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13章 :玉手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忙一脸欢喜去迎接爹爹。

    走进内厅的时候,沈妩却发现爹爹的身边立着一个穿着藏青色圆领长袍的温润男子,那男子瞧着与她爹爹的年纪差不多,约莫三四十岁,双眸深邃,丰神俊朗,甚是沉稳儒雅,竟比他这爹爹生得还要好看。沈妩以为是客,遂笑吟吟凑上去,对着沈仲钦问道:“爹爹,这位是?”

    沈仲钦目露不悦,明显有些不是滋味。沈妩见爹爹不肯说,却是奇怪的嘀咕了一声。她心道:爹爹一向待人和善,眼下去了一趟婺州就带了一个男子回来,若不是爹爹的好友,又怎么会带回家?可若是好友,爹爹又怎么会是这番态度?

    沈妩有些琢磨不清,一双妙目满是疑惑。

    青袍男子瞧着面前这个穿着粉衫白裙、梳着双垂髻的小姑娘,见她眉眼柔美,五官精致,生得乌发红唇,明眸善睐,是说不出的娇憨美貌,便端着长辈模样,浅笑道:“你就是阿眠吧?”

    沈妩愈发愣住了,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显然没想到这人竟认识自己,而且唤得还是她的小名,沈妩愣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嗯。您是……”

    正苦恼着,却见头戴鎏金穿花戏珠步摇、身穿芙蓉色藕丝琵琶衿上裳的韩氏走了进来。韩氏一头乌发梳成双鬟望仙髻,脚上踏着宝相花纹云头锦鞋,端的一派富贵雍容,且生得异常美貌,一进来便是艳光四射,教人挪不开看。

    她的一双桃花眼染着难以抑制的喜色,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夫君沈仲钦,而后才瞧着沈仲钦身旁的男子,又惊又喜道:“二哥?”

    沈妩愣了愣,没想到眼前这位便是她从未见过的二舅舅韩明渊。

    韩明渊可是大齐最有名的画师。

    十七岁的时候便被誉为大齐第一画师,可谓是少年得志,就连嘉元帝都极为赞赏,特意礼贤下士欲提拔他为宫廷第一画师。可惜她这二舅舅却是个孤傲不羁的性子,竟然一口拒绝了嘉元帝的赏赐,自此之后便开始游历大江南北,再也没有回过晏城。

    每每听娘亲说起这个二舅舅,沈妩便是一脸的崇拜。

    琴棋书画当中,她最喜欢画。可自打那次娘撕了她的画之后,她便鲜少再碰画。这大齐画师的作品她亦是见过无数,唯独她这位二舅舅的画气势恢宏,有一股超凡脱俗之感,一看便是心中有丘壑,让她顿生崇拜之情。按理说她是这二舅舅的亲外甥女,自然是近水楼台,可偏偏她也无缘得见这位二舅舅。

    沈妩一双明眸泛着盈盈水色,显然是激动又欢喜,难得拘谨的冲着韩明渊甜甜的唤了一声:“二舅舅。”

    韩明渊看着眼前梳着双垂髻戴着好看珠花的小姑娘,嘴角的笑意更甚。他这外甥女的眉眼是像极了她的娘亲,可是这模样却比她娘亲小时候更爱笑。也是,她娘亲是晏城顶顶有名的才女,自小便被逼着学习琴棋书画,哪里比的上他这外甥女受父母疼爱?

    况且,她娘亲肯定也舍不得女儿步她的后尘,便不会对女儿太严苛。

    “十几年不见,阿眠竟然这般大了。”韩明渊叹了一声,顿时唏嘘不已。十二年前,他回过一次晏城,恰巧碰上阿眠的满月酒。那会儿他看着琇宁儿女双全,夫妻和睦,日子过得如此的幸福美满,他便放心,这才待了三日又出门了。

    沈妩再一次惊讶道:“二舅舅见过我?”

    夫君回来,又带回来十几年不见的兄长,韩氏的心情自然是格外的好,一张姣好的面容带着笑意,侧过头对着沈妩道:“可不是吗?那会儿你二舅舅难得回来,刚好碰上你的满月席,你二舅舅还抱过你呢,你说巧不巧?”

    韩氏看着面前这个愈发沉稳内敛的二哥,又瞧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嘴角忍不住又往上翘了翘。

    一眨眼,十几年就过去了,她的女儿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沈妩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器宇轩昂的二舅舅,总觉得他的身上有着一股让人敬仰的气魄。到底是游历了不少山水,去过不少邻国,这底蕴和见识自然是不同的,身上散发的气质也与旁人不同。沈妩本就将这位二舅舅当做崇拜之人,今日见到真人了,自是欢喜不已,连身旁的沈仲钦也忽略了。

    沈仲钦看着自己的掌上明珠眼里只有旁人,心里自是腾升起一股不满。

    ……他才是她爹爹呀。

    可他知道这韩明渊是女儿最崇拜的画师,便也没说话,只双眸温柔看着自己的妻子。三个月不见,妻子好像瘦了一些,他心里很是心疼。虽说二房不管事,可他那儿子儿媳都是不让人省心的,估摸着妻子也操了不少的心。

    韩氏也同样打量着夫君,只不过三个月,便黑了瘦了一些,也不知在外头有没有吃好穿好。韩氏腹中似有千言万语,谁叫她这夫君从来不会照顾自己,一道跟去的小厮毕竟是男子,不如她平日里细心。

