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10章 :再遇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这次沈妙得了绾妃娘娘的赏赐,瞧着虽是一件小事,可这里头的含义却是不一样的。绾妃宠冠后宫,性子娴静,待人温和又疏离,所以能入得了绾妃的眼,这沈妙还是晏城贵女圈的头一人。

    可见沈妙有多优秀。

    韩氏知道女儿回来了,便去了明澜小筑。

    她瞅着女儿一张娇俏的脸颊,心里头有些不知滋味,不满道:那绾妃真是个没眼力劲儿的,她的女儿生得这么好,怎么都喜欢沈妙那丫头?

    沈妩知道自家娘亲心里头在想什么,遂堆着灿烂的笑颜偎到她的身侧,道:“五姐姐自小就是被夸着长大的,绾妃娘娘喜欢五姐姐这是再正常不过了。”

    听听,这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说起来居然还如此理直气壮?

    真是没出息!

    韩氏恼得伸手拧了一把沈妩的脸颊,沈妩疼得“哎呀”一声,而后一双妙目瞧着自家娘亲,蹙眉嗔道:“娘怎么又拧人?”

    韩氏道:“开口闭口都是你五姐姐,怎么自个儿一点儿上进心都没有。被你五姐姐比下去也就罢了,怎么连个庶女都比不过,你说说以后娘该把你如何是好?”自打出了那事儿之后,韩氏心里头可是怨极了三房,不过这段日子瞧着那对母女日子过得不舒坦,她心里便是好受了一些。

    说起沈嫱,沈妩便敛了笑,认真道:“四姐姐有今日的作为,这里头也是付出了许多。我虽然不大喜欢她,却还是佩服她的刻苦。”

    这女儿有些方面还是个孩子,可好在心思简单,有过节心里头也不会一直念着。韩氏满意女儿的豁达,遂宽慰一笑:“若是有一日你也可以向你五姐姐一般芳名远播,娘也就安心了。”

    沈妩笑了,伸手环上自家娘亲的脖子,水汪汪的眼睛瞧着她,撅着小嘴道:“娘这不是为难女儿吗?”

    “瞧瞧你,坐没坐相,忘了进宫之前娘是如何教导你的了?”韩氏板起脸训道。别看这韩氏生得美貌,可凶起来的样子却极为严厉。

    沈妩连忙坐好,赶紧端出一副淑女风范。

    韩氏打量着女儿,而后才发觉有些不对劲,蹙起眉头问道:“你的荷包呢?”

    荷包?沈妩低着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方才在马车上就发现不见了,想来是丢在了宫里,可是宫里哪是她可以随便出入的地方?这自然是寻不回来了。

    见女儿耷拉着小脑袋,韩氏心里便知晓了怎么回事,她看着女儿道:“阿眠,你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你这毛毛糙糙的性子。再一年可是要及笄了,到时候就可以开始说亲了,早一点的姑娘十四就嫁人成亲了……”

    “好了,娘您别说了,女儿知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沈妩求饶道,她就怕娘这般念叨。

    韩氏叹了一口气,无奈道:“这荷包丢了可不是小事……”

    “女儿知道,可是这不是丢在宫里吗?女儿又不可能再入宫。”沈妩嘟囔道,却又不敢太大声。

    也是。韩氏也不能再说什么,只又念了两句,而后才低头看着女儿的脸,认真道:“你毕竟是定国公府最小的姑娘,明年及笄之后,这亲事也不急。我和你爹爹都想把你多留两年,然后找个知根知底的人家。”这女儿是她心尖尖上的宝贝,亲事如何能马虎?

