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12章 :元宵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沈妩瞧着这小白猫蓝宝石一般的大眼睛,自然是认出了这便是那日在掌月宫所见的那只。这猫儿极有灵性,看到沈妩就立刻从篮子里跳了出来,然后蹦到她的脚边,小爪子一下一下挠着她的软底珍珠绣鞋。

    韩氏也有些微怔。

    女儿得绾妃赏赐,本是一件极有脸面的事情,可她没有想到绾妃赏赐的会是这些。她瞧着这些书籍,自是明白这绝对不是一般的珠宝可以比的,可见这赏赐有多贵重。

    只是这猫儿……

    韩氏蹙了蹙眉。她知道女儿一贯喜欢小猫小狗,但是不许她养,女儿本就是懒散的性子,若是养了这些,岂不是天天都不好好学习女红尽顾着玩了?所以饶是在女儿生辰的时候,她也没有动摇过。女儿见自己不同意,便去找她爹爹,却不知只要她不同意,那是找她爹爹也没用的。

    这几年倒是懂得了这个道理,再也没有同她提过。

    这小猫儿长得虽小,却是胖乎乎的,又是通体雪白,跟个毛绒绒的雪球儿似的。女儿这么喜欢小猫小狗,今日送来这么一只猫儿,还不把她乐坏了?

    沈妩心头一软,弯腰将猫儿抱起。小猫儿乖巧的趴在她的怀里,冲着她喵喵直叫,一点儿都不怕生。她抬眸看着韩氏,似是询问的唤了一声:“娘?”

    韩氏弯唇,道:“既是绾妃娘娘赏的,自然要好生养着,可是要懂得分寸,可知道了?”

    沈妩翕了翕唇,想到这些是那人送的,遂敛了笑,嘟囔道:“女儿不要。”这书和猫儿都是她喜欢的,可都是祁王借绾妃的名义送来的,她才不会收。

    韩氏倒是有些不明白了,女儿的喜好她这个当母亲的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明明喜欢的要命怎么眼下却说不要?韩氏劝道:“这绾妃娘娘赏得东西,哪有不要的理?阿眠,你这话可不能乱说,若是被人听去了就麻烦了。”

    沈妩咬了咬没说话。

    她和祁王的事情,她不知该如何说。

    韩氏虽不知绾妃为何突然赏赐这些,却也可以看出绾妃对女儿的喜爱。她打量着女儿俏生生的小脸,心里却想到了另一层意思——女儿讨人喜欢是一回事,可她是绝对不会同意让女儿嫁到皇室的。如此一来,韩氏的心里便又开始担心了。

    韩氏叮嘱了几句便走了,沈妩抱着猫儿进屋子,吩咐一旁的谷雨将箱子里的篮子拿进来。

    她看着桌上放着的篮子,篮子里铺着柔软的毯子,布置得极为暖和。那箱子里又装着小猫儿平日吃完用的碗以及清洗的东西,显得十分的周到。她又瞧着篮子下面放着一本册子,她一手抱着猫儿一手翻开来看,见里面详细记载了小猫儿平时的习惯和一些爱好。

    望着册子上这龙飞凤舞的字,沈妩便想到了昨日欺负她的登徒子。

    这……是他亲手写的?

    沈妩蹙着眉,有些想不通了。从这篮子和这本册子就可以看出祁王有多喜欢这只猫儿,可为何今日却以绾妃的名义送给了她?她自然不会想到那祁王是真的喜欢她,她才十三岁,按照娘的话来说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至于祁王,身为王爷,见过的美人儿自然不会在少数,又何必这般为她花心思?

    沈妩不想继续想。反正这段日子她是绝对不会出门的,等她熬上个两个月,那祁王估计早就把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至于这书和小猫儿……

    沈妩想着自家娘亲方才的叮嘱,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她不想收祁王的东西,可是却也知道这些是没法还了的。她伸手揉着小猫儿的脑袋,只觉得软乎乎的极是舒服。她不知道祁王为何突然对她感兴趣,难不成是上元节的那一晚?沈妩蹙了蹙眉,心道:她又不是故意的,这祁王也不会是这般斤斤计较之人吧?

