可是两个月没见沈六姑娘了,若是今日王爷还见不到沈六姑娘,估计就会忍不住做一回偷香窃玉的贼了。

    卫一觉得,自己是拼了命也要护着自家王爷的名声。

    可立夏哪里是好惹的主?她看着面前一袭青色侍从服的年轻男子,皱了皱眉道:“让开,不然本姑娘不客气了。”

    卫一打死也不让,可毕竟是沈六姑娘的丫鬟,他也不敢随便得罪。

    立夏抬了抬睫,然后伸手就将面前这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卫一放倒,绣鞋踩到他的心口,语气淡淡道:“不自量力。”

    卫一吓到心肝颤了颤,没想到这个小丫鬟居然身怀绝技,功夫这般俊。可他哪里敢放她进去,只抱着立夏的脚道:“立夏姑娘,你方才可瞧见了,我家王爷可没有逼沈六姑娘。”

    立夏一怔,这才顿悟,然后狠狠的在卫一的心口处踩了一脚。

    而里屋,沈妩见傅湛坐在自己的身侧,不由得蹙了蹙眉——今日这事儿若是传了出去,那就是私会外男的名头。

    沈妩心里可是早就认定了傅湛是个表里不一登徒子,竟会仗着自己的身份欺负小姑娘家。

    傅湛原是生气,可这会儿瞧着她娇娇小小的模样,欲说出口的话也只能吞进肚子里。他细细端详,见小姑娘巴掌大的小脸又生生瘦了一圈,皱眉心想:不过两月未见,竟瘦成这副德行了。

    “你瞧瞧你,定国公府不给你饭吃吗?”傅湛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嫌弃道。小姑娘若是给他养,他肯定会把她养得白白胖胖,和琉璃一个样。

    哪里是瘦了?分明是小姑娘抽条,身姿越发窈窕了起来。

    沈妩气得眼睛瞪得大大的,想挣脱他的手,却被他用力的捏住。傅湛觉得她的皮肤格外的娇嫩,他不过稍稍用力就捏出红印子了。他一时心疼便立马松了手,改握她的小手,语气温和道:“有没有想本王?”

    沈妩涨得小脸通红,这话说得像是两情相悦似的。

    ……真是厚脸皮!

    她想抽出手却被握得更紧,只得咬了咬唇恼道:“王爷请自重。”

    傅湛真是喜欢惨了她这副模样,小脸红彤彤的,像颗成熟的果子,生得宜喜宜嗔,让人恨不得捧在手心好好宠着才是,若不是看在她尚未及笄的份上,早就想法子娶回家了。而眼下两个月没见,他可是牵肠挂肚。

    瞧着她粉嘟嘟的小嘴,傅湛弯了弯唇,那日他怕吓到了她这次没亲,回府之后却是后悔极了。

    “你迟早是本王的女人,本王摸一摸又怎么了?”傅湛厚着脸皮道。

    沈妩本就讨厌傅湛,眼下如此光明正大的私会,更是对傅湛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沈妩没说话,傅湛却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知道她出身勋贵世家,自己的举止的确是唐突至极,也难怪她会把自己当成登徒子,可是有些事情他自己却没法控制。

    若不是这样,他今日如何能见到这小姑娘。

    只不过,傅湛想着方才的事情,心里头有些不舒服。待目光落在小姑娘手里捧着的紫檀木小匣子上,傅湛才顿了顿,然后一伸手将匣子夺了过来。

    “哎,你还给我……”沈妩嚷着去夺,却被傅湛伸手抱个满怀。

    正说着,却见傅湛早就将匣子打开了,里头放着一个上好的白玉发冠,瞧着颇为精致,一看便是价值不菲。傅湛暗道这小姑娘真是大方,却还是忍不住低头凝视着她的小脸。

    他看着她瘦巴巴的小脸,水灵灵的眸子,伸手亲昵的刮了一下她的琼鼻,凤眸含笑得意道:“给本王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