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008章 :偶遇

抹茶曲奇Ctrl+D 收藏本站

    ——

    送给明月公主的生辰礼物是由韩氏亲自准备的。

    明月公主受皇上的宠爱,自然是不稀罕那些个珠宝首饰。不过如今女儿前去,到底还是代表着他们定国公府,这礼不能送得太轻,以免失了礼数。

    至于沈妩,这段日子韩氏倒是教了她一些宫中礼仪。

    韩氏毕竟也是从侯府出来的,年轻的时候是名满晏城的贵女,比之如今的沈妙也是不遑多让。只不过,沈妩只继承了韩氏的容貌,在其他方面却没有学到韩氏的十分之一。

    起初韩氏的确有心想栽培女儿,可想着自己曾经受过的苦,便也有些于心不忍。

    所以有时候她的心里也有些矛盾,一面想着让女儿比过沈妙,一面却又不舍得女儿太辛苦。不过说起来,由韩氏这个母亲亲自教导,沈妩虽然没有沈妙出色,可也比晏城一般的贵女出色许多,只不过沈氏双姝名头太甚,沈妩自然显得有些不起眼了。

    今日沈妩特地起了大早,坐在妆奁前的绣墩上任由谷雨拾掇。

    镜中姑娘巴掌大的小脸,乌发浓眉,唇红齿白,瞧着面色红润,气色极好。只不过沈妩又低头看了一眼略微鼓起的胸前,眼下瞧这宽松的衣裳都有些遮不住了。

    一旁的白露察觉到了,忙小声问道:“姑娘又难受了吗?”

    沈妩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才蹙眉抱怨:“好像又紧了一些。”

    白露听了,忙替沈妩选了一件略宽松的月白秀兰抹胸。沈妩换上之后,这才觉得气息顺畅了一些。

    现下已经二月份,正是沈妩最喜欢的时段。

    因为如此一来沈妩便可以穿上好看的裙子,不用像冬日一样把自己包成一个粽子。沈妩选了一身樱桃红金丝软烟春衫,正是上月才去锦绣坊定做的,三天前制好刚送来。而下|身穿了一条简单的乳白色散花水雾百褶裙,腰际束了一掌宽的同色腰带,这腰带上则是镶嵌着大小整齐的珍珠。别瞧这些珍珠虽小,却是色泽明润,一看便是上等货,而且珠子大小一模一样,极是好看。

    沈妩的胸脯虽然比同龄的姑娘稍翘一些,可这腰肢却是纤细如柳不盈一握,好似稍稍用力便会折断似的。她的容貌随了韩氏,身段更是同韩氏如出一辙,加之有韩氏独门秘方养着沈妩,便让沈妩原是七分的样貌生生增到了十分。

    所以说,这天生丽质虽然难得,却也因懂得保养,不然便是糟蹋了这老天爷的恩赐。

    沈妩原想去踏雪居找沈妙,却不料沈妙却是先她一步来了明澜小筑。

    沈妙进了沈妩的卧房,见沈妩正站在一人高的雕花西洋镜面前,大抵是看自己的身上有何不妥。沈妙自然是了解这妹妹的脾气,但凡衣着打扮上有一丁点儿不顺心,这眉头就拧得紧紧的。

    她瞧着面前小姑娘玲珑的背影,便唤了一声:“六妹妹。”

    听到沈妙的声音,沈妩旋即转过身子。她瞧着今日沈妙难得穿了一身桃红色春衫,下身亦是一条绣有白色玉兰花千水裙,沈妙气质出尘,如此更是好不端庄大方,亭亭玉立。

    “五姐姐。”沈妩弯唇唤道。

    而沈妙却有些失神。

    她自小便知这六妹妹模样生得好看,如今见沈妩精心打扮,一张嫩生生的俏脸染着笑意,那双琉璃般水亮的眼睛更是堆满了晶亮之色。沈妩幼时就粉雕玉琢,玉雪可爱,如今小姑娘慢慢长开了,更是美得有些让人晃神。

    而最难得的是,沈妩身上没有一般大家闺秀的拘束,而是心性洒脱,开心的时候就笑,不开心的时候也绝不故作欢悦,她最是喜欢她这副直性子。

    只是她这六妹妹,生得有些太美了。沈妙敛了睫,想起那日偶然间听到爹爹说得话,心里头有些忧虑。

    不过也只是一瞬,很快沈妙便上前握住沈妩的手,略微弯唇瞧着沈妩的眉眼,有感而发叹道:“六妹妹生得真美。”