    不过想着昨日他的举止,沈妩便觉得自己完全低估了他的无耻程度——这厮还真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主。

    因绾妃娘娘的赏赐,这一天沈妩的明澜小筑可是出奇的热闹。不但大房二房那两位来看她,就她的嫂嫂孟氏连也来了。

    孟氏可是鲜少来瞧她。

    孟氏是她哥哥沈彦枫的妻子。她这哥哥不学无术,从小到大可是没让她爹娘操心,就连娶媳妇儿也是她这哥哥不小心轻薄了人家,这才娶回家的。成亲之后,爹娘还以为哥哥会稳重一些,哪知成亲的头一个月就又出去喝了花酒了,她那嫂嫂可是日日抹泪。

    大抵夫妻俩的感情不好,孟氏也一直都没怀上孩子,所以娘对于她家哥哥纳妾之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哥哥身边有两房小妾,一个是原来伺候他的大丫鬟,另一个却是长房嫡出定国公世子沈彦枢身边伺候笔墨的丫鬟,为了这事儿,就连老祖宗都惊动了。可哥哥破了人家的身子,这丫鬟自然也就拨给了哥哥,碍于身份,也就抬做姨娘。而在一年前,这妾室生了一个女儿。先前她爹娘还想着,若是生个儿子,便过继到孟氏名下,如今是个女儿,便也一直养在那妾室身边。

    毕竟是哥哥唯一的女儿,沈妩自然也是疼爱,不过因为这些,她对这位嫂嫂也颇为同情。

    大房和三房两位走了之后,孟氏又多留了一会儿。她听说绾妃娘娘赏赐了沈妩,特意过来瞧瞧。如今瞧着沈妩这张过于漂亮的脸蛋,她自然也忍不住叹道:这也长得太好一些了吧。

    她的命不好,才嫁给了沈彦枫,可是她这个小姑子命却是太好。一出生便是国公府小姐,老祖宗心尖尖上的心肝儿,又被爹娘捧在掌心,而自身生得一副美貌,如今还得了绾妃的青睐……怕是等明年及笄之后,赐婚给祁王也说不准呢。

    如此一来,那身份可就不一样了,那可是尊贵的王妃娘娘。

    加上祁王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如今太子未定,极大可能会立祁王为太子,那这沈妩的身份可就不得了了……

    孟氏越想越远,与自己一比,只觉得又是羡慕又是嫉妒,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如此一来,这嘴里说出来的话自然也是带着一股酸味。不过沈妩倒是没放在心里,只随便敷衍了几句。这孟氏瞧着沈妩不大高兴了,也没心思哄这位千金大小姐,这才笑盈盈出了明澜小筑。

    孟氏刚走,立夏便皱眉道:“这二少奶奶也太小家子气了吧?也不想想当初和二少爷吵架的时候,是谁劝着二少爷的?”

    定国公府的二少爷沈彦枫虽然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可对妹妹却是疼爱得紧。平日里就连沈仲钦和韩氏的话也是左耳进右耳出,唯独对这个妹妹的话是言听计从。

    沈妩笑了笑,没有说话。

    孟氏怎么说也是她的嫂嫂,她自然也不想太计较。加之孟氏出生小门小户,身上自有一股小家子气,这些年一无所出和哥哥的感情不合,整日又一直绷着一张冷脸,所以府中上下可是没什么人喜欢她的。

    她爹爹和娘亲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二十年来都是日子和美,而她的哥哥和嫂嫂,却是一桩孽缘,两人跟个冤家似的。之前她也劝过哥哥,只不过孟氏一直将哥哥往外推,她那哥哥一贯高傲,自然不会拉下脸哄人了。

    这夫妻之道,也是一门学问。

    沈妩想:她若是嫁人,定要嫁给像她爹爹一样尊重妻子的男人,而不是整日沾花惹草朝三暮四的男子。

    她爹爹虽然身为定国公府的嫡子,比之世袭了爵位的大伯却是差了一大截,这些年在国子监当值,这职位清闲,说出去名声也好听,不过终归没有多少实权。好在她娘亲没有责怪爹爹不中用,爹爹又是个宠妻的,所以娘的日子过得可比她的大伯母好多了。

    送走了孟氏,沈妩便进屋去看那小猫儿。她瞧着那小白猫正拿着线团儿玩着,这副可爱的模样,便让她想起那日祁王唤它的名字。

    “琉璃?”沈妩蹙了蹙眉。这猫儿她是收下了,可是却想要给它换个名字。沈妩将猫儿抱起,用青葱玉指点着它的鼻头,含笑道,“以后你就叫元宵吧。”

    甜甜糯糯的小元宵。

    小猫儿显然不大喜欢这个名字,可沈妩却是不管,抱着它连连唤了好几声“元宵”,末了还威胁道:“若是不应我,我就罚你不吃东西。”

