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9章 :荷包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这话听着极为轻佻,可偏生傅湛一张俊脸面色淡然,端的一派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模样。

    且他到底是出身皇家,身上自有一股矜贵之气,眼下明明是他有求于人,却好似命令一般,弄得自己欠了他多少银子似的。沈妩知道宫中礼数,但也被娇宠惯了,便尤为不喜祁王这般态度。

    沈妩稍稍敛睫,暗中思考,她下意识的攥了攥手,却没有上前半步。但凡是有点脑子的,都知道男女有别,何况她已经快到了及笄的年纪,更是应该和男子避讳。今日在这院子里遇上祁王,本就是一桩不好的事情,好在没人看到,若是被人瞧了去,到时候还不知道会如何嚼舌根子。

    ——所以此刻她断然不能上前搀扶。

    沈妩斟酌了一番,便转身走出亭子。她生得姿态妍然,一转身便是裙裾微掀,堪堪入画。

    后头的傅湛却是弯唇一笑,倒是有些出乎意料,音色清润道:“沈六姑娘莫不是要弃本王不顾?”

    沈妩没有回头,只停下脚步答道:“臣女去告知公主殿下。”想来这祁王也是为明月公主祝寿而来,此番花厅之中皆是小姑娘家,他一个大男人进去自然是不妥。她且不去想祁王身为王爷为何身边没有一个随从,只不过眼下见他面色苍白,倒是真的。

    傅湛嘴角的笑意更甚,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还算是有点脑子的。他心里莫名其妙的宽慰,却又无奈的笑。他看着自己的手,微微一拢。

    ……小姑娘显然是对他有了戒备之心。

    沈妩想极快远离此处,欲提起裙摆走得快些,却听得身后一阵猫叫声。

    沈妩停下步子,柳眉一蹙,见方才还在傅湛掌下享受爱抚的小猫儿,如今却跑到了她的脚边,而且抓着她裙摆的一角。她本就对这些猫儿狗儿喜爱得紧,何况这小猫儿生得如此可爱,她更是顿时心软。

    只不过这小猫儿却是调皮的很,抓着她的裙摆蹭了蹭,之后就钻进了她的裙底。

    怎么……钻到她裙底去了?

    若是往常,沈妩兴许会有兴致好好逗逗这小猫儿,可眼下祁王也在……沈妩霎时涨红了脸往后退,想让这猫儿从裙底出来又不怕不小心踩到它。她感觉那小猫儿的爪子一下一下挠着她的脚踝,痒痒的,让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琉璃,过来。”

    身后忽的一个声音,她裙底这只顽皮的小猫儿像是能听懂人话似的,立刻从她的裙下钻了出来,然后欢快的跑向自己的主人。沈妩如蒙大赦一般长嘘一口气,回头一瞧,见那一袭白袍的祁王傅湛离她不过五步开外,那小猫儿更是灵巧的跳上了主人的怀抱。

    沈妩看着傅湛一下一下抚着小猫儿的脑袋,想起方才那猫儿钻入她裙下的场景,一下子就红了脸。

    傅湛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小姑娘略微垂眸没有看他,耳垂红如血玉,连带着白皙匀美的脖子都染上了一片绯色。他的视线下意识的往下移,待看到那稍稍隆起的小山丘时,便是立刻收回了目光。

    沈妩怔了片刻,这才有些回过神。

    方才这祁王身子不适面色苍白,让她过去扶他,可这会儿却是气定神闲的站在了她的面前,瞧着并无半点的病态。明明自己有力气,为什么还要找借口让她去扶?沈妩不想再继续想下去,却也明白皇室男子大多数比寻常男子风流……

    她沈妩身份虽然比不过他这般尊贵,到底还是大户人家的好姑娘。

    他这般戏弄自己,委实过分。

    沈妩咬了咬唇,面上的羞赧逐渐散去,心中独留一腔愠怒。她敷衍似的行了礼,没有去看他的脸,然后逃一般的转身就走。

    傅湛伸手戳了戳怀里小猫儿的脑袋,薄唇微启道:“好大的脾气……”