    被人夸奖自然是心里欢喜的,何况是这位她自小就崇拜的五姐姐。沈妩笑了笑,嗔道:“五姐姐惯会取笑妹妹。”

    之后两人便相携出了定国公府。

    ·

    掌月宫是明月公主的居处,顾名思义,便是掌中明月的意思。

    再说这“掌月宫”三个字还是嘉元帝御笔亲提的,如此的盛宠,更是表明了嘉元帝对这个女儿的喜爱。明月公主这么一个娇俏可爱的小姑娘,自然是惹人喜欢,可外人皆道:嘉元帝喜欢明月公主,大部分原因是因为绾妃。

    说起绾妃,沈妩便想起了祁王傅湛。

    自那日之后,那祁王傅湛再也没有来过定国公府,这倒让她有些安心。她自然不会以为祁王对她有什么意思,毕竟她只不过是一个十三岁的小丫头罢了。而且,若真的要比,沈妙和沈嫱的名声都比她强多了。

    沈妩跟着沈妙一道进去,恰好碰上了玉璇郡主。三个同龄的小姑娘自小熟识,自然是有说有笑,一时间也没有多少拘谨。

    三人走进了花厅。

    明月公主正被一堆小姑娘围在一起,瞧着那一堆花红柳绿之中,明月公主当真是如众星捧月一般璀璨夺目。今日是生辰,明月公主自然是穿着一身喜庆面带笑意。她一见沈妩来了,便是杏眸一亮,忙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沈妙沈妩和玉璇郡主立刻行礼:“参见公主殿下。”

    明月公主忙笑着将三人扶起,道了一声“三位姐姐不必多礼”,然后便看着左侧的沈妩,叹道:“妩姐姐今儿个可真漂亮。”

    沈妩愣了愣,显然对明月公主的称呼有些措手不及,就连一旁的玉璇郡主和沈妙都有些诧异。不过那日玉茗山庄这明月公主对沈妩已经表明了喜欢,如此的称呼自然是在情理之中了。

    明月公主拉着沈妩和其余二女一道坐下说了一会儿话,然后便去招呼其他人。这会儿玉璇郡主却是用胳膊肘抵了一下沈妩,饶有兴致的看着沈妩,像是要从她的脸上看出花来,小声喃喃道:“你说……明月公主怎么这么喜欢你?”

    沈妩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对着玉璇郡主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道:“大概是看脸吧。”

    听言,身侧的沈妙“噗嗤”笑出了声。玉璇郡主也愣了愣,然后伸手捏着沈妩的俏脸,笑道:“几日不见,脸皮见长啊。”

    有了沈妩的玩笑话,三个小姑娘更是说说笑笑聊得极开心。不过多时,便有三三俩俩的小姑娘朝着沈妙和玉璇郡主围拢起来。

    沈妙是在圈城极有名声,如此场景自然是见怪不怪了;而玉璇郡主亦是颇受欢迎,同龄的小姑娘们更是喜欢和她在一块。至于沈妩,鲜少出席这样的场合,怎么说也是一张生面孔,虽说她的容貌夺目,可是女子之间最是喜欢攀比。

    今日瞧着沈妩的装扮,在这群贵女之中虽然不打眼,可胜在她的样貌太惹眼。

    在晏城的贵女圈,论才学,当属沈妙和沈嫱这对沈氏双姝。不过沈嫱毕竟是庶出,饶是再有才学,众女也是看不起她的,更不喜欢和她一同为伍,只有一些同病相怜的庶女才愿意同沈嫱结交,而她们对沈妙却是由衷的佩服。

    只是晏城毕竟是天子脚下,如何没有出众的才女?那昭华长公主的一双嫡女嘉敏、嘉怡两位县主,倒是能与定国公府的两位一争高下。

    所以潜移默化,这晏城的贵女圈也无形之中分成了好几派。虽然瞧着都是姐妹相称极为和谐,可那些都只不过是表面罢了。

    沈妩倒是乐得清闲,只坐在绣墩上吃着梅花糕,而身侧的立夏却是看不下去了,便提醒沈妩道:“姑娘不去聊天儿吗?”