    “喵……”元宵终于应了。

    沈妩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忍不住弯了弯眉眼,夸赞道:“真是个聪明的小家伙。”

    ·

    连着半个月,沈妩就待在明澜小筑,除了每日去老祖宗的存善居请安,就不曾再出门一步。韩氏很是奇怪,想着女儿是不是有了那小猫儿之后便不务正业,这才特意去明澜小筑抽查。

    可出乎韩氏意料的是,沈妩极乖巧。

    她去的时候,这女儿要不坐在榻上做绣活儿,要不就认真看着书。韩氏欣慰一笑,暗道女儿真是长大了,不用她再继续督促了。

    这一日,沈妩见娘进来,便放下手里的绣活儿。韩氏瞧着她刚做好的荷包,忍不住夸道:“这绣得真不错。”之后却是一脸认真道,“这次可不能再丢了。”

    荷包对于一个姑娘家有多重要,沈妩自然是明白的。那祁王手里的荷包她是要不回了的,等过些日子祁王的新鲜劲儿过了,她再出门也不迟。这段日子她待在自己的住处,每天做做女红看看书写写字也是不错的。

    韩氏瞧着女儿乖巧听话,又走到女儿的书案旁,瞧着女儿刚做好的画。

    沈妩这才反应过来,刚想过去阻止,却还是迟了一步。她立在韩氏的面前,低低的唤了一声:“……娘。”

    韩氏看了一眼沈妩的画,没有说话。那画中不是姑娘家一贯爱画得梅兰竹菊,而是一只小白猫,那小猫儿玩着线团,模样瞧着极是活泼可爱。她抬眼看着女儿忐忑的眼神,知道自己这些年对她的要求有些严苛了,便道:“画得不错。”

    沈妩有些怔住,显然是出乎意料。

    其实她并非琴棋书画样样都不喜欢,只是她不像沈妙一样喜欢画梅,而是喜欢画一些身边的东西,譬如这只猫儿,不似梅花一般的高雅,可是却是活灵活现,像是真的一样。

    只是这些,是上不得大雅之堂的。

    韩氏如何不知道女儿在作画方面极有天赋,小时候还特意请了先生教她,可惜这女儿喜欢画一些乱七八糟的,所以每次她看到女儿画得画就会皱眉。

    沈妩八岁那年,韩氏因为沈妙的腊梅映雪图受了先生的大力夸奖,而对女儿画得却是一字未夸。那时她正和大房有矛盾,如此一来,更是有些恼火,一回屋就将沈妩平日画得画都撕得干干净净。

    自那以后,沈妩便极少作画了。

    沈妩弯了弯唇,走到韩氏的身边,笑吟吟道:“娘,你不怪女儿吗?”

    娘就只有她和哥哥两个孩子,可是却个个都是不争气的,沈妩心里有些内疚,想着因为此事,幼时她心里还怨过她。不过总归是母女,也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后来就明白了。她比不过沈妙,比不过沈嫱。加上已经出阁的三个,这定国公府一共六位姑娘,她算是最没出息的。

    韩氏道:“你也知道?若是有这份心,那就给娘争气一些。”

    沈妩连连点头,双眸含笑道:“娘,女儿知道了。不过女儿的确没什么志向,就想和娘一样,日后嫁一个像爹爹一般的夫君,日子过得安逸和美,享一辈子福。”这定国公府都是大房管账的,她这娘日子过得颇为清闲,所以三十多岁的年纪还是如花一般娇妍美丽。

    韩氏瞧着女儿这副样子,笑着道了一句“真是不知羞”,然后才道:“不过不是娘说,像你爹爹这样的男人,可是不好找。娘虽然希望你日后嫁得好一些,可男人的身边肯定不是只守着你一人,你这脾气一贯娇纵,娘倒是有些不放心。”

    沈妩敛了眉。

    是呀,哪有男人身边没几个女人的,像她爹爹这样的好男人这世上哪里再能找出第二个?

    沈妩突然想起了那个无耻又厚脸皮的男人,遂亲昵的挽着自家娘亲的手臂,语气娇娇道:“女儿就要找像爹爹这样的,不然女儿就不嫁。”

    韩氏被女儿这番话逗乐了,这女儿小小年纪一点儿都不知羞,别人家的姑娘可是一提到亲事就满脸通红,哪像她,自个儿倒是想好了想嫁什么样的。

    韩氏开始发愁了。女儿长大了,亲事也成了她一块最大的心病。

    半月后,沈妩的爹爹沈仲钦终于从婺州回来了,只不过这次却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