    这会儿沈妩倒是乖巧的很,忙听话道:“女儿都听娘的。就算娘要女儿嫁猪嫁狗,女儿也不会说什么。”

    这话却把韩氏逗乐了,笑着道:“胡闹。”

    ·

    过了几日,许久不见的容琛来了定国公府。

    沈妩倒也挺想念这位表哥的。几日不见,这原是俊朗的男子好像更俊了。沈妩抬头,看着面前身姿颀长笑容温润的容琛,只觉得他生得又高了一些。

    今日来的倒也不是容琛一人。

    毕竟沈妩是姑娘家,就算是表兄表妹也该避讳,容琛带了她的妹妹容璎一道来,如此便是合情合理了。容璎是容琛的亲妹妹,比沈妩恰好大一个月,所以沈妩也要唤上一声“璎姐姐”。

    只是这兄妹二人不大像。容璎生得一张俏生生的鹅蛋脸,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尾梢微翘,这本是极妩媚的,偏生这容璎不大爱笑,至少沈妩极少看她笑,所以看上去便多了几分傲慢和清高,让人觉得有些难以亲近。不过也算是容貌出众,是个清丽可人的小美人。

    更值得一提的是,容璎是沈妩认识的小姑娘之中难得不喜欢沈妙的,不但不喜欢,而且相当的不对盘。听说着容璎是个极度兄控,对容琛这个哥哥很是依赖,从小到大都是围着这个哥哥团团转的,算是他的小尾巴。而宣平侯和宣平侯夫人韩氏则是极为中意沈妙,是以容璎才对沈妙颇为不喜。

    自古小姑子和嫂嫂都不对盘,如今沈妙和容琛八字还没一撇,这容璎就开始不开心了,想着法子给沈妙添堵,何况是日后成了亲。

    至于沈妩,容琛将沈妩当做亲妹妹,待她也是极好的,按道理说容璎心里头也不会喜欢,可相比沈妙而言,这沈妩也算是没什么分量。再说,在容璎的眼里,容琛也不过是因为沈妙才对沈妩好一些,说白了就是一个幌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容璎倒是对沈妩多了一点同情,是以平日里见面自然也是客客气气的。

    上元节她可是欠了容琛一个人情,沈妩正打算还呢,却不料这容琛倒是主动来了。沈妩弯了弯唇。也对,自那次之后,容琛少说也有一两个月没见沈妙的,翩翩少年,对于喜欢的姑娘自然是朝思暮想的。

    沈妩在明澜小筑招待了两兄妹,然后派了谷雨去了沈妙的踏雪居。

    今日也不知吹得什么风,难得沈妙肯赏脸,竟然来了。沈妩笑吟吟唤了一声“五姐姐”,然后招呼沈妙坐下,递上切成小块的新鲜瓜果。

    自沈妙进门之后,这容璎的面色明显就有些不大开心了,沈妩有意化解这气氛,便笑着道:“今儿个外头天气真好,难得容表哥和璎姐姐来我这儿……”她侧过头看着沈妙,继续道,“听说翠珍轩前些日子进了一批好书,五姐姐可有兴趣,咱们一起出去瞧瞧?”

    沈妩自然对书籍不感兴趣,可却极对沈妙的口味,而且她可知道,这沈妙虽然不爱出门,却每个月都必须去一趟翠珍轩——这个月可还没有去过呢。

    沈妙敛了敛睫,的确有些心动。

    她抬头看向沈妩明亮的漂亮眼睛,本就生得一颗玲珑心窍,又如何不知道沈妩在想什么?沈妙有些无奈,她六妹妹是当局者迷,她这个旁观者可是最清楚不过的……难得今日容琛来,又懂得避讳带了容璎,说清此事,是最好不过了。

    沈妙看了一眼容琛,莞尔一笑道:“我也正想去呢,六妹妹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沈妙肯去,沈妩自是松了一口气,便说服一旁的容璎。容璎不想去,心里头却想着好生看着自家哥哥,便点头笑道:“我正好没什么可看的书,去逛逛也好。”

    沈妩心中暗叹:璎姐姐你真是太不会说谎了。

    这宣平侯可是极为爱书之人。宣平侯府建有一座十分阔气的藏书阁,名为“珍宝阁”,这里头可是藏着好多名家孤本。而宣平侯虽然是个书痴,然而更爱的还是女儿,所以说容璎哪里缺书看?