    可到底是兄长在场,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沈妩自是察觉到了爹娘之间的含情脉脉,平日里爹爹不过出门几日,回来的时候两人便是如胶似漆你侬我侬,这次去了整整三个月,爹爹肯定是念着娘亲了。沈妩对着韩明渊道:“二舅舅,阿眠想听你讲讲这些年看到的风土人情,据说有些地方的习俗很是有趣,咱们去院子里走走吧。”

    韩明渊如何不知沈妩心中所想,只道不愧是沈仲钦的女儿,处处为自己的爹爹着想。他记得第一次见到这外甥女的时候,才不过一个月大,生得小小的一只,让他都不敢用力抱。不过这小姑娘从小就爱笑,大抵就是因为如此,虽是十几年未见,此刻却也生出一股亲切之感。

    韩明渊点了点头,随着沈妩走出了内厅。

    沈仲钦看着女儿和韩明渊聊得十分投缘,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语气酸酸道:“自家爹爹回来了,怎么都不关心,反而向着外人?”

    这女儿的醋也要吃,韩氏有些哭笑不得。她知道夫君一向疼爱女儿,见不得她同别的男人亲近,遂打趣儿道:“阿眠都十三了,若是再两年出嫁了,那该怎么办?”

    这话一落,沈仲钦便有些忧愁了。

    是呀,女儿长大了,也该寻个好夫家了。沈仲钦想想就肉疼,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要给别人,他是说什么都不肯的,可是……哪有闺女大了不嫁人的?沈仲钦看着女儿窈窕纤细的背影,拧眉道:“是该好好寻思寻思了,咱们阿眠可不能随随便便嫁人?”

    韩氏嗔了一句,不满道:“就你宝贝女儿。”这女儿也是她的心头肉啊。

    想到了什么,沈仲钦道:“我瞧容琛那孩子不错,待阿眠也好,若是……”

    “那也要看人家看不看得上。”韩氏叹了一口气,微蹙娥眉道,“这些年咱们把女儿当宝贝一样藏着,外头的人都还以为咱们的女儿普普通通,连个庶女都比不过。”她那姐姐心里可是念着人家沈妙,就算容琛那孩子再好又如何,到底还是父母之命。

    而且,她这女儿生得这般好,他们想娶,她还不想给呢。

    沈仲钦皱了皱眉,道:“琇宁,这次我带他来,心里也有一个打算。”

    夫妻二十载,韩氏如何不知自己的夫君心中所想,她道:“这些年我的确是愧对了阿眠,若是二哥肯亲自教阿眠学画,也算是阿眠的福气了……”她知道夫君同她二哥之间的隔阂,而眼下二哥肯同他一道回来,便知她这夫君可是拉下了脸。到底是疼女儿的,只要为了女儿,他这个当爹爹的什么都愿意做。

    这么一想,韩氏心里头便有了一些酸味,可更多的却是欢喜。这么一个宠妻爱女的夫君,她韩琇宁还有什么好求的?

    内厅之中只余他们夫妻二人,沈仲钦亦是想念妻子,遂忍不住伸手执起了妻子的手,道:“琇宁,咱们……”

    韩氏顿时羞红了脸,却还是没有将手抽回来,只垂眼小声道:“几日不见,二爷的脸皮都见长了。”她可是记得当年洞房花烛夜那晚,这堂堂的国公府二爷却像是个毛头小子,对那事儿一窍不通,整整折腾了大半个晚上,害得她都是汗涔涔的。到了白天的时候,她都没说什么,他却是先脸红了。

    韩氏想起来就觉得发笑。

    可是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二十年,他对自己还是当初一般疼着护着,让她尤为的欢喜。她并非贪慕虚荣的女子,不求夫君有多大的作为,只想着和自己的夫君和和美|美过一辈子,看着儿女幸福,便已知足。

    沈仲钦看着自己妻子娇美的脸颊,想着这三个月的相思之情,不免有些心头发痒。可想起韩明渊,他还是有些不舒坦。他知道自己不该太小气,毕竟妻子已经和他成亲二十年了,都生了一儿一女了,不该再为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怀。

    可是,他又如何能不介意。

    这韩明渊,到底不是她的亲二哥。

    ·

    沈妩同韩明渊行至抄手长廊,一听这二舅舅是爹爹特意请来教她画画的,沈妩心中是欢喜不已,道:“真的吗?二舅舅真的愿意?”谁人不知这韩先生一画难求,就是千金也买不到。想当他学生的更是趋之若鹜,可这人影都寻不到,哪里能拜师?

    韩明渊看着身边娇娇小小的姑娘,点了点头,含笑道:“听你爹爹说,你自小便极有天赋……”末了又道,“把手伸出来,让我瞧瞧。”

    看手?

    沈妩想了想,便乖乖将手伸了出来。

    韩明渊低头,看着小姑娘不染豆蔻的纤纤玉手,这十指嫩如青葱,是说不出的精致好看。可这大户人家的姑娘个个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这手如此白皙水嫩亦是常见。只不过沈妩的这双手,却是修长匀称,教人挪不开眼。

    虽然是亲外甥女,可若是当了她的先生,他自该有先生的模样,此番见小姑娘的手如此完美,却还是不由得夸赞道:“这双手,天生就该用来作画。”

    也难怪像沈仲钦这般厌恶自己,却还是客客气气的请他回晏城,想来他这外甥女若是不学画,便是可惜了。

    不过……

    韩明渊道:“这手虽好,不过我也该按例验一验你的资质。”

    沈妩听了心中欢喜,虽是担忧,却还是莞尔一笑道:“先生想怎么考学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