    ·

    沈妩刚进花厅,却见立夏正准备出来找她。

    “姑娘怎么去了这么久?”立夏蹙眉担忧的问道。

    沈妩没有提见过祁王之事,只笑道:“同那猫儿多玩了一会儿。”说着,见沈妙走了过来。沈妙的身边还有几个年纪相仿的小姑娘,瞧着举止落落大方,一看便知是教养极好的。

    在沈妙的引导下,沈妩自然是认识了一些名门贵女。只不过她们看在沈妙的面上都是面露和善,目光却是有意无意的打量着她,像是有些轻视。沈妩不傻,她虽是沈妙的妹妹,可论名头却是没法比,想来自己在她们的眼里,大抵同沈嫱一样,视她如草包,不似沈妙一般才华横溢,让人有由衷钦佩

    正在此刻,明月公主的母亲绾妃来了掌月宫。

    沈妩虽不曾见过这绾妃,可这名头却是如雷贯耳,让人想不知道都难。

    绾妃位列四妃,身份比不过卫皇后和徐贵妃,可这盛宠却是宫里的头一份。这些年嘉元帝太过宠爱绾妃,这后宫和朝堂早已有些争议,可皇上对绾妃只不过是宠爱,却没有提拔她的品阶,这也算是嘉元帝的退让了。

    沈妩站在沈妙的身侧,低头行礼,见面前走过一个宫装逶迤的女子,便不由得好奇的抬头打量。乍一眼看去,这绾妃的确是年轻貌美,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已经三十多岁了。只不过她看惯了自家娘亲的容貌,便也没有多少的震惊。只细细瞧着,这绾妃的美貌与她的娘亲有所不同,娘亲艳丽夺目,而这绾妃却是精致婉约,就好像一个是火,一个是水,各有各的风情。

    也不知是不是她多看了几眼,那绾妃忽然回过头,朝着她看了一眼。

    对上那双好看的凤目,沈妩一愣。她立刻想到了与之眼睛极为相似的另一人,遂赶紧低下头,一时心中颇为紧张。

    绾妃弯了弯唇,心里突然有些明白了。

    她是见过沈五姑娘的,如今沈五姑娘身边那个面生的小姑娘,大抵就是儿子中意的沈六姑娘。这小姑娘虽然年纪尚小,有些稚嫩,可这张脸却是美得有些过了。起初她是心里欢喜的,毕竟儿子终于有了喜欢的姑娘,可眼下瞧着……这恐怕并不是一桩好亲事。

    绾妃蹙了蹙眉,心道:若是儿子中意的是沈五姑娘,那她就不用这么愁了。

    好在绾妃也不过在掌月宫带了一小会儿,之后众女目送绾妃离去,更是忍不住议论这绾妃的容貌和气度。

    沈妩想着方才绾妃看自己的眼神,心中有些疑惑,直到宴席完毕,她与沈妙上了马车。

    “六妹妹怎么了?”一上马车,沈妙便问道。

    沈妩抬眼,摇了摇头:“没事。”

    见状,沈妙自然也不多说。沈妩却道:“绾妃娘娘好像很喜欢五姐姐。”方才那绾妃可是独独和沈妙说了几句话,而且沈妙答得的落落大方,绾妃听了之后面露笑意,还从手腕上脱下一个玉镯子送给了沈妙,显然对她很是欢喜。

    而绾妃走后,她更是听着有人议论,说是这绾妃是打算让沈妙当儿媳了。

    这般的话语中,沈妩自然也听出,这里头可有不少小姑娘对祁王芳心暗许。

    可沈妩却有些不依了,她这五姐姐样样出挑,而那祁王只不过一张脸生得好看罢了,如何能配得上她这仙女一般的五姐姐?

    沈妙心不在焉,她低头看着自己白皙手腕处的玉镯子,有些若有所思。

    而沈妩却听得身侧的立夏问道:“姑娘,你的荷包呢?”

    荷包?沈妩闻言一愣,忙低头看向自己的腰际,见那荷包果真是不见了。

    沈妩顿时有些担忧——这荷包丢了虽然不打紧,可问题是上头绣着她的小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