    沈妙也没说什么,心中却是澄如明镜。

    平日里韩氏不许沈妩出门,可今日沈妩是和沈妙他们一行人去书铺,自然是同意了。沈妩将自家娘亲给的银两和银票让立夏收好,心里道:只有和沈妙一道出门的时候,娘才会这么大方。

    这不,四人便一道去了翠珍轩。

    沈妙是翠珍轩的常客,一进来老板自然出来招呼。沈妙则是含笑打招呼,然后询问新进的书籍。

    沈妙进了这书铺子,可是跟一头扎进去似的,而容璎则是故作淡然的跟在沈妙的身旁,见沈妙手里拿一本,也同样选一本。至于沈妩,她这个不爱书的,也不想糟蹋了这些圣贤之物,不过还是得选几本回去有个交代。

    省的被娘念叨她是找借口出去玩。

    容琛见沈妩选了几本史记之后,而后便走到了放着风俗游记怪谈之类的书柜面前。他站在沈妩的身侧,道:“我爹爹之前搜集了一些孤本游记,阿眠你若是喜欢,下次派人被你送去。”

    沈妩自然是想要的。

    只是——

    沈妩手上的动作一顿,她看着容琛,翕了翕唇道:“太珍贵了,我怕不小给弄坏了。”宣平侯是个爱书之人,再说那些个孤本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若是她弄坏了都不知道怎么赔。

    容琛怔了怔,刚想说没关系的,却发觉有些不妥,遂道:“那改日我让人誊抄几册,你看如何?”

    容琛都说到这份上了,沈妩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冲着他笑了笑,声音甜糯道:“谢谢容表哥。”她侧过头看另一头的沈妙和容璎,心想:看来今个儿有容璎在,这容表哥估摸着半天也同沈妙说不上话。

    沈妩蹙眉,暗道失策。

    容琛见沈妩不说话了,又想起了什么,面带微笑道:“前些日子雪稚诞下了几只崽,阿眠你一贯喜欢小猫小狗,要不我给你挑一只?”雪稚是容琛养的狗,那狗浑身雪白,极具聪慧灵气,据说身上还留着高贵的血统,算是犬种贵族。沈妩自然不去管这狗是不是贵族,可她每次去宣平侯府的时候,最喜欢和雪稚玩儿。

    说是不心动是假的,这可比孤本吸引人多了。沈妩眼睛都亮了,之后却是叹了一口气,无奈喃喃道:“我娘不会同意的。”

    容琛笑得温和,安抚道:“你放心,这狗温顺聪慧,不会伤人。眼下这狗还小,等过些日子教好了,我再亲自送来,到时候我会替你说服姨母的。”

    韩氏一贯喜欢容琛,这法子听着妥帖。沈妩心中欢喜,一双桃花眼儿亮晶晶的,瞧着容琛道:“谢谢容表哥。”

    小姑娘笑得开心,眉眼如画,那明晃晃的笑容几乎都射进了人的心间,容琛心头一暖,耳根子略红,低声喃喃道:“其实……阿眠你不用这么客气的。”

    容琛说得太轻,沈妩根本就没听清楚,只拧着眉“嗯?”了一声。

    “没……没什么。”容琛道。

    沈妩手里捧着几本书,却发觉好像有人在看她似的。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到楼梯口掠过衣袍一角,然后落下了一个物什。

    荷包。

    沈妩有些惊讶,却极快的平复了心绪,她把选好的书交给一旁的立夏,然后对容琛道:“容表哥,我去楼上看看。”

    这翠珍轩分有两层,上面那层都是一些关于女工刺绣之类的书籍,都是供女子学习的,容琛自然不好找借口上去。

    语罢,沈妩提着裙摆往上走。走上楼梯之后,便将地上的荷包捡了起来。

    沈妩愣了愣。

    她自然明白,那日这荷包她明明是在宫里丢的,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足音跫然,沈妩呼吸一滞。她不曾抬头,却见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双玄色云纹锦靴。她缓缓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捏着荷包的手倏然收紧。

    沈妩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一时有些无措,却见来人一双幽深凤目瞧着她,饶有兴致的打量着。

    “……阿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