    沈妩知道,这几年娘虽然管得严,可眼下态度就明显有些改变。她明白就算是女子,也是要学会交际,这些饶是她心中不喜,也必须学着去做。经立夏提醒,沈妩便打算去沈妙的身边——毕竟沈妙是她的姐姐,旁人也不会怎么为难她。

    沈妩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裳的下摆,却发现花厅中忽然进来了一只雪白的小猫儿。

    那小猫生得极好看,身上雪白没有一根杂毛,一双眼睛碧蓝碧蓝的,一看便是上等的波斯猫。沈妩喜欢猫,曾经也多次向韩氏提过,只不过韩氏本就担心女儿整日不务正业,若是养了猫,更是荒废了学业。再说了,这些个猫儿狗儿毕竟是畜生,怕伤到女儿。

    韩氏一贯极有原则,如此态度强硬,沈妩自然也不敢再提。

    却不知沈嫱是如何得知的,便想了法子弄了一只猫儿养着,还时常在她面前显摆一番,闹得沈妩心里更加有些不痛快。

    今日见着猫儿胖乎乎的身子像个小圆球,身上干干净净,一看便知是被照顾的极好。沈妩双眸一弯,随手拿了一块梅花糕,弯下身子给猫儿喂食。那猫儿却是个不怕生的主,叫了几声之后便吃了她手上的梅花糕,然后就跑出了花厅。

    沈妩心中欢喜,哪里还有什么闲工夫和别人搭讪,只跟着那猫儿走了出去。她见立夏寸步不离,便扭过头道:“你就好生待在这里,我去去就来。”

    语罢便提起裙摆往着外头走去。

    院子里种满了梅花,如今虽然开败,可梅香犹在,自是香气氤氲极为好闻。这会儿花厅之中极为热闹,而这院子里却是冷静的很。沈妩瞧着那雪团一般的猫儿,更是双颊染笑追了上去,小跑了几步,俏生生的脸上便是粉扑扑的,连光洁的额头上都渗出了汗珠子。

    沿着青石铺就的小径走了一会儿,却见那猫儿进了前面的八角凉亭。沈妩弯唇一笑,继续跟着走了过去。

    只是——

    沈妩追得太入神,却没察觉到那亭中是有人的。

    沈妩眼睫微颤,缓缓抬眼,见那雪白的猫儿乖巧的在地上打着滚,小脑袋蹭着凉亭之中坐着的白袍男子。

    沈妩登时就敛了笑,定定的看着面前的男子,然后才神色慌张的行礼:“参见祁王殿下。”

    傅湛伸手摸着地上小猫儿的小脑袋,见他十指修长,白皙如玉,指尖轻轻揉着,瞧着恨不得自己变成他手下的猫儿,享受他如此温柔的爱抚。

    他闻声抬头,乌瞳深邃,静静瞧着小姑娘战战兢兢的身子,一时弯了弯唇。小姑娘今日似是精心打扮过的,红衫白裙,双垂乌髻,一张明媚的小脸比院中盛开的红梅还要娇美三分。

    “沈六姑娘不必多礼。”傅湛薄唇轻启,面上倒是没有什么表情。

    沈妩站直身子,然后小心翼翼抬眼。可她看的并不是傅湛,而后蹲在傅湛脚下的小白猫。起初她还以为这猫儿是明月公主的,却没有想到,这猫儿竟然是祁王的。而沈妩又想:人家小姑娘喜欢小猫儿小狗儿是有道理的,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也喜欢小猫儿啊?真是奇怪。

    沈妩看了几眼,想着孤男寡女在此处有些不妥,便行了礼,准备离开。

    “沈六姑娘。”傅湛唤了一声。

    “嗯?”沈妩回头,一双妙目染着疑色。她翕了翕唇想问他是何事,却发觉傅湛面色苍白,唇色也有些发白。

    沈妩登时就有些吓坏了。

    她可是听说过,这祁王傅湛身子病弱,可是个常年的药罐子。如今见他这般的面色,沈妩倒是一时慌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当这时,却见傅湛一双凤目看向她,不急不缓开口道:“沈六姑娘可否扶本王一把?”
  • 背景:                 
  • 字号:   默认